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4、学习了

发财的道并没有被堵死,田相龙那边动不了,可是洪桂柱这边还有门啊!洪桂柱雇凶杀人,要杀的还是一个没满月的婴儿,简直令人发指!如今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黑大汉和瘦高个两人,完全可以反过头来敲诈洪桂柱。

至于能上法庭的确凿证据嘛,好像并不充分,只要他们两个人没归案,警方就很难定洪桂柱的罪,可是这个消息本身对洪桂柱而言就是致命的,洪桂柱绝不敢让人知道。否则就算警察定不了他的罪,田相龙也不会放过他。

黑大汉很有把握,洪桂柱绝不敢报警,也绝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只能捏着鼻子大出血了。大哥和老三相谈甚欢,频频碰杯庆祝即将实现的发财大计,瘦高个连连称赞大哥足智多谋、手段过人,黑大汉很是受用,端着酒杯已有些醺醺然。

且不提这两位的发财计划如何实现,又打算在什么时候动手,丁齐第二天上午还是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看见了孙达。仍然没去别的地方谈,还是找了昨天的那张长椅并肩坐下,搞得有点像特务接头了。

孙达首先说道:“丁老师,您的意思我转达给洪总了。而洪总的意思,是想找到魏凡婷本人,他打算当面道歉,并亲自与当事人协商,您看能不能帮个忙?”

丁齐断然拒绝道:“这就别想了,我可以全权代表魏凡婷,谈出结果之后,把钱打到她指定的账号里就行。”

魏凡婷可谓傻白甜中的傻白甜,虽然最近几个月在涂至的突击培训教育下进步神速,也懂了外面的很多事情,但还应付不了这种状况。而且丁齐已经叮嘱了魏凡婷,这段时间就留在大赤山中不要出来,出来办事的话也必须有人陪着。

四百万巨款,以欺诈手段侵吞政府拆迁补偿款的罪名,足够有些人铤而走险了。

见丁齐的态度如此坚决,孙达无奈道:“那这事就先不说了,就谈该怎么补偿吧。我回去之后查了一下数据,这五年零七个月,江关区这一带的房价涨了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七百二十万,实在太多了,谁都没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现金来。

当初那件事,洪总也是迫不得已,并没打算私吞那笔钱,就是等着找到魏凡婷之后再把钱给她。洪总说了,按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连本带利一次性补足,这就是他能承受的底限,再多了也拿不出来。

洪总还说了,多个朋友多条路,何苦抓住点把柄就狮子大开口,把人往死里整呢?就算这件事情捅出去,他也是不怕的,毕竟有当初的历史背景,他也是为了保证境湖市江关区的动迁改造项目顺利完成,工程期限可是政府定下来的!”

丁齐哼一声道:“底限,他还好意思谈底限?以欺诈手段侵吞政府的拆迁补偿款,数额达到四百万之巨,你说够判几年的?我之所以愿意协商,就是考虑到了当时特殊的情况,所以给他一次机会。至于按照同期房价涨幅归还,原因我上次已经说了,应该没什么不合理的。

假如按照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这不是耍流氓吗?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说没有私人侵占的想法,就是把钱留着等将来找到人再给,这种说法他自己信吗?

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再给一个机会。假如这笔钱他真的没动过,就是一直存在银行里等着找到人,那么不论活期、定期还是理财项目,如果能拿出完整的银行对账单来,如今连本带利还有多少,魏凡婷这边就全认了!

假如不是这样,而是钱到手之后就私下分了或者花了,不论是做生意、搞投资还是自己买房子,只要他到手之后就用掉了,那么就按我提出的标准来吧。”

孙达擦了擦汗,他昨天晚上见过了洪桂柱,特意问了当时那笔钱的去向,是洪家四兄弟给分了,洪桂柱拿大头独吞了三百万,当时就用这笔钱在市中心的境湖区买了套房子。所以丁齐给的另一个机会,无论如何是抓不住了,根本提供不出这样一份银行对账单。

孙达咳嗽一声道:“丁老师啊,我曾经也是个老公安了,就谈一谈个人的看法。这件事情假如被捅了出来、闹上了法庭,洪桂柱要承担什么刑事责任且不说,至于民事赔偿这一块,恐怕就得按同期存款利率判决,而且程序繁琐、执行困难。

假如真到了那一步,赔偿还是这个结果,而且对谁都没有好处。洪桂柱未必会被判重刑,甚至可能只判个缓刑,恐怕连牢都不用坐。这其中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当时魏凡婷确实联系不上,第二是魏凡婷出现之后,他也愿意把钱还回来,只是在数额上有分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虽然没法说得太明白,但是谁都清楚,当时地方政府把很多事情都推给工程公司去想办法,还要在规定期限内赶上工程进度。洪桂柱是实在没有办法,为了保证市政工程顺利推进才那么干的……”

丁齐笑了:“你说的这三条,才是我们能坐下来协商的原因,否则就直接报案了,哪里还会给他私了的机会?但孙经理不要忘了,我既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不负责破案子也不负责判案子。我是代表魏凡婷来处理这件事的,只是在维护魏凡婷的正当利益……孙经理啊,你有没有学会博弈论?”

孙达一怔,怎么讲着讲着就跑题了,有些不解道:“有点印象,比如‘囚徒的困境’啥的,但是早忘光了。”

丁齐:“那就不谈了吧,说点别的。对于魏凡婷来说,假如闹上了法庭,赔偿还是四百万加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而现在洪桂柱只答应赔这么多。也就是说把事情捅破了,魏凡婷并没有损失,但是洪桂柱呢?

从心理学角度,这是个双避式冲突,要么回避刑事惩罚,要么回避更大的经济赔偿,道理明明白白,我就不多说了,看他自己怎么选吧!但他不可能同时回避这两个结果,而且说句实话,假如真上了法庭,他的各种损失加起来恐怕远远不止这七百二十万,这是弱智都能想明白的问题!”

孙达尴尬道:“丁老师啊,我清楚你的态度了,要么报案让法庭判,要么就赔七百二十万。既然是这样,洪总托我带了另一句话,不是对魏凡婷说的,就是私下里对丁老师您说的。他现在就算想尽办法去筹款,最多也只能拿出来五百万,总不能去砸锅卖铁吧?

这五百万不论魏凡婷最终拿多少,剩下都是给丁老师您的私人感谢,交个朋友嘛!也就是说,如果魏凡婷同意收下四百万,那么剩下的一百万就是丁老师的。就算按照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连本带利也就四百二十万,剩下的八十万也都是丁老师您的。

当然,这个情况您心里有数就行,不必告诉任何人。洪总希望委托您去找魏凡婷好好谈谈,协商出一个合适的赔偿数字来。”

丁齐闻言差点气乐了,洪桂柱也不是草包啊,做事敢想敢干,这分明就是要收买丁齐,将魏凡婷的委托人变成他的委托人。诱饵先抛出来了,假如丁齐真的上了钩,跑到魏凡婷那边去压价,回头能不能拿到好处、能拿到多少好处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丁齐似笑非笑的看着孙达道:“孙经理呀,你这么跑来跑去的,又有什么好处呢?”

孙达就像是受到什么惊吓,赶紧侧身摆手道:“我哪有什么好处,真的,我就是帮忙传个话!”

丁齐:“既然这样,你这又是何苦呢?和你完全没关系的事情,却费心费时,还可能落个两头不讨好。”

孙达低头道:“其实也不能算完全没关系,我当初也参与了这个项目,还是警方的小组长。当时我也意识到这件事可能有问题,但事出有因,就没有追问。前天一听说这件事,我心里也没底,怕被牵连进去,所以就给洪总打了电话。

结果洪总果然是伪造了协议,冒领了那四百万。既然是我打电话告诉他的,就等于揽了这件事,洪总便托我来找您协商。您我是得罪不起的,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份,洪总也是得罪不起啊,他托我办事我也没法推辞……”

丁齐眯起眼睛道:“你现在什么身份?”

孙达的表情都快哭了,他现在什么身份丁齐还不清楚吗?一见面就叫他孙经理!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拜丁齐所赐。被开除公职之后,孙达凭着往日积累的人脉关系才找到现在这份工作,像洪桂柱这样在社会上还算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他要小心对待的。

丁齐倒没等孙达回答,接着又问道:“孙经理,你就说句实话,这件事你当初有没有参与,有没有在其中拿好处?”

孙达一惊,赶紧坐直身体抬起右手道:“我可以指天发誓,一分钱好处都没拿!那段时间,洪桂柱倒是经常请客,出去喝酒、娱乐都是他买单。但是这件事我没参与,更别提参与分钱了。假如真闹出来,我顶多是监督不力的责任。”

丁齐笑了:“既然这样,你怕什么?就算你当时失职,现在被查了出来,顶天也不过是被开除公职吧?而你现在已经被开除公职了,谁还能追究你什么?”

孙达一怔,放下手道:“好像是这样啊,我纯粹就是管闲事的,但好像又不好不管。”

丁齐不紧不慢道:“所以这件事上,孙经理不存在得罪谁的问题,就是在帮忙,双方都应该感谢你。你得把心态放正了,不要总想着什么人该巴结,什么人能得罪,就是看事情该怎么做。这件事不需要你站哪边,本来就和你没关系,好好讲道理就行。”

孙达愣了半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长出一口气,有些颓然地靠在椅背上道:“丁老师,我真得谢谢你呢,有些事情是我自己没想明白,总是没把位置放对。您说说,我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又给人通风报信揽这事干嘛?”

再见孙达,这位前警官就像换了一个人,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他当初做错了事情,已经付出了代价,但真正的心理问题还没有解决,丁齐今天算是顺便点了他几句。

丁齐笑道:“想明白了就好,你就是来帮忙的,我也应该表示感谢。”

孙达:“不敢、不敢!那么……洪桂柱说的那五百万标准?”

丁齐摆手道:“免谈!”

孙达仿佛放下了什么负担,又说道:“既然是这个结果,那洪桂柱还托我带了最后一句话,就是告诉丁老师不要不给面子、他也不是好惹的。这是他说的,我只是转告而已,其实我也觉得这话很没有营养……”

丁齐:“给面子?我已经很给面子了,你知道我这是在给谁的面子吗?”

孙达纳闷道:“给谁的面子?”

丁齐:“现在几点了?”

孙达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表:“差不多快十点半了。”

丁齐掏出了手机道:“你别吱声,等着听一个电话吧。”

话音刚落电话就响了,丁齐按了免提键,只听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道:“丁老师啊,实在不好意思!我的下属公司出了这种事,连我都臊得慌,又让您给碰上了,我田相龙这张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我刚才已经把洪福公司负责人叫过来了,狠狠训了一顿。丁老师放心,只要你画出道来,该提什么条件就提什么条件,洪福公司这边一定满足要求!这件事咱们就私下解决,我还要点脸面,我们集团更要注意影响,就是在政府那边的形象,请丁老师千万要给我一点面子……”

丁齐不紧不慢地说道:“田总,我这次给你个面子,可以劝劝魏凡婷,就不追究伪造协议、冒领补偿的责任了。我的意见就是,按照同期房价涨幅,连本带利一次性赔偿。如数赔偿之后,小魏那边可以写个调解证明材料,不再追究洪福公司的责任。”

田相龙:“那好,那好,就按丁老师说的办,实在太感谢您了!”

挂断电话之后,丁齐看着身边已目瞪口呆的孙达,笑着解释道:“孙经理昨天晚上见过洪桂柱,但还不知道今天早上的事情吧?我今天一大早给田相龙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问他想怎么解决,刚才就是田老板回的电话。”

洪桂柱自己不来找丁齐,却让孙达这个中间人来回传话。他先是哭穷,强调客观原因,企图讨价还价;讨价还价不成,接着又想收买丁齐;假如收买不成,最后还想威胁丁齐。

丁老师很忙,你不来找我、我就不去找你。前天晚上,朱山闲在车上打的那个电话,直接找到区城建局的办公室主任,三言两语便什么事都搞定了。丁齐也学习了,他又不是不认识田相龙,洪福公司毕竟是江北建设集团的下属企业,他和洪桂柱扯什么淡?

丁齐找到田相龙,也是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孙达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仍不解地问道:“丁老师怎么知道,田总恰好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

丁齐笑了:“我早上就跟田老板说了,上午十点半给我回电话,其他时间没空。”

PS:月底还要到杭州参加一个活动,暂时还只能尽量隔日更新,下月二号恢复正常。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