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97、忘江湖

杀了刺客,也给了叶行以底气和信心,至少让他明白了一件事,这些江湖高人同样也是血肉之躯,同样挡不住明枪暗箭,只要他能掌握好时机。而机会简直等于是送上门来的。

《方外图志》已经找到,还得到了大赤山的控界之宝两界环,众人尚未通知庄梦周和尚妮。只要把丁齐等四人在这里都解决掉,所有的一切都将归叶行自己。他已印证了方外秘法,将来可以继续修炼,终可占据方外仙家世界,还有他一直想寻找的赤山寺藏宝之地。

可是叶行刚动手就出了意外。开第一枪时,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冷静的时刻,同样也是最紧张的,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冼皓根本就没换衣服,抬手便是一枪……然后冼皓便闪身进了小境湖、从他眼前消失了。

叶行右手持枪左手拿景文石,他虽能看见小境湖中的场景,可是开枪时心境已散。按照他的计划,应该是至少每隔十五分钟才出来一个人,足够他慢慢解决了。在小境湖中能不能听见外面的枪声?既能也不能,要分情况,而叶行早已了解情况。

与站在后院往小镜湖里面看的情况是一样的,只有你看见里面的情形时,才能听见里面的声音。众人平日在小境湖中活动时,听不见小境湖之外的声音,因为那属于另一个世界。除非手持景文石站在石壁前,特意观望朱山闲家的后院。

叶行曾经详细打听过这些,众人皆以为他只是好奇,却没想到他竟有此图谋。至少每隔十五分钟才出来一个人,也就是说在每个人出来的时候,不会有第三者在场,更不会有第三者听见枪声,他完全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冼皓感觉到不是疼痛,而是浑身发冷,看着抱着她泪流满面、徒劳地摁住伤口企图止血的丁齐,神色很是温柔,带着些许伤感。她好像是在为对方伤感,吃力地从腰带上解下了枯骨刀,用并未沾血的右手。

她将刀交到丁齐的手中道:“隐峨不死,我会回来。等你再见到我的时候,别忘了把这把刀还给我……”

手中的景文石早已落地,丁齐下意识地接过了这把刀,又听见朱山闲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丁齐,你想让叶行怎么死?”

丁齐:“我不想让他死……”

又听谭涵川道:“明白了!”

紧接着丁齐就失去了意识,因为冼皓对谭涵川使了个眼色,谭涵川一掌斩在了丁齐的颈侧。丁齐坐在地上晕了过去,一只手还将冼皓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握着那把刀。

冼皓从他手中拔出枯骨刀,抬头看着朱山闲和谭涵川道:“我杀过很多人,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可是没有料到,居然栽在那样一个人手中。我听师父说过,自古江湖到老,总有意想不到。”

说到这里她又咳嗽几声,嘴角已咳出了血沫。朱山闲压低声间道:“冼师妹,你还有什么话要交待?”

冼皓:“范仰曾经说过,我有一个秘密,这是真的……丁齐不会记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我会回来的。如果你们担心自己也会记不住,可以回到山庄里,那里有纸有笔,把所有的经过都写出来……”

谭涵川沉声道:“我能记住,为以防万一,还是让老朱去写下来。”

叶行等在外面,心中惊惧不已,因为他知道小境湖中的其他人已被惊动。但此刻他已骑虎难下,只能继续守在门外。

假如谭涵川等人一辈子都不出来怎么办?他不可能永远都守在这里!但是还好,众人不可能永远留在小境湖中,手持景文石寄托心神,在入微境的状态下虽然可以保持很久,但终究还是有时限的,目前最长的记录是一天一夜,否则体力和精力都难以为继。

也就是说,叶行要只要在这里守一天一夜。至于一天一夜之后,就算里面的人出来了,也记不住小境湖中发生的事情,同样给了他暗算的机会。

但人不可能长时间保持着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叶行躲在衣柜后只等了一个多小时,谭涵川猝不及防间突然就出来了、光着身子一脚踹出。谭涵川看不见叶行,他踹的是大衣柜。叶行听见动静刚想闪身开枪,就被大衣柜砸中了肩膀,和大衣柜一起飞出了凉亭。

枪响了,是走火,子弹打进了泥土中,而叶行已经被大衣柜砸晕了……

丁齐醒来的时候,睁眼看见的是古色古香的雕花木刻房梁,接着眼前一黑,他又失去了知觉。这是在小镜湖中的庄园里,朱山闲站在床前一脸戚色,扭头问道:“老谭,你怎么又把他弄晕了?”

谭涵川:“冼皓交待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等庄先生来了吧。”

当丁齐再一次醒来时,扭头看见的是坐在床边的庄梦周。庄梦周见他睁开了眼睛,收起了凝重的表情,和颜悦色道:“丁老师,你终于醒了!”

丁齐摸了摸后脖子,有一种睡落枕的感觉,一头雾水道:“庄先生,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躺在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完全不记得小境湖中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冼皓有事情要说,然后大家都进了小境湖。

庄梦周叹了口气道:“出了点意外状况,你可能是太想早日练成隐峨境了,或者是想在冼皓面前逞能,在小境湖中始终拿着景文石耗神气过度,最后居然晕倒了。再后来,又有仇家追杀至此……”

丁齐还没反应过来,纳闷道:“仇家,什么仇家?”

庄梦周:“不是你的仇家,是冼皓的仇家。冼皓杀过那么多人,而且都是身份不一般的人,怎会没有仇家?有人就追到这里来了,她的行踪暴露了,很可能是范仰在之前有意透露出去的。”

丁齐掀开毛巾被坐了起来:“冼皓怎样了?”

庄梦周又叹了一口气:“冼皓没事,叶行却疯了!唉,他最近受的刺激太多了,一次接着一次,精神终于崩溃了!这种人,早就不应该留在这里,反而是害人害己。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怎能一直容得下他,是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吗?我好几次都想把他骂走的……”

一觉醒来,记忆断篇,却听说冼皓的仇家找上门,而叶行居然疯了!丁齐完全懵了,下了地套上拖鞋就往外走:“怎么会出这种事?我去问问冼皓。”

庄梦周并没有拉住他,只是起身跟在后面道:“冼皓已经走了,行踪暴露、被人追杀到这里,那还不赶紧避祸?其实我当初就劝过她,可惜她没听……”

谭涵川和朱山闲在楼下已经听见了动静,放下手头的事情都迎到了楼梯口,丁齐下楼时又纳闷地问道:“尚妮,你怎么也来了?”

尚妮:“我听说这里出了点事,还听说你们这里有了最新发现,所以就赶过来了。”

丁齐觉得尚妮的神情很有些不对劲,眼神中隐藏着哀伤,说话时不敢看他的眼睛,甚至还隐约带着同情之色。尚妮前段时间情绪一直不太好,但这种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走在丁齐身后的庄梦周瞪了尚妮一眼,尚妮低下头站到了一旁。丁齐下楼来到冼皓的房间,冼皓真的已经走了,她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朱山闲递过那把枯骨刀说道:“冼皓师妹走的时候说过,你送她的景文石她带着了,这把刀留给你。等到再见面的时候,你别忘记还给她。”

丁齐纳闷道:“她为什么要把刀留给我?”

庄梦周:“这我们怎么知道?等你下次见到她,问她本人好了。”

谭涵川则叮嘱道:“这把刀非常危险,你平时要收好了,绝不能轻易拿出来用,最好连拔都不要拔出来。”

丁齐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种形容不出的难受,就像莫名失去了什么很珍贵的东西,他拿起那把刀问道:“为什么不等我醒过来,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呢?”

朱山闲:“仇家已经追杀上门,行踪暴露了,避祸得当机立断。”

丁齐喃喃道:“她确实结下了不少仇,可是天下之大,又能避到哪里去呢?其实最好的避祸之地,就是方外世界!莫不如躲进小境湖。”

谭涵川和朱山闲的脸色都有点难看,假如只是为了避祸,躲到小境湖里确实是最好的选择,除了他们谁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就连发现都发现不了。庄梦周适时开口解释道:“这是江湖规矩!”

如今的丁齐已不是一无所知的雏了,他的确了解这条江湖规矩。仇家是冼皓引来的,她的行踪已暴露,就不应该继续在这里藏身。在这种情况下,朱山闲可以视做收留与庇护她的友人,而她更不可以牵连友人。

按江湖规矩,不应该等朱山闲劝她走,她自己就应该立刻离开,并斩断所有线索。在离开之前与离开之后,她还要解决掉已经追杀到这里的人以及获悉她在此地行踪的人,这才算脱身干净。

追杀到这里的“仇家”哪去了?反正丁齐是没见着,而其余众人也不愿多说,再想想冼皓的手段,肯定是让对方尸骨无存了。想到冼皓经历了什么以及正在经历什么,丁齐又感觉不寒而栗,她还要隐遁踪迹继续漂泊江湖吗,是否能从这种连环仇杀中脱身?

前段时间冼皓是什么状态,丁齐最清楚不过,能看得出来,冼皓已经完全放下了。她以为自己已经结束了江湖仇杀生涯,就想隐居在此地,开启一段新的生活,但终归还是没有如愿。

丁齐也自以为想明白了,冼皓为何会把枯骨刀留下?既然是在躲避仇家的追杀,人可以化装、姓名也可以改换,但这把刀确实是太明显的线索了,会直接暴露她的身份,假如对方已经知道的话。

古老的江湖也得适应现代文明社会,出门不可能总是步行或者自己开车,必然会借助飞机、高铁等现代交通工具。在很多场合,这把刀是不能随身携带的,根本过不了安检。就算放在行李里面托运,有心人也可以凭此查出她的身份。

既然人已经暴露了,刀就得留下,否则会很不方便。丁齐还有一种感觉,冼皓带走景文石留下枯骨刀,搞得就像两人交换定情信物似的……庄梦周一句话,就把丁齐的思路给带偏了,让他自己联想到了这么多。

这时朱山闲又拍了拍丁齐的肩膀道:“冼师妹是飘门高手,只要有心藏匿,恐怕谁也找不到她,能不被她反算就谢天谢地了,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她也说过,还会再回来的,等解决掉这些麻烦之后,就能再见面了。”

丁齐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问道:“既然我是在小境湖里晕倒的,那是怎么出来的?”

朱山闲:“当然是冼皓把你带出来的,那天她让我们进小境湖要说的事情,就是她修成隐峨境之后已经可以把东西带进去,当然也能把你带出来。”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不仅是冼皓,庄先生也做到了。”

既然撒了谎,就得想各种办法编圆。枯骨刀是怎么拿出来的?是庄梦周来了之后,才把它给带出来的。庄梦周的确也修成了隐峨境,能把东西带进小境湖,也能把带进去的东西再带出来,否则丁齐醒来的时候就不会在外面。

丁齐终于勉强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恭喜庄先生,这真是太好了!”

庄梦周摆了摆手道:“这得多谢你,是你创出了方外秘法。”

丁齐低下头道:“可是我自己尚未修成隐峨境。”

庄梦周:“方向是你指出来的,这倒不着急,因为你此前毕竟没有修炼秘术的根基,往后你只会比其他人的境界都高……至于这把刀,我建议你还是放在小境湖中收藏吧,防止被外人找到。”

丁齐:“好的,麻烦庄先生帮我带进去。”

庄梦周却摇头道:“这个忙我不帮,你自己带进去!”

要求被拒绝了,丁齐也就没有继续强求,在他看来,这也算是庄梦周对自己的一种激励,督促他早日修成隐峨境。说这到丁齐又眉头一皱道:“叶总怎么了?”

说完了别的事他才问起叶行,不知为何,他的潜意识中根本不想提这个人,可是于情于理,又不可能不关心,而其他人也没有嘲笑他重色轻友的意思。

朱山闲亦皱眉道:“仇家上门追杀冼皓,叶总也在场,他受了刺激……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也说不清,丁老师你才是专家。”

丁齐:“他现在人呢?”

朱山闲:“他是在宿舍里发的病,昨天已经被你们单位送到安康医院去了。”

丁齐:“昨天?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朱山闲:“今天是星期一,你昏迷了两天。因为庄先生要来,我是特意请假留在家里的。”

这时尚妮说道:“你肯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丁齐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不仅饿,而且身体虚弱得厉害,刚才下楼时都有些吃力,而且嗓子眼有种向外冒火的感觉。

第二天,丁齐去了境湖市安康医院去“看望”叶行。这个地方其实他很不愿意来,这里也算是他的“成名之地”,上网搜索“境湖市安康医院事件”,讲的就是他去年的事迹。丁齐见到了叶行,先是在监控里,后来又通过特护病房房门上的观察窗。

叶行正在昏睡,还穿着束缚衣。这间特护病房没有床,只有一个床垫,放在了屋子的正中央,病房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带尖锐的棱角,甚至连墙壁都打了软包。

丁齐看了叶行的病历资料,还包括几段入院后的影像记录,结果令他很震惊。在来之前,听说叶行是被“吓疯了”,他所估计的症状是急性应激障碍。像这种病程一般为数小时至数天,然后急性症状就会得到缓解,如果治疗不当,也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的精神创伤。

可是叶行的症状很难说,因为根本没法治疗,只能持续用药物使其保持镇定。在“清醒”的时候,叶行明显对周围环境感到恐惧,他怕人,不是某一个人,而是周围出现的所有人。

不论看见了什么人,他都会惊恐的叫喊:“鬼呀,鬼呀!”然后试图逃离。若是逃离不掉,他又会面露狰狞之色,进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表现出很强的攻击性。

叶行不仅害怕人,还害怕周围环境中一切有形体的东西,比如衣柜之类,他会尽量躲得很远。无论是人还是东西,如果实在避不开他就会试图发起攻击,把自己搞得头破血流。

应激障碍往往会导致认知错乱,而治疗或者说缓解症状的前提,就是让患者暂时避开可能加深精神创伤的刺激源。

可是叶行对周围中的所有人都感到恐惧,甚至包括各种有形体的东西,那还怎么治?医生不是神仙,看叶行的症状,认知已经完全错乱。丁齐见过这种病人,他也清楚,这几乎是不可逆的,想治好恐怕得依靠奇迹,甚至主要是靠病人自己。

到底是怎样的刺激,让叶行变成了这个样子?或许叶行的精神压力一直都很大,一次又一次受到刺激,一次又一次地强行压抑,终于导致了精神完全崩溃。丁齐没有亲眼见到他发病时的场景,只能做此推断。而精神病学的发展水平,和其他很多学科相比,如今还远远谈不上成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