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9、两个试验

交待完这些事之后,丁齐又独自在大赤山中找了一片幽静的谷地。当他祭炼两界环的进展起来越多,这片天地的气息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不再那么压抑与暴戾,变得越来越纯净与祥和。

丁齐甚至有些说不清,究竟是他的心境洗炼了大赤山的气息,还是这个过程洗炼了他的心境。他取出了两界环,以神识祭炼半个时辰,感觉其中寄托的最后一丝东西消失了,魏凡超留下的意志彻底不复存在。

这一刹那,仿佛是量变引起了质变,丁齐沉浸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中。怎么形容呢,好似他就是大赤山、大赤山就是他,若说与天地共情,现在他就代表了这片天地本身的意识,通过手中这枚两界环,他的感知甚至可以延伸到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处。

他“看见”了坐在屋中魏凡婷和涂至,两个脑袋凑在一起,正在看一部纪录片呢,涂至一边看还正在一边对魏凡婷讲解……这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真的很好,甚至会令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在这个世界中自己就是上帝。

但丁齐清楚这只是错觉而已,而且这种状态很短暂,片刻之后他就感觉到了疲惫,收回神识,法力几乎消耗一空。方外秘法中的兴神境,丁齐终于在今日修炼入门,他祭炼的并不仅是两界环,而是在沟通整个世界。

丁齐又在原地坐了一个多时辰,神气稍有恢复之后,突然将两界环抛了出去。这枚银环在空中飞舞却没有落地,丁齐伸出了右手,两界环就像听见召唤一般飞了回来、戴在了他的手腕上,尺寸大小竟然正好合适。

如今的丁齐,已可称得上是大赤山的祭主,这是他所掌握的、两界环的第一个变化。他同时也清晰低感觉到了大赤山门户的存在,催动两界环似乎可以开启或关闭它。

为什么说似乎呢?因为丁齐还不能真的开启或关闭大赤山的门户,也就是说,他还不能发挥两界环的所有功能。

如此说来,丁齐只是初步祭炼了两界环,但还没有达到真正能将它完全掌控的程度。两界环如今在他手中,不过相当于另一块景文石,而且用处还不不如景文石呢。丁齐凭借景文石可同时出入大赤山与小境湖,但是两界环仅仅只能用于大赤山。

但是另一方面,并不能说景文石就比两界环更高明,至少丁齐就没有办法制造出两界环这种东西,顶多是拿到已有之物后,能初步的祭炼与掌控它。接下来,丁齐还有两个试验要做,这两个试验可能会解答他早就有的疑问,今天终于具备了条件。

丁齐折了一根草叶,戴着两界环走到了大赤山的门户处,他的试验就是祭炼两界环之后,能不能将这里的东西给带出去?从外面拿进来的东西,掌控两界环之后就可以带出去,否则这里也不可能成为当年赤山寺的藏宝之地了,宝物放进去就拿不出来怎么办?

不同的方外世界有相同的特点,这也是方外秘法对大赤山和小境湖同样有效的原因。丁齐在小境湖已经试过了,山庄里的有些东西,包括那些宣纸是可以拿出来的,想必是朱敬一当年带进去的。而其他一些东西,比如月凝脂就带不出来,哪怕已修成隐峨境也不行。

当丁齐走到门户处便停下了脚步,他用不着真的出去便已知道了结果,因为两界环。当他在大赤山中任何一地催动两界环的时候,都能感应到门户的存在,而且这道门户是已经打开的,理论上他可以借助两界环施法关闭它,但实际上却关不了。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像有那么一扇门,你虽然拿到了钥匙,但是门板太沉推不开,因为力气还不够,或者说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还不够。法力绝不仅仅是强弱的区别,更重要的在于境界的不同。

而丁齐所创的方外秘法根本就不追求什么神通法力,所谓的法力只是伴随着修炼中的一种体会而已,它是自然出现的。

当丁齐站在门户前想把那片草叶带出去的时候,便感受到了世界的屏障,就像进入了方外世界边缘的迷雾中。他这时才清楚,自己远没有真正掌控这一方世界,更没有彻底祭炼两界环。

或许有一天、在某种情况下他能够做到,但那也是遥远的将来。在祭炼两界环的过程中丁齐就有感觉,魏凡超当初虽然能勉强使用两界环出入大赤山,其实是因为前人已经把门户打开,而且魏凡超的祭炼并不得法,甚至还远远赶不上现在的丁齐。

丁齐即使突破到兴神境,初步掌控了两界环,也仍然不能把这里原有的东西带出去。转念一想,这或许是正常情况,因为大赤山与外面是不同的世界,假如什么东西都能轻易带走的话,就等于消失了呀,久而久之,这个世界恐怕会崩溃的。

世界也是有意志的,这种意志可能与普通人的理解有所区别,它也是一种自我平衡与保护,显化成某种规律。丁齐想做的事情显然是违反了这个世界的意志。

他虽然初步祭炼了两界环,能够沟通这个世界的意志,能够将自己的意志融合进去,但毕竟不能为所欲为,至少眼下的境界还做不到。至于能做到的那种境界,丁齐目前甚至还无法理解。

第一个试验失败了,尽管早已猜到了结果,丁齐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去了那座庭院,将魏凡婷单独叫了出来,却让涂至回避。涂至很好奇地问道:“师父,你有什么事情要对小婷婷说,却不能告诉我啊?”

丁齐笑道:“就是因为你的修为境界还不到,所以有些事情不能提前点破。好好修炼,不要乱打听。”

来到门户前,丁齐将草叶递给魏凡婷道:“你拿着它,走出去。”

丁齐没有提醒魏凡婷里面的东西带不出去,就想看看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下能否成功?魏凡婷不明所以,但还是拿着草叶走出了大赤山来到了泾阳江边。丁齐紧跟着也走出去了。只听魏凡婷惊讶道:“咦,那片叶子怎么不见呢?”

丁齐是亲眼看见那片草叶落在了门户另一边,他的第二个试验又失败了,幸亏魏凡婷穿的衣服是外面买了带进来的,否则刚才就得裸奔了。第一个试验失败倒也正常,可是第二个试验结果却稍有些出乎意料。

丁齐做这个试验是基于一种假设。他是外面的人,修成隐峨境之后可以把外面的东西带进来。而魏凡婷这是里面的人,那么基于同样的理论,她修成隐峨境之后就应该能把里面的东西带出去啊,结果还是没有成功。

这只能说明一点,里外是不同的世界,或者说世界的意志不同。魏凡婷很好奇地追问这是什么原因,丁齐只得尽量详细地解释了一番。

魏凡婷没有反驳也没有质疑,只是眨着眼睛听着,最后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兔子修成了入微境,却还没有修成隐峨境。他不知道自己不能带东西进来的时候,东西是能带进来的;可是他如果知道的话,反而就带不进来了?”

丁齐点头道:“的确如此,那是心有挂碍。你先不要告诉他,否则他就得光着屁股来回了。”

魏凡婷突然笑了,就像想到了什么很好玩的事情,笑着笑着突然又红着脸低下了头,小声道:“他或许突然就会想到的。”

丁齐:“假如真是那样,你得罩着他。”

魏凡婷点头道:“嗯,我会罩着他的,谁叫我的修为比他高呢!”

丁齐的两个试验都失败了,或许也谈不上失败,因为他至少得到了印证结果,这就是收获。而且他还有另一个更重大的收获,是从两界环中得到的,就是修成兴神境之后如何去祭炼景文石?不仅要寄托心神,还要融入世界的意志。

景文石与两界环不同,两界环是传说中的仙人所打造,丁齐当然还没有打造出两界环那的本事。

丁齐当初在青阳河的上游拣了十块景文石,如今他本人、涂至、庄梦周、朱山闲、谭涵川、冼皓、尚妮各持一块,另外还有三块,分别是石不全、范仰、叶行留下来的。这三人或失踪、或被杀、或发疯,但巧合的是,景文石都拿了回来。

已修炼到兴神境,接下来丁齐又做了另一件事,他取出范仰和叶行留下的景文石开始祭炼,同样感受到那两人留下的意志,就像石头里藏着另一个范仰或叶行。

看来兴神境的根基,就在此前的修炼过程中早已打下,所有境界都不是凭空突破的。当丁齐的修为突破兴神境后,才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些,景文石还是那几块景文石,但已与刚从河滩上拣回来的时候不同,经历了各人寄托心神祭炼的过程。

这样的景文石是不能随便传给弟子的,假如弟子毫不知情,就把这样一块景文石当做修炼秘法的寄托之物,在不知不觉中也会受到范仰或叶行的意志影响,虽说完全变成另一个范仰或叶行的那种可能性很小,但心性多少会有所改变。

丁齐要做的事情,就是抹去范仰与叶行留下的意志,就像他祭炼两界环那样。这个过程有点像将电脑硬盘重新格式化,范仰和叶行前期的祭炼都等于做了无用功。其实他也可以不这么做的,主要看景文石中寄托的是怎样一种意志。

比如丁齐本人的那块景文石,假如想传给弟子完全可以直接传,若弟子的心性符合要求,反而更容易掌控与使用它。重新洗炼那两块景文石,借用从小说中看来的术语,也可以称之为“炼器”吧,这是丁齐突破兴神境后掌握的第二个手段。

至于石不全的那块景文石,丁齐并没有动,仍然保留了下来。他当然希望阿全最终没事,将来能亲手再交给其本人。

小楼装修好了,两界环也祭炼成功了,到了周日,众人终于来到了大赤山。朱山闲等人皆已经成了隐峨境,只要丁齐画出门户所在,大家也都自己进去了。假如他们没有见识过小境湖,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种经历,一定会感觉很震撼。

可以已经见识了小境湖,大赤山与之相比,就显得不是那么出奇了。朱山闲眺望四周,问丁齐道:“不是说‘此界之境、兴祭主之神’吗?我怎么没有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气息有什么特别呢,甚至都没什么感觉。”

丁齐笑着答道:“第一,你并不是祭主,第二,我并没有将自己的情绪强行融入这个世界,就让它恢复纯粹与纯净。”

庄梦周赞道:“丁老师好手段,这位魏姑娘也好漂亮!”

涂至和魏凡婷就站在小溪边迎接诸位师伯师叔呢。魏凡婷听见庄梦周夸自己,很开心的笑道:“谢谢庄大爷!”

抢在庄梦周没有瞪眼之前,丁齐赶紧解释道:“庄先生,这孩子不太会说话,您别介意。”然后又对魏凡婷道,“以后看人可得仔细了,银发的未必是大爷,就像短发的未必是小子。”

涂至也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应该叫庄师伯。”

尚妮插话道:“师伯都不必叫,叫庄先生就好。”

魏凡婷很听话地又点头道:“谢谢庄先生!”

庄梦周笑了,点头答应了一声。魏凡婷看着众人又说道:“两位师叔也好漂亮啊!”

两位师叔当然是指冼皓和尚妮。其实两人的年纪都比涂至小,但人家也是师叔,谁叫她们辈分高呢。冼皓却挽起丁齐的胳膊,娇笑道:“其实你也可以叫我师娘!”

见此场景,朱山闲等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平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从没见过冼皓主动与丁齐有如此亲热的举止,以前没有,现在更没有,这一幕来得太突然了。感觉更突然的当然是丁齐本人,他的身体几乎都僵住了。

冼皓“回来”后,丁齐能明显体会到一种疏离感。冼皓很信任他,拿他那栋小楼就当自己家一样,装修的时候自己做主,装修完了就搬了进来。可平时两人的关系并不像情侣,更没有什么亲密地肢体接触,冼皓冷不丁突然来这么一下,丁齐还真有点不适应。

但冼皓的表情却很自然,笑容是那么娇艳,不明情况的涂至有些夸张地说道:“哎呀,师父,你真的好厉害、好有福气,能泡上这么漂亮的师娘!”

冼皓:“现在还是准师娘,将来能不能转正,还要看你师父愿不愿意呢!”

这是在打情骂俏吗?丁齐突然明白冼皓此刻的心态了,她看见魏凡婷美丽动人,是故意如此。这戏演得不错啊,丁齐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赶紧摆手道:“我们今天是来作客的,快带我们进去参观吧。”算是把话题岔过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