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3、藏宝之地

从姑娘的描述中,丁齐也得出了一个推论,那就是生活在大赤山中的魏氏族人好像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在生命的尽头到来之前,都会离开这个世界。也就是说,他们生于此,但并不归于此。

离开这个世界,本是形容去世的一种委婉的说法,在这里,却成了一种实际的行为。但是仔细想想,这也并不令人意外。假如这个世界只有这么大,谁没有探索更多未知的欲望呢?

只要见识了外面真正的广大世界,谁还会有兴趣继续生活在这里呢!方外仙家世界?生活在这里的人可不会这么认为,就连丁齐都不这么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不过是一方天地牢笼。

况且想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甚至不可能,因为只有掌握了控界之宝两界环才能找到门户并来回出入。那么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有人出去了往往就等于永远消失了。

魏凡婷也提到了魏氏历代传承的控界之宝两界环,但她并没有什么宝物的概念,只知道这件东西的用处是可以打开河流尽头的世界。但不是人人都可以拿来就用的,它只能由一个人掌握,而且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掌握其用途。

魏凡婷记得哥哥魏凡超得到两界环之后,花了一年半才能够使用它,而且每个月都需要血祭。所谓血祭,就是把自己的鲜血涂抹到那银色的手镯上。那样会使人变得很虚弱,所以每个月都要用到肉脂帮助恢复。

血祭?丁齐听到这里感觉很纳闷,在他看来,自己如今想彻底祭炼两界环尚且修为不足,但若是修为到了,根本用不着什么的血祭呀。但这么做未尝没有道理,它可能就是一种仪式,帮助人达到寄托心神的状态,带着一种很强烈的自我催眠效果。

在魏凡婷的记忆中,魏凡超自从祭炼了两界环之后,脾气就变了,没事就喜欢自言自语。魏凡超的脾气本就很孤僻,但由于没有足够的正常人群为样本参照,魏凡婷也不清楚这种变化究竟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总之魏凡超掌控两界环之后就可以出入河流尽头的世界,但他经常会忘了在河流尽头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总是莫名其妙带回很多东西。

听到这里丁齐又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先前的判断没错,魏凡超祭炼两界环可能并不得法,或者魏氏所传的祭炼之法与他所创的方外秘法并不一样。如果从方外秘法的角度,魏凡超虽然能凭借两界环把外面的东西带进来,但他本人的修为并未达到隐峨境。

假如一个人总是消失某段记忆,就像遗失了一段又一段生命,很容易造成精神问题。丁齐等人前段时间其实也遗失了不少记忆,但那都是在有准备也有清醒认识的状态下,并未导致什么严重的心理问题,而魏凡超可就说不定了。

丁齐当然也问到了在大赤山中怎么生活?衣食住行中的“行”暂时可以不考虑,但其他三个方面都是要解决的。由于有两界环,所以可以得到外界的物资,另一方面,大赤山中也可以相对地自给自足。

魏凡婷从小最常吃的一种食物,就是肉脂。丁齐一听就明白了,她说的是月凝脂。魏凡婷对月灵芝的称呼是“小肉肉”,大赤山中共有五百二十六株小肉肉,原先有三百六十四株小肉肉上可以采到肉脂,但后来被外面来的人害死了三株,还剩下三百六十一株。

看来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姑娘也挺无聊的,竟将每一株月灵芝都数得这么清楚。也许她本人却并不清楚无聊的概念,这只是丁齐的感慨。

魏凡婷显然没把月灵芝当什么仙家饵药,肉脂中是她从小吃到大的东西,早就习以为常了。从这里走出去的那些人,恐怕也没有把月灵芝当成什么宝物,对他们而言,广大世界中的各种新奇事物,才是数之不尽的无价之宝,那是在大赤山中想都不敢想象的。

除了月灵芝之外,大赤山中还有其他很多种果蔬、种子、根茎、嫩芽可以食用,甚至可以加工成很好吃的东西。但在魏凡婷的概念中,最好吃的东西还是来自河流尽头的世界,都是哥哥冒险带回来的。

丁齐适时抓住了一个可能是很关键的问题,他问魏凡婷怎么从小肉肉上采取肉脂?魏凡婷毫无机心地跑到花树后面,从花枝上摘下来一个金色的镯子告诉他,就用这个东西在月光下抚摩小肉肉的头顶,便会有肉脂滴落,接在手心就可以了。

在涂至的精神世界里,丁齐并没有看见魏凡婷戴着这只金镯,而今天魏凡婷今天在花丛后面睡觉,也是将金镯摘了下来挂在了花枝上。丁齐试着问道:“可以给我看看吗?”

魏凡婷什么话都没说就把金镯递给了他,这只镯子她戴着显得有些大了,因为丁齐都能扣到手腕上去,和两界环一样觉得稍紧一些而已。丁齐暗中用神识感应,发现这件器物很“干净”,所谓的干净就是和两界环不一样,并没有受到带着负面信息的意志侵染。

丁齐还有一种感觉,这个镯子仿佛能守护心神,就像撑起了一道屏障,使人不受这个世界中那股肃杀压抑的气息影响。或者它本身并不是一道屏障,起到的作用只是安抚心神的,使人觉得放松宁静。

难怪魏凡婷长期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却没有像她哥哥魏凡超那样“变态”。丁齐忽然又有一个想法,难道所谓的两界环并不是一件东西而是两件,包含一个金界环和一个银界环?但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就连魏凡婷也不清楚。

魏凡婷所知的两界环就是他哥哥戴的银镯,至于这个金镯嘛,实际上是她从小截的脚镯,只是一个镯子而已,但随身带着却感觉很舒服。

丁齐没说什么,这毕竟不是他的东西,不动声色地将镯子还给了魏凡婷,又问起她平时住的地方在哪里?她不可能天天都睡在花丛下的草垫上吧,那里应该只是平时玩耍休闲的地方。不料这一问,却问出一个千古之秘,丁齐找到了叶行一直想寻找的地方。

魏凡婷告诉他这里有房子,他们家的房子,那么这整片大赤山,都可算是他们家的院子了。既然丁齐问了,姑娘就带他去了,半点戒心都没有。

离开这里回到溪流边,再沿着溪流前行,岸边时而能见到一丛丛娇艳的花树,在这片天地中给人的精神感受,竟有点像沙漠中的一片片绿洲。走出一里多远,丁齐看见了一个水潭,不禁稍微愣了愣。在田琦的精神世界里,他到过这里,也就是在这里弄死了田琦!

绕过水潭便离开了溪流,翻过一座小山前方是一片谷地,谷地间有一片建筑。建筑分为五个部分,有前面的左右厢房、中庭和后面左右的配楼,就像一个没有围墙和穿廊的古典式庭院,在这个地方,好像也用不着修围墙。

进入这座山谷处,小径旁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石碑。丁齐停下脚步观看了很久,他一时间竟走神了,差点忘了身边还站着一位姑娘。假如换成一年前的丁齐,可能并不清楚这石碑上刻的是什么,只会当成古人所留的一段玄学文字。

但如今的丁齐却能看明白,假如他没有弄错的话,这是一篇法诀,就是讲如何祭炼两界环的法诀,没有提名没有落款,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由何人所留。也许最初是有落款的,但这块石碑的年月已太过久远,很多字迹都已经消失难辨。

丁齐曾自悟养练功夫、自创方外秘法,还得到谭涵川等人的指点,他能看得出来,这篇法诀包含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如何养练身心,第二部分就是如何祭炼两界环。至于高明不高明,丁齐倒无法做出评价,因为它几乎是为大赤山专设的。

最初的开篇,就是讲定坐入境,放开形神感应天地万物,仿佛能与天地万物沟通,形神与之融为一体。接下来讲到寄托心神于银环之中,神气与之交感,宛若与天地交感。

当他看到“心血祭炼”这四个字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扭头问魏凡婷道:“你哥哥用鲜血祭炼两界环,是从哪里放的血?”

魏凡婷答道:“是从心口,每次都流很多血,怪吓人的,所以要用到肉脂。”

丁齐莫名打了个寒颤,也许是精神病人思路清奇吧,居然就按字面的意思去理解了,从心口处放血祭炼。他应该没有刺破心脏,否则人恐怕也活不下来。但也难怪,这几个字的上下文都看不清了,在大赤山中好像也找不到别人请教,所以就这么祭炼了。

石碑上最后八个字倒是还能辨认,就是“此界之境兴祭主之神”。丁齐还在石碑上看见了另外的断续字迹内容:“银环为控界之宝……平日佩金环可护心神。”

看来那银镯才是两界环,但金镯亦有辅助用处。可能是石碑上残缺的文字内容有点多,而那魏凡超想要的只是控界之宝,所以金镯倒一直留在魏凡婷的身边。

丁齐已经拿到了石碑上提到的银环,假如换一个人比如叶行,可能会想把姑娘手中的金环也给弄走,但丁齐却没这个想法。假如仅仅是为了出入大赤山,他如今已经不需要两界环了。丁齐虽然也会杀人,但对这样一个白痴般无辜的姑娘,无论如何也没法心存不善。

魏凡婷在丁齐眼中确实就像个白痴,并不是说她天生弱智,而是其经历造就了她就是这么单纯无知。当丁齐停下脚步看石碑的时候,魏凡婷并没有着急催促的意思,也停下脚步就站在一旁等着,甚至连问都没有问。

丁齐又指着石碑道:“你没看过这上面的字吗?”

魏凡婷很坦然地答道:“我不识字,但我哥哥认识。”

丁齐:“你就没和你哥哥学吗?”

魏凡婷:“哥哥没有教过我,他说我没必要学。”

丁齐没话说了,前走两百米就到了那片建筑中。建筑是古典的梁柱结构,从形制上来看居然很像是宋代的。丁齐虽不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但也不算毫无概念,大体还能分辨出来。

梁柱结构的中式古典建筑,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墙壁是用来挡风和御寒的,并不承重,所以也有人形容为“墙倒屋不塌”。这些建筑看上去有些旧了,但并不破败,显然修建它的材料都经过特殊的处理,所以才能保存到如今。

屋顶上的筒瓦似琉璃非琉璃,因为它没有琉璃那种光泽,却显示出陶瓷般的质地,是浅青色的。也许早年这些瓦片是有光泽的,但在漫长的岁月中变成了这样,假如用阿全介绍的古董行术语,这应该叫“消火”。

魏凡婷就住在西配楼的楼上,那里有床铺,床上用品居然都是现代的,收拾得很干净整齐。至于中庭从外面看是两层,但是到了屋里发现却是一层,房梁非常高,就是传统建筑中的主厅。这栋建筑应该经过修缮,很多部位显得新旧不一,里面的陈设当然也是什么年代的东西都有。

丁齐居然还发现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红灯牌的,用两节二号电池的那种,他小时候经常见爷爷捧着这东西在院子里晒太阳。它也不知是什么人带进来的,估计是拿进来之后才发现收不到任何节目,然后就扔到了大厅的角落里。

这些都不算意外,真正让丁齐震惊的是前面两侧厢房里放的东西,若是按照传统的大户人家宅院的格局,那里本应该是门房和账房。东厢房中放的是各种器皿,进去一看是满眼熠熠生辉,几乎全是黄金所制!

金佛像、金烛台、金灯座、金钵、金锣、金杖、金盆、金盏、金碗、金瑞兽、金莲花座……等等,好像画风有些不对,丁齐拿起一根小指粗的金链子问道:“这东西是哪来的?”

东厢房中其他的东西明显都是古物,而且很多是佛教法器,可这根金链子显然是现代物品,工艺上根本没法比,就是黑帮片中的团伙老大脖子上常戴的东西。类似的物品这里还有好几件,显得很是不伦不类。

魏凡婷答道:“这东西是哥哥从外面带回来的,他带回来好几件,其他的就是一直在这里的。”

好吧,丁齐颇有些无语。这里应该就是叶行想要寻找的赤山寺藏宝地,而魏凡超从小生活在这里,大概认为这个地方就应该放点金器,所以出去的时候也顺便捎了几件回来。

其实丁齐再别的地方也看见金器了,在魏凡婷的住处就有一个非常精美的莲花纹金盆,就是她平常用的洗脸盆,而毛巾则是现代的纺织品。不仅如此,魏凡婷平常用的餐具,比如碗碟之类,用的也都是珍贵的金制法器,其价值要远远高于黄金本身。

但这又怎么样呢,在这里只是普通的日常器皿而已,需要用就拿去用了。除了金器之处,这里还有玉器和瓷器,显然都是相当珍贵之物,但数量远没有金器那么多。

很显然这是乱世藏宝之地,赤山寺历史上经历过多次兵灾火劫,又多次重建,而乱世之中黄金恐怕比玉器和瓷器珍贵多了,也更容易保存。

西厢房中放着几排架子,收藏的是各种田契和地契,还有不少放贷的借据文书。丁齐小心翼翼地抽样翻看了一部分,这的里保存条件很不错,大部分文书还是能看的,居然都是宋代的。

给东厢房那一屋子器皿断代还比较麻烦,但是这些文书上都有年月记录。此地的收存到南宋末年为止,甚至可以说是戛然而止,最大量的契约文书都是南宋末年的。

这些古代的不动产权证和债权证书,到了当代早已失去了实用价值,却有珍贵的文物价值。这种文物价值,并不是在古董市场上的炒卖价值,假如拿到外面应该被档案馆收藏。据魏凡婷说,她偶尔会到东厢房找点东西用,但西厢房这边几乎不进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