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9、七杀棍

那对“老夫妻”,根本不是什么老夫妻,他们只是稍微化了化妆,看上去年纪很大而已,实际上却身强力壮。朱山闲教了丁齐江湖爵门秘传的望气术,要诀就是能观人情志,或者说能分辨一个人的气场。丁齐虽然没怎么练过,但这点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既然这样就有问题了,孟蕙语显然是碰到麻烦了,丁齐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棍子,将那位“老大妈”的胳膊给打开了。

他的出现是个意外,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包括那对“老夫妻”,也包括躲在饭店门帘后面的同伙。像这种事情,假如失手了怎么办?比如孟蕙语挣脱之后跑掉了。失手了就失手了,对于这个团伙来说,通常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就算孟蕙语事后打电话报警了,她又能怎么说呢?就事论事,就是一对老夫妻要饭,想让她请他们到饭店吃一顿,还拉了她一把,结果把她给吓跑了。这种事情,警察接警之后是没法处理的,只能是孟蕙语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并留下心理阴影了。

可丁齐的突然出现改变了事态,他二话不说就动手了,而且手里还拿着家伙。打眼一看,就是特意上门来找事的,那个团伙也认为自己有什么事情暴露了、被人打上门来了,这是仓促间的自然反应。

这一棍子虽突然,可是那边一看只有丁齐一个人,“老大爷”随即就扑了上来。门里面也冲出来两个人,他们手里还拿着绳子、匕首和口罩呢,那口罩上不知沾了什么药,就想把丁齐摁住并拖进去,垂着一条胳膊的“老大妈”也冲了过来。

面对这么多人,丁齐身边还站着一个孟蕙语,一条长棍很难抡得开,照说很难抵挡。此刻就看出那五式棍击术的精妙了,丁齐并没有把棍子抡开,只是向后撤了一步,棍稍如灵蛇吐信,点、崩交替,在很小的空间内发出一连串的抽击声。

丁齐的棍子有多重?按谭涵川的说法,练习五式棍击术的第三式“崩”,要将一块立起来的砖头给打碎,却不能将之打飞,才算入门。假如是用这根棍子,丁齐如今已经做到了,刚才情况不明,他还有所保留,此刻却不留手了。

四个人两秒钟就被他抽趴下了,躺在那里惨叫着起不来。丁齐出手还是有分寸的,不要人的命,也将人没有打得筋断骨折。但身为一名精神卫生专业曾经的博士生,他可是学过神经解剖的,很清楚打在什么地方疼、打在什么地方麻,能让人暂时动不了失去反抗能力。

门里扑出来的两个人手上抄着家伙,胳膊被打脱臼了,四个人每人的膝盖弯都挨了一棍,当即就噗通摔倒站不起来了。在这根棍子下别说人站不起来,连鸟都飞不走。

有个家伙还挣扎着想翻身起来,丁齐也不客气,一脚跺上去,踩着他的后背就冲进了饭店,同时对孟蕙语吼了一句:“快打电话报警!”

丁齐一棍子将门帘给挑脱了,顺势一抖再给挑飞进去,门帘正好蒙在屋中另一个人的头上,丁齐再一抖棍子将之打翻。店中还有个年轻女子,像是服务员的模样,发出了半声尖叫,随即也被丁齐抖棍抽翻在地。

饭店里最后冲出来的一个人拿着菜刀,像是一个厨子。丁齐抖了两个棍花,第一棍将菜刀挑飞,第二棍将此人重重低打翻,让他爬不起来同样只能躺在地上直哼哼。

从门外打到屋里,总共放翻了七个人,丁齐出手是干净利索、半点都没有犹豫,中途只对孟蕙语说了一句话,其他人他则是问都没问。

能不动手就别动手,有话可以好好说,既然非得动手不可,那就先别啰嗦,有什么话打完了再说,这是丁齐从小总结的经验教训。在旁观者看来,丁齐可是够暴力的,就这么提着棍子打了进去,人仰马翻一片。

就连丁齐自己都有感觉,仿佛心中压抑着一股无名之火,使他感觉很暴躁,莫名就想发泄出来。出第一棍之前他还很平静,出了第二棍之后,就感受到那种压抑良久之后的暴发。

这家饭店不大,前面的厅中有四张桌子,左边有一间小包间,后面是厨房和卫生间。右边有个小走廊,开了两道门。打开一道门是间有床铺的卧室,另一扇门则通往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停了一辆面包车。

饭店里还有另一个人,但对丁齐没什么威胁,那是一个婴儿,看上去甚至还没满月。他被放在卧室的床上,大热天裹着襁褓,长了一身热痱子,而且身上很脏,好像喝奶吐到了脖子上,连身体带衣服都没有及时清理,旁边还放着一个脏兮兮的奶瓶。

丁齐看见这孩子就是一皱眉,本能感觉的情况不对。外面那么大动静,这孩子仍然昏睡不醒,丁齐一手提棍,另一只手抱孩子走出了饭店,脚下一片哀嚎之声。

警察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孟蕙语焦急的等在巷子口,而丁齐一手抱孩子一手提棍站在饭店门口,门里门外倒着七个人。期间有人还想爬起来,又被丁齐补了一顿棍子,于是他们又都继续趴着了。

警察来得很快,首先赶到的是一辆110巡逻车,估计先前就在附近不远。这是一辆涂着警方标志的捷达,车顶上架着天线、警笛和可以转动角度的摄像头,从车上下来两男一女三名警官,都带着肩携式执法记录仪。

孟蕙语一看见警察就跑过去喊道:“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这里有人绑架妇女儿童!”

为首的那名警官一愣,瞪了她一眼道:“什么绑架?什么妇女儿童?”

孟蕙语:“我就是妇女,儿童在那边抱着呢,刚才有人想绑架我……”

警官已经看见了巷子里的情景,皱着眉头走过来道:“那不是王老四的饭店嘛,怎么大白天的,又有人打架斗殴了?”

丁齐看着这位警官走进来,又看着他走进饭店,拿着棍子、抱着孩子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仿佛只在冷眼旁观。刚才那位被门帘闷住头又让丁齐打翻的男子,应该就是饭店的老板,那位领头的警官走进去掀起他身上盖的门帘,大声问道:“王老四,这里怎么回事?”

王老四估计已经听见那警官在外面说的话,挣扎着喊道:“打架斗殴,是打架斗殴!也不知道哪来一个疯子,冲进饭店把所有人都给打翻了,就连吃饭的客人都被打了!”

警官走出屋子,冲丁齐吼道:“你是什么人,这些人都是你打伤的吗?还不快把凶器放下!”另外两名警官也一左一右站在了丁齐的背后。

丁齐能有什么动作,他手里还抱着个孩子呢,这个姿势就显示了自己没有攻击性和危险性,另另一只手把棍子松开了。

他看着那领头的警官道:“孙达警官,你还没有调查清楚,就想给问题定性吗?”然后又一指孟蕙语道:“我曾经是境湖大学的老师,今天碰见这伙人想绑架我的一名学生,我把她救了下来,这是正当防卫与见义勇为。”

“正当防卫?”那位孙达警官呵斥道,“正当防卫用得着持械打伤这么多人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以前认识我吗?”

丁齐不紧不慢地答道:“街道的治安宣传栏,贴着你的照片呢,下面还有你的手机号码。至于正当防卫,我当然是正当防卫,而且还是无限正当防卫。正当防卫,指对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的人,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

无限正当防卫,是指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仍然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丁齐懂法律,回答的就是标准条文,这方面可抓不住他什么破绽。至于这位孙达警官,丁齐的确在二十分钟前刚刚见过他的照片,就是在社区的治安宣传栏里贴的便民服务卡。孙达是下口街道派出所的治安警,这一片就是他负责的辖区。

这一片地方的名字有点奇怪,叫下口街道,丁齐也没搞清楚还有没有上口街道。

丁齐此刻心中有一股怒意升腾,伴随着一种暴戾情绪,但是被压住了。这名孙达警官显然是认识饭店老板的,在他负责的辖区倒也是正常情况。可是孙达的态度不善,丁齐能感觉出来,这名警官一来就想把问题定性为打架斗殴,而且对丁齐的态度很恶劣、感觉很厌恶。

这位警官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清楚,但丁齐当然很生气,凭什么?他的确是见义勇为救下了孟蕙语。要说动手,说句实话,那一棍之后,是饭店里的人冲出来先行凶的。

孙达警官吼道:“你说正当防卫就正当防卫呀?惹是生非的混混我见得多了!”

这时地上已经有人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孙达道:“警察同志,我们不认识他,这家伙冲进饭店就把我们全给揍了,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丁齐尽量保持着冷静,声音很清晰地反问道:“谁家的饭店,准备着凶器、绳子和迷药呢?”

饭店门口落着几样东西,有匕首、软索,还有一个口罩。丁齐本能就感觉那口罩上一定沾着迷药,至于是不是这样,反正警察已经来了,拿回去鉴定一下就行。关键是他现在绝对不能改口、松口,让面前的警官有糊弄过去的机会。

王老四一哆嗦,随即喊道:“这不是我们的东西,都是他的!”

那对老夫妻也坐了起来喊道:“我们饿了,就是想要点吃的,想让这位小妹妹请我们吃点东西,没想到这家伙冲过来就打人!”

这伙人显然是老手,也可能早有准备,反应过来之后纷纷开始反咬丁齐并装无辜。孟蕙语也意识到事态不对了,在一旁叫道:“不是这样的,刚才我给他们钱想走,他们不让我走,还要把我拖进饭店里,是丁老师路过把我救下来的,里面就有人拿着凶器冲出来了!”

丁齐也反问道:“这孩子怎么解释?他就是我从饭店里找到的,你们给他下了什么药?这么点大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

孙达警官:“你问还是我问呢,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丁齐:“这孩子是我在饭店里找到的,应该是被拐卖的,否则谁会给这么点大的孩子下药?”

那名女警官已经伸手把孩子接了过去,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并没有发烧,闹成这样却依然昏睡不醒,再看脏兮兮的样子显然也不是被照顾得很好。她皱眉道:“孙头,这孩子好像真被人喂药了。”

那名男警官则喝问了一句:“这是谁的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张口欲言,最终却没有答话。假如换一个场合,他们可能会找借口冒充孩子的父母或者长辈,可是在这个场合,有些话就不太好说了。丁齐又看着孙达道:“孙警官,这里当然是你在问,你倒是把事情问清楚啊!”

孙达恶狠狠地瞪了丁齐一眼,有些不耐烦地摆手道:“全带回去做笔录!看看有人伤的重不重,该送医院的先送医院。”

这个处置到没毛病,丁齐又说道:“不用送医院,我下手有分寸,没人受伤也没人骨折。”他刚才下手的确很有分寸,只是把人打翻了暂时起不来而已,没有想杀人或者伤人。虽然他很想那么做,但还是压住了心中那股暴戾的情绪。尽管知道这些人该死,但他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孙达警官掏出了手铐,一转身竟然把丁齐给铐住了,显然把他也视为了危险分子。其实手铐搭过来的时候,丁齐完全可以一肩膀将他撞飞,就用靠山拳中的靠山劲。丁齐差一点下意识地就做出反应了,但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动。

丁齐只是沉着脸看着孙警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达警官板着脸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把你们都带回去问清楚了再说,也不能听你的一面之词。你打伤了这么多人,我当然要采取控制措施!”

这么多人一辆捷达可带不走,几位警官用对讲机叫支援,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辆面包。面包车是改装过的那种,驾驶座后面有隔壁铁栅,包括后面的车窗上都有铁丝网罩着,被押运的不法分子从后面塞进去,后面的门能从外面锁死。

丁齐居然也被塞进去了,和那七名歹徒挤在一起坐地上,面包车的空间显得有点小了,但也只能将就。看孙达警官的架式居然还打算把孟蕙语也塞进来,丁齐这回是真怒了,瞪着他喝然道:“把报案人和犯罪分子关一起押送,这符合程序吗?”

孟蕙语终究没有被塞进面包车后面的铁笼子里,坐着警察的捷达车走了。到了派出所,所有人分别接受讯问,果不出所料,那七名歹徒全部反咬了丁齐一口。

那对“老夫妻”不能再扮老夫妻了,他们承认只是想骗点钱花,却莫名其妙让丁齐给揍了一顿。至于强拉孟蕙语进饭店的事,他们一开始是不承认的,但这与孟蕙语交待的情况对不上,后来又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拉了孟蕙语一把,目的就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小姑娘,想让她多掏点钱。

至于王老四和另外两个人,咬死了就自称是饭店的老板、服务员和厨师,别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妙被丁齐冲进来揍了。剩下的两名歹徒,王老四则自称不认识,他们就是来饭店吃饭的客人。

警方当然不是傻子,不可能他们说什么就信什么,无论如何有两件事情是解释不通的,第一是那些凶器是怎么回事?第二是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孟蕙语也不笨,被带到派出所之后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清楚自己坚决不能改口,绑架就是绑架。她也不需要撒谎,如实说了情况,特别是强调亲眼看见有人拿着凶器从饭店里冲了出来,然后丁老师才持棍打进去的。

丁齐当然也接受了反复的盘问,他也只需说实话就行。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有问题的绝不会是丁齐和孟蕙语,他们两人的身份也经过了核实。那对“老夫妻”和那家饭店绝对是有问题的,问讯的警官也意识到,今天可能是破获了一起重大案件、抓住了一个团伙!

这边还没问完呢,问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丁齐扭头看见了导师刘丰,还有陪在刘丰身边的另一名警官,看警衔还不低。

刘丰一眼就看见了丁齐还戴着手铐,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皱着眉头道:“赵局长,我的学生是见义勇为,协助警方破获绑架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团伙。你们怎么还把人拷上了呢?有这么办案的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