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3、黑活

丁齐可不知道朱山闲等人在背后这么议论他,还背着他好像在商量什么事。但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点问题,需要好好自我疏导了。丁齐也感觉今天晚上给孙达的那一记肩撞有些狠,假如不是最后时刻收了力,恐怕真能把对方的肋骨给撞断了。

包括昨天拎着棍子打进饭店的时候,丁齐真有一股杀人的冲动,虽然他心里清楚杀人绝不是明智的选择,更没有那个必要。还好,丁齐最终都控制住了,说明这种心境的躁动还没有达到无法疏导的程度。

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受了前期祭炼两界环的影响,还是受到了大赤山的影响?但他观察魏凡婷和涂至的反应,那两人并没有收到压抑与暴戾的负面气息感染。看来这还是他自己的问题,或许与方外秘法的境界即将触及兴神境有关,当然也可能与最近的经历有关。

丁齐既然意识到了,也注意平复心境。该出手的时候还是要出手的,但要拥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尤其是不能变成另一个孙达。

丁齐将录音录像拷贝都交给朱山闲之后,接下来的两天过得很清闲,没有谁再来烦他。倒是他主动给派出所的人打了电话,找的就是那位李青花警官,李青花上次特意给他留了名片。他求李青花帮忙打听一件事,就是派出所辖区内的租房信息。

孟蕙语的那个女同学名叫茅玉湜,茅玉湜是和谁一起在校外租的房子,她的男朋友又是什么背景?调查这种小事情,对派出所来说很简单,打开电脑看一下登记表就行。假如入户登记调查信息不全,在社区中走访一下即可。

不料李青花根本就不需要去查记录,因为她昨天刚查过,所里还有人找到茅玉湜了解过相关情况,当即便把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了丁齐。丁齐挂断电话后脸色阴沉如水,心中不得不佩服朱山闲不愧是个老江湖,果然有问题。

当天晚饭后,丁齐拎着棍子就出门了,刚把门锁上又想了想,再开门把棍子又放了回去。拎着一根棍子走在老居民区中有点太刺眼,而且他要对付的也不是什么高手。

丁齐又一次走过了案发现场,警方拉的警戒带还没撤,那家饭店仍然被封着,旁边却聚了一堆人在看热闹,因为有位大婶正在骂人。这位街坊骂街的水平很高,她骂的是王老四,捎着祖宗十八代翻新出各种花样,多少是有一定听赏价值的。

丁齐听了几句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位大婶是房东,他们两口子都是这一代的老坐地户,如今已经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把这里的老房子租给了王老四开饭店。谁成想出了这档子事,房东也成了嫌疑人,她男人已经被带到局子里配合调查去了,现在人还在局子里呢。

就算她男人没事,名声也不好听啊。而且房子当成案发现场被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回来呢,就算还回来,出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好不好租出去呢。这真是无妄之灾啊,天杀的王老四……围观群众纷纷附和,表示赞同与同情。

穿过这群街坊,丁齐走进了一栋感觉有些杂乱老式的四层单元楼。这楼有些年头了,楼道里的感应灯是新装的,但楼梯间不少地方墙皮都已脱落,还画着各种涂鸦,相当于某种民间弹幕,比如谁谁谁是小狗、乱丢垃圾死全家之类。

他走到了最顶层,站在四零一门前敲门道:“茅玉湜,我是顺丰的,有你的快递!”

茅玉湜正在屋里收拾东西呢,这房子是她男朋友租的,可是男朋友犯了事,恐怕出不来了,房东也要赶她走了,她打算再搬回学校宿舍。

听见声音她将防盗门打开了一条缝,神情有些发愣。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有些恍惚,在猫眼里看见丁齐就觉得眼熟,开门时才想起来是谁。茅玉湜认识丁齐,原先在宿舍里就经常听孟蕙语提起丁齐,还在校园里打过照面。

丁齐可不管茅玉湜是什么反应,他的动作很快,脚尖一伸就插进了门缝里,一只手顺势就把门给拉开了,在茅玉湜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之前,另一只手闪电般伸出去掐住了她的脖子,然后闪身进屋把门关上了。

茅玉湜猝不及防被掐住了脖子,感觉丁齐这只手就跟铁钳一般扼住了颈部两侧,她的大脑一阵迷糊差点没失去知觉,人不由自主地就被丁齐拎着向后倒着走,然后仰面倒在了沙发上。

丁齐的手松开了,茅玉湜感觉血脉通畅了,大脑好像也恢复了一丝清醒,但手脚仍然有些不听使唤,估计是被吓的。只听丁齐的声音冷森森道:“茅玉湜,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识相的话,就不要乱动也不要乱叫,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茅玉湜已经被吓傻了,哪里还敢乱动乱叫。丁齐已经进来了,而且还把门给关上了,她想呼救恐怕都来不及,看刚才那架势,对方一伸手就能把她给掐死!他颤声道:“丁,丁老师,你要干什么?”

原来她认识他,那么刚才冒充快递员就有些失误了,丁齐第一次干这种事,难免业务不够熟练。但其实也没关系,无论如何,丁齐都有把握让她不敢不开门,无非是在门外多说几句话的事情。

丁齐:“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么话就更容易说了。你的男朋友叫王卫群吧?就是那个开饭店的王老四!他犯了什么事你应该已经清楚了,现在人也落网了,是绑架、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团伙成员。”

茅玉湜突然哭了出来,她哭着说道:“我,我,我真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王老四涉黑居然这么深,更不清楚王老四竟是这样的犯罪团伙成员。她是在酒吧里认识王老四的。好端端的大学生干嘛要去那种乱糟糟的酒吧,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可能是想找刺激,可能是想体会所谓的大都市的生活方式吧。

她喜欢泡吧,当然去了不止一次、不止在一家酒吧玩耍,还拉过女同学一起去,当然也拉过孟蕙语。可是孟蕙语不去,这个人胆子比较小,挺没劲的。孟蕙语不仅自己不去,还多管闲事劝茅玉湜也别去那种地方,她好像对去那种地方的人有偏见或者说成见。

都是有合法手续的正规营业场所,有什么不能去的!装什么清纯呢?这是茅玉湜内心中的台词。后来有一次她遇到了王老四,王老四请她喝酒,也不知怎么迷迷糊糊地就被带出去开房了,两人就是这么搞上的。

本以为这只是一夜的放纵,可是后来茅玉湜却发现,自己有些不太好的证据资料留在了王老四的手中。茅玉湜搬出宿舍和王老四同居,多少也是被胁迫。

但她的处境还不算太惨,至少王老四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在和她搞对象,也把她当成了正式的女朋友,偶尔给她点钱花,还经常带她逛街买东西。也许对于王老四而言,有个大学生女友,人长得不错还跟他同居了,也是挺有面子的一件事吧。

她和王老四一起曾在学校附近碰见过孟蕙语,两名女同学还很亲热地打招呼。王老四当时就问她孟蕙语是谁、什么情况,明显很感兴趣的样子。别看茅玉湜当初和王老四同居是迫不得已,可是看王老四对孟蕙语这么感兴趣,感觉也非常不高兴。

茅玉湜对王老四介绍了她所知的孟蕙语的情况,恐怕也没说什么好话,也没用什么好语气。王老四岂能看不出来,便问她是不是看孟蕙语不顺眼、孟蕙语是不是得罪过她?假如是那样,他可以帮她出口气、给孟蕙语一个教训。

王老四是主动要求“帮”这个忙的,好像也由不得茅玉湜不答应。最后茅玉湜还是按王老四的意思办了,就是找个机会让孟蕙语来一趟,是王老四告诉她的时间,结果就出了事!不是孟蕙语出事了,而是王老四和同伙都被警察带走了……

但是这些话,茅玉湜怎能跟丁齐说呢,恐怕说也说不清楚啊,昨天对警察她也没说,只说自己是在酒吧里认识的王卫群并搞起了对象,然后就搬出来同居了

听说了王老四的事情,茅玉湜感到非常害怕,害怕之余又有一丝庆幸。她在庆幸什么却同样说不太清楚,是终于有机会摆脱王老四的控制,还是避免了将来可能会很凄惨的命运?

当得知王老四犯的是什么案子时,茅玉湜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啊。王老四应该只是和她玩玩而已,假如过段时间玩腻了,弄不好也把她卖到山沟里去!另一方面,茅玉湜也庆幸自己并没有“暴露”,这件事并没有把她牵连进去,甚至都没有同学知道。

茅玉湜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警察再来找她,她思前想后,自己好像也没犯什么罪,但就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她心中最大的希望或者说是幻想,就是这件事无声无息地过去,王老四进去之后也永远不要再出来。

结果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丁齐来了,几乎是破门而入把她摁在了沙发上。又惊又怕的茅玉湜泣不成声,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个劲地哭。

丁齐只是冷冷地看着,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你不知道王老四是什么犯罪团伙的成员,这倒也有可能,但你不应该不清楚王老四是个什么东西!关于孟蕙语,你跟王老四说了什么,王老四又对你说过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茅玉湜:“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哪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他只是告诉我,要给孟蕙语一个教训,我做梦也想不到……”

丁齐:“他为什么要给孟蕙语一个教训?”

茅玉湜:“他是犯罪分子,他那么做当然是想……”

丁齐又一次打断她的话道:“那么你呢?你的同居男友为什么说,要给你的同学一个教训,你和孟蕙语有仇吗?”

茅玉湜捂着脸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说过看她不顺眼,没有别的意思。”

丁齐:“孟蕙语是你打电话叫来的吧?是你们故意找个机会让她到这个地方来。仅仅是看同学不顺眼,就要置人于死地吗?”

茅玉湜又哭哭啼啼起来:“我没有,我根本没想到……”

“别哭了!再哭我就不客气了!”丁齐上前一步伸手扯住了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扯得向后仰起,盯着她的眼睛,模样异常凶恶道:“事情是你做的,还是刚才那句话,你可能不知道王老四是那样的犯罪分子,但你应该清楚他是个什么东西。

世上有些事,是可以买到后悔药的,有些事却是买不到的。因为只要做了,事后再怎么道歉、悔过都于事无补。”

茅玉湜不敢哭了,全身都在瑟瑟发抖,看着丁齐道:“丁老师,你想让我怎么样?”

丁齐:“收拾东西滚吧!自己主动退学滚蛋,永远不要再回到这里、不要再和这里的人有任何联系,也永远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这是一个机会,人生重新开始的机会,但是你在这里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退学?丁齐让她放弃境湖大学的学业自己主动滚蛋!境湖大学可是一家名列211与985的全国重点大学,当初好不容易才考上的,而且她已经读到三年级了。满面泪痕的茅玉湜忘了哭了,看着丁齐道:“孟蕙语不是没事吗?”

丁齐又一次松开了手,声音毫无感情:“她没有伤害你,你却要毁了她。她现在没事,并不是因为你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王老四那伙人心慈手软,是她自己走运。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被学校开除,要么自己主动退学。”

茅玉湜突然就似从梦游状态下惊醒,向前扑了过去抱住丁齐的双腿,用身体蹭着他道:“丁老师,您就不能放我一马吗?您想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愿意的!”

她现在的样子面带泪痕,头发和衣裙凌乱,很惊慌很无助,身体很柔软很性感,很能激起某种让人想狠狠蹂躏的欲望。很显然,她想利用女人的武器来祈求丁齐。

丁齐被她蹭得有些心烦意乱,又莫名有些恶心,抬左腿膝盖发力向前一顶她的胸口,将她给踹了出去。茅玉湜屁股落地后背撞在沙发上,两眼翻白差点没晕过去。

丁齐又上前一步抬右脚踩在她的肩膀上道:“我给你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就已经是放你一马了,但有些事情必须付出代价。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二十四小时之内我要看见结果。

也不要怀疑我的手段,王老四那伙人我都能给弄进去,难道还收拾不了你?你也应该听说过我的事情,连变态杀人狂,都死在我的手上!”

最后这番话简直太吓人了,被丁齐的鞋底踩在左肩上,茅玉湜气都喘不过来,感觉就要崩溃了,只能下意识地哭道:“好,我就按丁老师说的办,明天就去办退学手续,再也不回来了!”

丁齐收回了脚,转身边走边说道:“记住今天的教训,再也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否则就算你滚蛋了,我还会再出现的。等到我下一次再出现,你就没有新的人生了。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清楚,我不仅是救了孟蕙语,其实也是救了你。

我救了你并不代表我会原谅你,今天我已经足够仁慈了,但仁慈并不意味着没有原则的宽恕一切。我不指望你能感谢我,只是你必须要付出代价!”

走到门口的时候,丁齐又突然转身道:“我也是被镜湖大学开除的。” 说完这句有些莫名其妙话,他关上门离开了,只留下犹在哭泣不已的茅玉湜。

回到公寓之后,丁齐又仔细回忆了一番自己刚才的表现。面对茅玉湜的时候,他其实有一股暴戾的冲动,想着要“弄”这个人,但他清醒地意识到了,也将这种情绪疏导了出来。虽然当时看上去几乎穷凶极恶,其实丁齐非常有分寸。

茅玉湜这种情况其实不好办,就算把她交到警方,警察好像也没法处理。严格地说起来,她并没有犯罪,而且对案件的确不知情。但是另一方面,这是一个极其恶毒的阴谋,几乎必然会毁了孟蕙语的一生。

丁齐的出现才是意外中的意外,假如不出意外的话,孟蕙语的凄惨下场可以想象。丁齐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在这些年的执业过程中,见过不少心地狠毒的人,他也很清楚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

丁齐并不是执法者,就算是执法人员恐怕也拿茅玉湜没办法。

丁齐此刻也隐约有些明白,为什么江湖人有时会干黑活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干黑活,好像是无师自通啊。但也不能完全算无师自通,以前跟着老谭干过一次,算是经历了现场教学,但是他的风格跟谭涵川又不一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