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100、如意金箍棒

无论抄什么家伙,若能达到如臂施指的境界,它就是相当于身体延伸出去的一部分,而且强度和威力远超血肉之躯。

从这个角度,近代以来流传的各种所谓的武功拳法,哪怕被吹得神乎其神,其实都是被阉割过的技击术,因为赤手空拳本就是最迫不得已的选择。人和动物的区别、开启灵智的标准之一,便是有自我意识、擅于利用各种工具。

每种兵器又有不同的特点,比如说棍,尤其是长棍,便可以通过杠杆原理,达到人体本不具备的力量和速度。五式棍击中最后两式“砸”与“扫”,注重的就是这种技巧,其中砸是双手棍、扫是单手棍,都以前三式为基本功。

庄梦周最后道:“五式棍击术已经讲完了,丁老师好好练吧,大家也都可以练练。”

谭涵川持棍道:“我从小习武,可是庄先生讲的这五式棍击,练起来好像没有止境啊,无论多高的水平都可以继续练。”

庄梦周的语气有些高深莫测:“是啊,练到最后你就明白了,据说能以武入道。我之所以教给丁老师,就是因为他已经领悟了观身境、修成了入微境,否则很难入门。没有修为根基,瞎练是练不成的。”

尚妮小声问道:“庄先生,您自己练到什么境界了?”

庄梦周瞪了她一眼,还没说话,那边谭涵川又突然惊讶道:“这根棍子……就是妖王木啊!庄先生,你是怎么把它弄出来的?”

庄梦周上次用来打范仰的棍子就是这一根,看上去就是一根核桃粗细、去了皮的树枝,所以谁都没怎么注意。可是谭涵川今天拿到手里试了一棍,就感觉出了不对劲,这根棍子非常沉,质地致密且坚韧,再仔细一看,不就是小境湖中的妖王木嘛?

众人若修成隐峨境,才将能把东西带进小境湖,但还不能将原先就是小境湖中东西带出来。

庄梦周笑着摇了摇头道:“的确是境湖木,也是妖王木,都是大家起的名字,但它却不是来自小境湖,我在别的地方找到的。它可是好东西,就留给丁老师练棍吧。这五式棍击术,要注意随时随地练习。”

丁齐:“这么长一根棍子,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带着啊?庄先生,您推荐的小说我可都看了,您能不能找到里面提到的那种空间神器?假如真有的话,您能不能弄几个?”

尚妮也起哄道:“对对对,就是储物装备,空间戒指、次元腰带啥的。庄先生,您那么大本事,是不是也能给弄一批来?”

庄梦周像看白痴一样瞪着他俩道:“你们是认真的吗?教你们练棍法,跟我扯玄幻,是不是脑袋秀逗了?”

丁齐:“刚才只是开个玩笑。”

尚妮却仍然起哄道:“也不全是开玩笑啊,连方外世界这种地方都找到了,出现小说里写的空间装备,也不是不可能啊。”

朱山闲居然也跟风道:“小妮子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啊,庄先生,您是怎么看的?”

庄梦周有些哭笑不得地一指后院门道:“我看什么看,空间装备当然有了,小境湖就是,能装多少东西啊!可关键是,你们谁能把它祭炼了,还能随身带着?到时候想装什么装什么、想拿什么拿什么,那多爽啊?所以啊,还是好好修炼吧!”

尚妮:“我们还是谈谈怎么随时随地练习棍法吧,丁老师说的对,也不能总带着这么长一根棍子呀。”

庄梦周:“说来说去,你们难道忘了教丁老师练棍法的目的了吗?就是空手不如抄家伙呀!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动手、是不是恰好带着家伙?所以随时随地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用。

有本事的话,你可以拔棵树、拆了房梁当棍子都行,板凳、椅子抄起来也能当棍子用,如果恰好能抓起一根棍子就更好了,管他还是短棒还是长棍,哪怕是一根筷子也行啊……”

谭涵川眼神一亮道:“提到筷子,五式棍击的第一式,就有脱手点运动之物的功夫,假如是用筷子的话,不就成了暗器手法了?”

庄梦周:“老谭不愧是会家子,一通百通啊,谁说棍子就不能当暗器了?其实筷子也可以不脱手,点、拨、崩都可以用。回头买几箱结实点的筷子,最好是铁木的,留着慢慢练吧。练基本功的时候用这根棍子,真到动手的时候,用什么都可以。”

尚妮:“那么烤羊肉串的铁钎子呢?”

庄梦周:“假如你当时正好在撸串,还用我说吗?”

朱山闲:“铁木筷子,论箱买?可不便宜呀。”

庄梦周:“所谓穷文富武,不论筷子、砖头还是豆腐,不花本钱是不行的!小境湖中有月灵芝,你们觉得那些仙家饵药值多少钱?”

尚妮:“庄先生,这五式棍击术,究竟是什么人教你的?”

庄梦周:“说了你也不认识,是谁就不告诉你了,不过他有一个网名,叫悟空。”

网名悟空?这人还真有意思!丁齐笑道:“那么他教的棍法,岂不就是如意金箍棒?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呀,既可以用房梁,也可以用筷子,大小随意,顺手能抄着什么算什么。”

庄梦周:“这就对了呀!否则你以为什么叫如意金箍棒?”

丁齐这一天可学了不少东西,首先是谭涵川教的狗熊抱树桩法,其中还结合了尚妮指点的风门秘术心法,接着朱山闲又教了他一套靠山拳,最后是庄梦周所教的五式棍击术。

说练就练,第二天一大早,丁齐先在凉亭边虚抱芭蕉练了两个小时的桩法,然后进小境湖练棍术去了。庄梦周把棍子扔进了小境湖,告诉丁齐先在那里面练入门的基本功。方外秘法修为不到隐峨境,是不会记得每次练棍的经历的,但也不需要记得,这样效果反而更好。

小境湖中有一种猎隼,都有固定的栖息地盘,有人侵入其领地就会发起袭击。它袭击人的时候会傻乎乎地先在高处叫一声,然后如闪电般的飞掠而下。假如能用长棍点中猎隼,并让它停在棍尖上飞不走,这门棍击术就算初步练成了。

当然了,丁齐暂时还没这个本事,先在安全的地方从基本功练起。开始练习的时候,丁齐才真正意识到,这五式棍击术听起来简单,但想入门太难了。庄梦周之所以教给他,就是因为他有修练方外秘法的根基。

哪怕最简单的双手持棍点静物,这么长的一根棍子,不同的身位出棍,准确地点中一枚悬在空中的小球,对准头的要求就近乎变态。最后还要在棍尖上抹上墨汁,点中小球留下一个黑点,却不把小球击飞,对力量的掌控更是变态。

对丁齐而言,这必须要结合他所悟的方外秘法,从观身境到入微境。观身境是掌控自己的身体,入微境则是掌控外物。这根棍子到了手中,就像变“活”了。

等上午练完了棍术,丁齐就得去上班了。至于朱山闲教的靠山拳,就是一套资料,丁齐还得慢慢看,尚未开始入手练习。假如再连着拳法一起练,可够他忙乎的。

这天晚饭前,朱山闲已经下班了,丁齐还没到家。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尚妮四人坐在露台上又聊起了丁齐。

尚妮皱眉道:“丁老师今天练了两个小时的桩法,接着又练了两个多小时的棍法,随身带着根筷子出门了,兜里还装了几根牙签……他这还没开始练拳法呢!你们一下子教他这么多,就不怕把他给累趴下了?就算习武,也不能这么练啊!”

朱山闲摇头道:“我们的目的其实不是教他习武,就是尽量给他找点事情做。无论是桩法、拳法还是棍法,不仅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和精力,而且都讲究投入心神,这样不会有太多时间去想别的。”

尚妮:“可是冼皓姐姐的事情,他根本就不记得呀!”

庄梦周叹了口气:“一切就当成他记得吧,只是想不起来而已,但潜意识中总会有印象的。”

尽量找事情做,且投入全部的心神,甚至没有精力去想别的,这是从伤痛中恢复的办法,不论丁齐还记不记得小境湖中的那段经历,众人也是这么处理的。

尚妮又说道:“可是人也得受得了呀!”

谭涵川:“身体素质行、营养跟得上、方法合理,就不会有问题。丁老师的根基很好,营养嘛也不必担心,更难得还有仙家饵药月凝脂,这可是机缘造化。”

朱山闲:“尚妮师妹,你要有丁老师这股沉稳劲,又能像他这么用功,那就好了。”

尚妮站起身道:“我也会用功的,庄先生教的五式棍击术,现在就去练。”

那五式棍击术,并不是专门教丁齐的,庄梦周也说了,其他人都可以试着练习,而且他们的基础比丁齐都好。朱山闲却一把拉住尚妮道:“刚说沉稳劲,你就想起来一出是一出。马上就快吃晚饭了,突然跑去练什么棍法?你可以每天下午练嘛!”

尚妮坐下了,谭涵川又沉吟道:“庄先生教的棍法,我也得好好练练。不知道像丁老师那么练,会练出什么结果来?”

庄梦周不紧不慢道:“会练出法力。”

“法力,什么法力?”三人齐声发问。

庄梦周:“你们修炼过了八门秘术,别告诉我对法力一点概念都没有。至于法力是怎么回事,反正我是没有的,问我也没用,你们回头可以好好问问丁老师。”

法力是什么,还真不好形容,因为它的概念太抽象了,但又是实实在在能感受到的,这便是丁齐的感觉。所谓法力,从字面上看就是施法之力,那么施的是什么法呢,对丁齐而言就是方外秘法。

其实从最初开始,他就一直在动用法力,以一个人的体力和精力为基础。运动久了会累、思考久了会疲倦,但可以通过锻炼使人的能力增强。有人说这锻炼的是神气之力,也就是说元神和元气。但不论怎么说,它都要求进入很特别的身心状态,需要以一种特殊的力量为支撑。

这种力量没有概念没有定义,却能感受到,如果勉强起个名字,可以称之为法力。如果不喜欢用法力这个词,叫什么魔力、原力都可以,它以人的神气为根基,还可以与天地沟通,至于能将这种力量动用到什么程度,那就是修为了。

丁齐所修的养练功夫,练的就是神气,当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神气增长,那么就是法力。方外秘法直修心性,主要体现为精神力量的强大与清晰,那么精神力或念力也是一种法力,哪怕是催眠师和心理医生所讲究的意识控制力,也可以视作法力运用方式的一种。

丁齐当年领悟观身境时,清晰地体会身心状态,其实已经在修炼元气了,由观身境至入微境,以景文石寄托心神,其实已开始修炼元神。但方法秘法与其他各门法诀不同,它本身并不讲究这些,目的只是为了发现与开启方外世界。

谭涵川和庄梦周教丁齐练习桩法和棍法,实际上是让他清晰的体会到这种法力,通过在别的场合运用的手段。特别是庄梦周所教的那五式棍击术,本身并不是养练功夫,而是运用力量的方式,假如仅凭普通的武功,根本达不到最终的要求。

想控制好手中的那支长棍,最终要运转法力,也是就一种与身心相融的力量,谭涵川等人早年可能也有所体会,但是并不清晰。他们修炼各自的八门秘术,其实也是在修炼另一种不太好形容的力量,如今修炼方外秘法,就应该对所谓的法力有所体会了。

庄梦周这次待了一周左右,他离开之后,众人也都对所谓的法力已有所体会,或多或少也都在习练那五式棍击术。但棍击术本身并不是重点,它就像点破了一层窗户纸。

庄梦周离开的时候,丁齐已经突破到隐峨境。他也明白了冼皓当初的感觉,想说是很难说清楚的,这是一种身心境界,当然了,也与他所领悟的法力有关。

所谓法力,绝不仅是一种蛮力。比如有人认为“他的法力可以打碎一块砖、我的法力可以打碎两块砖”,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它首先要求的还是所能达到的状态。

否则就算能打碎一地球的砖,也没法把东西带进小镜湖。但是话又说回来,假如真能打碎一地球的砖,那也不可能只是身体的力量了。

方外秘法所修炼的法力主要是一种精神力量,强大而清晰的自我意识,可以将自我意识延伸到各种物品上,而不必刻意去想我能不能把它们带进去。当然了,法力也有强弱之别,丁齐不可能无限制地带进去很多东西,而且也得拿得动才行。

尚妮在庄先生走后又留了半个月,修成隐峨境后离开,她开学了。在此之前,谭涵川和朱山闲也先后修成了隐峨境。尚妮走后,谭涵川也告辞了,他当初和研究所请了三个月的假,又找借口拖了一段时间,不想辞职的话,终究还是要回去上班的。

不论是从杭州还是上海,坐高铁到境湖南站只需要两个小时,他们约定,只要能抽出空来,每个周末都会在这里相聚,共同探索方外世界。其他人都走了,小楼里只剩下了丁齐和朱山闲,感觉顿时冷清了不少。

但丁齐的日子过得很充实,除了习练桩法和棍法,他又开始练靠山拳。朱山闲许是受他的影响,也将放下了多年的靠山拳拣起来重练。

这天丁齐主动做了晚饭,朱山闲回来一起吃。两人吃饭的时候话不多,吃完之后到客厅里喝茶,朱山闲拿出那枚两界环道:“丁老师,此物你可以试着祭炼一番了。”

冼皓走了,两界环当然留下来了,就放在朱山闲那里。不知为何,朱山闲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把它拿出来,照说《方外图志》已经找到,大赤山的位置也知道了,可以试着去探索这处方外世界了,但众人最近连大赤山这个名字都没有提过。

看见两界环,丁齐又想起了仍无消息的冼皓,叹了口气道:“朱师兄,你也修成了隐峨境,难道没有试着祭炼两界环吗?”

朱山闲摇了摇头:“我试过了,就用祭炼景文石的办法,但是祭炼不了它。不知是我的方法不对还是法力不行,所以让丁老师再试试。”

丁齐拿起两界环道:“如果冼皓还在这里,她来祭炼两界环是最合适的。如今就让我试试吧,也许等到祭炼了两界环、打开了大赤山的时候,冼皓就回来了。”

朱山闲:“不着急,她会回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