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1、表扬信

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将情绪激动的田老板劝到椅子上坐好慢慢说话,丁齐这才搞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去年田琦出事的时候,刘丰曾私下找过田相龙,谈话间暗示了他什么。田相龙事后果然动了心思,又找人生了个孩子。

田相龙的传统观念很重,否则也不会在发达之后捐款重修田氏宗祠,并牵头成立了田氏宗族联谊会。他的家大业大,不能没有继承人啊。所以田琦犯事之后,洪桂荣能那么折腾,也是得到了田相龙的默许,因为他要保住儿子,哪怕是有病的儿子也比没有儿子强。

其实田相龙心里也清楚,田琦并不是合适的继承人,所以在田琦死后,他又找了一个叫小红的女人。田相龙属下的分公司有不少,这个小红就是某家分公司的前台。洪桂荣在家中积威已久,田相龙有点怕她所以总是让着她,这件事他是背着洪桂荣干的。

孩子上个月刚刚出生,还差三天才满月,就是前天丢的。前天天气不错,小红带着保姆和孩子到楼下绿地里晒太阳。有人主动过来搭讪聊天,夸这孩子长得好,并伸手接过去抱了抱。恰在这时有人在他们脚边丢了串鞭炮,把他们吓得转身就跑,等回过神来,孩子已经不见了!

田相龙听说消息立刻就报了案,都快急疯了,曾有过那样绝望的经历,好不容易又老来得子,一般人恐怕没法理解他的感觉。结果今天孩子找着了,居然是被丁齐救出来的。

丁齐的感觉也很复杂,他“弄死”了田相龙一个儿子,却救了他的另一个儿子,与田相龙的缘分纠葛还真是不浅啊。他看着田相龙似笑非笑道:“田老板,你的动作够快,效率也够高啊,我是不是得恭喜你心想事成?”

田琦出事是去年十月、国庆长假之后,而如今是九月中旬,不多不少正好十一个月,这孩子还差三天就要满月了,说明田相龙的动作确实够快的,是个实干家!

田相龙竟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讪讪道:“这就是撞大运的事!……我田相龙做事向来恩怨分明,有一码是一码,今天你救了我儿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丁齐:“我只是遇上了而已,田老板也不必客气。”

刘丰在一旁说道:“丁齐为了救你儿子,遇上了什么事你也知道了,刚才我还给你看了网上的消息。你去年不是请过公关公司的水军吗?眼下还没有什么事情要你帮忙,但真有必要的话,田老板自己知道该怎么办的。”

刘丰今天就是带田相龙来表示感谢的,临走前还告诉丁齐,分局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孙达被休假了、正在接受内部调查。如果他没有问题,组织就会还他一个清白,并提醒他今后在工作中注意方式方法,如果他有问题,那就给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对于这个结果,丁齐的感觉还是挺满意的。第二天他清晨又去了小赤山公园练功,并把棍子拿回来了。下午正常上班,回来后就没有再出门,他在家里等人呢。晚上八点多钟,等的人终于来了,就是穿着一身警服的孙达。

孙达今天是不得不来,而且是带着必须完成的任务来的。也许是已经意识到这起事件的影响,公安部门也感受到了压力,所以效率非常高。昨天晚上,孙达就被通知暂时休假了,今天下午,他接受了督查人员的问询,是正式的、有记录的调查谈话。

本来像这种内部调查,辖区分局处理就可以,可这次市局也来人了,由分局的政委陪同,场面还挺大的。其实现场情况也没什么好扯皮的,几名警官都带着执法记录仪呢,调出来一看就清楚。

丁齐说的都是实话,孙达的确一到现场就说是打架斗殴,而且他的确把丁齐带上手铐和犯罪分子团伙混在一起押送到派出所了。但假如仅仅是内部调查,也查不出太大的问题,顶多是处置程序上有瑕疵,工作的方式方法不对。

孙达并没有包庇罪犯,也没有耽误破案,还是把所有人都带回派出所问清楚了。所以督查人员并没有纠结于现场情况,而是直接问孙达:“据报案人反应,你经常和犯罪分子一直喝酒并称兄道弟,有没有这回事?”

这就是丁齐给孙达埋的雷呢!别看孙达在丁齐面前挺横,到了公安内部的督查人员面前,秒怂。

孙达满头冷汗地回答,的确有这么回事,他确实和王老四一起喝过酒,都是王老四请的客。有时候在王老四的饭店吃饭,对方都给他免了单,不是他不想付钱,而是人家坚决不收啊。至于喝酒的地点也不止在王老四的饭店,还去过别的更高档的地方。

酒喝多了称兄道弟的情况,应该也是有的,都是王老四叫他哥,他也不能不让别人叫啊!下班之后,谁不能没点私人生活呢?而且他这么做也是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嘛。

但是孙达也着重强调,甚至拍着胸脯发誓,他事先根本不知道王老四还牵扯到那样的犯罪案件中,也绝对没有包庇纵容的主观意图,更谈不上什么是犯罪分子的保护伞。实际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他把王老四那伙人都带回去了,案子也破了,犯罪分子都将被绳之以法。

情况其实并不复杂,很短时间就调查明白了。督查人员最后对孙达说,组织上还是相信他的,但鉴于事件影响很大,孙达本人也要做深刻检讨。所有事情都得按程序来,今天只是刚刚进行到内部调查核实阶段,最终的处理结果还需要领导讨论。

督查人员走后,分局政委单独留下来了,首先把孙达给臭骂了一顿。然后政委又告诉孙达,这次的检讨一定要深刻,而且分局决定扣发他这个季度的绩效。虽然最终的处理结果还没出来,但政委既然这么说了,估计这就是结果了。

至少在公安系统内部,没有谁故意要整他。

但是政委还交给了孙达另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去找丁齐赔礼道歉。因为丁齐是报案投诉人,也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问题的关键就在他身上。假如丁齐本人不站出来说句话、对公安部门的处理表示满意,这件事就不太好收场。

假如丁齐本人满意了,还写了一份正式的情况说明并签上字,那就是皆大欢喜,坏事也变成了好事,凡事都要讲辩证法嘛!

政委还撂下了狠话,假如丁齐那边的事情没处理好,就扒了孙达身上这层皮。所谓的皮就是指这身警服,孙达知道政委这是在吓唬他呢,也不得不认真对待,尽管心里也觉得委屈,但也只能先忍着。

政委临走前见孙达的情绪有些低落,还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的情况有些敏感,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这种事?

政委说的情况孙达心里清楚,下口街道派出所的所长马上就要退休了,接下来要提拔一位新所长,事先已有消息,这个人选就是孙达。所长在某些人眼里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官,但孙达今年已经四十出头了,这就是他要抓住的人生机会啊。

到这个月为止,孙达所负责的管片,就快连续一年没有发生过重大治安案件了,这也是孙达的业绩,在分局下辖的几个所里是最优秀的。虽然这可能并不是提拔他当所长的决定因素,但组织部门真要提拔他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所以孙达昨天看见有人闹事,而且是持械打翻了那么多人,现场情况看上去很严重,弄不好还会有死伤,当即就冒出一股无名业火,差点没急眼了。他的这种心情也可以理解。

政委也提醒他了,坏事可以变好事,这次他算是破获了一个重大犯罪团伙,虽然因为工作的方式方法问题需要做检讨,但事情一码归一码,弄不好还是立功受奖的机会。只要这次立功受奖坐实了,提拔他当所长便是顺理成章。

谈话最后的气氛还算融洽,孙达发了一番牢骚,抱怨基层工作太难做,还经常被群众误解。政委也表示理解,并劝他首先要端正自己的态度,趁着这次休假的机会,赶紧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

孙达被谈话之后,当天晚上就找到了丁齐这里。丁齐见到孙达并不意外,他知道孙达迟早会来的,开门后便淡淡笑道:“孙警官,您怎么来了?快进屋坐吧!”

孙达进屋坐好之后,欠身道:“丁老师,我是来向您赔礼道歉的!今天督查人员已经找我谈过话,分局的政委也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让我意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

既然他是这个态度,丁齐也没法再说什么狠话,只是摆了摆手道:“有些事情,态度一定要谨慎,稍不小心就可能造成重大后果。还好这次没出什么大事,犯罪分子已经归案,只要公安部门能够公正处理是,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想打听一下,案子查清楚了吗?”

孙达:“我休假了,案子被分局的刑侦中队接过去了。据我知道的消息,那的确是一个拐卖妇女儿童的团伙,成员都是外地人。王老四也不是本地人,他是外来人员在这里租了个房子开饭店,并不是团伙主要成员,只是给团伙提供掩护。

丁老师救出来的那个孩子,已经查清了身份,是江北建设集团老板田相龙的儿子。我今天刚听说,你和这位田老板还有过节。田老板今天来我们派出所了,送来了锦旗和感谢信,还要捐赠我们几辆警车。

但是这孩子的情况比较复杂,案件可能另有内情,我们正在进一步调查,目前还没有什么结果。据已经落网的犯罪分子交待,这个团伙还有三人在逃,其中有两个是首脑人物。

有一个人当时并不在饭店里,后来应该是听到风声便潜逃了。至于另外两个首脑,平时并不和他们一起行动,很有反侦察经验。我们已经发出了通缉令,但并不了解这两人的真实姓名,他们和团伙其他成员之间的称呼也都用外号。

目前这个团伙还有在逃人员没有归案,所以丁老师也要小心安全,有什么情况可以及时向公安部门求助……”

谈话进行到这里,可以说气氛很正常。但是孙达在这里坐了半天就是不走,该道歉已经道歉了,丁齐也没有继续为难他的意思,至少态度还算客气。到最后丁齐主动问道:“孙警官还有什么事吗?”

孙达从兜里掏出三张A4打印纸,上面已经打满了字,双手递给丁齐道:“这是一份关于此次事件的情况说明,请丁老师配合警方签个字。”

丁齐接过这两张纸仔细阅读,看着看着脸色就沉了下来。他忍住了将东西摔回孙达脸上的冲动,又将之递了回去,面无表情地说道:“孙警官,既然你今天主动登门道歉了,而公安部门正在进行调查处理,我就不打算继续追究什么了。但是这样还不够吗,难道还要我给你写封表扬信和感谢信?”

纸上的内容是已经打印好的,而且是以丁齐的语气、丁齐的名义写的,就是对此次事件的情况说明以及对公安部门处理结果的意见。看来孙达今天也没闲着,和政委谈过话之后就抓紧时间干了这件事。

这篇文字首先介绍了现场情况,既然是以丁齐的语气写的,介绍的当然就是丁齐的亲身经历。孙达警官工作的方式方法有些问题,其中当然也提到了,但是从丁齐的角度又为孙达警官做出了解释,重点强调这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的成因是双方面的,首先是丁齐的态度不好,当时手里还拿着棍子呢,身边躺着被打翻的一群人,无论是谁看见了都难免有所误解。另一方面,是因为孙达警官嫉恶如仇,面对扰乱社会治安的犯罪嫌疑人时,态度都很严厉。

除了这些小情况,孙达警官在犯罪现场的表现堪称英明神武。他接到报警后及时出警,并迅速控制了事态,不仅震慑了犯罪分子,而且将他们全部带回了派出所,在场的犯罪分子无一逃脱。

因为误会,丁齐在派出所打电话投诉了孙达,但了解情况之后,已和孙达警官达成了谅解。孙达警官尽管受了委屈,但仍然不计较个人得失,主动登门赔礼道歉。丁齐因为的冲动和误解,对孙达警官的工作造成了不利影响,了解情况之后,感到非常抱歉。

这篇文字最后的四分之一篇幅,是丁齐作为见义勇为好市民的代表,感谢以孙达为代表的警务人员不顾个人安危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奉献精神,并且着重表扬了孙达警官的工作严肃认真,为破获这一起案件做出了重大贡献。

丁齐刚才问孙达的那句话没错,这就是一封表扬信和感谢信!孙达已经替丁齐写好了,丁齐只需要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假如孙达拿到这个东西,这次内部调查就算能结案了,他不仅过了关而且有莫大好处。

好套路啊,居然就这么套路到丁齐头上来了。

但见丁齐的态度,显然是不想签字了。孙达拿回那三张纸,脸色也沉了下来道:“丁老师,这份情况说明有哪些地方与事实不符,你可以指出来,我们一起修改。但我个人认为,描述应该是属实的,你也有义务配合警方实话实说。假如没什么问题,就请你签字!”

丁齐不紧不慢道:“从程度上讲,拿这份东西来的不应该是你本人,更不应该事先写好了让我签字。假如督查人员到我这里来了解情况,我会如实地讲述,如果记录是准确的,我也会在上面签名。但是这份东西,还是请你自己拿回去吧。”

孙达的脸色变了变,又尽量挤出一丝笑容道:“丁老师,我这不是主动登门道歉了嘛,好心好意和你协商。这么做,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的。你还有什么要求和条件,不妨都提出来,我能满足的尽量都满足,假如是针对公安部门的,我也会向上级领导反应。”

丁齐摇头道:“我没有什么要求和条件,就是不想签字,孙警官请回吧,请照章办事。”

孙达:“这是分局政委交给我的任务,今天一定要完成!”

丁齐:“这是你的任务,不是我的任务。我不信这份东西是你们政委写的,它也不是我写的。既然是你自己写的,你就自己留着、自己签字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