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9、天使降临

孟蕙语提到了一个专用术语叫地表径流,其实就是水指在地表汇集成的溪流与江河。不论是什么原因,假如不小心流落于陌生的野外,根据荒野求生的法则,首先要寻找的就是地表径流,假如附近有人烟的话,沿着溪流就能到达有人居住的地方。

但在特殊的地形地貌中,泉流未必都会在地表上,业有可能从地表消失形成地下河,所以这种寻找既要凭经验也要看运气。孟蕙语还提到了人烟,假如按这种方法想找到有人烟的地方,前提是这里得有人居住。

小境湖中是没有人烟的。至于大赤山,里面只住着一个魏凡婷,因为她的规模较小,就相当一户硕大无比的人家。眼下还不清楚琴高台的地界有多大,但看眼前的景象,恐怕也不比小境湖小啊,而他们身处的位置,好像在崇山峻岭深处。

丁齐想了想答道:“这里弄不好还真有原住民。”

毕学成追问道:“什么样的原住民,是这个世界的土著吗?”

丁齐:“有可能是古时进入这里,并在此定居的人。我小的时候,听过这一带的一个传说……”

丁齐小时候听过什么传说?老人讲的故事。清朝末年,太平天国自广西起事,一路北上攻占了长江中下游,一度定都南京改名为天京。后来太平天国被清政府剿灭,天京陷落,有一支五万人的残部撤退到泾阳县境内。曾国藩的湘军在半个月后掩杀而至。

但是大战并没有爆发,这支太平军就在泾阳县突然离奇地消失了,湘军遍寻山野搜寻不得。有人说这支军队是躲到山洞里去了,但这不是一、两个人啊,而是几万大军,哪个山洞能躲得下、哪片山谷能藏得下?

但无论如何这支军队就真是凭空消失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也找不到,留下了一个历史谜团以及当地的传说,据说他们撤退时还带着很多财宝。

听了这个故事,毕学成瞪大眼睛道:“桃花源记啊!我们是来到桃花源了吗?”

丁齐:“我只是听过这个故事,并不能确定传说就是真的。就算传说是真的,也不能肯定那些人是来到了这里,只是有这个可能而已。”

孟蕙语:“假如他们真的到了这里,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丁齐:“既然我们能进来,理论上他们就也能进来,可能是用了别的办法。”

叶言行:“那么小的一个山洞,五万人马是怎么进来的?”

丁齐:“那个山洞其实不小,只要搭好斜梯、队列不间断,速度可以很快的,一天进个万把人没问题。而且传说中的数字往往很夸张,也未必有五万人那么多。我说这些就是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这个方外世界中很可能有人……我们先去找溪流吧。”

尽管心中意识到麻烦不小,但丁齐表现得越来越镇定,他很清楚自己是三名弟子的主心骨,只要他不慌乱,这三名弟子就不会惊慌失措。刚才他一直以提问的方式问三人该怎么做,看上去就像师父对弟子的考验与试炼。

想寻找泉流,应该往两山之间的低谷中走,而且随时注意听声音。丁齐左手持长棍,右手拿着一把砍刀在前面开路,并叮嘱三名弟子注意周围的植被,看看有什么植物都是他们平常认识的。

走出不远后,三名学生手中都拿了一根细长的竹枝,尖端带着连叶小叉很有弹性,在手中稍一抽动就可以发出哨音。野地里行走,这是用来惊走和驱赶虫蛇的。

背着包走没有路的山野,丁齐还要时刻关注后面三名弟子的状况、寻找合适的路径,所以他们的速度很慢。几人已经把外套都脱了下来,因为季节不对。他们进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入冬了,虽然泾阳县一带的天气不算太冷,但也穿了外套和毛衣,进来之后就觉得热了。

大约用了一个小时,他们走到了谷地中央,丁齐在周围转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让三名弟子稍事休息,并把衣物换了,但还穿着长衣长裤,这是在荒野中穿行所必须的。山谷中没有发现水源,叶言行指着一棵形状很奇特的乔木道:“这是红豆杉吗?”

他指的这种树在附近有很多株,有一根很高大的主干,主干上的横枝很密,整株树木呈现出塔形,最低的横枝几乎都贴地了。丁齐点头道:“的确是红豆杉。”

孟蕙语问道:“那么树上结的绿色的果子是什么?”

丁齐:“那是香榧,你们应该吃过的。“

毕学成:“香榧啊!那它应该是香榧树吧?”

丁齐解释道:“香榧就是一种红豆杉科的植物,现在果实还没成熟,所以是绿色的。等这种坚果熟透晾干之后,你们恐怕就认识了。”

山谷中没有找到水源,几人的背包里虽然带了水,但在负重赶路的情况下肯定是不够消耗的,所以休息半个小时之后就继续出发。当他们穿出如左右环抱般两条山脊形成的谷口时,前方是一片更开阔的谷地,远望仍是峰峦连绵。

毕学成突然手指前方道:“师父,那是什么果子,能吃吗?好像樱桃耶!”

丁齐:“那就是樱桃,野生的尾叶樱桃,当然能吃,味道还不错!”

孟蕙语赞道:“师父的见识真广,什么都认识。”

丁齐:“现在把背包都卸下来,找好爬的树去摘樱桃。尽量多摘点,注意安全!”

丁齐之所以认识香榧和尾叶樱桃,因为它们就是泾阳县山区中常见的植物。他刚才要三名弟子注意植被,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确定季节与这里的气候,二是寻找可以吃的东西。

他们随身虽然带了压缩饼干和军用罐头、巧克力等高热量食品,但若要在这里被困很长时间,食物迟早是不够的。

看见这里的植被,便可大致判断此地的气候与外面的泾阳县山区差不多,只是季节不同。香榧刚刚挂果,而野生尾叶樱桃已经成熟,那么大致就相当于外面的阳历五月中下旬。

丁齐让三名弟子去摘樱桃,并不是为了好玩或解馋,假如今天没有找到水源,那么这些成熟的樱桃就是摄入水分的主要来源了。环境真可以造就人,带着三名弟子陷入这种境地,丁齐仿佛立刻就成了一位成熟稳重、思路缜密的尊长。

尾叶樱桃丁齐在山中见过,但没有见过眼前这么大的,树干直径超过了一米,树龄恐怕也超过了五百年吧?这样的大树当然不好爬,但在其周围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一片樱桃林,自可寻找好摘的树。

三名弟子卸下背包很兴奋地去摘樱桃,就用随身带的多功能尼龙兜,很快就各摘了一大兜,每人差不多都弄了五斤以上,反正这里有的是。孟蕙语率先回来道:“师父,您也尝尝,味道很不错!”

野生的尾叶樱桃比超市里卖的大樱桃小得多,颜色鲜红,味道酸甜可口。丁齐尝了两个道:“把樱桃都收起来吧,带不了的都放我这里、挂我的在背包上。这种东西一次不能吃太多,主要是补充水分的。假如我们再找不到水源,就要找地方宿营了,你们注意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

孟蕙语看了一眼腕上的电子表道:“下午一点半。”随即就意识到了什么,又抬头看看天空道,“太阳的位置好像不太对啊!”

丁齐点头道:“既然季节不同,时间也有可能不同,我们进来之后,太阳的位置一直在往下落,虽然还不能确定准确的方向,但根据经验目测,离天黑差不多只有两个小时了。我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后寻找到合适的宿营地,否则在荒山野岭过夜很危险。”

说话时丁齐也暗自庆幸,幸亏是他把三名弟子“带”进来的,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走进来的,否则散落到不同的地方,那就真的太危险了!

尚不知朱山闲等人目前身在何处,照说他们各自身怀绝技,用不着丁齐担忧,可丁齐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他最担忧的人是冼皓。其实冼皓有枯骨刀在手,功夫可比丁齐强多了,但丁齐就是觉得不放心。

在他的意识中,如今的冼皓并不是当初的冼皓,功夫怎么样还不清楚呢。虽然他平时看见现在的冼皓总觉得有些来气,可此刻最关心的人还就是她,不论从哪个角度,他都不希望他出事。

谭涵川和朱山闲,丁齐倒不怎么担心。至于尚妮,丁齐认为她应该和庄梦周在一起,因为穿过门户时庄梦周让尚妮扶了一把。

但是眼下,他还是想着怎么保护好这三名弟子吧,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手持砍刀继续开路前行。他们的运气还不错,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便听见了水声,在山谷中发现了一条小溪。三名弟子很兴奋地叫道:“师父,终于找到水源啦,还是地表径流!”

丁齐也很高兴,赶紧嘱咐道:“身上带的水都喝得差不多了,先取水,然后往高处走,找一个能避风避雨的地方,动作要快!”

为什么不在水边宿营?假如遇到暴雨会很危险,山中的洪水涨势可是很迅猛的;而且水边也是野生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虽然到现在还没有看见什么大型猛兽,但也不能保证没有。

丁齐小时候放假虽然经常去老家山村玩,但“荒野求生”之类的经历还真没有,他这些经验都是在影视节目以及书本上看到的,此刻必须要带队拿主意的时候,立刻秒变专家,而三名弟子对他的决定都是深信不疑。

取水之后往高处走,他们在一个山丘的半坡上找到了一处宿营地,这里有巨大的岩石挑空伸出,下端形成了一间屋子大小的半开放式空洞。把背包都卸下来,取出装备搭好帐篷,然后在附近砍来足够的树枝预备着夜间点篝火。

丁齐此刻又感到很庆幸,因为三名弟子的背包比较小,里面没有帐篷,随身也没有带着砍刀,假如真走散了,宿营就是个大麻烦。同时他又为庄梦周感到庆幸,因为庄梦周的背包也是比较小的,幸亏尚妮的背包里带了足够的装备。

他们这一行人中,朱山闲和谭涵川带的东西最多、最齐全。而丁齐、尚妮、冼皓这三人带的东西稍少一些,但也都有上百斤重。

至于庄梦周、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这四人,都背着普通的大登山包,看着装得很满,其实也就带了不到三十斤的东西,主要包括两套换洗的内衣和衬衣以及各种吃的,还有瑞士军刀、盐、调味包、防风打火机、雨衣等。

帐篷很快搭好了。这种野外露营帐篷并不大,顶多只能睡两个人,主要作用是隔潮、保温和防风。还好现在的天气并不算太冷,他们又找到了能避风和避雨的地方,点上篝火也能过夜,帐篷就让孟蕙语睡吧。

就在丁齐等人下午摘樱桃的时候,庄梦周和尚妮正走在一片田野间。他们到的地方并不是丁齐所在的深山密林,这边的田地成片分布在低矮的丘陵之间,还挖出了田垄修了引水灌溉渠,显然是人工耕作的。

尚妮好奇道:“庄先生,这里居然有人种田!”

庄梦周:“那我就放心了,走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了人烟痕迹。这片方外世界显然是有人居住的,而且人还不应该太少了。”

尚妮:“什么人会住在这里呢,像魏凡婷那样的人吗?”

庄梦周沉吟道:“恐怕还不太一样,要么是古时避祸之人,要么是偶尔误闯的人困在了这里,后代繁衍便在此居住。”

尚妮:“困在这里?”

庄梦周:“是啊,这完全有可能!我们进来之后,你发现出去的门户了吗?”

尚妮大惊失色道:“那我们会不会也困在这里?”

庄梦周笑道:“不必担心,既然能进得来,就有办法出得去。我们先找个地方等其他人吧,只要丁老师来了就好办。”

尚妮:“先找个地方等其他人?我们不主动去找他们吗?”

庄梦周:“都不知道谁在哪儿,怎么找?假如他们也进来了,走来走去最终也是来到有人烟的地方。我们是外地人,有什么情况最好找当地人打听。放心吧,有田地就有村庄,我们找到村庄就可以等到他们。来之前我起过一卦,结果是有惊无险!”

尚妮:“您算得准吗?”

庄梦周:“我也不是没给你算过,你说准不准?”

尚妮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又问道:“您说当地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庄梦周:“弄不好是穿着古装的。”

话音未落,尚妮突然手指前方道:“那里有人!”

有一名中年男子扛着一根锄头状的东西,正从田地间的另一条小道上走过来。他穿着不知什么布料的衣裳,上衣宽松很似古装的短衫,裤子很像灯笼裤,裆和腿都很肥,裤角却用个一盘扣扎了起来,赤脚穿着一双麻鞋,脚上沾满了泥。

尚妮这一声喊倒把那人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都落在了地上,转身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们是什么人?”

此人的口音很怪异,听不出是何地的方言,像是夹杂了南方一带各地口音揉和成的一种语言,但勉强还能听得懂。尚妮答道:“我们……”

“我们是天外来客。”庄梦周抢过话头答了一句,并用手指了指远方的天际,正是他们走来的山野。

那汉子愣了一会儿,突然激动地叫道:“你们上帝派来的天使吗?感谢天父,天使终于降临了!”说着话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冲着两人匍匐拜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