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8、戏如人生

天上一轮明月高悬,似乎比昨晚更圆了。丁齐在山庄门前放着金如意的凉亭中看了一会湖光月色,今天倒是个采取月凝脂的好日子,但他并没有去采,让那些山中的小肉肉们都歇歇吧。

丁齐转身走进了山庄,那种感觉更强烈了,这里一定有人来过,连走廊都打扫过了。他穿过客厅来到中庭,中庭两侧的荷花池中荷叶亭亭。这是他们种的,用的就是池底淤泥中清理出来的古莲子,今年刚刚抽芽,叶子长得并不大。

山庄中没有灯,大晚上独自跑到这种地方也怪吓人的,但丁齐倒没什么好害怕的,他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取出手机打开内置手电,拎着棍子上了东配楼。东侧的二楼应是闺房所在,丁齐打开房门看了一眼,就知道真的有人来了。

床铺明显收拾过,桌上还放着一盏没有点亮的应急照明灯,屋角放着一口很大的旅行箱。这箱子很眼熟,就是冼皓曾用过的那一口。丁齐赶紧打开了柜子,柜子里挂着很多衣服,女式的,连内衣都有。

柜子的底部有个暗格式的小抽屉,就是设计用来存放贵重物品的,当初还是石不全和大家讲解了这种家具的结构。丁齐将小抽屉打开,收藏在里面的枯骨刀不见了。

果然是她回来了,没有住在小楼里,而是拎着行李直接进了小境湖。丁齐又想起了幻境中的经历还有昨晚的微信聊天,她究竟是不是冼皓?

假如幻境揭示了曾经忘却的经历,那么这个人又是怎么进入小境湖的呢?能把行李带进来,说明她也修炼了方外秘法,且修为突破了隐峨境。

方外秘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比丁齐更清楚,在他看来,只要能修成观身境入门,接下来的入微境和隐峨境并不难练成。丁齐以及朱山闲等人,都是在不长的时间时就修炼到了隐峨境。

但丁齐也很清楚,假如没有名师指点,仅仅看他所总结出的方外秘法,修炼起来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很难,弄不好还容易练偏了。有些前所未有的体验,不到那一步是不可能明白的,就算到了那一步也不清楚是对是错。

丁齐教授弟子的方法,已接近于所谓的心传了。朱山闲等人能修炼得那么快,是因为早有修炼江湖八门秘术的根基。齐所创得方外秘法,本身就是融合与借鉴了江湖八门秘术。记得冼皓突破到隐峨境,是所有人当中最快的,因为她本就有江湖飘门秘传隐峨术的根基。

要么来者就是冼皓本人,假如不是的话,那她就是从朱山闲等人那里得到了方外秘法的传承,在这段时间内便已经修炼到隐峨境。方外秘法的修炼当然需要方外世界的存在,否则根本就没有可以印证的对象,那么这段时间以来,她应该就在这里修炼!

只有这样,当她以冼皓的身份出现时才不会露出破绽。丁齐仿佛已经看到,大家都瞒着他在背地里在商量事情、合起伙来演戏。众人倒没有恶意,这不仅是冼皓的托付,对丁齐而言也是情感上的缓冲,他需要时间来平复伤痛。

她为什么也会答应以冼皓的身份出现,又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态来的呢?以冼皓的身份面对丁齐时,难道她自己不会觉得别扭吗?丁齐心里这么想着,先把人找到再说,这大半夜的,在小境湖中乱跑可不安全。

山庄前院的东西厢房,中庭两侧楼上楼下,以及东西跨院都找遍了,没有见到人。丁齐走进了后院,后院也有一座凉亭,在池塘旁的假山上,丁齐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凉亭一侧的她。

月光下,那分明就是冼皓,一样的容颜与身姿,同样静美的气息,与丁齐曾认识的她别无二致。这一瞬间丁齐仿佛看得痴了,只听“当啷”一声响,打破了月夜的寂静,原来是他手中的棍子落地了。

听见动静,冼皓站起身望了过来,右手中的枯骨刀扬了扬,开口问道:“丁齐,你是在找它还是在找我?”

当她不说话静静地坐在月光下,完完全全就是冼皓,可是这一动一开口,感觉就不对了。不是声音不像也不是样子不像,这种感觉是很难形容的。冼皓通常是用左手拿刀,而眼前的女子用的是右手,说话时的神情带着某种审视的意味,而冼皓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他。

此刻丁齐仿佛又有了另一种错觉,眼前的池塘、假山、凉亭,甚至远处月光下的山峦都不复存在了。哪怕就在那里,他也会视而不见,眼中好似只有她。

冼皓的气质是恬静而收敛的,这与她修炼的隐峨术有关,而眼前的女子就像一朵绽放的鲜花,哪怕在月夜中也感觉有些热烈。丁齐突然明白过来,这才是隐峨术,而冼皓曾经展示的隐峨术,应称为“隐娥术”才更确切。

这是和冼皓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且她也叫冼皓这个名字、用了冼皓这个身份。所有人都在演戏吗?丁齐倒想看看这场戏该怎么演下去,“冼皓”在审视他的时候,他也在审视着对方。

“冼皓,我在找你。”说着话他走上了假山,走近了她,在月光下仔细看着她。幻境无论是真是假,他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人。丁齐夜无法证明眼前的冼皓不是真正的冼皓,至少眼下毫无证据。

冼皓稍微侧了侧身子,笑着答道:“我受了重伤,很多事情不记得了。庄先生告诉我,拿回枯骨刀,可能就会找到往日的感觉,他们也都告诉我,不妨重新认识你。”

这个解释……也太扯淡了!她的笑容很好看,有些顽皮,又像是某种挑逗。但从她的体态语言来看,丁齐明显体会到一种疏离感。她虽然没有向后退,但是那稍稍的一侧身,就显示她不太适应和他这么近的距离。

人和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和熟悉程度有关,这也许并不代表她排斥他,可能只是因为还不够熟悉、关系并没有亲近到那一步。丁齐本来下意识地想去抓她的手,手刚刚伸出来便又收了回去,看着她道:“你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气氛有些尴尬,恰在这时,冼皓突然扭头道:“又有人来了!”

丁齐也听见了动静,转身望去,朱山闲、谭涵川、尚妮、庄梦周居然全来了,走在最前面朱山闲居然还打着一盏灯笼。这些家伙,要么就是总也不出现,要么大半夜突然都冒出来了。

大老远就听见朱山闲笑道:“丁老师,你已经见过冼皓师妹了?”

尚妮跳上了假山,一把抱住冼皓的胳膊道:“太好了,冼姐姐终于回来了。”

庄梦周则背手点头道:“冼皓啊,你这次忘记了很多事。但是没关系,丁老师还是丁老师,你可以重新再认识他,就像人生可以重新开始。”

丁齐:“你们怎么大半夜都跑过来了?”

谭涵川解释道:“听说冼师妹回来了,我们就都赶过来了嘛……别在这儿说话了,黑灯瞎火的,出去聊。”

看眼前这些人的表现,就是要将这出戏演到底了。不知为何,伤感中的丁齐又有些无奈,他无法去戳穿什么,或者说并不想戳穿什么,不得不也扮演了其中一个角色,只是这个角色有点别扭。

在客厅中坐下,丁齐没有问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冼皓,仿佛想从她身上看出什么不同的线索来。冼皓当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笑盈盈地主动问道:“丁齐,听说你进了大赤山,我很感兴趣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魏凡婷又是什么样的姑娘?我们大家能不能一起去看看?”

丁齐:“我本就打算让大家一起去的做客的,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那个世界可能会对人的心神产生影响,等我彻底祭炼了两界环再说吧。”

庄梦周:“你什么时候能彻底祭炼两界环?”

丁齐:“等旁边那栋小楼装修好了,也就差不多了。”

冼皓:“你不是说,要等我回来一起商量装修方案吗?”

丁齐:“是的,现在你回来了,就可以开始了。”

丁齐和冼皓曾经是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走到了哪一步,连丁齐自己都糊涂。但现在的感觉又变了,冼皓就像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偏偏还对他的各种情况都很熟,许是听朱山闲他们介绍的吧。

牵手、拥抱这种亲密关系是没有了,就算对方愿意,丁齐的感觉也不对。他喜欢的那个人是冼皓,而不是长得和冼皓一样、自称冼皓的姑娘。丁齐莫名想起了存在主义者的一句名言——人的本质就是存在本身。

对丁齐而言,冼皓之所以是冼皓,是因为她曾经存在过的那一切,而不是她的样子和名字。当然了,丁齐还是接受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那就以现在的方式相处吧。

冼皓一回来,居然就操心起装修小楼的事情来,似是做好了在此定居的打算。小楼的装修方案就是她设计的,现场监督施工的也是她,丁齐只负责买东西,至于工程队是朱山闲介绍的。

国庆长假期间,丁齐很忙,忙着去买装修材料、订购各种家具,他还在博慈医疗值了几天班,同时每天早上把涂至送进大赤山,黄昏时分再给带出来。

冼皓喜欢穿暖色的衣服,说话时常常带着笑意,眼中波光流转,就像一朵绽放的鲜花,充满了诱人的魅力。但是她看向丁齐的时候,总是带着观察和审视的意味。

装修的效率很高,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就装好了。一楼是客厅和餐厅,另有一个套间和一间书房。二楼原本有四间屋,将其中两间屋打通变成了一个大活动室,甚至可以放张案子打台球,另外还有一间主卧与一间客卧。

装修设计方案让丁齐很满意,无论是线条还是装饰,都是简明的风格,带着很舒适惬意的生活气息。仅仅看这栋小楼的装修,丁齐甚至认为就是曾经冼皓的风格,也是他喜欢的。有时在小境湖中看见冼皓,她手握枯骨刀定坐练功,就带着丁齐曾经熟悉的影子。

众人结伴探索小境湖也有了很大进展,他们涉足的区域超过了一半,足迹踏入了湖泊另一边的深山。在小境湖的深处,又发现了另外几片宁静祥和之地,假如有兴趣的话,可以再造几座山庄或者几处庭院。

但暂时倒没有那个必要,朱敬一所建的那座庄园足够大家都住进去了。涂至“孝敬”丁齐的那套设备早已到货,众人一起动手将之安装在庄园中,包括太阳能充电设备,电池组和电源转换构件,电池组还可以分拆拿出来充电。

总之众人在小境湖中的生活更加方便了,享有这样一片的方外仙家世界,的确体会到了一丝逍遥的意味,仿佛外界的尘世纷争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至少心态上变得更加超然。

自从冼皓离去后,丁齐就感觉这世上少了什么东西,当冼皓以另一种方式再度出现时,他的生活中又多了另一种不同的感觉。冼皓对他总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很亲近但又不是那么亲密……这样也好!

小楼装修完毕后,冼皓就搬了进来,住进了一楼的套间中。她甚至都没征求丁齐的同意,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那么丁齐就只能住二楼了,他们并没有住在一间卧室中。

丁齐的修炼从未间断,他近来总在夜间定坐,相同的幻境一次又一次出现……到最后,幻境又发生了变化。他看见了冼皓,就是当初的冼皓,他握住她的手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冼皓靠在他的胸前,很温婉地答道:“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从小相依为命,很多时候甚至感觉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我们就是同一个人。但是她从来没有杀过人,动手的都是我,我不希望她的双手沾上血腥、生活在噩梦中,她就是我的寄托……”

说到这里,冼皓又抬起头道:“你不该在幻境中与我说话的。”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不该这样做的。”

丁齐很清醒地知道这是幻境,假如按照“觉知魔事”的要求,他不应该和幻境中出现的人物有任何交谈和交流。可是丁齐也清楚,他并不是真的见到了曾经的冼皓,这一切只是他本人的意识活动。

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幻境便消失了,丁齐在静室中睁开了眼睛。

这段时间丁齐也一直在祭炼两界环,消除其中魏凡超留下的意志。他发现了一件事,两界环好像是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只有在大赤山中才能最终完成祭炼。

又是一天周末,丁齐一大早将涂至带进了大赤山,紧接着就听见了一个好消息——魏凡婷已修成了隐峨境。

这也许是天赋吧,也许是因她心无杂念,当然也与丁齐的传授方法有关。这样就意味着一件事,不用丁齐总是送他们来回了,魏凡婷自己就可以出入大赤山。当然了,她也可以想办法带着涂至出入,比如把涂至打晕了。

丁齐可以用催眠的办法把涂至带进来,魏凡婷好像并没有这个本事,方外秘法中并不包含这些,那是丁齐本人的专业技能。

涂至很兴奋地告诉丁齐,他想找机会带着魏凡婷出去逛逛,去见识更广大的人间世界,等时机成熟了,还要带着她去见家长。丁齐只问了一句话:“她有户口本和身份证吗?”

不料涂至却很认真的点头道:“我问过了,有,这些她都有!只是以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是她哥哥带回来的,她也不识字……我看过了,我们小时候还是邻居呢,只是没有见过面。”

这个回答令丁齐感到很意外,他从来没有问过魏凡婷这些,想当然地就认为她没有外界的身份,不料她居然既有身份证也有户口本,身份证还是第二代的呢。看来有些事不能太想当然了,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魏凡婷也说不清楚。

魏凡婷户口本上的住址,如今已经不存在了,因为那地方五年前被拆了。近些年城市动迁改造的进程很快,动迁户要么搬进了置换的新房,要么拿到动迁款重新买了房子,户口也会变动。但是魏凡婷没有办这个手续,保留的还是老户口本。户口本上有两个人,她哥哥魏凡超是户主。

再看她的身份证,颁发日期是七年前,丁齐一眼就能看出照片上并不是魏凡婷本人,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魏氏家族掌控两界环,世代居住大赤山,但这里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前人可能在外面置办了房产,所以外界的身份还是有的。

那处住所是怎么回事,魏凡超是找的什么人拍的身份证照片,眼下都不得而知。但这却解决了一个大难题,那就是假如魏凡婷出去之后怎么办?

丁齐又问道:“你打算现在就带她出去吗,甚至到别的城市?”

涂至:“那倒不着急,她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就算出去也得慢慢适应,且过一阵子再说吧。其实这里真挺好,一个独立的世界啊,适合当据点。”

涂至居然用了“据点”这个词来形容大赤山,丁齐道:“慢慢来也好,总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在外面你得照顾好她。我还有一件事正想和你们说呢,你们俩拜我为师,就是我方外门的弟子。而在方外门中,你们还有几位师伯、师叔,他们过几天也会来大赤山中作客。”

涂至:“太好了,我和阿婷一定会好好招待!”

丁齐:“魏凡婷已经修炼到隐峨境,你是不是要加紧用功了?”

涂至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不是师父您说的嘛,她的心性更纯,根基也更好,所以修炼得比谁都快。我嘛,就快修成入微境了,以后不用师父每次都送我,我自己也可以进来了。”

丁齐看了看他身上穿的衣服,有些话忍住了没点破,只是点头道:“很好,要继续努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