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5、挑担子

“你相信这世上有寻常人看不见、也发现不了的神秘未知之地吗?”这是丁齐问涂至的话。

涂至很认真地答道:“我相信!”接着又补充道,“我一直认为,我就是在那样的一个地方遇到的她,而不是仅仅是在梦里。但是这种话,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丁齐在观察涂至的反应,他曾是他的心理医生,了解这位游戏策划人的脾气。涂至往往能把很搞笑甚至很荒诞的事情说得很认真,这不是故意装的,他是真的很认真。另一方面,他又能把很严肃的事情说得很搞笑,一本正经地搞笑。

既然这样,丁齐也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么我要恭喜你,猜对了!”

丁齐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大致解释清楚了魏凡婷住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如今是什么处境。他当然没有提魏凡超被杀之事,更没有提自己和朱山闲等人的隐秘,只是尽量解释了什么是方外世界,而大赤山又是怎样一处方外世界?

他还告诉涂至,原本是兄妹两人住在大赤山中,可是魏凡婷的哥哥一个多月前外出至今未归,很可能是遇到了意外,恐怕回不去了。

涂至有些发懵,在发懵之余,他更是充满了迫切的期待,迫切想见到朝思暮想了好几年的魏凡婷。假如换一个人,可能很难相信或者很难理解丁齐说的话,但是涂至本人的经历不同,而且丁齐的身份好像也不一般。

丁齐能理解涂至此刻的心情,就和他当初一样,有种解开世界谜题、实现人生夙愿的感觉。最后丁齐问道:“涂至,你能保密吗?为了她的安全。”

涂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谈话过程中已经被丁齐催眠了,仍然很认真地答道:“那是当然,我听丁大师的!”

丁老师晋级成了丁大师,丁齐暂时也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又问道:“我上次给你的那块景文石,带来了吗?”

涂至随身挎了一个名牌男士包,从包中掏出景文石道:“你特意在电话里叮嘱的,我当然带来了,去机场前专门回去取的。”

丁齐:“那好,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十点,在小赤山公园西门见面,知道地方吧?”

涂至:“我知道那个地方,原先经常去,我小时候家住得就离那里不远。十点,是不是有点晚了?我可以更早的。”

丁齐:“不用太早,十点正好。”

涂至:“那我需要准备一些什么东西,第一次见面,总得送点礼物吧?”

丁齐:“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的要求,你带着那块景文石就行。至于你还想准备什么,自己看着办。”

第二天早上,丁齐起床出门吃了早饭,饭后一个小时来到公园里先练桩后练棍。不多不少正好上午十点,他背持长棍来到了公园西门口,大老远就看见了正东张西望的涂至。

涂至已等了二十分钟了,假如不是因为早上要等商场开门买东西,他估计能来得更早。丁齐一现身,涂至就看见他了,背着一个大包、拎着一个大包跑过来道:“丁老师已经来了哈……您真有先见之明,连扁担都准备好了!”

扁担?丁齐随即反应过来涂至说的是他拿的这根棍子,看上去挺结实的,可不正好能用来挑东西嘛!丁齐问道:“你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涂至:“都是些能用得着的东西,丁老师要检查吗?”

丁齐:“我看一眼吧。”

涂至有些不好意思地打开了两个包的拉链,里面有各种吃的用的,甚至还有两套纯棉睡衣。丁齐感觉颇有些哭笑不得,本以为涂至来见姑娘会送束花啥的,不料净是这种东西,这人可够实在的。

他又让涂至将拉链拉好,用棍子一头挑起一个包,掂了掂,起码有三、四十斤,点头道:“那就都带着吧,我们走。”

涂至一把抢过棍子道:“东西哪能让丁老师您挑呢,您是我的老师,应该尊师重道,担子就让我挑吧。”

丁齐也不跟他争:“好,你挑就你挑吧。”

丁齐背手进了公园,穿过小径向西南方向的泾阳江边走去,涂至挑着担子跟在一旁。有了“扁担”确实轻松多了,涂至看上去不是很壮,但还算有把子力气,而且显然是挑过担子的。

会不会挑担子一眼就能看出来,丁齐这根棍子有弹性,挑在肩膀上颤颤悠悠,涂至就连换肩的动作都很熟练。丁齐有些纳闷地问道:“涂至,你小时候挑过担子?”

涂至:“当然了,我还砍过柴呢。”

丁齐就更惊讶了:“你家烧大灶的?”

涂至:“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这一带是郊区,出了境湖大学就是城乡结合部了。我家住平房,家里也有大灶,逢年过节走油的时候也会烧。我上中学之后,平房就拆了,住楼房了,也就再没烧过大灶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那个浅水湾边,丁齐让涂至将担子放下来。丁齐昨天走的时候,做了一番简单的布置,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再误入大赤山,虽谈不上是什么法阵,但也符合某些心理学原理。

他搬来了一些普通人搬不动的石头,就放在浅水湾边大赤山的门户处。石头的分布、棱角的朝向都有讲究,使人转身面对这个方向时会感觉到一种潜意识的视觉冲击,会不自觉地就避开这个方向绕过去。

到现在为止,丁齐还没完全搞清楚为什么会有人误入大赤山,这当然和魏凡超每次外出时把门户打开有关,但他还不明白确切的玄理,只是隐约有几种猜测。如今只有魏凡婷一个人住在大赤山中,他也怕再出现这种情况。

涂至看着水中的游鱼道:“这个地方我小时候就来过,样子几乎没变。我经常蹲在这里看水里的鱼,有时候腿都蹲麻了。”

丁齐:“你看鱼的时候,是不是在想它们好不好吃?”

涂至笑了:“丁老师怎么知道的?我还在这里捞过鱼呢,一指多长的白条鱼,回去用粉面子裹着一炸,稍微蘸点盐,那味道简直绝了……”

丁齐:“这事我小时候也干过,也是在泾阳江边上。”

涂至:“不说鱼了,您说的地方就在这里吗?”

丁齐:“不要着急,想进去的话,你得先好好看看这些鱼,看出感觉来才行。你看这些水中的游鱼,是不是一道道银光在游动?”

涂至:“嗯,是的,真是一道道银光,好漂亮!”

丁齐:“银光很亮,在水中拉出丝线,可以绕到手指上。手指一出水面,它便散开了……”

随着丁齐的话音,涂至真的将手伸到了水中,就似用指尖挑起了一丝丝银光,然后看着它们散落。丁齐点了点头道:“好了,你现在转过身看向那丛乱石后面,就是你要找的地方。”

涂至站了起来,看向丁齐手指之处,所见不再是小赤山公园的情景,而是大赤山中的景象。丁齐提起挑着两个大包的长棍,带他走了进去。

怎么才能把涂至带进去?丁齐也是想了很久,他如今已修成了隐峨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涂至给打晕了,就像挑包袱那样挑进去。尚妮在昏迷不醒时曾被他们带进了小境湖,而丁齐在昏迷时也曾被庄先生从小境湖里带出来,这个办法应该是可行的。

但考虑到涂至将会不止一次进入大赤山,假如总是这么干,有点不太合适也很不方便,所以丁齐又做了另一种尝试,他先把涂至给催眠了,就像当初催眠叶行那样。

但鱼当初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他是让涂至在潜意识状态下认为前方就是大赤山,而且在催眠状态中下指令让他走进去。他实际上还是等于被丁齐带进去的,因为潜意识是受丁齐的控制。

这么做的前提,当然是涂至本人不会抗拒,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涂至是丝毫都没有抗拒的,他的潜意识中甚至是迫切地想配合。带着涂至走进了大赤山,丁齐便意识到自己的试验成功了,看来普通人确实有可能误打误撞闯入这个地方,只要恰好符合某种状态。

丁齐修成隐峨境,尤其是体会到法力之后,催眠技术是更加娴熟或者说更加精深了。他甚至发现所谓的法力也可以用在暗示引导中,借以让另一个人进入潜意识状态,这就是催眠技术的核心。当然了,空有法力也没用,施术者本身得精通催眠才行。

很多催眠师包括心理医生,或多或少都能体会到所谓的意识控制力,听上去很玄,但它有时候又是真实存在的。催眠师首先要能控制自己的意识,才能进入更加专注的状态,然后通过精神去感知对方。

这种技巧也需要长期的锻炼,假如没有这种技巧,所谓按摩催眠法一类的暗示引导技术也不会有效果。

但是这种体会只是朦胧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丁齐到如今才清晰地感觉道所谓的意识控制力其实也是法力的一种,或者说法力通过某种方式也能转化为意识控制力。他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两次催眠涂至,过程都十分顺利,而涂至本人甚至都没意识到。

当然了,涂至对于丁齐而言,是标准的催眠易受者。所谓催眠易受者,就是容易被催眠甚至是瞬间被催眠的对象。很多舞台催眠师在公开场合表演催眠术时,有一个基本素质就是迅速在人群中寻找到催眠易受者。

而另一方面,假如一个人已被某位催眠师反复成功催眠过多次,那么这位催眠师想再次催眠他就会变得更简单,这个人也会自然成为这位催眠师的催眠易受者。想当初给涂至做心理治疗的时候,丁齐就不止一次催眠过他。

沿着溪流前行了几百米,丁齐又说道:“我从一数到十,然后你就会恢复清醒……好了,这副担子你继续挑着吧。”说话间其实他已经解除了催眠状态。

涂至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接过丁齐手中的棍子道:“哎呀丁老师,是我失误了,怎么能让您挑着担子呢?……这里,这里,对,就是这里!”

涂至这时才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丁齐笑道:“你先不要激动,会把人家姑娘吓着的。跟我来吧,她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离开溪流走进山丘间,前方已看见了那丛花树,丁齐放声喊道:“魏凡婷,你在吗?我带人来看你来了,他带了不少东西要送给你!”

“是丁齐吗?你果然又回来了!”随着声音魏凡婷绕过了花树,一只手还在整理着头发。丁齐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姑娘好像每天中午的时候只要不下雨,都会在这丛花树后面睡觉,在这大赤山中好像也没什么别的事可做。

她的声音很好听,说的是境湖当地的方言,外地人恐怕不太容易听得懂,丁齐是因为在境湖市生活了多年才没有交流障碍。至于涂至,他就是境湖长大的本地人,已经挑着担子小跑着奔向姑娘道:“小婷婷,是你吗?我是兔子呀,你还记得我吗?”

他忘了自己还挑着担子,甚至跑出了身轻如燕的感觉,来到她近前才停下了脚步,脸色红扑扑的。魏凡婷吃了一惊,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也露出笑容道:“我记得你,你来过这里。但你怎么会是兔子呢,原来兔子就长你这样呀?”

涂至赶紧摇头道:“不不不,我的名字叫兔子。”

魏凡婷:“你为什么挑着这么两大包东西走路?”

涂至这才想起来还挑着东西,赶紧解下两个大包道:“这些都是我带给你的东西,打开给你看看。”

丁齐在后面摆手道:“你们俩慢慢聊吧,我先去周围转转。”

涂至和魏凡婷就在花丛边聊了起来,还将那两大包东西都打开了,一件件放在了魏凡婷睡觉的草垫子上,搞得就像摆地摊一样,两人聊得挺热乎。

丁齐带着棍子离开了,他尽量用最快的速度只朝一个方向走,这次他想探明大赤山的大概范围。丁齐如今的脚程已经很快,没用半个小时就走到了这处方外世界的边缘,然后沿着边缘行走了一圈,脑海中已有一张大致的地图。

这一圈大概有二十多公里,假如是个圈的话,其实直径应该在七公里左右,整个大赤山的面积差不多有三、四十平方公里。但它并不是一个圆形的地域,边缘并不太规则,大致呈正方形。等丁齐转回来的时候,也微微出了一身细汗,而那两人还坐在花丛下聊得起劲呢。

丁齐带涂至来之前,心里并不是很有底,因为他不知道魏凡婷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此刻看来倒是可以暂时放心了……

“丁老师,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有点恍惚呢?”这是涂至离开大赤山之后,转身说的第一句话。

丁齐不动声色地问道:“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涂至:“我记得丁老师叫我看水里的游鱼,然后再起身看那边,我看见的就是曾经梦到过的地方。我刚走了过去,怎么一恍惚又站在这儿了?”

丁齐:“你再看看表。”

涂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随即惊叫道:“已经过去快四个小时啦!”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接着惊呼道,“天哪,这是真的,日头都不对了!”

丁齐尽量语气平和道:“你已经进了大赤山,见到了魏凡婷,你们两个还整整聊了一下午。但我事先提醒过你,你很可能会失去这段记忆,看来真的是没记住。”

涂至:“扁担还在,两包东西没了……天哪,我果然失忆了!”说话间一把揪住丁齐的衣服道,“大师,这怎么办呢?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丁齐拍掉他的手道:“好好说话,别拉拉扯扯。我今天好人做到底,先带你去见她,然后再带她来见你。一个记不住那边的事,另一个恐怕也记不住这边的事。先别说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很快又能看见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