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32、无忧乡的彪

故事很简短,很快就讲完了。叶言若有所思道:“我怎么感觉这个传说很像南柯梦、黄粱梦的故事啊?”

丁齐微笑道:“的确很像,很多传说都有类似之处,然后被文人加工成了故事,反应了某种社会心理现象。但在此时此地,这不是重点,你们谁能总结一下这个故事的重点?孟蕙语,你先来。”

仿佛又回到了课堂上,丁老师讲完故事在点名提问。孟蕙语眨了眨眼睛道:“这个故事的重点,好像就是那小伙子在无忧乡过了十几年,但回去之后,日子还是当天。也就是说,无忧乡的时间和外面是不一样的。

老师,您的意思难道是说,我们也来到了一个像无忧乡一样的地方?可能会在这儿待很长时间,但等到出去之后,外面还是我们刚刚进来的那天吗?”

丁齐点头道:“不错,重点抓得很准!以前听见这样的故事,只感觉是神话传说,不可能真的发生。但是今天,我们亲身见证了神秘未知的世界,而且你们也都发现了,这里的季节与时间和外面不同,很可能就是类似无忧乡那样的地方。

所以你们也不必着急了,其实干着急也没用……还有谁要补充什么吗?毕学成,你来说一说。”

被点名的毕学成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故事中的小伙子虽然找到了传说中的无忧乡,但和没找到没什么区别,他完全是在虚度光阴,对他的生命没有任何意义。在家乡的村庄,他无所事事地躲在草垛上晒太阳,在无忧乡中,他仍然是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师父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要珍惜这一段难得的经历,把握好这几个机会,使它成为人生中的一大收获,不要白白进来了这一趟。”

丁齐又笑了:“不错,很不错,明白道理就好!”

叶言行小声嘟囔道:“其实也不算虚度光阴了,不是还有个蝴蝶姑娘吗?……我会不会也在这里遇到一只蝴蝶,然后变成美女跟我好了?明天赶路的时候,我得好好注意注意,看看哪里有蝴蝶飞过去。”

孟蕙语打趣道:“现在再找蝴蝶已经晚了,你没听故事里是怎么说的吗?是从外面飞进来的蝴蝶,到了无忧乡变成了美女,叶师弟应该从外面找一只蝴蝶带进来才对!”

众人都笑了,某种情绪就在笑声中化解于无形。丁齐讲这个故事,其实就是在做一场心理咨询,不着痕迹地改变了三名弟子的心态,他的确是一位非常高明的心理医生。这个故事其实并不是他杜撰的,真的就是一个民间传说,是他在某本书上看见的。

但丁齐讲的并不是书中原本的故事,根据现场需要,他将结局做了修改,而且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暗中施法,对三名弟子的情绪施加影响。

方外秘法第四层兴神境,丁齐借助在大赤山中祭炼两界环修成。祭炼两界环,可以感受到整个世界的意志,同时也可以将自己的意志赋予大赤山这个方外世界。这里不是大赤山,两界环也不是琴高台的控界之宝,但掌握兴神境之后,丁齐还可以做到另一件事。

在展开神识、法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以身心为根本,就像形成了一个局部的小世界或者说小环境。这个小世界是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但丁齐可以在悄然间影响它人的情绪或情志。他讲的故事内容本身就有暗示作用,神情语气也在无形中引导。

三名弟子知道师父想告诉他们什么道理,而且听完之后很自然地就调整到了丁齐想要的心理状态,但他们却不清楚这也是丁齐暗中施法影响的结果。丁齐能做到这一点,当然与他是一位心理医生及催眠专家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兴神境修为。

三名弟子听故事的时候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意识清醒下的类催眠状态。人在大部分时间意识其实都是清醒的,但潜意识又受到周围环境的无形影响。丁齐就是在三名弟子意识清醒的时候,无形中改变了他们的潜意识倾向。

丁齐并没有得到江湖要门兴神术的秘传,当初范仰也不可能教给他,时至今日,丁齐自己却有所体会,结合他的心理学以及催眠术知识,倒可以总结出他自己的兴神术传给弟子。兴神术就是兴神术,与方外秘法中的兴神境不同,丁齐只是借用了这个名称。

看三名弟子都变得很兴奋,一幅兴高采烈的样子,丁齐又感觉自己刚才好像有点用力过猛了,赶紧又问了一句:“我前两天看见你们拍了不少照片和录像,嗯,确实应该留一些影像记录,但是你们的手机还有电吗?”

孟蕙语:“我的早没电了。”

叶言行:“我的也没电了。”

毕学成:“我的手机待机时间比你们长点,这两天发现没地方充电,特意省着点用,没事就关机,但也就剩最后一点点了,估计打开之后很快就没了。”

丁齐:“好好把手机收起来,别弄坏了,它是你们这段经历留下的证据与痕迹。在通常情况下,等你们出去之后,是不会保留这段记忆的,你们甚至都不知道曾有过这样一段经历。”

三名学生是第一次听说这些,皆惊诧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丁齐:“我也不是完全清楚,可能是因为这段记忆本不属于外面的世界吧,所以会被抹去,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证明的。”

毕学成:“师父,难道您也记不住吗?不对呀,如果您记不住的话,怎么确定有方外世界的存在,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孟蕙语也问道:“师父刚才说是在通常情况下记不住,那么特殊情况下呢?”

丁齐又笑了:“你们想保留这段记忆,知道自己来过这样一个地方、经历了什么,就得珍惜在这里的时间。除非你们能在出去之前,就将方外秘法修炼到隐峨境。”

丁齐也不清楚要他们在这里留多久,扭转了三名弟子的心态之后,干脆又给他们定下了一个需要完成的目标。在这崇山峻岭中,也是不受俗事所扰专心修炼方外秘法的好机会。

“师父,这是什么动物,美洲虎还是花脸猫?”这是行走到第七天时,三名弟子问的问题。假如没有四天前丁齐所做的心理辅导以及各种铺垫,他们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原因并不完全出在体力上,而是会陷入一种看不到希望的精神疲惫与焦虑状态中。

可现在倒好,丁齐那天好像真的是用力过猛了,三名弟子变得兴高采烈,仿佛真的来到了传说中的无忧乡,在享受这样一段带有奇幻色彩的人生经历。在不可思议的传说世界中游山玩水,哪个年轻人不喜欢?况且还有师父罩着,什么事都不必担心。

途中见到了不知名的野花野果,有的野果看着很好吃的样子,但丁齐绝对不敢让弟子随便品尝,但也有不少野果是他认识的,比如树莓、山楂、桑葚……

这里的桑葚是野生品种,结果不大,刚刚粉红色的时候就已经很甜了,等到变成紫色便已落地。众人吃得很欢乐,丁齐还不时提醒弟子们一次不要吃太多了。

三名弟子最喜欢的还是尾叶樱桃,这片山中能见到很多尾叶樱桃林,每次总能摘一大包,晚上宿营时便用来敖樱膏糖。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带来的压缩饼干、牛肉罐头等食物越来越少,背包里空出来的地方却塞了不少樱膏糖。

不仅有山中美味的野果以及大家自己加工的樱膏糖,丁齐几乎每天都会打一些野味,打的最多、最好吃的还是那种羽毛黑白相间的野生竹鸡,这日子过得真舒坦。

看着三名弟子无忧无虑的样子,丁齐只能在心中暗自忧虑,他这几天之所以会打猎,就是想节省带进来的食物。虽然食物可以得到补充,但有些物资却补充不了,比如盐。虽然丁齐已经有意地在控制了,但按照现在的消耗量,顶多还能再支撑一个月。

其实来之前他们准备的物资很充分,尽量将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但没想到会遇见这种状况,不仅找不到回去的门户,而且所有人都分散开了。四人中只有丁齐背了一个比较大的包,三名弟子只背了普通的登山包,每人平均拥有的物资应该是所有人中最少的。

丁齐还总在担心另一件事,就是在山林中遇到猛兽,这一天终于遇到了。他们看见了一只奇怪的动物,蹲一根很粗的树木横枝上,看大小像一只豹子,但没有豹子那样的花纹,身上的毛皮是棕黄色的,有点像狮子,但体型比狮子稍小。

这只猛兽好像在睡觉,被他们路过的动静吵醒了,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露出两对猫科动物特有的尖锐前齿,然后竖起尾巴伏低身子,冲着这边做出了警戒的姿势。这头猛兽的身上没有花纹,脸上却有,头部的毛发带着黑褐与金黄相间。

脑袋上的皮毛黑褐的底色,从头顶到鼻子两侧,有两道长长的金黄色竖纹,在这两道竖纹中间额头的位置,还有两道横纹,就像写了一个两边不出头的“井”字或者是上端出头的“开”字。

更特别的是它的两侧嘴角直到耳边,各有三道向上翘起的弧形的花纹,远望就像很夸张的胡子。

丁齐很紧张,但还做出若无其事的镇定样子,只是叮嘱三名弟子不要大声说话,也不要与那头猛兽对视,稍微偏转方向绕了过去。当时他手中的长棍握得很紧,已经在心中做出各种假设——假如那头猛兽跳下树冲过来发起袭击怎么办?

或许可以先用五式棍击术中的点字诀先攻击它的眼睛,或者趁其张开嘴的时候,直接将长棍插进它的喉咙里……丁齐的脑筋飞快地转动,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那头猛兽终究没有发起袭击,只是目送着他们远去。

很多山中的猛兽通常不会主动袭击人类,因为人这种用两只脚直立行走,身上裹着很多奇怪东西的动物,是它们不认识的物种,也不是它们熟悉的食物。有时候野兽主动袭击人是因为要保护幼崽或者感觉领地受到了侵犯,而在通常情况下,野外的猛兽遇到人第一反应是试探与回避。

已经走远了,展开神识关注身后的动静,那头猛兽并没有追上来,丁齐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这时三名弟子终于开口发问了,丁齐答道:“那不是狮子或老虎,也不是豹子,这种东西你们应该听说过,它的名字你们也都认识,叫作彪。”

毕学成:“彪?还有真有这种动物啊!”

丁齐:“我原先也以为没有,没想到今天终于碰到了,也许在外面已经灭绝了吧,但古人早有记载。”

孟蕙语:“师父的知识真渊博,就连谁也没见过的动物都认识!这一路走来,您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丁齐苦笑道:“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比如我就不知道这里的夜晚为什么没有星星和月亮。”

叶言行:“那师父怎么知道我们刚才看见的就是彪呢?还有您知道的那么多东西!”

丁齐:“别忘了我是个图书管理员,从大学本科开始,当了好几年的图书管理员,平时在图书馆值班也喜欢看书,包括各种杂书。书不仅是看的,看完了还得记得住。古人不仅提到过彪,还描述过彪的样子,甚至连图都画出来了。

其实就算没有见过古人画的图,看到那东西也能想到。你们注意到它的头了吗?长得很像老虎,但脸蛋两侧各有那三道纹路,活脱脱不就是虎字旁边那三撇吗?我一眼看见它的样子,脑海中就冒出来一个彪字。”

毕学成:“彪子?我们宿舍有个东北来的同学,他们说彪子,是指傻子的意思!”

孟蕙语和叶言行也点头道:“对对对,我们也听过这样的东北话,彪子就是傻子的意思。”

看他们三个笑嘻嘻的样子,显然没有当回事。这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心态轻松很重要,但也不能丧失警惕,有时候人们还是需要害怕的,那样才能及时避开很多危险。

丁齐板着脸道:“传说中的彪可不傻,它凶猛着呢!既然我们遇到了彪,说明这里很危险,你们也都要小心。从今天起再加一门功课,你们都开始练习棍术吧,接下来注意找合适的树木,我给你们每人加工一根棍子。”

山中也有野枣林,下午的时候摘了一兜子野枣,丁齐取粗细合适,长而直的树枝加工了三根枣木棍。这天宿营的时间比较早,找到合适的营地后他便开始教三名弟子开始练习那五式棍击术,他们必须在这里拥有防身自保之能。

丁齐当初习练庄梦周所传五式棍击术时入手很快,但三名弟子显然赶不上他。也不能要求太高了,其实这三人表现都很不错,入手已经比普通人快多了。这五式棍击术听着简单,其实入门很难,他们练得还都算像模像样。

看来传说中的仙家饵药月凝脂果真名不虚传,这几人的养练根基都不错。而另一方面,丁齐所教的方外秘法,虽然好似没有别的用处,但对感官和反应的锻炼效果也非常明显,他们已经明显超过了普通人。

丁齐带着弟子沿着山中的溪流一连走了二十七天,其中苦乐自知。三名弟子倒是没有太多担心,所有的压力只有丁齐一个人暗自扛着。到了第二十七天的时候,还没有望见人烟,但丁齐走着走着突然说道:“我们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了,这一带曾经有人活动。”

“哪儿呢,哪儿呢,我们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哪有人呢?”三名弟子望向周围又惊又喜,纷纷开口问道。

丁齐提醒道:“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要你们注意周围的植被分布,你们忘了吗?注意这一带的植被,是很明显的次生林!”

PS:前段时间耽误的更新较多,所以这个小长假一直在码字,有点累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继续。多谢诸位书友的宽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