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7、十戒

谭涵川点头道:“对,说正事!你是打算把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他们三个带到琴高台,让他们在那里印证方外秘法。照你的说法,他们现在观身境差不多已修炼圆满,再以景文石寄托心神,经过实地印证之后,就可以突破入微境了。

但这其中有一个问题,尚妮、丁老师,别忘了你们第一次进入小境湖,三个小时之后就发病了,差点连命都送掉了,幸亏我们采到了月凝脂。那三个孩子只是修炼了方外秘法,养炼根基恐怕还不到家,直接跑到琴高台去,弄不好得出事。”

朱山闲点头赞道:“别看老谭平时话不多,但每次发言都能说中要害。”

冼皓:“他这还算话不多呀?刚才净听他说了!”

朱山闲:“平时话不多嘛,但一遇到学术问题就来兴致,职业习惯。”

庄梦周又开口道:“其实这也好办,找个好天气把那三个孩子带进小境湖,内服外用月凝脂打打底子。”

冼皓:“那不还得先进小境湖吗?我们大家的意思,是不让他们一开始就知道小境湖和大赤山这两个方外世界,等机缘到了再说。”

庄梦周:“方外秘法修为未到隐峨境,他们又记不住!”

尚妮提醒道:“他们虽然记不住在小境湖中的经历,但会记住在外面的经历,知道朱师兄家后院中有一道通往方外世界的门户,他们在外面曾看见了方外仙家世界,这还不是一回事吗?”

庄梦周摇头道:“他们不会知道的。他们不知道后院那道门通往一个方外仙家世界,只会记得自己被丁老师催眠了,然后在深度催眠中见识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至于其他的事情……那就记不住了。”

尚妮一拍脑门道:“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就像是丁老师最早把涂至带进大赤山那样!丁老师,你行不行?”

这话问的,丁齐面无表情地点头道:“行,我当然行!”

庄梦周一挥手道:“那就照这么准备吧,我们大家还等着去考察琴高台呢。”

你们相不相信这世上有未知、未解的世界存在?注意,我说的是世界,而不是事件,这样的世界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很平常甚至是很显眼的地方,常人却无法发现,甚至无法理解,古人称之为方外。

你对这世上的未知是否永远充满好奇,愿意去寻找与探访,并为此投入身心?

这是丁齐问三名学生的两个问题,他仔细观察着三名学生的反应,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然后又说道:“我教你们的心册术与心界术,是一整套修炼体系的一部分,而且是入门的部分。这个修炼体系我称为方外秘法,修炼这套秘法的人我称为界师。

你们现在已经站在了门槛上,假如能往前走一步,就能迈入这扇未知的门。既然是未知,我也不能告诉你们这扇门后有什么。假如你们没有做好准备成为一名界师,也没关系,至少我教给你门的东西在生活中还是有用的。

假如有志于成为一名界师,并发自内心地愿意遵守一名界师的行为准则,那么明天,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让你们认识几位长辈,并且拜我为师……”

其实在丁齐开口之前,他就知道这三名学生一定会感兴趣的,而且一定会同意。没有哪个年轻人会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而且丁老师在他们的心目中早已是神秘莫测的高人。但丁齐看重的可不仅是兴趣,还有出色的天赋、坚持的毅力,而且愿意为此付出。

星期六早上,丁齐开车把三名学生带到了南沚小区,在朱山闲家的客厅里,介绍了诸位师叔师伯。当他介绍到冼皓的时候,冼皓又来了个突然袭击,笑盈盈地挽住丁齐的胳膊道:“你们也可以叫我师娘,当然了,是准师娘!”

当冼皓“归来”后与丁齐之间仅有的两次亲密接触,程度也就是抱住胳膊而已,却都发生在这样的场合。丁齐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否认吧,人家现在就是冼皓,丁齐也没有任何证据指出她不是冼皓……

毕学成和叶言行都躹了一躬道:“师娘好!”

孟蕙语则说道:“师娘好漂亮,师父真有福气!”

冼皓松开丁齐的胳膊,上前两步抓着孟蕙语的手笑道:“还是小孟会说话,嘴真甜!难怪丁老师喜欢,连我看着都喜欢。

小孟啊,你师父这人有点偏心,同样是弟子,他给了小毕和小叶一人一块景文石,却把你给忘了。还好我这里有一块,今天就送给你了,正可拿着当修炼方外秘法的器物。”

孟蕙语悄悄看了丁齐一眼,见丁齐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便称谢收下了这块景文石。冼皓也瞟了丁齐一眼,她看见丁齐也没有什么赞成的意思,态度就是不干涉。

其实丁齐心理多少还是有点介意的,交给弟子一枚修炼方外秘法要用到的景文石,他当然是赞同的。可是这块景文石是他送给冼皓的东西,“冼皓”却又送给了别人,还想看他是什么反应,丁齐干脆就来了个没反应。

庄梦周说道:“他们三个是来拜师的,赶紧办正事吧。”

丁齐举行的仪式很简单,他坐在那里,让三名弟子躹躬敬茶就可以了。敬茶之后,丁齐又说道:“在正式成为我方外门弟子之前,还有些话要说清楚。师徒传承不同于社会教育,老师和师父也是不太一样的概念。修习方外秘法有其行为准则,你们如果能做到,才能成为方外门弟子。”

丁齐讲的行为准则,换一种说法其实就是戒律。丁齐并不太了解修行门派的戒律是什么样的,他首先制定了三条大的准则,是从书上的“散行戒”中学来的。

第一条,秘法之所以称之为秘法,它是每个人自己保守与享受的秘密,不要对不了解的人去吹嘘或卖弄。那样不仅会引起误解,甚至会给他人带来困扰与灾难。丁齐开创方外秘法的过程,是非常严肃的研究与探索的过程,弟子也必须遵守这个态度。

依仗方外秘法去故弄玄虚甚至招摇撞骗,是严格禁止的。

第二条,除了方外秘法之外,丁齐可能还会传授其他的秘术与手段,但这些都是探索与认识世界、完善与保护自己的工具,切不可用以害人。

第三条,不论掌握了什么样的手段,都不可用于谋求不当的利益、用于实现自己阴暗的目的,不要心存恶意与邪念。

这是最基本的三条,丁齐讲述的很详细,三名弟子听得连连点头。庄梦周则在一旁笑道:“丁老师,我给你推荐了一本书。你这三条行为准则,就是参照书中的散行戒吧?但我刚才听你这么一介绍,再一琢磨,感觉又有点像心理咨询师的职业准则。”

丁齐笑道:“兼而有之!我看过的两本书,一本《地师》讲江湖,一本《神游》讲修行,虽然是小说也很有意思,也会让他们好好去读的。”

这是三条大的准则,另外还有五条具体的准则,换一种说法,可以称之为三大戒加五小戒吧。

第四条,方外世界并不是每个人的秘密,它是天地间的未知,但毕竟不为常人所知。假如没有特别的必要,每一处具体方外世界的存在,要注意保密。这不仅是在保护界师自己,也是在保护每一个方外世界,更是在保护可能擅闯之人。

第五条,上述的保密性准则是对外面的世界而言的,而对里面的世界而言,应该遵守保护性的准则。每一个世界可能都是独特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假如被破坏了可能就永远不会再有。所以要保护好每一处方外世界,任何利用和改造必须要遵循这个前提。

第六条,丁齐及其方外门弟子,对于方外世界而言,只是发现者与探索者,并不是殖民者与征服者,所以要尊重每一个世界中原有的事物。有的方外世界可能是有主人的,那么就不要随便乱闯,客人应该有客人的规矩。

第七条,方外世界可能是奇特的,在其中的经历也可能是精彩的,要永远保持探索的热情,但也要清醒的自我意识,不要忘记自己来自哪里,更不要迷失其中。假如将来随着对方外世界的探索越来越深入,这一点恐怕越来越重要。

第八条,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每到不同的境界都有不同的禁忌和讲究,丁齐希望它能够流传下去,使人们能够掌握这样的手段、发现与享有这世界的未知。但弟子得到传承之后,也要严格按照师长的要求去做,切不可随意传授他人。

这并不是一种敝帚自珍的态度,而是非常有必要。比如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方外世界,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贪念,甚至会导致各种阴谋争夺。再举一个小例子,出入方外世界有可能会导致失忆,这就会导致某些人的精神异常或心理问题了。

所以在学习与传授方外秘法的过程中,每一个步骤都要有相应的考察标准。毕学成等三人尚是初学,每一步骤应该有什么讲究,丁齐会在今后教授过程中详细告诉他们。将来假如他们有资格再去传授他人时,也要遵守同样的准则。

这五条具体的行为准则讲完了,丁齐问三名弟子能不能做到并发自内心的去遵守与维护?三名弟子当然都说能,这样就等于正式拜了师。气氛又变得轻松了,毕学成笑道:“师父啊,学习方外秘法的八条准则,也就是八条戒律,那我们是不是都成了八戒啊?”

丁齐笑道:“难道你还想当猴啊?既然嫌八戒太少,就再加两条吧,也是绝对应该有的两条,甚至不必说。其一是尊师重道,其二是关爱同门。对于师长当然要尊敬,这种尊敬也包括要指出他们的过失,避免他们因过失而导致更大的错。

对同门的关爱也是一样的,假如你们中有人遇到了麻烦,其他人不可视而不见。假如你们中有人做错了事情,其他人也不能视而不见。这是一种道德上更高的要求,我不可能去要求所有人,但应该要求门中弟子。”

三名学生又赶紧恭谨点头说记下了……毕学成又说道:“这样一来八戒就变成了十诫,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摩西?”

丁齐没绷住,又让他给逗乐了,接着呵斥道:“就你嘴碎!你想当摩西,我还不想当上帝呢。好好想想,刚才说的第一条准则是怎么讲的?

现在给你们十分钟,坐在那边在心中默诵这十条准则,打造一专门的心册。要发自内心的去遵守,随时随地就以其为行为指导,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思考。”

戒律就应成为心册,传授完身为一名界师的行为准则之后,丁齐坐在那里又等了他们十分钟,然后说道:“都差不多了吧?现在站起来吧,我们做一个小测试,听我的声音……”

丁齐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是上午十一点,等三人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坐在原先的地方,时间已经变成上午九点半。客厅的墙上挂着钟呢,叶言行首先发现了不对,抬起头纳闷道:“咦,这个钟怎么好像往回走啊?”

毕学成和孟蕙语随即也发现了不对,特意向外面看了一眼,一脸发懵的样子。太阳的方向也变了,难道是自西向东倒着转了?丁齐笑道:“能随时观察身处的环境,并在潜意识中就意识到差别,这也是修炼方外秘法的要求之一。你们都注意到了,这很好!”

朱山闲在一旁笑道:“我们几个也别演了,都换个姿势吧,否则会把他们几个越整越迷糊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但朱山闲他们几个还穿着同样的衣服,待在房间里与昨天同样的位置。三人皆疑惑不解道:“师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已经过去一天了吗,我们怎么什么都不记得?”

丁齐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道:“的确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你们记得刚才就坐在这里,那其实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中间这段记忆消失了,至于为什么会消失,只要继续修炼方外秘法,就会知道原因。我想问你们,还记得刚才,也就是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昨天就是刚才,这是一种让人非常不适应的体验,会引起时间感的错乱。所以丁齐需要好好观察三名学生的反应,有必要的话,还得做适当的心理疏导。

孟蕙语小声道:“我只记得刚才看着师父的眼睛,然后好像世界的就变了,来到了一山清水秀的地方,就像传说中的世外仙境。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不记得了。”

毕学成和叶言行也点头附和道:“是的,我们都是这样的。”

丁齐:“你们看见的,是我的精神世界。我当时向你们展现的,就是我曾到过的一处方外世界的景象。假如你们能将方外秘法修炼到兴神境,或许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现在回去准备准备,拿着景文石好好修炼,假如能够突破入微境,我和几位师伯、师叔打算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做一番实地印证。”

丁齐昨天是同时把他们三个给催眠了,就像将涂至带进大赤山那样,也将这三人带进了小境湖。朱山闲、冼皓等人当然一起进去了,采取月凝脂让他们内服与外敷,并指点他们修炼养练功夫。虽然记忆没有保留,收获却是实实在在的。

毕学成等三人其实已将观身境修炼入门,丁齐只是没有点破而已,如今正式收为弟子、传授方外秘法,想求证入微境并不难。他们回去之后都感觉到身轻体健、耳聪目明,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一天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究竟给他们吃了何等灵丹妙药?

有些事情丁齐并没有解释,只是告诉他们,等将来境界到了自会明白,这也算是江湖门槛吧,让传人见识到了迫切想寻求解答的未知,可以让他们自觉地用功修习,不需要他这个师父再去时时督促。

丁齐送三名学生回学校了,尚妮说道:“丁老师教徒弟很有一手啊,一套一套的,简直就是无师自通,我怎么感觉比我师父当初教我教得都好!”

冼皓却说道:“怎么能说是无师自通呢?丁齐自己也是有老师的,而且他就是老师啊,干这种事是专业的,否则你们干嘛都叫他丁老师呢?”

朱山闲:“老谭啊,依你看,那三个孩子什么时候能突破入微境?”

谭涵川:“我看得不准,庄先生,您说呢?”

庄梦周:“他们昨天就掌握了,只是忘了而已。但这种境界上的东西,其实忘不忘都无所谓。”

尚妮:“那我们下个周末就可以去琴高台了?恰好是元旦小长假!”

谭涵川:“到时候就可以印证丁老师教徒弟教得怎么样了。我们也得把各种物资准备得尽量充足点,毕竟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要带的东西有点多,还是先到这里集合,然后自己开车去吧。”

十二月三十号,丁齐、冼皓、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朱山闲、庄梦周、谭涵川、尚妮等九人开着三辆车来到了泾阳县的琴溪桥头,后备箱里都装满了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