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36、末世

陶真功医术精湛,他为民众治好了很多此前根本治不了的病,而且走遍天国中所能涉足的山野,寻找到不少药材和作物,并向世人传授了他的医疗技术。这使得婴幼儿夭折率大为降低,人们的平均寿命大大延长。

陶真功创立天国后,人类社会迎来了空前的大繁荣,世界一片太平,既无内忧亦无外患,各种制造技术以及艺术创作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医疗水平提高后,首先获得发展的是农业技术。在漫长的历史选育的基础上,天国民众又培育出了大量高产作物,并发现了很多新的作物可供人类享用。与此同时,他们又大规模的驯化了野生动物为家畜,最早就是那种野生的竹鸡。

丁齐等人在村寨中吃到的竹鸡和山中的野生品种已经不太一样,经过人们历代选育之后的家养竹鸡,生长更迅速、肉质更鲜美,产蛋量也更多。人们还驯化了另一种可以替代人力的家畜,就是山中的麋鹿。

麋鹿在这里被称为“牛马”,这就是一个词,表示它可以取代传说中的牛和马的功能。天国中没有马,早年的太平军残部曾经带进来不少马匹,但那些都是被骟过的战马,无法在这里繁育出后代。

麋鹿在外界并没有被成功驯化,只是在神话传说中曾是姜子牙的坐骑。但在这里人们并没有别的选择,捕捉野生幼崽饲养,并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代代选育淘汰,留下其中最温顺的个体再进行繁殖,终于勉强成功了。

牛马可以取代人力犁田、拉磨、背负货物,使劳动力获得极大的解放,再加上粮食亩产量的提高,意味着可以用更少的人养活更多的人。于是其他技术也随之发展,比如冶金业,更多的人可以去开矿冶金,铜、锡、青铜等各种金属产量也越来越高。

人们还把这种贵重的金属制造成各种精美的工艺品,比如装饰性的酒器、大型摆件以及各种雕像。天国史上最著名的一座雕像,就是陶真功的塑像,内部镂空,外壳以青铜铸就,表面包金,有数丈高,重达三千余斤,堪称奇迹。

这尊包金铜像是在陶真功去世后第三年铸成的,以纪念这位圣人。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不仅是代表皇天上帝意志的天兄,更是一位人间的圣人。

陶真功活了一百七十二岁,在他去世之时,也是天国史上人类社会发展的巅峰时期,整个世界都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生产技术提高之后,更多的劳动力被解放出来投入创作与创造之中,文化艺术亦空前繁荣。

在接近七千年的历史中,人们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物质生活与精神享受。除了金属器物,各种其他工艺品也纷纷出现,皆精美无比甚至巧夺天工。直到今天,天国中的竹编工艺仍是那个时代的继承以及再发展。

人们在平原上开挖了很多沟渠水道,既能用以灌溉,也使交通运输更加便利。如今的很多水渠以及湖泊都是当初的水利工程遗迹,后人又加以改建利用。

物质丰富、技术进步之后,人们理所当然要享受更好的生活,而且人口不断增长,原先的村寨也难以容纳,他们建造了更多的村寨,将活动范围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山坡脚。世界上所有适合居住的地方都开发了,又向着更深的山野进发。

原先的房屋当然显得狭小与破旧了,几乎全被推倒重建,人们当然要追求更新更好的东西,建造了很多宽大宏伟的建筑。金属产量毕竟有限的,这里最发达的工艺还是制陶,各种精美的新型陶制器皿也纷纷出现,成为了天国的一种时尚。

无论是烧砖建造房屋还是制陶,都需要消耗大量的黏土,这有可能会破坏耕地,但这没有关系,新开垦的土地更多,而且各种作物产量在不断提高中。人们的足迹进入了山野,砍伐了森林之后,又在坡地上种植了各种新作物,基本上一片地方只专种一种东西,以便管理。

在天国的最巅峰时期,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两万,平原上满是村寨与田地,到处升起浓烟,就连山野边缘适合开发的坡地上也密密麻麻种满了各种经济作物。

当时的人们已经在考虑炼制钢铁了,却因为没有找到铁矿石而作罢,虽然很多岩石和土壤中都含有铁元素,但缺乏真正的富铁矿,从技术上无法实现,就算能实现代价也过于巨大。

灾难是突如其来的,就在那尊陶真功的雕像落成后不久,天国中突然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病虫害,很多作物欠收甚至绝收。病虫害过去之后,情况仍未好转,有大片作物枯死,粮食产量也开始锐减。土地早已耕作多年,尽管更换了高产良种,但肥力毕竟不足了,病虫害时时侵袭。

伴随着粮食匮乏的是燃料匮乏。这里并没有发现外界如煤炭、石油那样的矿物燃料,所使用的一直是植物燃料。平时生火做饭,用的主要是稻草、秸秆、藤蔓之类等田收余料,所产生的灰烬也是重要的肥料,可是这些东西越来越不够用了。

不仅如此,冶金和制陶也要消耗大量的燃料,这些燃料主要是木炭,后来木炭不足也使用了竹炭,聚居地附近能砍的树几乎都砍光了,只能到更深的山野中去伐木。但是燃料的匮乏也了限制了人们的活动范围,民众很难再走到更远的地方,活动区域不得不渐渐收缩。

这里的黑夜是绝对的黑暗,而且还有夜龙这种危险的生物。夜龙惧怕火光,人们要点燃火堆才能驱赶它们,在夜间行走就要举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或者推着车在特制的陶缸里点一堆火,这都是需要燃料的。

活动范围被压缩,人们更难获取各种资源,再加上食物的匮乏,附近物种就遭了殃。青蛙是一种重要的肉食来源,几乎被捕食绝迹了,于是病虫害便越来越严重,而河流中的鱼虾也几乎绝迹。

当陶真功在世之时,对世人的很多行为还有所节制,而且那时是整个世界飞速发展时期,发展掩盖了一切。等到陶真功去世之后,人们的热情和欲望再也无法抑制,彻底地爆发出来。那时候的人们,真的相信他们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可以掌控天地间的一切。

当灾难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临,世人的处境急转直下,很快又出现了战乱纷争。战乱首先又是从北大营开始的,因为那里连年饥荒已无余粮,人们把最后留的种子都吃完了,次年无法播种,缺乏燃料的情况下甚至都无法走到远处的山野中去采集可怜的食物。

要么就等着饿死,要么就想办法出去掠夺,他们选择了后者。首先是北大营各村寨之间的互相掠夺与洗劫,然后骚乱又漫延到中大营以及天国中的各个村寨。在生存的考验下,很多人不再考虑善良与廉耻,一旦有人开始劫掠,很快就会有其他人效仿,整个天国乱做一团。

几乎各个村寨之间都曾爆发过争夺生存空间和资源的械斗,留下了难以化解的仇恨,而仇恨导致了更大规模的冲突,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当第一次灾难到来之后,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曾经无比辉煌的文明时代就彻底崩溃了,很多村寨都化为了废墟。

很多人聚众称霸,率领一批手下四处劫掠,发起战争,都是以天兄附体下凡的名义为号召。这一段历史有很多缺失,史料记载中的说法也很隐诲,但丁齐能想象,那恐怕是一个所谓天兄层出不穷的年代,到处闹天兄,闹得越凶,整个世界便越快地滑向深渊。

无数精美的工艺品被毁弃,田原荒芜,伴随着人口的大量死亡,很多知识与技术的传承断绝了,世界仿佛重新回到了饮毛茹血的蛮荒时代,很多物种也灭绝了。据史料记载,天国中人口最少的时候,不多不少恰好只剩下了五百人,此时据第一次大灾害来临差不多是三十年。

短短三十年时间,两万几千人就锐减到五百人,确实已经到了灭绝的边缘。这五百人能够活下来,多少还要感谢这里独特的环境。因为黑夜的存在,少数离得很远的人很难直接起冲突,活动范围已不会产生太多交集。

当人口锐减接近灭绝之后,争斗当然也就渐渐平息了,幸存者散布在各村寨废墟中苟延残喘。这时陶昕站了出来,宣称天兄下凡附体,并自称是秉承皇天上帝意志的救世之主。

陶昕这一年已经五十岁了,但仍然身强力壮。他的青年时期,正是这个世界文明崩坏的年代,之所以还能活下来,一方面是他的天赋过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身份。

陶昕是陶真功的玄孙,在他幼年时陶真功还在世。陶真功最喜欢的后代就是陶昕,经常将之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后来人们不管怎样互相争斗,但对陶真功无比尊敬的,没有人去刻意伤害陶昕。

在各处“闹天兄”的年代,很多人不仅自称是天兄下凡附体,甚至也宣称是陶真功意志的继承人。当时有不少人劝过陶昕也自称天兄下凡附体,以他的威望必然能聚集一大批追随者,成为最强大的一股势力。

但年轻时的陶昕却没有这么做,一直等到了五十岁,等到曾经所有的“天兄”都已经不在了,人们甚至已经放弃了信仰与希望。

陶昕本人的经历也足够有传奇色彩。据说他小时候很调皮,有一天黑夜里偷偷溜到了村寨外,就因为他想知道这个世界的黑夜里究竟有什么?结果他被夜龙咬伤了,一连发了十来天的高烧,但在陶真功的精心救治下,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大难不死的陶昕仿佛获得了一种免疫力,就算被夜龙咬伤也不会染上恶风,当然了,还是不要被咬伤的好,假如被太多的夜龙袭击恐怕仍然很危险。他的另一个本事就是能穿行黑暗,哪怕没有任何照明,在黑暗中行走也不会迷路或失足。

陶昕制作了一副披满全身的金丝竹甲,连面孔和眼睛都能挡上,穿行于这个世界的白天和黑夜中,找到了所有的幸存者,给他们带去希望。他一共找到了四百九十九人。

陶昕能找到所有人,这已被视做神迹了。而且他继承了祖先陶真功的医术,为很多幸存者治好了伤病,赢得了一致的尊敬。他宣称天兄下凡附体,没有任何人会质疑,当然了,陶昕还宣称自己是秉承皇天上帝意志的救世之主。

他引用“敬拜皇天上帝”的教义,告诉所有幸存者:刚刚经历的黑暗年代,就是传说中的末世,也是皇天上帝对世人的惩罚。因为人们忘记了天条,用无穷无尽的贪欲企图索取世间的一切,还彼此掠夺、无节制的杀人害人。

末世之后救世之主来临,率领世人自救。世人要真正地敬拜皇天上帝、谨守天条,这个世界才会重新迎来生机。这是救世主的预言,而这个预言在世人眼中无比准确。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荒原中渐渐重新长满了草木,河流中也渐渐出现了鱼虾。

陶昕找到了所有的幸存者,先让他们聚居在中大营、东大营、西大营这三个地方,然后率领人们在荒原上找到了很多曾经的作物。这其中有不少应该是早年人工种植的,少数种子落在了荒原,又在野生环境下生长保留了下来。

人们收集种子开垦田地,重新恢复了耕作与生产。在缺乏工具的情况下,陶昕作出决定拆掉了陶真功的塑像,重新融铸金属制造工具分发给大家。

陶昕还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记录了所有幸存者还能记得的知识,然后分门别类整理保存,再教授给后人。当天国一点点恢复元气,人口渐渐增长,他又恢复了五大营的制度。

天国五大营制度是陶真功开创的,陶昕则新增了一项制度,就是要求所有儿童都要在各大营神祠中入学受教,神祠也是保存典籍资料的地方。而陶昕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在其晚年颁布了“新十款天条”。

陶昕和他的祖先陶真功一样很长寿,据记载他活了一百六十岁。在他去世时,天国的总人口已经恢复到三千左右了,算是已基本摆脱了灭绝之忧。

新十款天条中的最后一条也最特别,就是:末世之后,“天使降临自上界,而非天国所生。凡生于天国者,若宣扬天兄附体,乃不敬皇天,斩。” 这一条断绝了后人再自称天兄下凡附体的可能,算是釜底抽薪之计。

所谓天兄下凡附体,就是宣称能代表皇天上帝说话。然而陶昕以皇天上帝之口说了,以后不再有天兄下凡附体。这是一个难以反驳的结论,假如今后有谁再有谁宣称天兄下凡附体,便意味着皇天上帝的说法自相矛盾。但这又怎么可能呢,那只能是其本人妄言。

以陶成功一百五十岁那年颁布“新十款天条”为起点,天国进入了“近古时期”,安然延续三千年直到如今,而如今这里是一个人人安居乐业的太平世界。

新十款天条中有一条固定:每大营人口过六百,户可生三子;每大营人口过八百,户可生两子;若人口不足六百,户所生不限。当代中国人看着肯定感觉眼熟,这不是就是某种计划生育政策吗?但这里有什么技术条件能保障其实施呢?

陶昕既然定了这一款天条,就有办法解决问题。他在山野中找到了一种絮树,以絮树籽榨油服之,男子行房事将不会使女子受孕。

假如谁家生育“名额”已满,在刚出生的孩子满半岁之时,其父就会被军师大人请去吃菜,一盘由三钱絮树籽油炒的菜。这样的菜要一连吃十天,且这十天内不得行房事,然后接下来每个月还要吃两次,就在“小市”之时,便可以持续避孕。

假如因为某种原因,这户人家又可以再生孩子怎么办?比如原有的孩子意外夭折或者本大营人口下降。这也好办,只要停止服用絮树籽油,三个月后就会恢复正常。

絮树籽油产量很少,因为絮树并不是一种很经济的作物,天国不可能大规模种植,所以絮树籽是一种管控物资,由营库统一保管。符合条件的,不想吃都不行;而不符合条件的,想吃都吃不着。

这些内容,都记录在《圣经》的注释中,丁齐和三名弟子轮流观看了这部典籍。毕学成是最后一个看的,当他看到这里时,突然哎呀怪叫一声道:“谭师伯开的那张汤浴药方,其中就有一味‘三钱絮树籽焙干磨粉’。那我们几个男的,是不是都被避孕了?”

叶言行瞟了他一眼道:“毕师兄啊,难道你把那一桶洗澡水都给喝了吗,而且还打算连喝十天?”

不好意思,请个假!

昨天凌晨没睡觉,熬夜看欧冠,皇马踢尤文,比赛三波一折,看兴奋了,上午也没睡着,结果下午在补瞌睡,没有写完一章,所以今天就没有更新了。抱歉,实在抱歉,这是我的错,昨天晚上已经自罚三大杯了!恳请广大书友海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