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8、所有人的试炼

琴溪大桥的位置,在宛陵市区通往泾阳县城的国道上,附近有个琴溪镇。从桥头找岔路口往河流的上游走,是一条碎石路,沿着河滩前走不远便到了琴高山。琴高山古称琴高台,就是传说中的琴高公的修炼之地。

山脚下有一道泉水汇成的溪流,沿着布满碎石的河滩流入琴溪,崖边还有古时凿建的泉池。通过水面向崖下看有一眼眼石窟,泉水就是从这里流出来的,岩壁间的孔隙幽深复杂,不知通往何处。

琴高山离琴溪很近,涨洪水时琴溪可以直接将山脚淹没。崖下的河滩边有两块碑,一块是泾阳县政府立的“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琴高山摩崖石刻”,另一块是琴溪镇人民政府立的“中国琴鱼原产地保护区”。

现在是枯水季节,众人把车就停在了路边的河滩上。露出水面的这一段河滩很宽,散落分布着很多大石块。庄梦周下车后便说道:“这里原先有一座桥,河边这一段还能看到桥墩的残迹,好像刚拆除没几年。”

尚妮转了一圈道:“这里的溪水不深,是那种平铺的石板桥,但是水面较宽,所以溪水间立了很多桥墩,用石板相连通向对岸。中间的桥面和桥墩现在看不见了,但是我们站的这个地方,有段石桥保存得还算完整,刚拆掉没多久。”

毕学成小声问道:“师父,这里原先真有座那样的石桥吗?”

丁齐苦笑道:“我也不清楚,有关琴高山的资料都是在网上查的,今天也是第一次来。网上的资料中,可没有提到这里有一座桥。古时候应该是有的吧,遗迹还在,你们看看河滩上这些石头,还有河边那半截地基。”

叶言行叹道:“师伯和师叔真了不起,只是一片乱石,一眼就能看到这么多东西。”

丁齐:“你们将来也会有这等本事的,只要好好修炼。”

孟蕙语好奇地问道:“琴鱼是什么鱼?”她方才已经看到了那块碑。

冼皓已经走了过来,笑着解释道:“这可是一种传说中的奇鱼,之所以奇特,它居然是当地人的一种茶叶!”

她解释了一番琴鱼的传说,三名弟子皆啧啧称奇。孟蕙语又惋惜道:“琴溪中的琴鱼,如今已经快绝迹了吗?我刚才看见的那块碑是琴溪镇人民政府立的,落款是二零一二年十月,到现在也只是刚过六年,保护得还是晚了呀!”

冼皓特意看了孟蕙语一眼,点头赞道:“我们只是刚才看了一遍,你居然就能把石碑上的落款日期都记得这么清楚,嗯,的确很有心。”

他们不是来看琴溪风景的,在河滩上转过身就是琴高台,这片临水分布的高崖,远望确实像一座高台。

灰白色的石壁上分布着自唐代到清代大大小小很多摩崖石刻,字迹大多已斑驳难辨。众人看见了《方外图志》中特意画出的那块石刻,图上画的是“琴流丹厅”,字迹只有绿豆那么大,实地一看,每个字都接近一米方圆。

如今他们只能勉强看清“琴…丹厅”这三个字,那个“流”字以及落款已经无法辨认了。朱敬一游历各地记录《方外图志》的时间,大致是宋代到明初,可见那时这面摩崖石刻还是很清晰的。可惜到了近代以来,雨水的含酸量越来越高,对古迹的腐蚀也越来越严重。

在这面摩崖石刻的上方,众人看见了要寻找的洞口。洞口并不是正对河岸方向,而是侧对着山壁间的一条缝隙,露出一个半掩的轮廓,根本看不出里面有多深。谭涵川以手遥指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那里。”

叶言行皱眉道:“这山好陡好高,根本上不去呀!”

谭涵川:“我先上去放一根绳子下来,你们几个不用担心,会有人在后面托着你们爬上去。实在不行,我一个一个把你们拽上去。”

很多古代遗迹之所以能保留下来,就因为它们在常人难以涉足之地。像琴高山这样的地方虽并不偏僻,可是平常来的人也很少,因为没有什么知名度。至于琴高公的洞府入口,更是在悬崖峭壁上,离地面有二十多米高呢,普通人根本上不去。

谭涵川背着一盘绳子率先爬了上去,手攀峭壁身形异常灵活。孟蕙语在下面看得很紧张,生怕他会失手摔下来,但朱山闲等人神情都很轻松。

谭涵川很快就到了洞口的位置,闪身消失不见,过了一会儿,又把脑袋探了出来打了个手势,意思是里面有地方,大家都可以上来了。假如找错了山洞、里面的空间很小的话,这么多人还真挤不下。

孟蕙语先上,戴好手套抓着绳子,脚蹬峭壁向上攀援,冼皓特意在后面跟着,有意外情况便托一把。接下来是叶言行,朱山闲跟着。然后是毕学成,丁齐跟着。这三名弟子也算是养练功夫已有根基,自己爬上去了,并没有让长辈帮忙。

再把随车带来的大包小包装备都用绳子拉上去,接着尚妮爬进了山洞。最后是庄梦周,他没有自己爬,而是将绳头盘在腰间一扣,脚蹬石壁被谭涵川拉着走上去的,最省劲。

山洞的入口在下面看着好像不大,实际上并不小,足够一个人直起身来走进去。两侧的洞壁上还可以见到不少古人留下的摩崖石刻,由于位置在洞内,所以保存的情况比外面好得多。他们显然并不是第一波来探访琴高公遗迹的人,自古以来已有不少人到过这里。

通过弯曲的山洞走入山体深处,谭涵川打着强光手电在最前面探路,庄梦周断后。每人都背了一个包,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背的是普通的大登山包,里面的东西塞得满满的,但比其他人的包明显都要小一号,只和庄梦周的包差不多大。

丁齐背了一个特制的狭长形大包,比一个人的身子还宽点,下端垂到膝盖的位置,顶端差不多与头顶平齐,里面还塞了一顶野营帐篷,所有东西加起来有上百斤重。他左手提着棍子,右手拿着强光手电,跟在毕学成的身后。

谭涵川、朱山闲这两人带的东西比丁齐只多不少,冼皓和尚妮带的东西则和丁齐差不多。由于不知道将要去一个什么样的方外世界、在里面会遇到什么事情,所以物资准备得很充足。

山洞往里走便出现了分岔,每个岔道其实都不深,尽头好像都是一个石室,有的就是在主洞边较大的空间。谭涵川走的是最宽敞的那条通道,大约前行了两、三百米终于到了尽头。这是一个山中的洞厅,面积大概有六、七米方圆,抬头看也有五、六米高。

不知有多少人见过这样的山中洞厅,它的上端是一个半球形的穹顶,而且很光滑就像人工凿摩过一般,其实是天然形成的。洞厅中的地面很平整,放着几块桌案、座椅、床榻形状的石头,一看就让人联想到古时仙家洞府。

洞厅尽头有一面摩崖石刻,却没有字迹,就是凿出了一块石碑的形状。看上去像是有人要在这里立一块碑,将轮廓凿出来之后却还没有来得及刻上图文。但众人是为了探寻方外世界而来,一看见它,便意识到这里很可能就是门户所在。

谭涵川点亮了一盏太阳能充电的应急照明灯对着那片石壁,转身问道:“丁老师,你看就是这里吗?”

丁齐没有掏出景文石,如今的景文石就随身带着,拿不拿在手中都可以催动。他站在石壁前凝神望去,这面石壁仿佛消失了,外面是一片山林谷地。这种感觉很奇异,他就像站在一道通往山林谷地的门口,仿佛是这条山洞将这座山给打穿了,他们一直走到了另一边。

但实情并非如此,因为山洞中是黑暗的,需要照明设备才能看清,而外面白天的光线根本就照不进来。丁齐点头道:“这里就是门户,我已经看见了里面的景象。”

朱山闲:“可以让他们三个试试了。”

冼皓:“孟蕙语,你先来,以景文石寄托心神,就用师父教你的办法。”

孟蕙语手握景文石凝神站在了那面石壁前,她的目光仿佛不是在看石壁,而是穿过石壁望向了很远的地方,惊叹道:“这里可以走出去,外面就是山野!”随即就意识到这句话不对,又压低声音喃喃道:“太神奇了,怎么会是这样,明明就是一面石壁而已!”

丁齐:“你看见的就是方外世界琴高台,这里是进入它的门户……好了,换毕学成来。”

毕学成站在了孟蕙语方才的位置,随即叫道:“天呐,我看见了什么?现在已经入冬了吧,那边却是鸟语花香啊!”

谭涵川皱眉道:“季节确实不对,这种状况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当然已经看见了门户那边的景象,现在只是在让三名弟子印证方外秘法。

丁齐:“哪有那么夸张,的确有山花开放,我却没有看见鸟也没有听见鸟在叫,不要乱用成语。”

毕学成:“我就是听见鸟叫了!”

叶言行:“毕师兄待会再听鸟叫,先换我来吧……哎呀,真的是山花烂漫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那便的确是另一个世界。”

庄梦周:“没有方外世界,哪来方外秘法?你们跟师父学的就是这些!等进去之后再慢慢感叹吧,我们先商量商量该怎么进去。”

尚妮:“这还不简单,走进去呗。”

庄梦周:“我们还不了解这处方外世界,目前只知道季节不同。为了防止出意外,还是谨慎些好。我们几个,自可以直接走进去,至于他们三个,我建议还是用上次的办法,反正该印证的已经印证了。”

他是惊门长辈,说的话也有道理,大家也就同意了。三名弟子在震惊中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丁齐已开口道:“你们都站到我身边来,将背包背好,石头也暂时揣起来。这背包比较沉是不是?它现在会变轻,你们会感觉肩膀上的压力会缓缓消失……”

等三名弟子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一道山坡上,旁边有一棵几人合抱粗的参天巨树,远方是如手臂般的两条山脊,左右环抱着一片植被茂盛的谷地,再回头看,哪还有山洞以及那面石壁的影子。

毕学成惊讶道:“师父,我们进来了吗?”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们已经来到了方外世界琴高台。”

叶言行兴奋道:“天呐!真会发生这么神奇的事情,我相信世上有神仙了!”

孟蕙语:“我也相信了,师父就是神仙啊!”说这里又忽然眉头一皱,看着丁齐小声道,“师父,您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丁齐的心情确实不是太好,他已经意识到可能遇上麻烦了,但为了避免几位弟子惊慌,尽量没有表现出来,可孟蕙语还是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丁齐细微的情绪变化。

丁齐尽量以轻松的语气道:“是有一点小问题,你们看见庄师伯和尚师叔了吗?”

三人望向四周道:“没有啊,他们还没有进来吗?”

丁齐摇了摇头道:“他们应该都进来了,却到了不同的地方。”

丁齐刚才把三名弟子都给催眠了,当时尚妮说道:“那我就先进去了。”

庄梦周也说道:“背的东西怪沉的,你扶我一把。”

这两人当时已经进了琴高台,而丁齐正在催眠三名弟子所以并未留意。毕学成等三人已经处于被深度催眠的状态,更是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可是丁齐进来之后,却没有看见尚妮和庄梦周。

这一带的视野很开阔,他们不会走很远,而且只有短短几秒钟功夫,在正常情况下,庄梦周和尚妮也应该站在原地等其他人的。所以丁齐得出的第一个判断就是,这道门户与小境湖以及大赤山都不一样,进入之后会随机到达方外世界不同的地点。

这倒没什么,大不了把人都找着便是,但另一个发现却令他差点惊出了一身冷汗。回头望去,并没有发现离开这个世界的门户所在。丁齐说话时已经把景文石掏了出来,他的背后什么都没有。

他还能记住走进来的地方,假如门户是无形的,以神识锁定也能使其显现。可是丁齐无论怎样手持景文石展开神识,都察觉不了任何门户。既然能够进得来,也应该有办法能出得去,可假如每个人到达的都是不同的地方,那么门户的位置就不知在何处了。

这才是最大的麻烦,假如找不到这边的门户,就意味着他们回不去!

这时毕学成又惊呼道:“哇,原来是随机传送啊!”他显然没有意识到遇上了什么样的大麻烦,显得非常兴奋,反正有师父领路呢,无论出什么事都不必担心。

丁齐心里直发苦啊,但又不能让三名弟子感觉到这种焦虑的情绪,只得镇定心神道:“的确是随机传送,我们需要尽快找到其他人,然后确定在这边的门户位置……毕学成,你刚才真的听见了鸟叫吗?”

毕学成终于有了详细解释的机会,赶紧点头道:“我真的听见了鸟叫,还看见了树枝上的鸟,羽毛可漂亮了!”

叶言行:“鸟呢?哪根树枝啊?”

毕学成:“这里没有,我先前看见的不是这个地方。”

丁齐又问道:“叶言行,你方才说看见了山花烂漫。这里虽然也有花,但是在前面的山谷里,也根本称不上烂漫,你说的也不是这个地方吧?”

叶言行点头道:“是的,我看见的也不是这里。”

毕学成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那道门是随机传送门,每个人在门外看到的景象都是不同的,看见什么地方就会被传送到什么地方。”

毕学成是明白了,而丁齐在心里直叹气,他也是刚刚反应过来,为什么三名弟子在山洞中的描述有所区别,原来是每个人看到的景象都不一样。这时孟蕙语问道:“那我们四个人怎么会来到同一个地方呢?”

丁齐尽量使自己的表情变得轻松,微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孟蕙语:“哦,我也明白了,因为我们是被师父带进来的,不是自己走进来的!”

丁齐:“方外世界就是这世上的神秘未知,探索就是一种考验。现在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你们说说,眼下的第一步应该做什么?”他这一句话,就把这三名弟子的注意力先给转移了。

毕学成:“当然是先找到其他人。”

丁齐:“这是当然,可是怎么找?我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叶言行:“我看不过不少期荒野求生节目,首先应该找水源地。”

丁齐:“嗯,这个想法有道理,在不熟悉的荒野中应该首先保证生存,然后再设法寻找同伴。”

孟蕙语补充道:“不仅是找水源,更要找地表径流,然后沿着地表径流走,就可能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假如师伯、师叔他们也是这么做的,就可能会在路上遇到……师父,这个世界里还有别人吗?我指的是原住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