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96、忽

《方外图志》是找到了,修复后的内容也看见了,但其中却有很多令人不解之处。比如朱敬一提到小境湖时,特意标注的“门户自开,浑然纯素”是什么意思?

联想到他在小境湖中留的那句诗“洞天门自开,尘客径往来。”说明这处方外世界的门户原本就是敞开的,朱敬一应该也没将它“关”上。一道敞开的门户,众人想发现它进而打开它都那么费劲,假如换成别的情况呢?

再结合“为我所见众方外世界之净范”这句话去理解,借用一句现代流行语,这小境湖好像是一块“不带任何属性的白板”,是众多方外世界中最原始、最干净的范本。那么也就意味着其他的方外世界可能还有不同的特点,但都是在此基础上的变化。

但这只是众人的猜测,实际情况究竟怎样,还要找到其他的方外世界印证才行。

又比如朱敬一最后提到大赤山时,特意指出古时仙家炼两界环为入界之宝,而魏氏得之为祭主,还说“此界之境,兴祭主之神。”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入界之宝不难理解,因为众人都各自祭炼了一块景文石。

可两界环是古时仙家炼制的,就大家现在这水平,还远远谈不上仙家吧?而且祭主又是什么意思,假如就是拥有并祭炼入界之宝的主人,那么大家现在都是景文石的祭主。但从祭主这两个字的含义来看,又不可能同时是很多人。

也就是说大赤山可能和小境湖不一样,并非无主之方外世界,谁得到两界环并掌握相应的祭炼方法,便可能成为掌控那处方外世界的主人。这与“洞天无主、门户自开、浑然纯素”的小境湖显然是不一样的。

众人之所以都能打开小境湖的门户,恐怕是因为那道门原本就是开着的。

石不全修复了《方外图志》,到最后看见了两界环的绘画。刺客跑出大赤山来追杀他,阿全当然不会客气,也认出了他手腕上戴的两界环、猜出了对方的来历,顺手就把两界环给撸走了,他绝对是有这个本事的。

可惜的是,暗中还有一个范仰,刺客仍然找到了他,石不全最终没能脱身。他已意识到危险,匆匆回到公寓取走了《方外图志》,并给丁齐留下了明显的暗示,就是桌上那把钥匙,然后跑到图书馆将《方外图志》和两界环都给藏了起来……这是丁齐的分析。

大赤山的门户,在“泾阳入江处,沿东岸溯行千步。”古时所谓的步是一种长度单位,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左右脚各迈出一步的距离,从唐宋到明清时期在一米三到一米五左右。溯行千步,就是以泾阳江汇入长江口的东岸为起点,向上游走大约一点三到一点五公里。

小赤山公园的北边是长江,西南面就是泾阳江,这一段是没有围墙的。由于泾阳江并不是笔直的,所以这段路应该是曲线。但从明代初期到现在,江岸与江堤的位置恐怕已有了不小的变化,这还需要考证古时的水文与地理资料。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就是请一位精通风门心盘术的高手来,施展秘术直接定位。以尚妮现在的水平,或许勉强能够做到。实在不行,也可以鲜华先生出手,但是这一次,朱山闲并没有主动提这个建议。

其实或许也用不着这么麻烦,反正大概的位置已经有了,那就在小赤山公园的西南角沿着泾阳江慢慢找就是了,总之不会差得太远,而石不全很可能已经找到了。

丁齐将腕上的银镯摘了下来,让众人挨个都试试,最后戴在了冼皓的左手腕上。连同叶行在内,大家好像都有点感觉,但也都没太弄明白。这有可能是心理作用吧,但丁齐可以肯定,也不完全是心理作用,至少他本人不是,因为有过祭炼景文石的经验。

丁齐分析道:“按照这位朱敬一前辈的留言,两界环可随心意适腕,也就说它可以变化大小、成为合适的佩戴尺寸。祭炼到了那个程度,恐怕才能算所谓的祭主,也才能凭借它打开大赤山。阿全并没有进入大赤山,因为他是在外面被追杀的,两界环和景文石也都留在了外面。

冼皓,你有用那把刀取代景文石的经验,如今修炼方外秘法的境界也是我们中最高的,那么这枚两界环就暂时交给你随身带着。你可以试着用祭炼景文石或者你那把刀的办法祭炼它,假如有一天它真能随心意变换大小、正好适合你的手腕,就说明我们可以凭借它打开大赤山。”

丁齐提议暂时将两界环交给冼皓保管,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意见。叶行了问了一句:“难道我们要等到那时候才去找大赤山吗?”

朱山闲沉吟道:“倒不必一定等到那个时候,但阿全既然不在里面,我们也不必太着急。这位朱敬一前辈说了,小境湖为众方外世界之净范,我们还是在这里好好修炼方外秘法,顺便试着找大赤山的位置。

先确定位置,不必着急打开它也不必着急进去,更要注意别被里面的人发现……然后再通知庄先生和小妮子一起来,商量商量该怎么办。”

《方外图志》中记载的方外世界共有十五处,经石不全修复后尚可清晰辨认与解读的图谱有九处,其中地点已明朗的有两处,就是同在境湖市的小境湖与大赤山。那么另外七处呢,为何尚不明朗?

别忘了图中标注的都是古地名,比如提到小境湖时,说的是“去境湖驿南三十里”。假如不是在座诸位对境湖这个地方很熟悉,知道它在明代就叫境湖驿,陡然看见一个陌生的古地名,又有几个人能立刻认出来是什么地方。

想找到其他七处方外世界的具体地点,还需要做一番考证。考虑到地名有可能重复,比如像“凤凰山”这样的地方,中国就有很多处,还有可能会找错了。至于图册中剩下的六处记载已难以辨认解读,唯一可能知道其内容的就是石不全了。

册门高手也不是神仙,有些内容石不全也没办法修复保存,但在打开卷册的过程中还是有可能看见的。

浏览一番那七处尚可辨认的方外世界的记载,地点应该都不在境湖市附近。假如石不全真的流落到另一处未知的方外世界,很可能就是那已难分辨的六地之一。

其实大家心里也明白,说石不全可能流落到这种地方,只是为了稳住尚妮以及自我安慰,就连他们自己都是不太敢相信的,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见朱山闲如此态度,叶行道:“你们真能沉得住气!”

谭涵川反问道:“刺客与范仰已经死了,是我们杀的人,难道这时候再往人家眼前凑吗?再说了,那里是人家,如果我们没有掌握两界环,就算能用现在的办法进了大赤山,难道光着身子往人家跑吗?”

冼皓也说道:“这位朱敬一前辈自称寻找方外世界用了三百年,我们倒不必这么夸张,但三、五个月或者三、五年总成吧?总不能三、五天都等不了!

谭师兄说得很对,那个地方如今情况不明,我们最好不要轻易让人察觉,而且更不能光着身子往人家跑。明天大家都进一趟小境湖,我有一件事情要印证。”

丁齐追问道:“究竟什么事呀?”

冼皓难得有些俏皮地笑道:“先不告诉你,进去了才知道,没进去我也说不好。假如印证成功了,明天我们就可以通知庄先生和小妮子,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抽空过来。今天大家先休息吧,好好养养神。”

既然话已经这么说了,而且天色已晚,大家就等明天了。冼皓有事要进小境湖去说,就等于把叶行撇开了。叶行自觉有些没趣,独自拿着他那块石头去后院待了一会儿,然后就回家了,今晚并没有住在这里。

第二天是周六,朱山闲不用上班,四人一大早就依次进入了小境湖。进小境湖还真挺麻烦的,每次间隔十五分钟,进门之前先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放在衣柜里,然后再进那边换上古装。

朱山闲是最先进去的,接着是谭涵川、丁齐。三位古装男子都坐在那放着金如意的凉亭中等着,丁齐问道:“你们猜,冼皓有什么事要说,却非要在这里?”

朱山闲笑道:“恐怕等我们看见她的时候,就知道了。”

谭涵川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种事情应该说了不算,亲眼看见了才算。”

丁齐:“原来你们都猜到了?”

朱山闲呵呵笑道:“别忘了,我和老谭可都是老江湖了,不比你这位专家差多少。”

丁齐赶紧摆手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跟你们还没法比呢!”

说话间冼皓已经绕过台阶走上了平地,大家听见动静扭头望去,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一时也都惊喜地愣住了。冼皓没有穿古装,就穿着丁齐第一次见到她时那件裙子,刀没有拿在手中,而是在鞘上挂了个环系在腰带上,左手腕戴着那只两界环,脚下穿着一双凉鞋。

尽管这就是她平常的装束,但此时此地看见,比当初更觉惊艳。丁齐一纵身就跃过了凉亭边的美人靠,快步迎上去道:“你终于成功了!”

冼皓笑道:“丁老师当初问过一个问题。若是修成隐峨境,就不必总是将石头拿在手中,可是把石头放下之后,揣在哪里呢?当然是揣在兜里,那么就等于把衣服穿进来了。我不用石头,而用这把刀,其实也是一样的。”

丁齐:“这真是大惊喜呀,能不能形容一下,是什么感觉?”

冼皓:“其实感觉和当初是一样的,我们也曾经把东西带了进来,但那时懵懂此刻清醒,只是境界不同了。就像丁老师说的,这是意识中‘我’的概念,也是隐峨境的玄妙,所区别的就在于能不能做到。我说是说不清的,需要你这位方外门的创派宗师自己去体会。”

谭涵川和朱山闲又各握石头过来祝贺,对于众人而言,这是一个突破性的重大进展,意味着大家终于可以正式“入驻”小境湖了。否则的话,他们每次只能暂在其中行游。别的不说,想睡觉总得有被褥吧,想做饭总得有油盐酱醋吧?

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改造小境湖,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就像朱敬一当年建造了那座庄园。否则只有一把柴刀,假如弄坏了连木头都没法再砍,众人总不能空手在这里开矿架高炉炼钢吧?

冼皓又说道:“其实我当初改用这把刀是另有原因,它并不如景文石好用。回头我再试试景文石,应该比我这把刀效果更好。”

丁齐:“那你现在就去把景文石拿来试试,我陪你去。”

女人夏天穿的连衣裙通常都没有兜,就算有兜也揣不下巴掌大小的石头,就算能揣下也不好看,各种杂物一般都放在随身的包包里,所以总喜欢买各种包包配不同的衣服。冼皓并没有挎着包进来,景文石当然也没带进来。

朱山闲笑道:“那你们俩再去试试,我们就在这儿等着。顺便再带一箱冰镇啤酒,冰箱里有!”

谭涵川补了一句道:“可惜没法把冰箱搬进来呀,就算能搬进来也没电。”

朱山闲反问道:“要搞一抬柴油发电机吗?反正你搬得动,等你也修成隐峨境再搬。”

谭涵川摇头道:“那还是算了吧,有点破坏这里的气氛吧,显得不伦不类。”

既然冼皓已经能自如出入小境湖,再回去就没那么麻烦了,丁齐陪着她一起走到了那石壁门户前。丁齐就在这里等着冼皓去取景文石,自己当然不会出去,他还没那个本事,出去之后反而尴尬,但是他可以看着外面。

其实看也看不见什么,因为视线被大衣柜挡住了。冼皓就这么飘然走了出去。她的嘴角微翘带着笑意,难免带着些许炫耀之意……

就在此时,突然听见啪的一声响,就像空气被极度压缩后发出的爆裂音,冼皓的身体一震,竟然退回了小境湖中。她手捂胸口向后仰倒,已被冲过来的丁齐一把抱住,闪到了石壁的另一侧,就连衣柜都被撞倒了,发出很大的声响。

上方的谭涵川和朱山闲都被惊动了,已飞身跃了下来,惊呼道:“怎么回事?”

丁齐:“叶……叶行,他居然有枪,刚才……”

丁齐说话时一只手摁在冼皓胸前的伤口上,鲜血正沽沽地往外涌出,他的大脑几乎是空白的,简直无法思考,刚才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地反应。就在冼皓刚刚走出小境湖的时候,叶行突然出现在衣柜的侧面,抬手就开了一枪。

冼皓的反应很快,已经侧身向后闪了,可是这么近的距离、完全没有料到的状况,她根本躲不开,只是顺势闪进了小境湖中,但在门外时已经中枪了。

众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躲在门外突下杀手的,竟是一直最不起眼的“废物”叶行。而不小心中其暗算的,竟然是最擅长潜行与刺杀的冼皓。丁齐也看见了叶行,他从没有见过他那种表情,一脸冷静,目光中却满是狰狞。

开了那一枪之后,叶行显然也愣了几秒,随即一闪身躲到了大衣柜后。小境湖中的众人根本想不到会有这种事,但对于小境湖外的叶行而言,这何尝不也是一个意外!

叶行的计划原本非常完美,因为众人出入小境湖间隔时间至少有十五分钟,他可以在外面埋伏着,一个一个全解决掉,谁都想不到、谁也逃不掉!是谁给了他这么做的勇气,也许是出于贪念,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怨忿……除了他自己之外,恐怕谁都说不清。

总之,他选择了一个看似好的不能再好的时机。

在正常情况下,就算他手里有枪,也不可能是这么多高人的对手,甚至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今天其他人都进了小境湖,而且大家并不知道,他已习练方外秘法有成,刚刚求证了观身境,虽然还没有办法穿过门户,但手持景文石凝神定心,却能看见那边。

在通常情况下,就算叶行躲在旁边,冼皓有可能早就察觉到了,不会被其暗算。但恰恰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因为她刚从小境湖里出来。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把叶行当回事,既然不当回事,也就没有人特意防备他。对于范仰,众人早有戒心,对于叶行,大家偏偏都大意了。最可怕的人,往往并不是最强大的,而是最阴险的,且令你最意想不到的。

叶行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弄到了这把枪,如今已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冼皓遇到刺客的那天凌晨,大家曾讨论报不报警的问题,叶行当时说了一句“警察有枪”,却遭到了众人的嘲笑。或许就是从那时起,日夜心怀忧惧的叶行便想尽办法搞来一支枪防身。

叶行为何会铤而走险?其实他已经杀过人了,当初冼皓给了他两个选择,叶行接过刀杀了刺客。第一次杀人,他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事后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但冷静下来之后,人的心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也许大家都忽略了这种变化,甚至包括身为心理医生的丁齐,因为他们忽略的是叶行这个可有可无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