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5、小金庄往事

孙达张大了嘴,又是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人家解决问题的手段和想象的不一样。丁齐拍了拍孙达的肩膀道:“真不好意思,麻烦孙经理这么来回跑。今天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回头恐怕还有事要麻烦你。”

孙达:“丁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丁齐:“洪桂柱恐怕还要继续托你办事,比如什么时候把钱打到什么账号上、如何确认这件事已经了结?你告诉洪桂柱,这周我没空,等下周末吧。我会把魏凡婷的银行卡号告诉你,钱到账之后,还有一份魏凡婷签字的证明材料,让你带给洪桂柱。”

为什么是下周末?因为魏凡婷的新身份证要到下周中才能拿到。按丁齐的意思,魏凡婷以后办各种手续,都要使用新的证件。拿到身份证之后再去办张银行卡,然后才能让洪桂柱打钱。

孙达走了,丁齐回到公寓收拾收拾,出门吃午饭然后上班。而在江北建设集团总部的办公室中,田相龙气得连午饭都不想吃了,他感觉非常没面子、十分窝火。

洪桂柱在洪福工程公司做的很多事情,这些年田相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业务上还很关照。不料洪桂柱居然背着他捅了这么大篓子,差一点就被抖出来了。

幸亏丁齐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否则他还蒙在鼓里呢。当初龙关镇一带的拆迁工程,还是田相龙厚着脸皮找关系才拿到的,如今翻出了这种事,这不是给他上眼药吗?假如闹开了,整个江北企业集团弄不好都会受影响,往后谁还敢再给他面子、交给他们集团这种项目?

等生完了闷气,田相龙居然莫名又感觉很痛快,甚至还有点暗爽,人性就是这么矛盾而复杂。今天上午九点,他把洪桂柱叫来臭骂了一顿,骂得是狗血喷头。洪桂荣听说消息也赶过来了,却没法像往常那样帮着娘家人呵斥田相龙,只能在一旁求情。

田相龙这次可没给洪桂荣面子,对洪桂柱是照骂不误。洪桂荣就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小声求了几句情之后嗓门立刻就高了,斥责田相龙还有完没完?胳膊肘怎么能向外拐呢,出了事应该维护自家人才对,哪有帮着外人骂自家人的?

田相龙拍着桌子,把洪桂荣也骂了一顿,说这些年都是她惯得毛病,把娘家人的胆子越惯越大,什么事都拦着不让说,结果是什么篓子都敢捅!假如这次的事情处理得不好,洪家兄弟可都得进班房,整个江北建设集团都得跟着受连累!

田相龙的气势提上来了,洪桂荣的气焰就被压下去了,到最后被骂得没了声,只能转过头来数落二哥不该背地里做那种事。

多少年了,田相龙从来没有这么痛快地骂过洪桂柱,更别提当着洪家当兄弟的面呵斥洪桂荣了,所以也感到有几分暗爽,仿佛是出了积累多年的一口气、过了一把瘾。

田相龙问洪桂柱事情要怎么解决?洪桂柱则说出了丁齐这边的反馈意见,要按同期房价涨幅算补偿,连本带利得拿出七百二十万,而他根本拿不出来。

田相龙又问他当初那笔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洪桂柱如实回答,是本家四兄弟分了,他拿了三百万,大哥和三弟、四弟分了剩下的一百万。他当时用这三百万在市中心的境湖区买了套三居室的房子,然后还有富余呢。

田相龙也不客气,让他赶紧把那套房子卖了还债。那套房子当初是二百三十万买的,如今急着出手的话,差不多也就能卖四百万,这也不够啊。田相龙毕竟还是要解决事情的,在洪桂荣的哀求下,表示可以先借三百万给洪桂柱把窟窿堵上,这笔账回头再算。

等把洪桂柱和洪桂荣给撵走了,田相龙看着表等到了十点半,才给丁齐打了那个电话。打完了电话,火也发过了,暗爽的劲头也过去了,体会到诸般滋味,田相龙又不禁靠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神情显得有些无奈。

洪桂柱能干出这些事情来,恐怕多少也是和他田相龙学的。想当年田相龙就是江北区搞拆迁起家的,工程中的猫腻还少吗?别的不说,就说小金庄的整体动迁工程吧,歪门斜道的事也干过,而且就是田相龙教唆洪家兄弟一起干的。

小金庄就是洪桂荣娘家所在的自然村,村庄里的人家几乎都姓洪。这样一个地方为何不叫洪家村而叫小金庄呢?因为在历史上这里村民曾经都姓金,后来因为战乱、灾荒等各种原因,这里被洪姓家族给占据了,但地名还保留了下来。

附近还有个自然村叫大金庄,村中仍然有金姓人家居住。

小金庄村委会也曾经打过报告提出申请,想把村庄的名字改成洪家村,但是市里的主管部门没批。首先史志办办就提出了反对意见,地名是各种历史原因形成的,应该保证一定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否则会对很多事情造成困扰、带来不便。

可无论是小金庄还是大金庄,如今都已经不存在了,随着江北区的整体开发被拆迁,现在那一带叫金洪新村。假如有人再想找小金庄这个地方,本世纪的地图上是看不到了,恐怕只能去查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版的地图。

比如丁齐等人得到的《方外图志》上记录了十五处方外世界,其中内容尚可完整解读的是九处。但想根据这些记录找到地方,却是相当不容易,因为上面记录的都是宋代到明代的地名,如今有很多早已不存在。

小金庄的整体动迁,当初就是田相龙的公司负责的。那时村里有好几户孤寡老人,住的房子很旧可是面积却不小。田相龙便打起了歪主意,他让田家兄弟上门去认亲,顺便还帮人家翻修扩建房子,承诺给这几孤寡老人养老送终,只要将来房子留给他们。

认亲的戏码一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那几位孤寡老人根本就没念过书,如今还能认识几个字,全要感谢毛主席他老人家建国后在全国推行的扫盲运动。过了不久,小金庄就整体拆迁了,就是洪家兄弟替那几位孤寡老人签字办的手续,补偿款也落到了他们手里。

这几笔补偿款,洪家兄弟得一半,田相龙得另一半,在当时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如果说他们有什么区别,就是洪家兄弟钱到手之后便花了,而田相龙把钱用在公司运营以及拉关系、走门路上,后来又接了金洪新村的建设项目,一举发了家。

当然了,宗族内认亲也不是乱开玩笑的事情,洪家兄弟既然承诺了养老送终就得做到。后来当地政府建了养老院,他们就把那几位孤寡老人送到了养老院里,一直是田相龙在出钱,还专门请了护工额外照顾。如今那几位老人都已经离世了。

田相龙当初为什么能从洪家兄弟那里分到一半的钱?就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他通过关系提前知道了小金庄将要整体动迁的消息,而且也接下了拆迁工程,是他教唆洪家兄弟那么干的,也算是投机取巧吧。

有这样的历史打底,洪桂柱如今多少也是在学习田相龙,只不过好像学得有点歪啊,而且主意竟然打到田相龙头上来了!且不说伪造协议冒领补偿款,就说洪桂柱想把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田相龙这回事吧,亏他能说得出口,大概也是效仿当年在小金庄认亲的戏码吧。

田相龙答应“借”给洪桂柱三百万,估计这钱是肉包子打狗,拿不回来了。但田相龙肯拿这三百万给洪桂柱补窟窿,也是有条件的,往后就别再提过继那回事了。

田相龙没吃午饭,而在离江北建设集团总部不远的一家饭店包间里,洪家四兄弟正在边吃边聊。洪桂柱把大哥、三弟、四弟都叫来了,商量该怎么分账,当初钱不是他一个人拿的,现在债也不应该由他一个人来还。

洪桂柱喝了一口酒道:“田相龙现在生意做大了,还当了政协委员,也要身份、讲门面了,嫌我们几个给他丢了脸,影响江北集团的形象。今天逼着我非得按人家画出的道走,老老实实还七百二十万。当初钱是大家一起分的,如今就按比例再分担这笔债吧。”

大哥洪桂梁不满道:“老二,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些年你是洪福公司的负责人,我们几个都是敲边鼓的,有好处你先占,我们只能弄点汤汤水水。现在出什么事,当然也得你顶着了!”

老三和老四也随声附和,反正就是不想掏钱,而且还连连诉苦,最近手头很紧,孩子上学、老婆出门等等花销太高,已经欠了不少债云云。

洪桂柱恼怒道:“你们还好意思说这话?这些年的公司业务都是我在做,你们几个占的便宜还少了吗,平时什么费用都拿到公司来报销,就连搬个家、装修个房子都要公司员工去帮忙。现在有事情了,一个个却不想沾手,可能吗?”

老三洪桂栋突然恨恨地说道:“七百二十万啊!这么大一笔钱,都够买好多条人命了!”

老四洪桂庭眼神一寒,压低声音道:“老二,你看能不能找人……”

洪桂柱断然摇头道:“假如就是一个下落不明好几年,又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姑娘,说不定可以试试解决掉,至少能吓唬吓唬,让她不敢乱提条件。可是这个丁齐却不好惹,你们又不是没听说过他的事情,现在他插手了,更头疼的是,田相龙也知道了!”

洪桂梁冷哼道:“田琦就死在他手里,田相龙怎么还帮着他说话?居然让我们按他画出的道走?”

洪桂栋小声道:“你们可别忘了,田相龙在外面的那个野崽子,这次也是他救出来的。”

洪桂庭放下酒杯,看着三位兄长:“你们不觉得有问题吗?我是说田相龙和那个丁齐,他们弄不好是一伙的。丁齐就是田相龙的人,用来对付我们洪家的!”

座上众人皆是一惊,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有这种可能啊。洪桂柱脸色阴沉,敲着桌子道:“这件事先记下了,这笔账以后再慢慢算。但是眼下,我们还得商量出一个办法来。”

商量来商量去,结果是洪桂柱拿四百万,田相龙又补了三百万,剩下二十万的零头,则由洪桂栋、洪桂梁、洪桂庭三兄弟一起凑。这三兄弟有点耍无赖了,坚持只能拿出这么多,就这还得去砸锅卖铁呢,洪桂柱也没办法。

这个结果其实还算满意了。洪桂柱在田相龙那里打了埋伏,他托孙达去传话,说最多能拿出五百万,并承诺不论魏凡婷要多少,剩下的都是给丁齐的好处费。如今这样一来,他还能省下一百万,还是田相龙有钱啊,出手就补了三百万。

无论洪家兄弟是怎么想的,洪桂柱终究没有来见凶名赫赫的丁齐,仍然委托孙达当中间人,最终乖乖将七百二十万打到了魏凡婷银行卡上。魏凡婷拿到新身份证之后,星期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涂至的陪同下去银行办了一张卡。

到了星期天,孙达又来了,是丁齐约他见的面,还有一张魏凡婷签名的证明材料要让他带回去。丁齐又递过去一个牛皮纸袋,孙达打开之后吓了一跳,赶紧推回去道:“丁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纸袋中是五万元现金,丁齐笑道:“孙经理不必客气,你来回跑了这么多趟,不论谈什么买卖,一点辛苦费或者说提成总是得拿的,这也是魏凡婷表示的谢意。”

孙达连连摆手道:“我没起到什么作用,是丁老师您直接找到了田老板,要不然哪能这么容易搞定。”

丁齐却摇头道:“您当然帮了很大的忙,魏凡婷答谢也是应该的。而且洪桂柱应该叮嘱过你吧,到此为止,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有没有这回事?”

孙达:“的确有这么回事,洪桂柱是这么对我说的。”

丁齐又笑了:“可是他并没有感谢你,甚至都没有意思一下,对吧?假如没有你,事情断不能办得这么快,也不可能这么利索,这是你应得的,没什么不好意思拿的。”

这五万块钱不仅是感谢费,也是封口费,此事过去了就不必再提了。丁齐心里也清楚,假如不是私下调解协商,而是去走诉讼途径,不仅耗时费力且执行困难,最终魏凡婷也拿不到这么多钱。

孙达这个中间人客观上促成了协商,受益人表示感谢也是应该的。孙达推辞不过,最终还是把钱收下了。丁齐又说道:“孙经理,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

孙达:“丁老师有话就说,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丁齐:“我不认识洪桂柱,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弄一份洪家四兄弟的详细材料,包括照片资料和各种情况介绍。免得以后在什么场合撞到,我连对方的身份都不清楚。”

孙达:“这是小事,我过两天就给您,直接传电子版。”

事情终于搞定了,魏凡婷拿到了七百二十万现金补偿,又在丁齐的提醒下,拿出五万答谢中间人孙达。她虽然对钱财没什么概念,但如今也知道钱在外面的世界有什么用,就是可以买各种喜欢和需要的东西。

得到这么一笔巨款,魏凡婷当然很高兴,大家也都替她开心。周日的晚上,众人特意找了家饭店庆祝了一顿。席上点了一只野生甲鱼,现杀现做,是谭涵川跑到厨房现场看着厨师杀的。甲鱼肚子里居然还有蛋,成串黄色的、拇指肚大小的甲鱼蛋,非常好吃。

借用赵本山的一句台词,这玩意还能杀出蛋来,太不容易了!喝酒的时候,庄梦周笑道:“幸亏是老谭到后厨盯着他们杀的,否则我们可能就吃不到这些王八蛋了!”

魏凡婷给丁齐敬酒,感谢这次师父帮忙。对魏凡婷而言,这件事等于从头到尾都是丁齐帮她办的,最后就得了这么一大笔钱。冼皓笑着问道:“小婷婷啊,想怎么感谢师父呢?”

魏凡婷:“不仅要感谢师父,还要感谢准师娘。”

冼皓笑得更开心了:“我也没做什么,还是感谢你师父吧。”

涂至在桌子底下悄悄踢了魏凡婷一脚,让她说话注意点。幸亏魏凡婷还算懂事,说的是“准师娘”而不是“准师娘们”。她要感谢的人当中也包括李青花,当然了,冼皓和朱山闲也是帮了忙的,那份存档文件就是冼皓从城建局拿出来的。

冼皓站起身来招手道:“小婷婷,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走,我们出去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