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7、法不轻传

丁齐也算给自己找了点事,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每个周末恐怕都有的忙了。原先朱山闲等人就约好,每个周末大家只要有空就会来镜湖相聚、结伴探索小镜湖,现在丁齐还得抽空再跑一趟大赤山。

忙点就忙点吧,丁齐倒不在乎,至少每天都有事做、每天都有收获。从小到到大,丁齐从来不怕事情多,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解决的。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反而不喜欢闲下来无所事事的感觉。

一个人想修炼方外秘法有成,究竟需要多长时间?仅仅入门其实很短,因为这是一门直修心性的秘法,几乎没有任何旁支末节,专为发现与寻找方外世界所创。

想入门既要有基本素质又要肯下功夫,如果达不到要求可能一辈子都练不成,但如果符合要求又能下对功夫,在丁齐看来其实并不难。尤其是在他的亲自指点下,甚至每一步都可以在精神世界中、潜意识状态下直接示范引导。

当然了,这里所谓的“不难”是指练成观身境。接下来想练成入微境,在丁齐看来也不存在太多障碍,重点在于随时随地寄托心神的功夫,最终要找到那种状态。只要功夫用足了,至于找到状态的事情,丁齐这个师父可以帮着想办法。

再接下来的隐峨境,可能就需要悟性了,因为在修炼过程中将体会到什么是法力以及如何运用法力,还要锻炼出清晰而强大的自我意识。但这一切仍不算太难,真正难的应该是如何突破下一步的兴神境。

丁齐本人虽然尚未修成兴神境,但他也有感觉,想要突破兴神境,心境恐怕要经历一次重大的考验,而且若修炼不得法,精神状态也可能会出问题,相关秘法是不能随意尝试与传授的。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想探索方外世界,修成隐峨境也就够了。

修炼方外秘法的前三层境界“并不难”,这只是站在丁齐的角度去看,而且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修炼者不仅得到了方外秘法传授,还得到了丁齐本人的亲自指点、不走弯路。

比如丁齐第二天教授魏凡婷和涂至时,用的手段就很不一般,不仅在随眠状态下留下了很多诸如加强记忆、加深理解、坚持用功的暗示,还将向两人展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以相应的场景帮助他们体会。

这种教学方式,注定只能是传统的师徒传承,而不可能是大规模的普及教育,因为丁齐不可能一次教授太多人,哪怕将他的教学过程录制成课件,和丁齐本人亲自传授的效果也是两回事。

而且每次他都传授了两遍,大赤山外面一遍、里面一遍,因为总有一个人会记不住。这没关系,一起教就是了,潜意识中的暗示引导还是会有效果的。

修炼外方秘法的过程中,虽然能体会到法力的运用,但它本身却不以修炼神气法力为目的,就是一种很纯粹的心性修为。可是在运用它的时候,也会消耗神气,所以必须结合养练功夫。

丁齐已经总结了一套养练功夫,可以强身健体、补益神气,可是谈不上与人斗法啥的。就连丁齐本人,还另学了桩法、拳法以及棍术,才有防身自保之能。

假如丁齐的弟子另有想法,你如想修炼其他各种秘传法术或者绝技,就得和丁齐一样另下一番功夫了。但是另一方面,外方秘法的境界同样大有用处,比如丁齐,假如不是将方外秘法修炼到隐峨境,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练成“棍尖上的抟云手”。

假如换一种情况、换一个人,断没有他这么轻松,不知要下多少年苦功,所以修炼方外秘法也是一种根基,就看怎么利用了。丁齐此刻还不知道,朱山闲等人都说他变态呢。当然,这是一种夸奖。

丁齐大在赤山中拍了一批图片与视频资料,发给了朱山闲等人,并说了收涂至和魏凡婷为徒的事情,大家也都成了师伯、师叔。众人倒没什么异议,大赤山的事情本就说好了让丁齐自己看着办,而且方外秘法是丁齐所创,他想教给谁就教给谁。

谭涵川等人还说了,众人所传的桩法、拳法、棍术都不是什么秘密,丁齐也可以传授给弟子,能练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但是另一方面,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地提醒丁齐,秘法不可轻传,首先要考察弟子的心性,特别是人可不可靠、适不适合,尤其是有没有这等缘法。

方外秘法本身倒没什么,重点是它专为发现与探索方外世界所创,修炼时必然会涉及方外世界的秘密,这有时就是对人性的考验,与丁齐藏不藏私无关。

庄梦周特意强调,修炼方外秘法虽不算凶险,至少比修炼道家丹书“安全”多了,但也有走火入魔的可能。他还拿叶行举例,说得比较委婉,没有直接说叶行是修炼方外秘法走火入魔,而是说叶行没有这等缘法,就算他继续修炼下去,恐怕也会走火入魔。

庄梦周在群里提到叶行的时候,其他人都不说话了,但都背着丁齐在私聊庄梦周:“庄先生,您可千万被说漏嘴了,丁老师不记得那回事。”

庄梦周一一私聊回复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丁齐至今还不清楚,叶行做了什么、又遭遇了什么。其实在庄梦周看来,叶行就是走火入魔了。有人可能对所谓走火入魔的概念还有所误解,它绝不仅是在修炼什么秘法时如痴如狂甚至精神异常,也包括日常生活中的心性扭曲。

不提丁齐如何传授与指点涂至与魏凡婷,他本人的生活节奏并未因此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每周多了点事情。每天早上,他还是会到小赤山公园中锻炼,先练桩法再练棍术。

桩法没什么好看的,就像在练气功,好半天也没有动静。但如果留意的话,也能发现丁齐的不同寻常之处,因为他每次都能姿势很标准地站两个小时,这可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练棍术的时候就很精彩、很有观赏性了,因为丁齐人长得帅啊,而且身姿漂亮,简直就是一道风景线,因此经常有人看热闹。可惜并没有多少美女来搭讪,因为大清早就来逛公园的单身美女实在不多。

搭讪的人也有,基本都是大妈,没话找话地问他在练什么功夫?进而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对象等等,估计是家里有姑娘想介绍相亲吧。

要说完全没有美女也不是事实,总有一个姑娘会来。她来的时候丁齐一般都在站桩,而等丁齐站完桩炼棍的时候,姑娘往往已经走了,因为她还得上课。丁齐认识她,她已经上大三了,就是孟蕙语。

孟蕙语曾经是丁齐的学生,上过丁齐带的选修课。对于这个女生,丁齐是有好感的,甚至还心怀感激。想当初她在图书馆给他留了那张纸条,也算是帮丁齐解开了一个心结。

后来丁齐加了她的微信,逢节日孟蕙语都会发来问候,丁齐也会礼节性的回复问候,但两人之间并没有其他的联系。

最近孟蕙语每天清晨都会到公园里跑步,就在丁齐站桩的地方附近,沿着公园里修的水泥小径,穿着远动鞋、扎着马尾辫,跑起来像一只可爱的松鼠。

学校里就有操场,跑步何必要到这里来?她就是来看看帅哥的,但又不太好意思,所以每天都做出跑步的样子。终于有一天,站桩的丁齐收了架子,主动走过去打招呼道:“孟蕙语!”

孟蕙语站定脚步,心跳有点快、脸色有点红,可能是刚刚在跑步的原因,语气有点紧张地问道:“丁老师,您叫我……有什么事吗?”

丁齐:“你在锻炼身体?天天这么跑步,其实会伤到膝盖的,只是年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

他说的是实话,这姑娘跑步的姿势不太对,鞋穿得也不太对,跑的路更不合适,久而久之确实会伤到膝盖。长期跑步本身就可能导致这个问题,有些以竞技为目的、每天运动量很大的专业运动员员,若是训练方法不科学,其实并不健康。

孟蕙语一愣,随即露出很可爱的表情道:“哎呀,那怎么办?丁老师每天在练什么,能教我吗?”

丁齐还真教她了,首先就是桩法。女子炼桩法和男子有些区别,主要在于膝盖家,其他的要领倒是一致的。首先扎马不需要那么深,差不多就是双膝微屈,其次是双膝稍稍向内收。

丁齐为此还专门请教了谭涵川,但没有像谭涵川教他那么夸张,他告诉孟蕙语,刚开始的时候,每次站桩十五分钟就可以了。假如孟蕙语真能练出感觉来,丁齐再打算教她方外秘法中的养炼功夫,那套功夫也是可以单独练的。

丁齐也不仅教了孟蕙语,还指点了另外两名男生,就是上次在公园里曾遇到的毕学成和叶言行。

孟蕙语之所以知道丁齐每天早上都会在公园里锻炼,就是听他们说的。毕学成和叶言行周末会到公园里来锻炼,看见丁齐练功了,后来也很好奇地跑来看热闹。他们不像孟蕙语那么羞涩,主动跑过来问好,还向丁齐发出了一个邀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