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20、怎么证明你是你

往大赤山里面走,冼皓松开了胳膊,但一直保持着与丁齐并肩的位置。这里的景象类似于小赤山公园临近江岸那一段,只是大赤山中并没有长江,只有小溪和湖泊,环境也算得清幽舒适,但远没有小境湖那么宽广,更没有那些奇峰秀瀑,大多是一些丘陵谷地。

来到庭院躲在的山谷中,先看了那块字迹残缺的古碑,庄梦周说要找机会这碑文拓下来研究,然后大家又参观了东厢房中赤山寺的古代收藏。这些都是重宝啊,但众人并没有什么贪婪或惊喜之色,只是在欣赏而已,氛甚至显得有些低沉。

因为看见这些东西,就想到了赤山寺的历史,然后难免想到了叶行。只听尚妮幽幽道:“假如阿全在这里,一定会惊叫连连,也只有他才能一眼看出各种器物的来历。”

提到了石不全,众人的神情都有些黯然,朱山闲打岔道:“都去大厅喝茶吧!魏姑娘自己采、自己炒制的野茶,纯绿色天然环保,别有一番风味啊。”

来到客厅中坐下喝茶,众人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魏凡婷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还有涂至与魏凡婷将来的打算?听说魏凡婷居然有户口本和身份证,大家都很感兴趣地让她拿出来看看,还问了上面的信息。魏凡婷说不清楚,涂至介绍了一番情况。

冼皓突然道:“涂至啊,你最好带魏凡婷出去一趟,先到入境管理局办张护照,留有指纹信息。然后带着护照再去派出所办张新身份证,不要把旧身份证拿出来,就说是丢了。”

涂至纳闷道:“为什么呀?”

丁齐也反应过来了,解释道:“这身份证上的照片很像她,但不是她,用人脸识别技术还是能区分的。她将来出去之后,如何证明自己就是自己?这是个麻烦事。但只要拿到相关合法证件,别人就算对她的身份置疑,也没法证明她不是她。”

涂至:“二代身份证是要录指纹的,假如手续不是小婷婷本人办的,恐怕有问题啊!”

冼皓:“这张身份证是2011年颁发的,而录制指纹的规定是从2013年开始执行的,所以我才建议你去补办一下手续,把证件换掉。”

涂至:“好的,我明天就领小婷婷去办。”

丁齐:“办身份证就在下口街道派出所,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冼皓扭头看着他,似笑非笑道:“所长是不是叫李青花呀?”

丁齐:“是的呀,我认识,怎么了?”

冼皓摆了摆手:“没什么,有熟人好办事,先去办身份也行。”

涂至:“师父,您和师娘还有诸位师叔、师伯先坐着,我和小婷婷去给你们做饭。假如手艺不好,还请诸位多担待!”

知道今天有客人上门,所以涂至买了不少菜,这里也有厨房可以做饭的。本来上饭店吃最省事,可是这一带没饭店啊,去外面跑一趟也挺远的。朱山闲笑道:“无论饭菜怎么样,就冲这里的餐具,这顿饭也值了。”

丁齐:“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啥的都齐全吧?”

涂至:“都齐全,师父您就放心好了。”

尚妮突然道:“刚才我们来的时候,见到小溪里有鱼,一指长银光闪闪的小野鱼,看着就感觉味道不错的样子耶!庄先生,您不是喜欢用油煎小野鱼下酒吗,要不要弄一盘?”

庄梦周显然动心了,下意识地咂了咂嘴,却矜持道:“这时里是方外世界,我们不能破坏环境,要保护其平衡……”

谭涵川:“一盘小野鱼而已,还不至于,任何一个稳定的环境系统,都有自我恢复平衡的能力,只要不过度滥捕就行。”

庄先生点了点头道:“那就弄一盘尝尝吧!”然后又叮嘱道,“涂至,魏凡婷,这里是你们的地方,要注意维护好环境,可不能天天抓鱼吃啊,只能偶尔为之!”

涂至心中暗道,我什么时候在大赤山里抓过鱼了,话还不都是你们说的吗?但还是很恭敬地点头道:“记住啦!”

晚餐还算丰盛,涂至在外面带进来一些加工好的半成品,只要最后做一下就行,最美味的当然还是那一盘油煎小野鱼。这顿饭值多少钱?饭菜本身就二百多块,但是放在外面恐怕是无价的,因为逼格几乎都高出天际了。

筷子是普通的,可是器皿却不是涂至从外面带进来的。装菜的盘子、盛汤的盆,宋代五大名窑就有三种,更可气的是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个金盏,纯金打造的唐代莲纹盏。这些都是原先赤山寺的藏宝,被魏凡婷顺手就拿来当生活用品了。

第二天早上,丁齐带着涂至和魏凡婷去下口街道派出所办身份证。冼皓起初的建议,是让魏凡婷先带着户口本与身份证去办护照,然后再拿着户口本和护照去办身份证。但涂至还是先带她去派出所办身份证,因为派出所更新、办新身份也更快。

魏凡婷还是第一出远门,原先她离开大赤山也只是在泾阳江边僻静之处和涂至待一会儿,今天是第一次来到了现代都市中,看见什么都好奇。

还好事先已有了足够的铺垫,她早就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而且涂至在电脑中给她下载了很多影像资料,包含各地的风光介绍与各种纪录片,她倒不至于一出来就彻底懵了。

实际情况,与她原先听到的说法不一样的,河流的尽头不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世界,这里的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尔虞我诈、劳顿挣扎之中……

但这里看上去竟然这么热门有趣,充满了各种连想都想不到的新奇事物,就像打开了一扇通往无穷未知的大门,而且还有兔子和师父这样的好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太闹得慌,很多东西显得怪怪的。

办手续该说什么话,昨天一桌子江湖高人都已经叮嘱过了,魏凡婷并不笨,都一一仔细记下。来到窗口前,魏凡婷就脆声道:“警察同志,我的身份证丢了,来补办一张。”

对面坐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警官,他看见魏凡婷时愣了愣,这姑娘好漂亮啊,随口问道:“户口本带了吗?”

魏凡婷将户口本递了过去,警官打开看了一眼又有点发怔,在他的印象中,辖区里好像没这个地址,又打开电脑调出了记录,这才反问道:“你家房子都动迁五年了,一直没有变更户口?”

魏凡婷:“是的呀,我一直在外地,这些年没回来过。前两天身份证丢了,才想起来回境湖补办。”

那名警官微微皱了皱眉头道:“这就不太好办了……而且你这张照片也有点不像啊!”电脑中没有指纹记录,却有上次办身份证照的照片,他虽然只是一个基层的户籍警,但这种工作做得久了,分辨的眼力还是有的。

涂至听着就觉得有点冒汗,看来冼皓准师娘的提醒还真是很有必要,魏凡婷怎么能证明自己才是自己?这时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道:“林达果警官,补办身份证要什么手续?”

这是丁齐的声音,那警官的名字就写在柜台前的服务牌上呢。林达果抬头道:“需要携带本人的户口本到辖区派出所……咦,丁老师,您怎么来了?”

这个地方丁齐虽然只来过一次,但他的大名现在已是如雷贯耳。这位林达果警官上次也是见过他的,还亲眼看见丁齐在大厅里打了那个投诉电话,后来更是知道了孙达警官做的事情以及最终的下场,曾经唏嘘感慨过很久呢。

刚才他的注意力都被面前坐的美女吸引住了,并没有注意在侧面站着的丁齐,冷不丁发现竟然是这位主,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丁齐笑呵呵地答道:“这位魏凡婷,是我的学生,我是陪她一起来的。请问这个户口本是真的吧,也是有效的吧?”

听见丁齐的语气中有质问的意思,林达果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赶紧点头道:“对,是有效的,我立刻就办。”然后又对魏凡婷道,“你在本市假如有新住址,最好再补一个户口变更手续。”

魏凡婷:“我一直在外地,本市还没有新住址。假如有的话,我会来做变更的。”

林达果也不废话,解释道:“假如你的新住址在别的辖区,将来还需要办个迁移手续……现在就去交费照相吧。”

新身份证要下个星期才能拿到,离开派出所的时候,涂至看向丁齐的目光无比佩服。别看年纪轻轻,但师父就是师父啊,他刚才还在担心魏凡婷办身份证会不会遇到点小麻烦,经手的警官也提出了质疑,不料丁老师开口说了两句话,便什么事都没有了,所有办事人员包括照相的态度都非常之好!

传说中有一种人,具有无比强大的人格魅力,无形中就能令打交道的对方心折,看来师父就是这种人啊!

涂至却不知道,丁齐也在心中苦笑,那位林达果警官好像是被他吓着了,在其眼中自己就是位惹不起的主啊,生怕被挑出什么毛病来。这至于嘛,自己其实是位见义勇为的英雄啊,不仅拿了奖金还有证书呢,有那么吓人吗?

与此同时,那位林达果警官也刚刚放下茶杯,伸手拍了拍胸口,丁齐就那么笑眯眯地说了几句话,自己的小心肝怎么就有点受不了呢?嗯,那可是位同时挑翻了犯罪团伙和办案警察的主……

听说这位丁老师是一年前违反纪律被境湖大学开除的,怎么现在越过越滋润了,女学生一个比一个漂亮,真是人跟人不能比啊!

“丁老师的女学生都这么漂亮吗?”丁齐刚刚走出派出所大门,迎面就碰见了李青花。打过招呼之后介绍了身边的涂至和魏凡婷,这是李青花问的话。

丁齐笑着解释道:“说是学生不如说是徒弟,刚收不久的,他们两个都是,我教他们点功夫,魏凡婷是涂至的女朋友。至于上次那个孟蕙语,是我曾经的学生。”

李青花:“哦!丁老师就算不在大学教师的岗位上,也仍然在指点学生呢。”然后又冲魏凡婷和涂至道,“你们的丁老师,那是有真本事的。能跟着他学习,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机会。”

涂至和魏凡婷一齐点头道:“是的,师父的本事可大了!”

李青花又笑盈盈地看着丁齐道:“来都来了,也不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丁齐:“你刚才又不在。”

李青花:“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得了?中秋节我想约你,结果没联系上。丁老师有一身好功夫,我一直想找机会请求指点呢,什么时候能赏光一起吃个饭?”

丁齐:“指点不敢当,互相交流切磋吧,只是最近有点忙。”

在门前聊了一会儿,李青花显得好像和丁齐很熟悉很随意的样子。告辞之后,魏凡婷弱弱地问道:“师父,那位李所长也是师娘吗?”

正在背手而行的丁齐差点一个趔趄,板着脸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和李所长只是普通朋友。”然后又瞪着涂至道,“你怎么教的小婷婷?有些课还得好好补啊!”

涂至赶紧对魏凡婷小声解释道:“李所长还不是师娘呢,我们现在还没有师娘。你没听冼皓师伯说吗,她是准师娘,那么李所长也可能……”

魏凡婷接话道:“也可能是准师娘。准,就是预备的意思,对吧?”

丁齐听得脑门直冒黑线,他差点忘了涂至一本正经的搞笑风格了,这算什么解释?刚想开口呵斥,就听后面有人喊道:“丁老师,等一等!”

转身一看,刚刚走进派出所的李青花又追了出来,丁齐纳闷道:“李所长还有什么事找我?”

李青花一指魏凡婷道:“我不是找你,是找她……你叫魏凡婷,对吗?”

魏凡婷一头雾水道:“是的呀,刚才丁老师介绍了。”

李青花又问道:“你的住址是龙关镇拥政路42号,对吗?”

魏凡婷点头道:“是的。”她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上都是那么写的,但魏凡婷此前对这个住址毫无印象与概念,就连识字都是最近刚学会的,而且还有很多生僻字不认识呢。

李青花:“你们家五年前动迁了,你不知道吗?”

魏凡婷:“我一直在外地,没有回来。这些手续都是我哥哥办的,他叫魏凡超。”

李青花:“你哥哥现在在哪里,能联系上吗?”

魏凡婷:“我哥哥也在外地,我已经好几个月联系不上他了,也不知道他是换了号码,还是有别的事。”

李青花:“你确定五年前没有回来过?”

魏凡婷:“当然没有。”

李青花:“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的不是你?”

魏凡婷:“没有这回事啊,应该是我哥哥签的字吧?”

李青花:“我可以肯定就是你魏凡婷签的字,那四百万补偿款也是以你的名义领走的!”

涂至和魏凡婷都有些发懵,魏凡婷签什么字啊,五年前她连名字都不会写!丁齐也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李所长怎么会知道这些?”

李青花看着魏凡婷,神情有些古怪,顺手抓住丁齐的胳膊道:“没想到随口一问,还真问出事情来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找个地方坐着慢慢聊吧。丁老师,怎么每次你一出现,事情好像都有点不简单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