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6、撩汉

告辞的时候,是丁齐亲自将两位警官送下楼的。原本还可以多聊一会儿,可是时间来不及了,丁齐下午在博慈医疗有预约,甚至都没有请两位警官吃一顿午饭,他就得赶过去。

看着丁齐开车离去,小程警官站在路边问道:“师姐,你前阵子真的辞过职吗?”

李青花摆了摆手道:“确实找领导谈过,不太想干了,结果……唉,别提了!”

其实早在一年多以前,李青花就已萌生去意。不想干了的原因也很简单,待遇不高,工作繁重,节假日加班简直成了家常便饭。市里不论有什么大型活动都会抽调警力值勤,哪怕来个明星开演唱会这种商业活动也不例外。

而且如今的干群关系紧张,很多事情确实不被群众理解甚至误解,当然了,其中也有孙达这种人的因素。

否则李青花干嘛要去考心理咨询师?她不仅准备考心理咨询师,还考了另外两个资质证书,虽然工作上好像用不着,但是找别的工作时总能添点底气,这也是社会上所谓考证一族的常见心态。

就在几个月前,李青花不仅对领导流露了这个意思,也找姨父谈过。她的姨父在检察院工作,也算是司法系统的干部,那时刚刚从正科级提拔到副处级的岗位上。

境湖市不是江淮省的省会,但在江淮省内也算是一线城市,经济、人口规模在本省仅次于省会,可是在全国范围内恐怕就得排到第三线了。境湖市的级别是正厅级,市检查院的级别是正处级,副处级干部也算是系统内的一位领导了。

姨父劝她不要着急,且等等,更不必辞去公职,看看能不能找机会设法把她调到更喜欢的岗位上。估计姨父也找李青花的领导提过,这还没过去多久呢,所里就出了孙达这档子事,结果李青花居然被提拔当所长了,看样子领导也想留下她。

姨父前天也打电话告诉李青花,既然都提拔了,就不要再矫情了,这样大家的面子都好看。姨父还说了,就算将来还想调动岗位,有职务和没职务的区别也很大。至于目前嘛,刚刚提拔,还是要留在岗位上好好做出成绩来。

但是这些话,李青花怎么对小程说?小程也看出来李青花不想多谈了,又叹道:“师姐的口风可真紧,我事先一点都没听说,那位丁老师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青花:“推理,当然是心理学家的推理,这个人的专业水平很厉害!”其实她还不清楚,那是丁齐的一句江湖惊门神仙话,是和庄梦周学的。

小程:“你不觉得这个人挺变态、挺可怕的吗?我当初可真是被他吓到了,差点留下心理阴影了。那样一个变态杀人狂,就坐在他面前聊了一会儿,居然就被聊死了!就说孙达吧,得罪谁不好,偏偏去得罪他,结果连公职都保不住了。”

李青花:“话可不能这么说,丁老师多好的人啊!看人多透彻、为人多干净!”

小程:“反正我挺怕他的。”

李青花:“你怕他干什么?刚才我们和他聊了这么半天,也没见你被他聊死啊!你这种思想态度是不对的,孙达是因为得罪丁老师才受了处分吗?又不是丁老师开除他的公职,那是因为他严重违纪。”

小程:“道理我都懂,但就是看见他心里就打怵。”

李青花:“你得好好端正一下心态了,他又不是变态杀人狂,他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动脑子想一想,假如走在大街上,你希望身边出现什么样的人?你看见他心里打怵,有的是人愿意花钱找他聊天呢,他可是本市收费最高的心理医生。”

小程好奇道:“他收费到底有多高啊?”

李青花:“反正我们不能报销的话,肯定是找不起他的,他一小时收费一千五。”

小程:“哎呀,那我们刚才岂不是占便宜了?和他聊了三千块钱的。”

李青花笑了:“可不是嘛!”

小程:“师姐,我瞅你这样,好像有点看上他了。你在学校的时候不是天天喊女权,说这辈子不指望男人吗?”

李青花仍然在笑:“也没说要指望男人啊,就许你们男人没事泡妞,难道我们女人有兴趣就不能撩撩汉子吗?”

小程:……

丁齐的确是境湖市收费最贵的心理医生,恐怕也是最出名的,而且他最近又出名了。慕名到博慈医疗来找丁齐做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的人就更多了,可是丁齐并没有趁机提价,他还是保持了习惯的工作节奏,每天最多三小时会谈时间,基本都安排在下午,而且周末休息。

这样一来造成了两个后果,其一就是想约丁齐变得很困难,得排队,其二是丁齐的日程也几乎被排满了。前几个月偶尔他还有下午得空的时候,而现在除了周末每天下午都得去上班。

别看就是这半天班,假如每天都面对求助者谈话三个小时,其实是相当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而且真正的工作时间远不止这三个小时。心理医生的工作状态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容不得划水摸鱼,甚至都不能走神,得时刻观察并做出判断分析。

假如不是丁齐也算修炼有成,恐怕还真有些顶不住,就算勉强坚持下来也会影响咨询质量。

丁齐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或精神异常,体会各色心理阴影与焦虑情绪,见证人间诸多悲欢离合,在工作中还要寻求一种共情的状态、拿捏好分寸,并保持清醒、透彻、干净的灵魂。这也是一种修炼啊,而且就是突破到兴神境的修炼。

丁齐曾经开过玩笑,出于职业习惯,他最不喜欢和什么人打交道?答案是最不喜欢和弱智打交道,和聪明人交往感觉更轻松。

比如魏凡婷,很美的姑娘,假如没有冼皓或者涂至的因素,丁齐恐怕也不会对她动心思。魏凡婷不是弱智,但是太单纯了,其实一个人的智商并不仅是天生的,后天的学习以及思维锻炼非常重要。至少丁齐现在认识的魏凡婷,不是他感兴趣的类型。

孟蕙语是丁齐的学生,如今也算他的半个弟子,这姑娘其实人很聪明。至于今天这位李青花警官,显然是比孙达聪明多了,所以丁齐还是很愿意和她聊天的,至少能聊到一块去。假如今天仅仅是小程警官来,那恐怕就不太好交流了。

随着孙达被开除公职、丁齐拿到见义勇为证书与奖金,这件事好像就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很多人的朋友圈中还在转发关于这一事件的讨论,但内容主要都是提醒大家注意危险,有关丁齐和孙达的内容在相关帖子中渐渐都消失了。

转眼又过了一周,丁齐在群里问了一声,大家周末过不过来?结果所有人这个在周末还是不到境湖来。不是说好了每个周末相聚、一起探索小境湖吗?这都连续三周了,大家都放了丁齐的鸽子,看来是都有事吧。

朱山闲还留在上海,下周一就是中秋节了,看样子他要过完中秋才能回来。过完中秋紧接着便是国庆黄金周,到时候大家便会都有空了吧。丁齐去年“出事”,时间就在国庆前后,到如今不多不少恰好一整年。这一年又发生了很多事,田相龙的儿子都生了。

周六早上十点,涂至又准时出现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中他的身子骨强壮了不少,每次扛的东西则更多了。他是坐周五晚间的航班回境湖的,事先就在网上订了批东西发货到镜湖,加上又去市场买的,总共有百十来斤。

中秋小长假有三天,涂至干脆又请了几天假连上了国庆黄金周,总计能有十多天呢,准备的东西也多。到了周日上午,涂至带来的东西仍然有百十斤,这家伙简直成了送货员了。

丁齐发现,涂至也算是个技术型人才啊,他还挺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的,石不全、谭涵川都算这一类的人才。涂至在网上订购了一整套设备,然后跑到大赤山中安装,包括小型太阳能发电装置,还有配套的套电池组与电源构件。

电池组不仅能用太阳能充电,也可以拿到外面插电源充电。涂至给魏凡婷买了笔记本电脑和PAD,并预存了大量的视听资料,又教会她如何使用。平时涂至不在的时候,魏凡婷就可以看着玩了,同时学习各种知识。

魏凡婷先前可是连字都不认识,需要补的课太多。涂至将从小学到中学的整套课程以及课外辅导讲座都下载到笔记本电脑上了,平时让魏凡婷自学,周末他来辅导和答疑。

丁齐也不禁在心中暗暗点赞,找涂至来还真是找对人了。他也吩咐了这名弟子一件事,同样的设备再搞一套来。丁齐打算把它装到小境湖里去,这样就可以部分解决电力问题了。

仅仅依靠太阳能充电是不够用的,尤其是碰到天气不好的时候。但也没关系,电池组每天都可以拿出来充电,无论是在朱山闲家还是丁齐的那栋小楼里都很方便,还可以轮换使用。

那样的话,小境湖中虽然上不了网,但也可以看片了,还可以处理一些日常工作。

对师父的吩咐涂至当然不敢怠慢,立刻又订购了一套设备,估计国庆期间就会送到。丁齐问涂至花了多少钱?涂至则坚决不收他的钱,正愁没机会孝敬师父呢!

涂至在大赤山中安装设备、辅导魏凡婷的功课,他们也在一起修炼方外秘法。新订购的设备还没到货,朱山闲等人也没回来,这个周末丁齐便没有去小境湖,也在大赤山中练功。

方外秘法中的观身境,丁齐本人早已练成,但从“自创一门秘传”的角度,丁齐可不能仅仅是自己练成。所以他仍然要巩固修为根基。拎着棍子行游于大赤山中构建心册、锻炼神识,以大赤山独立而完整的世界,在脑海中建立心界、凝炼元神,丁齐已经做到了。

他的心中有一座大赤山,假如使用谭涵川当初对他使用的手段、将他人引入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么可以让他人如身临其境般进入大赤山。那不是真正的大赤山,而就是丁齐精神世界所展现的景象。

丁齐有体会,他的隐峨境修炼已经接近圆满了,这个速度可够快的。也许这就是方外秘法本身的特点,直修心性不问其余,在积累的基础上更像是一种顿悟。前段时间遭遇犯罪团伙以及孙达的经历,好像使丁齐对元神更加清晰、对兴神境也更有感悟。

当涂至和魏凡婷在一起腻味的时候,丁齐行走在大赤山中,又一次取出了两界环。他有一种感觉,加入能消除两界环中魏凡超留下的意志,自我意识又不受其影响,恐怕就意味着兴神境修炼入门。

这种修炼方式是有凶险的,但方外秘法想要更进一层,都得经历这种心性上的考验。丁齐对此倒很淡然,他连犯罪团伙都不怕,难道还怕一枚银环?从小到大,他经历过的考验还少吗?

两界环中蕴含的气息,对丁齐而言就像一种外来的负面情绪,压抑而暴戾。不去碰它也许没事,可是想寄托心神,这种情绪就像主动出现在了自己脑海中,很可能会影响神智。对别人来说可能有些不适应,但别忘了丁齐的日常工作,他接触的各种负面情绪还少吗?

丁齐就是带着这种心境重新开始祭炼两界环,就像脑海中突然多了某种东西,有了本不属于他的意志。这种意志并不是具体的事件或记忆信息,而是一种思维和行为模式。丁齐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元神,首先不受其影响、拥有清晰的自我。

重新祭炼两界环的过程,就像是丁齐用自我意志抹去魏凡超留下的意志,就看两者之间谁更坚定、更清晰、更强大了。客观地说,丁齐当然是占绝对优势的,因为他是主动的,可以不断地持续下去,而魏凡超已经死了。

人的生命结束之后,并不等于不存在了,比如两界环中的意志就是魏凡超留下的痕迹。丁齐虽然占优势,但并不代表他一定能成功。其实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在他的意识中融合了魏凡超的一部分意志,最终虽然掌控了两界环,但心神也受到了影响。

这显然不是丁齐想要的结果,但有些事情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所以丁齐要时刻反省自己的身心状态。当他开始这么修炼的时候,便发现这是个水磨功夫。

假如有个人很烦,总是喋喋不休说些很难听的话,你怎么办?通常明智的做法是可以不理他,躲远一点落个耳根清净。可是还有一种情况,你不仅躲不开,而且必须主动让他来找你、听他说话,这便是丁齐如今祭炼两界环的状态。

丁齐也感觉到了两界环与这片天地之间有隐约的联系,仿佛就映衬了这个世界的情志,它们是互相侵染的,甚至是融为一体的。朱敬一在《方外图志》中提到大赤山时曾说过“此界之境,兴祭主之神”,指的应该就是这种情况。

假如丁齐成功祭炼并掌控了两界环,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那么大赤山给人的感觉,就是丁齐给人的感觉,进入这个世界就像进入了丁齐的精神世界。而丁齐的目的倒并非如此,他并不想这个世界带着过多自己的影子,就是想让它重新变得纯粹而干净。

假如到了那个时候,就可以找个机会将两界环传给魏凡婷了。丁齐并没有将两界环和大赤山据为己有的意思,好像没这个必要。这个地方他已能自如出入便走够了,它本就是魏家世代所居之地,两界环也是魏家世代传承之物,丁齐并不是大赤山的“山主”。

《方外图志》中记载了很多处方外世界,足够丁齐去慢慢探索了,他甚至还在想,除了《方外图志》的记载,这世上应该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方外世界。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秋节,丁齐本想去看望导师并送份礼物,结果刘丰又跑美国去了。刘丰和涂至一样请了几天假,总共有十多天的假期呢,干脆没在国内待着,丁齐只得发去了问候消息。

就在中秋这一天,丁齐又把涂至送进了大赤山,晚饭时分才把他们带出来,黄昏时分再把魏凡婷送进去。折腾完了之后掏出手机,丁齐发现了很多条节日问候信息。李青花居然还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但是在大赤山中收不到。

再看微信记录,李青花问他中秋怎么过、吃完晚饭打算去哪里赏月?看来是有点想约他的意思,但始终没联系上,最后只好发来一条中秋祝贺。丁齐回到公寓里,一一回复祝贺信息,然后坐在窗前看着那一轮圆月,有些怅然出神。

就在这时,手机又震动了,丁齐低头看了一眼便站了起来。是方外群中的消息,朱山闲拉进来一个人,尚妮率先留言道:“冼皓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