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6、预料之中

当丁齐又一次将魏凡婷带到涂至眼前时,尽管刚刚才和她聊了一个下午,涂至站在那里看着她竟有些痴了。在他的记忆中,这又是在梦境之外的第一次见面,上前道:“小婷婷,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兔子!”

魏凡婷有些困惑道:“我当然记得你,我们不是刚刚见面吗……丁齐说的对,你果然是忘记了,回头我也会忘记吗?”

丁齐在一旁道:“在这里的经历,你暂时会忘记,不过也没有关系,将来终究会记得。如果你们彼此都愿意,还可以把每一次见面的情形都录下来。”

魏凡婷放眼望向四周道:“这儿就是里面的世界吗?不对,按兔子的说法,它应该是外面的世界、真正的世界,我终于走出来了!”

丁齐:“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让兔子慢慢告诉你吧。它暂时还不是你能长期停留的地方……你们先接着聊,我去旁边等。”

丁齐提着棍子走开了,将地方留给了涂至和魏凡婷。魏凡婷放眼望向泾阳江对岸,又环顾着远处林立的高楼,这个陌生的世界让她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就抓住了涂至的衣角,涂至顺手就把她的手给牵住了。

这个地方有点偏,很少有人会过来。远远地看过去,涂至和魏凡婷就像一对谈恋爱的青年男女,特意钻到僻静之处搞对象。其实这是不安全的,境湖和中国大部分城市一样,治安状况并不差,但也并非毫无隐患。公安部门安装的天眼系统,也覆盖不到所有的角落。

比如这个公园,偏僻的树林中偶尔也能见到流莺的身影,这些流莺主要是勾引那些逛公园的老头,背后都有鸡头团伙。这一带也发生过一些恶性案件,只是没有公开的新闻报导,相关消息在坊间流传,丁齐在境湖大学里也听说过一些。

所以丁齐走开了,却并没有走远,他既像一个看别人搞对象的偷窥者,同时也相当于这两人的保镖。看着远处的太阳缓缓沉入城市中高楼大厦背后,丁齐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吃午饭,晚饭时间也快过去了。

那俩人应该是不饿的,下午在大赤山中,丁齐还看见他俩坐在花树边吃零食来着。他叮嘱过涂至,可以将魏凡婷带出来见面,但不能让她走得太远,每次也不能停留太长时间,至少目前暂时还不能。

能够成功将魏凡婷带出来,也是丁齐做的另一个试验。魏凡婷就出身在大赤山,从有离开过,她就相当于方外世界中的生灵,那么能否离开?

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结论,看看魏凡超就知道了,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样离开?魏凡超能离开大赤山当然是借用了两界环,在不动用两界环这种控界之宝的情况下,方外世界中原的生灵该怎么出来,便是丁齐做的试验。

丁齐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是有关小境湖的。假如长江中曾出现的那条白暨豚真是从小境湖中跑出去的,既然小境湖中原有的东西带不出去,白暨豚是怎么出去的?生灵和其他的东西的区别,就是其有自我意识,那么答案可能就与自我意识有关。

他在大赤山中问魏凡婷,想不想出去与兔子见面?魏凡婷说想,然后他就用了将涂至带进去时同样的手段,也将魏凡婷给催眠了。催眠的过程不是那么顺利,至少比催眠涂至困难多了,但最终还是成功了,丁齐的实验也成功了。

丁齐没有动用两界环,也将魏凡婷给带了出来,然后他得出了一个推论。方外世界中的东西之所以带不出来,是因为它们属于另一个世界,带着另一个世界的意志。但是生灵本身有自我意识,虽然这种自我意识也诞生于那个世界中,却可以做出自主的选择。

得出了这个结论,丁齐接下来还有两个试验要做,但眼下并不着急。许是受到谭涵川等人的影响,丁齐把探索方外世界的过程几乎也当成了一个科研项目,在不断低提出设想并验证,同时修正着方外秘法的理论。

太阳落山之后,丁齐走回两人身边道:“魏凡婷,该回去了。”

涂至的样子十分不舍,丁齐又说道:“你可以送她回去。假如今晚有月亮的话,还可以采些肉脂,我教你们肉脂真正的用法。”

涂至记不住大赤山中的经历,魏凡婷恐也记不住大赤山之外的经历,但是换一个角度想,魏凡婷能记住在大赤山中与涂至的见面经过,而涂至能记住与魏凡婷在大赤山之外的见面经过,而且他们都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丁齐也不算白忙活。

记得第一次进入小境湖时,尚妮和丁齐都曾突发急症,原因应该是对环境的不适应,时间差不多都在进入小境湖的三个小时之后。所以丁齐今天也一直在观察涂至,距涂至进入大赤山早就过了三个小时,他却好像没什么反应。

想想这也是正常情况,小境湖恐怕数百年已无人涉足,但大赤山一直有人居住,而且还能和外界往来,微环境差异也许并不是那么大。再说了,其实涂至早就进去过,田琦和卢芳也进去过,他们后来不也没事吗?

但为了保险起见,丁齐还是想把涂至带进去,让他内服与外用月凝脂,大赤山中产的月凝脂。至于魏凡婷,丁齐倒不是太过担心,人家从小就是吃仙家饵药月凝脂长大的。

等回到大赤山中,天边一轮上弦月已经升起,魏凡婷突然问道:“咦,我怎么在这里?不是刚刚已经出去了吗……兔子,你怎么又来了?”

涂至叹了口气:“你果然忘记了,但是不要紧,你会记住在这里见过我!”

丁齐也哭笑不得道:“无论如何,你们都能记得今天见过了彼此,只看保留了哪一段记忆。”

魏凡婷突然道:“丁齐,那你怎么好像都能记得?”

丁齐:“这正是我要说的。我有一门秘法,假如修炼有成,不仅能自行出入方外世界,而且还能保留彼此的记忆。”

涂至:“我们能学吗,可不可以拜您为师?”

丁齐:“当然能学,拜我为师就要立誓守我的规矩。”

魏凡婷:“太好了,怎么才能拜您为师?”

丁齐:“先到你住的地方吧,听我慢慢说。方外秘法不是一两天就能学会的,先不必着急,找一件东西、采取一些肉脂,不要再像以往那样用手去接了。”

到了魏凡婷住的地方,涂至也被那一屋子金器给惊呆了,等他回过神来掏出手机想拍,丁齐在一旁提醒道:“你如果不想给她惹麻烦,这样的影像资料就不要带出去,最好连拍都别拍!”

说话时丁齐也在观察涂至的反应,见涂至果然将手机收了起来。这小子来的时候准备的东西还挺齐全,连充电宝都带了。丁齐观察涂至并不仅是此时此刻,事后他还给了涂至单独活动的机会,就想看看涂至是否会将那些东西都拍下来?

这也是一个心理测试,因为涂至知道自己出去之后不会记得,那么提醒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保留影响资料。假如他这样做了,提醒自己特意记得这些器物的潜意识是什么?答案恐怕不言而喻。假如换做范仰,就算丁齐警告了,回头恐仍然会偷偷拍下来。

涂至没有那么做,就说明他真正听从了丁齐的建议,对宝物动不动心不清楚,其实动心也没关系,但丁齐至少知道他更在意的是什么。丁齐告诉涂至,想拜他为师修炼方外秘法便得守他的规矩,什么规矩还没说,暗中先来了这么一个测试。

在东厢房找了一个精美的玉壶,顺手拿了一根敲钵的黄金小锤,丁齐带着两人去采集月凝脂。他之所以要亲自动手,就是想节约时间,怕这两人的速度太慢。那玉壶是一对,魏凡婷有样学样,也拿起另一个跟着走了。

大赤山的范围有三十多平方公里,月灵芝散落分布在不同的地域,每一株生长在哪里、哪一株今天可以采取月凝脂,魏凡婷都很清楚。采取月凝脂的时候,丁齐发现,魏凡婷的身体素质非常不错,轻盈而敏捷,反应也远远超过一般人,反倒显得涂至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魏凡婷穿鞋了,很舒适的女式凉鞋,并不是高跟,涂至今天刚买的。

为了照顾涂至,丁齐特意放慢了速度,他们采取了大约八十多株月灵芝上的月凝脂,玉壶有点大,只铺满了底部薄薄的一层,但差不多已经够了。丁齐又带着两人回到了那栋古式建筑里,先将月凝脂放到一旁,说起了拜师的事情。

丁齐并不清楚传统的拜师需要怎样的仪式,也没要求两个人下跪磕头,只是要他们简单地行礼敬茶。大赤山中有茶,这里就生长着茶树,魏凡婷自己采、自己炒制茶叶。这工艺不是古代的,估她也是见过从外面带进来的茶叶,然后自己学着做了,装在一个黄金罐子里。

两人敬茶的时候,丁齐的感觉有点怪怪的。涂至可能不认识而魏凡婷也没意识,两人手中的茶盏是出自宋代定窑的白瓷,且精美异常。丁齐并不是文物鉴定专家,他只是读过一些相关资料而已,而在大赤山这种地方,好像也没有制作赝品古董的必要。

简短的拜师仪式之后,丁齐又问涂至:“你这次可以在境湖留多长时间?”

涂至:“我暂时请了三天假。”

丁齐:“那就趁这三天,把事情都办了吧。”

涂至瞪大眼睛道:“这也太快了吧!”

丁齐:“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能办的事情。你今天先内服外用月凝脂,我明天再分别传授你们方外秘法。能否修炼入门,入门后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为什么要分别传授,因为在同一个地方传授,总会有其中一人记不住啊,包括这个拜师仪式,等涂至出去后,弄不好还得单独再来一次。拜师之后,丁齐便让涂至外用和内服月凝脂。

其实使用月凝脂最好配合养练功夫,但涂至此刻还不会,先用了再说吧。丁齐没有帮涂至月凝脂,让他自己找个地方去抹了,就在那藏满宝贝的东厢房。魏凡婷也拿着另一瓶月凝脂去试了,在西配楼自己的卧室里。

丁齐倒是想看看,涂至会不会趁机占魏凡婷的便宜,悄悄跑去帮人家姑娘抹月凝脂?结果涂至并没有那么做,至少没有着急那么做。

这天从大赤山中出来,时间已接近午夜了,看着又是一脸懵逼的涂至,丁齐笑着问道:“还记得刚才在大赤山中发生了什么吗?”

涂至很机智地掏出了手机,看看自己有没有留下记录。手机里不仅有影像记录,还有文字备忘录,翻了半天然后抬头道:“师父,我已经拜您为师了!”

丁齐:“知道就好!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你饿不饿?”

涂至:“是呀,但我怎么一点都不饿?”

丁齐:“你和魏凡婷吃了一下午零食,晚上又服用了肉脂,当然不饿!”

涂至:“哎呀,师父您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请您去宵夜。”

丁齐:“还好你能反应过来,走吧,宵夜去!”

吃宵夜的时候,丁齐问道:“涂至,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涂至没怎么吃东西,正在那里发愣,一边发愣还一边带着古怪的笑容,听见丁齐发问才回过神来道:“我刚才就在想这个问题,眼下暂时还不适合把婷婷长期带出来,她暂时还是生活在大赤山中更好,也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我不着急,可以慢慢来。”

丁齐:“怎么慢慢来?”

涂至:“师父,您就受累了。我也不天天打扰您,但每个周末都会赶回来的,您能不能带进去一次、再把她带出来一次……等我们都练成了方外秘法,达到您所说的隐峨境,您就轻松了,接下来的事我们可以自己想办法。”

丁齐点了点头道:“好吧,你既然已经有了主意,那暂时就这样办。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传授你方外秘法,先在大赤山外面教你,然后再进去教她。”

丁齐之所以把涂至叫来,不仅是想解决魏凡婷的问题,也是想通过他们印证很多东西。和这样一位心理专家打交道,会不知不觉按照他预设的路线去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在丁齐的预料之中,包括拜师。

**

祝全体书友元宵佳节快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