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2、轻描淡写

挂断电话丁齐瞄了一眼涂至,这小子挺走运的,算得上是财色兼收了。李青花说魏凡婷挺有身家,其实她并不清楚甚至都不能理解魏凡婷真正的身家。

不知从何时起,社会上开始流行所谓“财务自由”的说法。与其说有多少钱算账务自由,还不如说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方式生活。财务自由的定义是什么?丁齐的理解,是在有能力安身立命的基础上,身心是否受到财富的束缚?

假如不符合这个定义,有多少钱都不算财务自由啊!

魏凡婷的身家有多高?简直超乎想象!比如大赤山庭院东厢房那一屋子宝藏价值连城,可是众人见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并没有拿出来换钱的想法。不仅是因为那些东西不太好露白,而是基于一种看待事物的心态。

那些器物身就是社会财富的结晶,拥有财富之后才可能拥有它们,财富的意义也不仅仅是现金啊。

如果纯粹从狭义的财务自由角度,朱山闲、谭涵川这些人算不算财务自由呢?他们应该算不上,更不是田相龙那种富翁。但他们都有安身立命的能力,在哪儿都能活得挺好,而且心态也不会受所谓宝物的束缚。

众人的最新发现,最大的价值在哪里?不是小境湖山庄里的收藏,也不是大赤山庭院里的宝藏,其实就是方外世界本身,能给他们另一种人生、享受另一个世界。就比如说大赤山吧,这是亿万财富也换不来的,魏凡婷却已经拥有。

既然李青花要去问孙达,丁齐便没有去找孙达,晚上回去之后,先将此事告诉了朱山闲和冼皓。今天不是周末,庄梦周、谭涵川、尚妮都不在。

朱山闲皱眉道:“既然江关区城建局有拆迁补偿协议的存档,我明天就找人查一下。城建系统的事情好办,我原先也是雨陵区城建局的局长呢。”

冼皓却摇头道:“这种事情最怕打草惊蛇。魏凡婷手里没有拆迁补偿协议的原件,那份存档就是唯一的证据。假如有人听说消息,把那份存档拿走销毁了,事情就查不清了。这种事只可能是内部经手人干的,朱区长可不要高估了某些人的下限!”

朱山闲:“若说打草惊蛇,假如那位孙达前警官是知情人,而李所长又给孙达打电话问了这件事,就已经打草惊蛇了。我打招呼找人查这份存档,就是警告某些人不要乱来。”

冼皓:“我还是那句话,不要高估了某些人的下限!四百万,这可足够进班房了,假如真是内部人干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朱师兄突然找人去查这份存档,等于逼人狗急跳墙。对方肯定会想办法把协议原件拿出来销毁,那又不是什么戒备森严的地方。所以动作一定要快,假如人家今天晚上就动手了呢?”

朱山闲:“那冼师妹说怎么办?”

冼皓却瞪了丁齐一眼道:“你干嘛要让李警官给孙达打电话,通风报信吗?”

丁齐苦笑道:“我还是江湖经验不足啊!其实也不是我让她去找孙达问情况的,是人家好心主动帮忙。”

冼皓:“她对你的事情倒是很上心嘛,所以你也帮着她说话?”

丁齐板起脸道:“我这是实事求是,不是帮着谁说话!再说了,这事能埋怨李所长吗?假如不是她,我们连情况都不清楚,小婷婷得感谢人家才对。”

朱山闲打了个哈哈道:“冼师妹,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是什么建议?小婷婷是丁老师的弟子,也叫我一声师伯,既然知道了她这回事,总不好不管吧?”

冼皓:“朱师兄明天该找人查还是正常找人,但我今天晚上就去一趟,先把那份协议找出来。”

朱山闲:“别拿走,拍下影像资料能做证据就行。”

冼皓:“朱师兄告诉我江关区城建局的位置,你应该去过他们那里不止一趟吧,存档放在哪个地方、怎么编号、该怎么找都知道吧?”

朱山闲:“这些我都知道,开车陪你一起去,路上再慢慢告诉你。”

冼皓:“你不用进去,在外面等我就行,好歹是个区长,这身份不适合干黑活。”

他们俩聊得热闹,三言两语就有了方案。丁齐感觉自己好像被晾在了一边,忍不住插话道:“你们俩个是打算今天晚上就把那份协议偷出来吗?”

冼皓:“不是偷出来,是找出来,拍完证据记录再放回去。”

丁齐:“是不是有点冒险?”

冼皓笑了,瞄了他一眼道:“不比你拿棍子闯饭店更冒险!那里又不是银行、博物馆,连个正经的防盗系统都没有,谁能想到有人会去偷东西?你就留在这里看家吧,我们去去就回。”

冼皓和朱山闲一起去干“黑活”,却让丁齐留下来看家,冼皓给的理由让人挺无语的——就你这江湖经验,带着也是个累赘。

丁齐坚决要求一同前往,语气很诚恳道:“我只是不放心而已,假如嫌我是个累赘,我就坐在车里等好了。”

朱山闲劝道:“冼师妹,就带着丁老师一起去吧,否则他留在家里也不安心。”

既然丁齐也要去,就没有开朱山闲的车。丁齐当了司机,他也想现场学习一番。

朱山闲在路上打了个电话:“杨主任啊,我朱山闲,你还在单位加班呢?……我想找一份文件,你那里有没有?太好了,我们区这边还没收到呢,但我明天有急用……不用那么客气,不用复印了派人给我送过来,我派个人去你办公室拿,顺便还拜托你一件私事……”

挂断电话后,朱山闲笑道:“好了,不用干黑活了,咱们走白道,而且把明天的事一起办了。这个办公室的杨主任,就是从雨陵区城建局调过去的,算是提拔了,当初也是我向组织部门推荐的。龙关镇拆迁的时候,他还没调过来呢,和这件事没关系。今天真是巧了,他还在加班……”

冼皓也笑道:“朱师兄啊,你真是四两拨千斤。”

朱山闲:“能走白道就不要干黑活,这也是江湖规矩。”

开车的丁齐颇感无语,刚才还觉得有些紧张刺激呢,结果就让他学习这个?车开到离江关区城建局不远的路口停下,冼皓独自走了出去,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拿着两个牛皮纸文件袋回来了。一份是朱山闲问杨主任要的文件,另一份就是今天要找的东西。

朱山闲问了一句:“怎么这么久?”

冼皓:“找东西比较麻烦,还好没过存档期,都留着呢。”

拆迁补偿协议的格式比想象的简单得多,就是一张A3纸对折成A4纸的大小,连着封面和封底不过四页,主要内容只有两页,是一份制式合同,中间需要填写的内容就是拆迁的房屋位置、面积,补偿核算标准、方式,最后果然有魏凡婷的签字,签字上还按了手印。

冼皓不仅在手机里留了电子存档,还带出了一份四张A4纸装订在一起的复印件。复印件上加盖了城建局办公室的专用骑缝章,有了这个红章,就意味着这份复印件经过了官方确认,是有法力证据效力的。

丁齐不禁感叹,江湖上“拆门槛”的手段也可以是这么轻描谈写,有时候身份就是门槛,假如换一个人,断不可能这么轻松就拿到这份东西。

冼皓在车上翻看那份协议道:“签字就不说了,这手印就是破绽,找魏凡婷对一下指纹便知真假。”

丁齐:“拆迁补偿协议拿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冼皓:“暂时别动,先等着,等小婷婷把所有身份证明文件都办齐了再说。这一次她办的身份证和护照都是留指纹的,到时候没人能证明她不是她,而这份协议上的指纹又不对的话,就是证据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齐去了趟大赤山,找魏凡婷核对了一番文件照片上的手印,魏凡婷十根手指都的指纹果然对不上。出了大赤山他又拎着棍子来到小赤山公园里,每天这个时间,他都要指点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这三名学生练功。

三名学生练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得去上课了,然后丁齐继续练习桩法,又过了两个小时才收功,这时已经快到上午十点了。他拔出插在地上的棍子,转身朝不远处道:“孙经理,你是来找我的吗?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那被开除公职的前警官孙达已经来了,站在空地旁的一棵树下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听见丁齐主动招呼他,走过来讪讪笑道:“丁老师啊,我的确是有事找您。见您刚才练功练得很投入,就没敢打扰。”

算起来这是丁齐和孙达第三打交道,如今再见孙达,他已经没穿警服而是一身便装,神情不再那么倨傲,眼神也有些躲闪甚至不太敢与丁齐对视。身份不同、场合不同、事态不同,孙达的气势也完全不一样了。

丁齐昨天也打听了孙达的情况。孙达虽然脱下了警服,但毕竟在公安系统干了二十年,也积累了不少人脉关系,甚至还有不少老同事、老领导挺关照他的,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他去了一家大型企业集团担任保安部经理,这个职位需要经常和公安系统打交道,孙达关系广、熟人多,还帮着公司找关系捞过几回人,挺受领导器重的。假如不算灰色收入与隐形福利,工资和奖金加起来比原先的收入还高出不少。

丁齐看见孙达便在心中暗叹,冼皓的担心没错,老江湖就是老江湖,果然已经打草惊蛇了,人这么快就找来了!丁齐倒没有计较曾经的过节,语气很温和地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眼前的年轻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神情语气都是那么极具亲和力,可是孙达看见他手里拎的那根棍子就不禁想起了什么,嘴角忍不住有点抽搐。他尽量镇定地笑道:“事情有点复杂,三言两语不太方便说清楚,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吧。”

坐下来谈,去咖啡屋?丁齐可没那个兴致,他伸长棍一指道:“那边有张椅子,我们就过去坐着聊吧,反正这地方也没什么人。”

那儿啊?孙达只能硬着头皮和丁齐一起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这个时间公园里的人已经很少,周围很僻静,谈话倒也合适。只是两个大男人早上在公园里坐着一张长椅聊天,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在搞基呢,其中一个居然还拎着一根长棍。

坐下之后,孙达也不敢啰嗦,开门见山道:“昨天李所长给我打了电话,问起了五年前的一件事,但是我并不知情。后来我又打电话问了派出所以前的几个同事,才知道丁老师昨天又来派出所办事了,那个魏凡婷也是您的学生……”

丁齐打断他的话道:“既然孙经理不知情,又特意来找我干什么?听你说话的语气,显然知道魏凡婷这个名字,应该很久以前就有印象吧?”

孙达有些尴尬道:“丁老师听我详细解释。我虽然不清楚内情,但这件事却是知道的。当年龙关镇拆迁的时候,魏凡婷始终找不到,后来洪福公司把人给找到了、签了协议,最终完成了任务。

我昨天接到李所长的电话后,就给洪福公司的洪总打了电话,问他是怎么回事?洪总跟我说了一些情况,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上魏凡婷,他就托我来找您协商。”

丁齐一皱眉:“孙经理是来做说客的?这么说的话,事情果然有问题,那份拆迁协议上的签字和手印都是伪造的,四百万补偿款也是被人冒领了,对吧?”

孙达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声音有些干涩道:“丁老师,您先别误会,的确有这么回事,但事出有因……”

昨天李青花给孙达打了电话,问的就是当年龙关镇拥政路42号拆迁的事情。孙达推说时间太久已经忘了,完全没有印象,李青花也没法继续追问。孙达还是有侦察意识的,挂断电话后便联系了派出所的几个前同事,询问今天究竟出了什么事?

结果他得知魏凡婷出现了,心中就暗道不妙,赶紧联系了洪桂柱。孙达当年和洪桂柱没少在一起喝酒、唱歌、逛夜总会、洗桑拿啥的,他对李青花撒谎了,这件事他多少是知道一点内情的,也怀疑过那份拆迁补偿协议的真实性。

但在当时他也要完成上级指派的任务,而且碍于洪桂柱的面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质疑什么,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五、六年后,魏凡婷又突然出现了,这可就有些麻烦了。

孙达立刻又给洪桂柱打了电话。洪桂柱听说消息也有些慌神,再三请孙达帮个忙,托他来打听情况、看看能不能协商?

洪桂柱托孙达传话,为当初的行为做了一番解释。他并不是故意要冒领那笔补偿款,也是迫不得已。当年接这个工程的时候,洪桂柱可是夸下了海口,保证按期完成。结果到了最后,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摆平了,却还剩一户人家联系不上,你说寸不寸?

假如能找到人的话,还可以商量,不论是加价或者用点别的手段都行,可是找不到人就没辙了。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报住户失踪,然后将房屋拆迁算成政府征用,等到能联系上住户的时候,再发放规定的补偿款。

但是这个程序走起来麻烦,而且谁都怕担责任。假如房子拆掉之后,住户又突然出现了,说政府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房子给推了,再闹出什么新闻来,恐怕对谁的影响都不好。这是个政府项目,接工程签合同的时候就有相关约束条款,事情便都推到了工程公司头上。

假如因为这个原因,耽误了江关区的动迁改造整体进程,这个责任洪桂柱可担不起,由此造成的损失可不止那四百万,而且没地方说理去。洪桂柱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就自己背了这个锅,伪造了那份补偿协议并领走了补偿款,使城市动迁改造项目得以顺利推进。

至于那笔钱,洪桂柱也根本没想私吞,只是没法联系上魏凡婷而已,原先按政策规定一次性补偿款是三百八十九万,他还特意替魏凡婷争取到了四百万。如今魏凡婷又出现了,洪桂柱当然会将这笔钱还封不动的还给她。

当然了,这只是洪桂柱的一面之辞,实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总之洪桂柱给自己找出了理由,并表示了请求协商的态度,也愿意把钱还回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