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10、报警

刘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来得这么快?孟蕙语并没有被限制自由,她坐警车来派出所的路上就打了几个电话,找辅导员和同学说了事情的经过,应该是有人通知了刘丰。

刘丰走的路线自然不同,他直接去找了辖区公安分局的赵局长,然后分局长亲自陪着他就来了。其实这位赵局长听说过丁齐的事迹,还认识丁他,当初特意看过丁齐在境湖市安康医院留下的监控记录、参加过相关会议讨论呢。

赵局长一听丁齐的名字就觉得头大,心道怎么招惹了他,那可是个连疯子都惹不起的家伙。丁齐自己恐怕还不清楚,他在公安系统内部,如今可是“威名”不小,孙达警官在现场是没搞清楚状况,后来核实他身份的民警可是吓了一跳。

另一方面,赵局长也算是刘丰的学生,早年在警方组织的犯罪心理学培训班上,就上过刘丰的课。其实案件并不复杂,对于一个老公安而言,问几句也就明白了。赵局长此刻满面赔笑道:“误会,全是误会!我刚才过问了小孙警,现场情况比较复杂,所以都带回来做笔录,这也是正常程序。至于这手铐嘛,实在不应该,我回头会严肃批评他们的!”

赵局长叫人拿来了钥匙,亲自把丁齐的手铐给解开了,还对丁齐说道:“这次有可能破获了一个重大的犯罪团伙,辛苦丁老师了,回头我会亲自给你申请见义勇为好市民的称号与奖励。”

丁齐看见刘丰,眼眶差点都湿润了,有种小孩子在外面被欺负了、终于见到家里大人的感觉。刘丰却没说什么,只是对丁齐摆了摆手道:“先做完笔录,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

丁齐和导师又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但是一见面并没有生疏的感觉,仿佛也不需要多说什么。在笔录上签了字,丁齐跟着导师来到了外面的大厅里,又看见了孟蕙语、毕学成和叶言行,他的另外两名学生闻讯也赶来了。

孙达警官将丁齐被收走的手机亲手还给他,赔笑道:“丁老师,委屈您了!我也只是照程序办事,刚才多少有点误会……您可真生猛啊,一根棍子打翻了那么多人!回头我请您吃饭,算是赔礼道歉。”

丁齐接过手机道:“孙警官也不用太客气,照章办事嘛!您稍等,我也照章办个事,打个电话……”

他就站在那里拨通了一个号码,声音很清晰地说道:“喂,110中心吗?……是的,我要报警,其实是投诉一名警官。他的姓名叫孙达,孙悟空的孙、发达的达,工作单位是下口街道派出所,警号是……

今天下午镜湖大学西门附近发生了一起恶性绑架案件,受害人是一位大三女学生,我恰好路过遇到了,是孙达警官出警处置的,目前犯罪分子已经落网。但是孙达的警官的处置方式非常有问题,种种迹象表明,他与犯罪团伙可能有勾结。”

110不仅可以报案,也可以投诉警官执法。这些投诉都会转到公安部门的监查科,至于会怎么处理就是另一回事了。平时有很多投诉是的确无理取闹,但也有些投诉确实是相关的执法人员有问题,按规定都必须记录下来并转到监查科处理。

丁齐投诉了孙达几件事。第一是在出警现场没有问明事态的情况下,就企图将事件直接定性为打架斗殴。第二是他严重违反了程序,将见义勇为的报警人戴上了手铐,而且是和犯罪分子混在一起押送。

这些倒是其次,关键是他在电话里说的另一番话令人心惊肉跳:“这位孙警官和犯罪分子认识,据知情人反应,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并称兄道弟。在案发现场,他还企图包庇犯罪团伙,改变案件性质。对于这种警匪勾结现象绝不可容忍……”

有人说急脾气报仇不过夜,丁齐这是连派出所的大门还没走出去呢!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因为他就是在派出所的大厅里打的电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包括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前来办事的群众,也包括分局的赵局长。

刚开始孙达警官没反应过来,听到这时脸色已经涨得通红,抢步上前指着丁齐道:“你这是造谣污蔑,快把电话放下,再胡说我就不客气了!”假如不是赵局长就站在旁边,估计他就直接上去动手了。

丁齐看了他一眼,就在看一个白痴,而且眼神有点冷,令人直起鸡皮疙瘩,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只是报案人,不是法官,在陈述我所知道的情况,如果你没有问题,相信督查部门会还你清白的……喂,你都听见了吧,也录了音吧,我就在下口街道派出所,孙达警官就在我旁边,分局的赵局长也在。刚才孙达警官在恐吓和威胁报案人……”

丁齐以前从没有见过孙达,他只是今天才在宣传栏中看过孙达的照片,然后是第一次和这位警官打交道。至于所谓的“据知情人反应”,孙达和那饭店老板经常在一起喝酒还称兄道弟,当然是丁奇随口说的,但丁齐也清楚投诉的时候该怎么说最狠,反正去调查就是了。

有一点丁齐可以肯定,孙达绝对认识王老四,两人之间应该还有些交情。至于孙达是不是故意包庇要犯罪团伙,哪倒还不至于。但他今天对案件的现场处置方式,假如换一个人被整懵了、吓唬住了,弄不好会遗害无穷。

丁齐心中一直压着一股情绪,有发泄的冲动,谁让这位孙达警官撞枪口上了,他虽然压抑但是也很冷静,知道在这种场合打这种电话,别人偏偏还不能把他怎么样,而且是非调查处理不可的。丁齐可不是个老好人,他的下手也挺狠的,而且是当面!

赵局长的笑容早就僵住了,脸色比锅底还难看,冲孙达吼道:“你一边去,别丢人现眼了!”然后又冲刘丰道,“刘院长,丁老师投诉的事情,我们公安部门一定会调查清楚的,给人民群众一个交待。”

刘丰叹了口气道:“那就辛苦赵局了!”然后瞪了丁齐一眼,没说什么话,只是做了个手势,终于把丁齐从派出所里带出来了。

来到马路边,刘丰才开口道:“丁齐呀,我刚想夸你变得稳重多了,经历了那么多事,学会了看清形势、不吃眼前亏,转眼你就来了这么一出!”

刘丰原本想夸丁齐什么?总结起来就是六个字“识时务,不装逼”。丁齐的确是一位见义勇为的英雄,他对孙达警官的处置非常不满意。但是在执法现场,他并没有顶撞警察,而且表现得很配合,可以说是乖乖地被带进了派出所。

有很多人自以为牛逼,进了派出所还想装逼,结果都是被麻溜地被教育做人了。丁齐没有大吵大闹,很配合地戴上了手铐进派出所做笔录,如实地讲述了情况。这是一种很明智的态度,所以刘丰才很满意。

但是丁齐在问训室里签完字出来后打的那个电话,将所有人都惊呆了,他难道是疯了吗?简直是原地引爆了一颗炸雷啊!

丁齐却很认真地反问道:“导师,假如我就想给他一个教训,那么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什么方式效果最好呢?我能打那个电话,就是因为您在啊!”

刘丰瞪着丁齐看了半天,最终无奈道:“你的确是专业的,很果断,一般人就算想,也不会那么当机立断。这种事情最好少做,但既然做了,仅仅这样还不够,影响还应该更大点,尽量用外部舆论的力量,否则你会吃亏的。要记住,真正能收拾他的,还是公安系统。”

丁齐:“导师,我明白!”

刘丰又扭头看着毕学成等人问道:“你们有没有人是校园网或者境湖生活网的版主啊?”

校园网当然是指境湖大学的校园网站,包括网上社区论坛,至于境湖生活网,是专门报道与讨论境湖市各种事情的一个网上社区,也有不少境湖大学的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在相关版块当版主。毕学成等三人皆是一愣,摇头道:“我们不是,但有认识的同学是。”

刘丰语气和蔼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否则不仅你们丁老师可能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而且其他人也可能遇到类似的危险。所以一定要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提醒广大同学提高警惕。

包括丁老师投诉那名警官的事情,也需要大力要宣传,给其他执法人员也提个醒。当然了,重点还是丁老师见义勇为的事迹。不仅是校园网和境湖生活网,你们每个人的朋友圈都应该宣传转发,总之越多的人看到、越多的人知道便越好。”

三名学生立刻就明白了刘丰的意思,当即点头道:“我们回去就办,一定要提醒广大同学提高警惕,并宣传丁老师的英雄事迹。”

刘丰:“那名孙警官的姓名、警号、工作单位,你们都记住了吗?”

孟蕙语点头道:“记住了,记得很清楚!”

刘丰摆了摆手道:“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你们丁老师还有点事情要说。”

三名学生走后,刘丰突然把脸一板,瞪着丁齐呵斥道:“丁齐,最近长能耐了是不是!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事情还这么不稳重?这段时间是不是跟人学了几手功夫,会两下子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你特太冲动了,知不知道今天的情况有多危险……”

刘丰劈头盖脸骂了丁齐五分钟,等骂够了才说道:“我正好在区公安局有事呢,接到消息就拉着赵局长一起来了,现在还得回去办事。你回去之后老实待着,不要到处乱跑,防止有人打击报复。等我的消息,我有空了再找你!”

刘丰是自己开车来的,车就停在路边,说完之后便上了车。丁齐站在路边深鞠躬道:“导师您走好!辛苦导师了!谢谢导师了!”

丁齐心中本有一股躁动的情绪,就像某种压抑的暴戾冲动被释放了出来。但是挨了导师一顿臭骂,感觉竟然是被骂爽了,就连心情都好了不少。回想起来,已经有多久没挨过导师的骂了?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啊!

丁齐却没有直接回公寓,而是又回了案发现场。那家饭店门口拉着警戒带还停着两辆警车,有不少警务人员正在进进出出。看来警方已经清楚到发生了什么案件,正在现场取证呢,并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丁齐又见到了方才那位女警官,点头打招呼道:“警察同志好!我是来找东西的,刚才在这里丢了一根棍子。”

女警官显然也听说了派出所里发生的事,露齿微笑道:“丁老师啊,今天真不好意思,让您受委屈了。我们所的孙头脾气向来有点臭,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您的那根棍子,刚才被报案的那个女生拣走了,说是丁老师的东西要拿回去,她是和另外两个男生一起来的。”

妖王木的长棍,看上去平淡无奇,其实也算是一件宝物了,有它在手,丁齐的棍术可说是威力倍增。假如今天没带这根棍子,丁齐断不能打人打得那么潇洒,看上去短时间内就把那伙歹徒全抽趴下了,其实过程也很惊险,丁齐多少还是冲动了。

导师刘丰刚才骂得也有道理,只要丁齐反应稍慢不小心挨了一刀,恐怕也有生命危险,别看他的功夫不错,但也是血肉之躯。听说棍子已经被孟蕙语他们拣走了,丁齐也有些感慨——嗯,真是好学生啊,这也是尊师重道的表现!

假如这是一起打架斗殴事件,丁齐的行为被定性为持械伤人,那么棍子就是物证,肯定不能让他拿走。但现在事件的性质变了,丁齐拿走自己的东西倒没什么,至少现场的警察没有为难。

那名女警官又说道:“我叫李青花。丁老师的功夫相当不错啊,今天不仅救了那名女大学生,还救了那个孩子。往后有机会,我还想和丁老师多请教呢。”

李青花?丁齐莫名想接一句:“我叫丁白瓷。”他当然没有真的说出口,只是很客气地点头道:“我只是遇上了而已,今后有机会,一定和李警官多交流。”

今天率先赶到案发现场的三名警官,让丁齐感到不满的只有孙达,至于另外两名警察尤其是这位女警,其实对丁齐并没有什么敌意。孙达好像是他们的领导,所以另外两名警官也不好拆台,但对孙达的做法显然也不是很赞同,孟蕙语就是李青花叫上警车的。

这位李青花警官长得挺白净,人还挺漂亮的,身材稍显丰腴,穿着一身警装凹凸有致挺性感的。她是来协助分局的办案人员封锁现场的,站在门口也没啥事,就和丁齐多聊了两句。

丁齐回到公寓之后,先是收到了孟蕙语的微信,告诉他那根棍子被拿回来了,还问他要不要送过来?丁齐回消息说不着急,明早练功的时候带过来就行,然后叫了份外卖便没有再出门,就在公寓里待着。

当然晚饭后,发生在晚饭前的事情就传开了,先是发在境湖大学校园网和境湖生活网上,迅速引起了广大师生的关注。消息不仅传播在论坛上,也转发在每个人的朋友圈里,呈病毒式扩散的势态。

丁齐并没有授意学生们做什么,刘丰教授只是给了点提示。但是事件本身太过耸人听闻了,而且是境湖大学某位学生的亲身经历,消息一放出来,没法不吸引眼球。到了上晚自习的时候,几乎全校学生都在交头接耳谈论这件事。

几千学生在发朋友圈,最关注这些消息的就是这些学生的家长,然后这些家长也转发了朋友圈……消息传播的范围急剧扩大,而且是自发传播,并没有谁特意去请什么公关公司做推广。

在社会大众自发传播的消息中,除了提醒大家注意提高警惕、表扬丁齐老师见义勇为之举,还造成了另一个后果,就是孙达警官被骂惨了。一夜之间,孙达突然就出名了,在这一起事件中,他甚至比丁齐更令人关注,而1且丁齐投诉孙达的内容也被发到了相关消息中。

公安网监部门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可是再想发通知删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样的消息也不太好删啊,弄不好会激起境湖大学所有学生的不满情绪。

丁齐坐在家里,也上网刷了刷,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今天投诉了孙达,假如按照常规,公安监查部门会处理的,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倒不是说刻意包庇谁,但谁也不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冤枉自己的同志啊。

孙达今天的现场处置方式有瑕疵,但也挑不出大毛病,他确实是把所有人都带回去调查了,而且也没有耽误破案,顶多是态度和方法上有些问题。最终的处理结果,恐怕就是被政委找去谈话教育,连内部通报批评可能都够不上。

更重要的另一点,今天可是破获了一个重大犯罪团伙,当时赶到现场的负责人就是孙达。所以这起案件,弄不好还是孙达立功受奖的机会!

可是丁齐却不愿看见这个结果,他对此事另有看法。只有他本人清楚,自己和孟蕙语下午经历了怎样的凶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这个团伙能够被成功揪出来的关键,可不在于现场执法的孙警官慧眼如炬,而是那伙人当时被丁齐一棍子打懵了,以为他是上门来找麻烦的,又见他只有一个人,所以就抄家伙冲出来了,然后又被丁齐打进去了。

假如没有这一出,事情是很难被定性的。要么就是丁齐带着孟蕙语及时离开,拿犯罪团伙没什么办法,只能提醒大家小心。要么就是丁齐打进去,弄不好真被定性为打架斗殴,他也会因为持械伤人被带进去关几天。

丁齐自己受点委屈事小,但假如是那样的话又意味着什么?

说孙达警官与犯罪团伙有勾结、故意包庇他们,这种话丁齐自己都不太相信。那么孙达为何会有那样的态度呢?他就是负责那片辖区的治安警,饭店老板王老四肯定是认识他的,他恐怕也是王老四刻意巴结奉承的对象。

丁齐在投诉电话中说,孙达警官经常和犯罪分子喝酒并称兄道弟,看似是随口瞎编,其实也不是完全没谱。可以想象,王老四平时肯定请孙达喝过酒、免过单,平日也会刻意奉承,将这位孙警官捧得挺舒服。

身为负责那片辖区的治安警,孙达警官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管片里出乱子,假如有人打架闹事,他是肯定不会有好感的。他赶到现场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熟人王老四被揍了,而且还有人拿着棍子打翻了一片。

当时并不知道具体内情的孙达对丁齐能有好感才怪呢,他本能地不想把事态搞得太严重,所以在现场才会是那个态度。丁齐就是一位心理学家,岂能看不透?

孙达的问题就是态度过于嚣张了,可能是习惯了。这也许只是个小毛病,但是从原则角度,却是大问题。所以丁齐必须要给他一个教训,否则自己心里都会过不去的。

丁齐一直在等导师刘丰的消息,可是刘丰一直没消息,估计是很忙吧。晚上十点半的时候,丁齐已经洗漱完毕准备休息了,这时突然听见了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来的是导师刘丰,但刘丰不是一个人来的。另一个人让丁齐很意外,竟然是快一年没见过面的田相龙。田相龙一进门就把丁齐吓了一跳,只见他噗通一声就给丁齐跪下了,抱着丁齐的大腿道:“谢谢丁老师、谢谢丁大侠,我们老田家要谢谢您!”

丁齐一把就把他拉了起来,一头雾水道:“导师,这是怎么回事?”

刘丰似是想笑,但又憋住了,板着脸道:“你今天救的那个孩子,就是田老板的儿子。”

PS:今天突然意识到,已经是新的一个月了!假如您有空登录PC端,请给《方外》投张月票,求月票,多谢您的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