《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39、富足之乡

丁齐苦笑道:“没什么事,就是我夜里出去逛了一圈,结果把大家都给惊动了。先进去吧,否则他们不会起来的,我还有事要交待。”

回到后跨院,正看见有社位村民把他们屋里的马桶都挑了出来,还戴着布制的口罩和手套。也不知这口罩和手套是这里原先就有的,还是按照庄天兄或谭天兄的吩咐特意制作的。见到几位天兄走进来,两位社民赶紧将担子放下,闪身到一旁行礼,不敢离他们太近。

三位弟子是刚起床,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跑到神祠门口一看,结果被吓了一跳,等回到房间发现洗漱之物都准备好了。新的木盆,里面是温水,旁边的架子上还有竹杯、牙刷,牙刷旁另有一个小盒子,地上还放了一个桶,应该是倒水用的。

这里的人也知道清洁牙齿,而且制作了牙刷。其实牙刷就是中国古代发明的,丁齐在博物馆里还见到过宋朝的实物,贵族使用象牙、牛骨、玳瑁制作牙刷柄,平民使用竹木,样式和现代的牙刷几乎相同,顶部钻小孔插入动物鬃毛。

这里的牙刷是竹制的,刷毛应该是麋鹿身上的鬃毛。旁边的小盒里放的就应该是牙膏,以细盐调和一种凝胶状的东西制成,想必也是这里的特产了。旁边当然还备好了梳子、头巾与头绳。

梳子是枣木的,头巾是染成姜黄色的丝绸料,像是一块手帕,而头绳是红白两色的丝线编成,非常精致。丁齐等人未留长发,当然用不着这种东西,只是简单梳了梳头。而在孟蕙语的房间里,居然还备好了发簪。

发簪并不是黄金和青铜的,木质镶玉饰。所谓玉当然不是外面的和田玉或蓝田玉,就是当地发现的质地温润的美石,造型是细长飞云状的如意形,工艺非常精湛。

姑娘家当然喜欢这种东西,孟蕙语特意编了几根小辫还盘了个髻,用头绳系好插上发簪,所以多用了点时间,她是最后一个走出屋的。这时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丁齐等三个都坐在前厅的桌边等着呢。

一见到孟蕙语毕学成就叫道:“我说怎会这么长时间呢,原先在屋里打扮呢!”

叶言行:“女生嘛,可以理解。师妹,你这发型挺别致的!”

孟蕙语有些羞涩地道:“好看吗?”

丁齐点了点头:“嗯,挺好看的。快吃饭吧。”

孟蕙语一低头,又小声惊呼道:“泡泡小馄饨,我最爱吃了!这里居然也有泡泡小馄饨?”

丁齐笑了:“这里可不是穷乡僻壤,更不是偏远蛮荒,很多东西都很精致,甚至比外面的世界精美得多!”

毕学成:“这是两盘什么菜啊?”他用筷子指了指导两盘蔬菜,一盘是炒的嫩叶,另一盘应该是撕掉皮的嫩茎,并用盐腌了。

丁齐板起脸说了两个字:“猪草。”

叶言行:“猪草!这是把我们当猪喂了吗?”

丁齐:“民间所谓猪草有两种,一种叫鱼腥草,有的地方也叫折耳根。另一种就是地瓜,在境湖叫山芋,叶子和藤蔓都是可以喂猪的,根茎当然更好。这就是山芋的叶子和藤梗,都是刚发出来的尖,很嫩。这里又没有猪,就是拿来当蔬菜。”

毕学成:“还有一盘肉,大清早就吃肉,酱烧的肉……呀,真好吃!”

丁齐:“这里的大部分人天亮后出门干活,所以早餐要吃饱吃好,天黑前赶回来吃晚饭,基本上是一天两顿,中午在外面饿了就吃点随身带的干粮。”

这盘肉确实好吃,是用黄豆酱烧的,放了辛草根和当地产的野蒜调味,其实也不能说是野蒜,早已人工培育种植了很多年。切成小块状的肉是连皮烧的,肉皮很薄,口感酥嫩,咬一口简直感觉舌头都要融化了。

叶言行:“师父,这是什么肉?我从来没吃过,但真的好好吃呀!”

丁齐也吃得津津有味,摇了摇头道:“慢点吃,别把嘴烫了……这肉我也没吃过。”然后朝厅外叫了一声,“有人吗?”

他们吃饭的时候,当地其他人都退出去了,听见招唤,东大营的军师陈容赶紧进来躬身道:“几位天兄有何吩咐?”

丁齐:“这是什么肉?“

陈容答道:“这是猪肉,难道不合几位天兄的口味吗?那我叫人换菜。”

丁齐赶紧摇头道:“不不不,味道非常好,我就是问一声。”

陈蓉又退出去后,丁齐笑道:“我刚说这里没有猪,结果就有了。当地人说的猪,显然不是我们认识的猪。”

毕学成:“我想起来了,这是兔子肉,当地的一种短耳兔,这里的人把它叫成猪。”

叶言行:“净胡说八道,我又不是没吃过兔子,兔子肉哪有这么好吃?也根本不是这味道!”

毕学成:“不信我拿证据给你看。”他当即跑回了房间,取来了昨晚看的《天国物志》第七册,翻开其中一页,上面有图有文,画着一只像兔子样的动物,旁边的文字写的是猪。

孟蕙语皱眉道:“这也不像兔子呀,耳朵那么小,假如嘴再尖点,就像一只大耗子……咦,怎么有点像在宠物市场见过的荷兰猪?”

叶言行凑过脑袋道:“这东西啊……我认识,明明就是竹鼠嘛。你们看旁边的文字,不是说它‘擅掘洞,喜食竹’,这里的人居然把竹鼠叫成猪。”

这里的很多东西确实颇有意思,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此地没有六畜,却有三牲,指的就是三种家养的禽畜:鸡、牛马、猪。

所谓鸡就是人工驯养的野生竹鸡,这东西到现在还会飞呢,所以幼鸡长大到一定程度便要将翅膀上的硬毛剪掉,它既提供肉食也能产蛋。所谓牛马不是两种动物而是一种动物,就是人工驯化后的麋鹿,是主要取代人力的大牲口。

当地人也听说过猪这种东西,却从来没见过外面的猪,便把人工饲养的竹鼠叫成了猪。竹鼠肉很好吃,连皮吃更是美味,当然了,这种吃法比较浪费,因为竹鼠皮还可以做衣服。

吃完饭后,上茶漱口,这里居然有茶叶。东大营的元帅、军师、司马都来了,站在门前问道:“几位天兄今日有何吩咐?”

丁齐:“我今天想在附近参观一番,夜里虽然走了一些地方,但毕竟不太方便,很多东西也看不到……还有,我想和其他各大营的众天兄尽快联系上,看看什么时候能见面?”

元帅大人答道:“几位天兄要参观,我这就命人备轿。今天一大早,我就派人往中大营送信了,然后再通过中大营将消息传到南、西、北大营,告知他们我东大营已有四位天兄降临,并于昨夜展现了神迹,相信很快就有消息回复。

今日恰逢小市,东大营各社民众来此,正可礼拜各位天兄。再过十一天便是天国大市,届时众位天兄可于中大营相聚……”

按天国历法,今天正好是五月二十一日,各大营小市,其他村社的人都会聚齐到主社来交易物品。再过十一天也就是六月一日,天国大市,各大营的很多人又会聚集到中大营交易。

天国中没有其他的节日,小市就是小节日,大市就是大节日,而一月一日的大市是每年最隆重的节日,就相当于外面的过年了。

这里传递消息很不方便,都要通过中大营中转,信使吃完早饭就出发,加紧赶路不要耽误,差不多能在天黑前赶到中大营。这还得是体力好的,老弱病残可不行。东大营主社的位置为什么如此贴近山脚,就是尽量使这段距离更短。

假如碰上下雨天,那就麻烦了。当地约定俗成的规矩,若遇雨天大市顺延,大家雨停了再出发,什么时候各大营的人都聚齐了、交易过了,大市才算结束。最夸张的时候,曾有大市一连顺延了一个月,两次大市并做了一次大市。

丁齐本不想叫人备轿,难道出去逛逛还要坐轿子吗?但转念一想,今天是小市,村社里来得人太多,按照庄梦周颁布的“上谕”,众人与天兄说话至少都要隔四尺,还不能触碰天兄的身体发肤,坐轿子确实更方便,所以就没有阻止。

孟蕙语小声道:“我觉得太不好意思了,被人当成天兄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出门居然还要人太轿子,简直太腐败了!”

丁齐:“暂时就入乡随俗吧,有些话不太好说,有些事等见到几位师伯、师叔后再商量。你们在这里也别只顾着舒服,同样有苦头要吃。这几天夜里,就跟我一起出去练功吧。”

丁齐昨夜穿行黑暗走到东营二社,感觉神气法力消耗极大,在那里休息一番后才重新出发返回,走到天亮时突然感觉,其实这种方式对修炼神识的帮助极大!这是一个好机会啊,在外面很难找到这种天然的修炼环境。

他当时就在想,等三名弟子的方外秘法修为突破隐峨境之后,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锻炼神识。只是他这个做师父的恐怕要辛苦一点,得拿着棍子跟着,防止出意外,最好也不要走得离村社太远。

等回到神祠见到了几位弟子,丁齐转念间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将这种修炼提前。穿行黑夜可以锻炼神识,同样也可以帮助修炼出神识。

入微境讲究的就是感应入微,以见平常感官所不能见的世界,并寄托心神祭炼景文石、借助景文石保持这种状态。这不就是通感的最高境界吗,假如能超越平常的感官掌握一种延伸感应的能力、凝炼清晰的自我,其实就是所谓的凝炼元神,那样就意味着突破了隐峨境。

穿行黑夜对他们就是一种很好的修炼,有助于达到通感的最高境界,能够尽快的突破隐峨境。丁齐当初带着三名弟子来寻找方外世界琴高台,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一场试炼吗!先却没有想到出现了如今这种状况,但也不能忘了当初的目的呀。

对三名弟子讲解了一番要修炼的内容,四顶轿子已经在神祠前院中备好了,登轿出门。神祠门口是大路,路对面就是一片空地,是每月两次的小市所在,如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见到四位天兄坐着轿子出来,大家纷纷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向着四位天兄下跪叩首,杂闹的声音瞬间就消失了,场面一片肃然寂静。

丁齐坐在轿上朗声道:“大家都起身吧,今后如无必要,不必总是下跪说话,这样太麻烦!今日小市,我等只是来观摩,诸位不要受扰,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我等才好看得明白。”

元帅肖博知也大声道:“天兄上谕,诸位都听清楚了吗?都起来吧,平时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天兄想好好看看。”

众人称谢起身,按照天兄的吩咐继续做刚才的事情了。丁齐暗暗松了一口气,场面还好,大家没有一齐都拥过来,就连很多好奇的孩子都被大人拉住了。丁齐坐着轿子开始参观集市,元帅大人在前面领路,丁齐指哪个方向就往哪边走,军师和司马跟随两旁。

所到之地,众人都很自觉地退出四尺之外,虽没有下跪,但也纷纷躬身行礼。一看这个架势,丁齐干脆吩咐轿夫离那些交易摊位远一些,不要妨碍到大家做事情。小市上出售东西,基本是各家的物产以及制作的手工艺品和日用器物。

丁齐发现,这里的商品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非常丰富,尤其是竹编工艺非常发达。各种竹编的日用器物如篮、筐、扁、筒、碗、杯、椅、凳、帽、伞……应有尽有,还编出了很多漂亮的装饰性花纹,件件精美。

这里还有很多竹制装饰品,或雕或编,制作成各种动物或人像,还有小孩的玩具,可见竹子在此地是一种很重要的材料。

根据《天国物志》所载,这里一共有十三种竹子,形态不一、各有其用。竹料比木料更好获得,一片竹林只要限定一定的采伐量,每年都会有竹料出产,更兼竹笋可食,细嫩枝叶还可以饲养竹鼠。

丁齐看见了竹鼠,也就是此地的“猪”,经过长期的人工培育,个头很大,跟小猪仔似的,一只估计有十来斤重。集市有卖竹鼠肉、竹鼠皮还竹鼠油的,其中油最贵。

此地的买卖同时有以物易物和货币交易两种方式,假如双方的东西恰好可以交换最省事,否则就用金币买。有意思的是,竹鸡蛋也有部分某种货币功能,很多人拿竹鸡蛋换东西,比如丁齐就看见有人用一小蓝竹鸡蛋买了两筒樱桃膏。

此地也有人制作樱桃膏,不是像丁齐那样做成半透明固体乳糖,而就是熬成浆膏状出售。固态的糖也有,山楂糖,集市上甚至还有糖葫芦。集市上居然还有卖炕山芋的,炕山芋其实就是烤地瓜,地瓜在这里很便宜,主要是烤的工夫值钱。

人最多的摊位是卖豆腐的,还有豆腐干和豆腐皮出售。地瓜、水稻、小麦、黄豆、向日葵、南瓜、西瓜,应该是当初从外面带进来的物种,数万人的大军不可能没有粮草,粮草同时也是种子,各种瓜子可能是某些人带在身上的零食。

整个天国总人口是四千三百多人,而东大营的人口是七百二十六人。今天因为天兄降临的缘故,所有人都来了,就连襁褓中的婴儿都被大人抱到了东大营主社,其他三个村社完全空了。丁齐等人在四处参观时,其他三个村社的居民正在陆续赶来。

这么小的人口规模,却有这么丰富繁多的物产,简直令人惊叹。以丁齐亲眼所见,此地居民过的日子,比外面他的老家山村要舒服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