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94、到达世界的尽头

这上哪儿知道去?刺客已经死了,只能纯粹靠猜。大家确实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但猜和猜也是不一样的,有人就是瞎开脑洞,有人却能一语中的,众人竟不约而同都将目光看向了庄梦周。庄梦周只得答道:“很可能是和我们的景文石类似的东西。”

尚妮追问道:“为什么呢?”

庄梦周一指丁齐道:“有困难,找警察;有问题,找丁老师!”

在座这些人,叶行好像是专门负责提问的,而丁齐好像是专门负责回答的。庄梦周已经给了一种答案,假如他是信口胡说,就让丁齐负责把话给圆回来;假如他是言之有据,那么就让丁齐去分析其中的推理过程。

丁齐想了想,解释道:“我也同意庄先生的判断,这不是瞎猜,而是建立在行为分析的基础上。首先那刺客说过,阿全偷走的是他祖传的宝物。像这种东西,假如没有必要,很少有人会随身带着吧?

那么就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情况,此物可能是一件首饰。我看刺客并没有打耳洞,手指上也没有戴过戒指的痕迹,所以很可能是镯子、手串、项链、挂坠之类的东西。另一种情况,就是此物与出入大赤山有关,就像我们手中的景文石。

所以刺客从大赤山出来追杀阿全时,将之随身携着。当然了,这两种情况可能同时都存在,那就是一件首饰类的东西,用途却类似于我们的景文石。

而且我还有一个判断,他那件宝物比景文石更有用,或者说效果更好,至少比现在的景文石效果要好,又或者大赤山的玄妙与小境湖不同。刺客凭借那件宝物,可以把外面的东西带进去,这是我们还做不到的。”

叶行忍不住插话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齐:“当初我将涂至深度催眠,进入他的精神世界,见到了那位姑娘。当时姑娘身上穿了一件裙子,是二零一四年夏天出的款式,我在一家商场中的专卖店里见过。这说明衣服是从外面买了带进去的。

能把东西带进去,有两种可能。其一就像我们当初那样,还没有从混沌懵懂中反应过来,其二就是真有办法将东西带进去。考虑到我们此前的判断,魏氏家族世代拥有大赤山,所以第一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说到这里,丁齐的语气顿了顿,停了几秒钟才接着开口道:“所可能性最大的推测结果已经出来了,那宝物是一件随身饰物,凭之能出入大赤山,而且还能把外面的东西带进去。当然了,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大赤山和小境湖不一样,东西本来就是能带进去的。”

尚妮惊叹道:“丁老师,你可太了不起了!几乎没什么线索,却把事情差不多全搞清楚了!”

丁齐谦虚道:“不是没有线索,其实我刚才也是边想边说,就是在整理线索。这可能和我的工作习惯有关,用我的术语来说,谈话的过程就是建立心册的过程,心册档案建立得差不多了,初步的结论也就有了。但还不敢跟庄先生比,庄先生直接就给了答案。”

冼皓却小声道:“四年前专卖店里的女装款式,你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哪个牌子呀?”

这让丁齐怎么回答!四年前的那个夏天,丁齐刚刚本科毕业留校任助教,同时读刘丰导师带的在职硕士研究生。他是陪佳佳逛的商场,两人那时关系还比较暧昧,就像是即将成为恋人但还没有完全挑明的阶段。

佳佳试了这件衣服,问丁齐好不好看?丁齐感觉很好看,已经打算把衣服买下来送给佳佳了。虽然衣服有点贵,他的存款还差点,得先刷刚办的信用卡,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才能还上。可是佳佳并没有让他买,说是没看上,也可能是出自女孩的矜持,或者知道他手头不宽裕。

这种事情他怎会不记得呢?其实佳佳穿什么都好看,当然了,没法和冼皓比……可是这些话丁齐只能在心里嘀咕,也不好说出来啊。他只得答道:“我也不记得是什么牌子,只是偶尔路过看见了,有点印象而已。”

这也是实话,他确实不知道那件衣服是什么牌子的,记住的只是佳佳穿衣服的样子。这可能是男性的思维习惯吧,至于哪家专卖店的位置,丁齐倒是记得。

冼皓淡淡道:“看来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去逛的街。”

对于这话,丁齐只能很聪明地装做没听见。而冼皓又说道:“你还记得专卖店的位置吗?哪天也带我去看看。”

聪明如丁齐也立刻中套了,他点头道:“好啊,我还记得!就是不知道那家专卖店还在不在了。”

冼皓嘴角微翘道:“丁老师真是个很念旧的人呢,四年了,居然连逛过哪家店铺都记得。你是陪导师的女儿的一起去的吧?听说人家现在已经去美国了。”

丁齐微微吃了一惊,只得讪讪不言。就像叶行曾经说过的那样,大家对他知根知底,尤其在这些江湖高人面前,他简直就是个小透明,所有情况很容易就能调查清楚。估计冼皓在来境湖市之前就调查过他,因为范仰在请她来的时候,转述的可是丁齐的经历。

叶行不满道:“你们两个注意点,大家在讨论严肃的事情呢!”

丁齐不好和冼皓顶嘴,却瞪了叶行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朱山闲站起身道:“确实不关我们的事,你们慢慢聊吧,我得回去了。”

说着话他已经打开了手机,发现了好几个未接来电以及微信留言,当即就回了个电话道:“孙市长,您找我呀?……刚才我关机了,省里有位领导找我谈话,了解一些情况。……您还没睡是吗?我马上就过去找您!”

朱山闲最近确实很忙,境湖市这次举办的新经济论坛邀请了很多商界名流,地址就在雨陵区,省里面也有好几位领导出席。按照常理,朱山闲是根本走不开的,他随时都可能有事。假如不是这样,范仰也不会轻易上套。

但朱山闲真就悄悄回来了,他趁着晚饭后直接把手机一关便走了。孙副市长找他有事呢,结果电话怎么都打不通,现在都凌晨一点了。

朱山闲终于回电话说是被省委领导找去谈话了,假如换成别的人,或许会追问是谁找他、谈了什么。但那位孙副市长却没有再追问,这也是官场上的思维方式。

如果可以说,朱山闲肯定就直接告诉他了,既然朱山闲没有说,那就说明必有内情。这位姓孙的副市长虽然已是副市级,但眼下还没有进市委常委班子。而这次有位参加论坛的省领导是分管组织工作的,很可能是找朱山闲谈话了解情况。

孙副市长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他也绝不会跑去问那位省领导。朱山闲无故消失了几个小时,却一句话就把自己摘出来了,也算是无意间在众人面前演示了一番爵门小套路。

两天后,境湖市首届新经济论坛终于圆满闭幕,朱山闲也终于可以稍事清闲。大家的日子仿佛又恢复了平静,每天仍出入与探索着小境湖,并坚持修炼丁齐所总结的方外秘法。

尚妮变得有些沉默,仿佛总是有心事的样子。她当初来到这里,是为了闯荡江湖,心中向往着前辈们的江湖传说。可是现代社会,哪有那样虚幻的江湖让她闯荡?等她经历了真正的江湖险恶,才发现绝不是那么好玩的!

看尚妮的样子,应该是变得成熟了,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假如世事可以选择的话,宁愿谁都不要经历这些。在寻找方外世界的过程中,很多人都完成了人生中的另一场蜕变,成熟后的尚妮也许还是尚妮。就像丁齐曾对导师说过的,他还是那个丁齐。

尚妮不仅在下功夫修炼方外秘法,还多次跑到了小赤山公园以及境湖大学去转悠,她当然是在寻找大赤山,更是在寻找阿全留下的线索。其实所有人都在寻找,显而易见,阿全非常有可能把东西藏在了境湖大学图书馆,丁齐是最有条件找到的。

可是差不多半个月过去了,丁齐并没有发现什么,他虽然已对惊门灵犀术有所体会,但就算是真正的惊门大师,也不可能凭空知晓一切。

大约一周后,庄梦周先离开了,当然是因为有事,他也不可能总是待在这里。庄梦周是应众人所邀来帮忙打开小境湖的,如今小境湖已经打开,丁齐也总结出了方外秘法,庄先生便暂时告辞了。他这次是真走,不是耍隐峨术的套路。

庄梦周告辞的前一天晚饭时,他在饭桌上又对冼皓说了一番话:“我上次劝你离开,并不是为了借机掩人耳目,说的是真心话,可是你拒绝了。其实现在我仍然想劝你那么做,但你是更不会接受建议了……记住我那天说过的话吧,好好祭炼你那把刀。”

原来庄先生那天是真想劝冼皓走,并不仅仅是为了耍门槛,直到现在他还是这个建议,但很显然冼皓是不会听的,所以只能算了。

他这番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丁齐事后也问过冼皓,庄先生那天到底都讲了什么?冼皓只是淡淡摇头道:“无非是些神神叨叨的话,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必再打听了。”

对于冼皓而言,事情确实都已经过去了,手刃了最后一位仇人。冼皓出师的那年,就是丁齐大学毕业的那年,这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当年的父母之仇。如今所有的仇家终于都解决了,可能会感到很茫然,因为人生在陡然间失去了最重要的目标。

但幸运的是,她如今的人生有了新方向,就是探索方外世界。冼皓这几年的日子是怎样度过的?他人很难体会,而如今,她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可以去追求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总被仇恨笼罩。

冼皓甚至打算就在境湖市定居了,最佳的地点当然就是这个南沚小区。假如这么多人总是住在朱山闲家的小楼里,未免有点挤了,而且日子长了总归有些不方便,幸亏丁齐在旁边还有一栋小楼。

冼皓还半开玩笑般问过丁齐,打算什么时候重新装修?假如手头暂时缺钱可以找她借,装修设计方案也可以找她帮忙参考参考。当然了,装修小楼只是次要问题,他们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探索小境湖和修炼方外秘法上。

庄梦周走后不久,尚妮也又一次离开了,她要回家一趟,总不能一年到头都在外面野,总不回去露面的话家中长辈也不放心。但尚妮打了招呼,她这次暂时回去十来天,开学前还会再过来的。

朱山闲特意告诉她:“尚妮师妹啊,你随时可以过来,我们都在这里,小境湖也就在这里,楼上的房间就始终给你留着。”

真是中国好师兄啊,自己把主卧让了出来,还一直留给尚妮。不过没关系,旁边丁齐的小楼里还有六个房间、两间主卧呢,假如将来装修改造好了,冼皓可以搬过去,楼下的主卧就还给朱山闲了,而且庄梦周再来也不用住酒店了。

就在尚妮走后不久,众人对小境湖的探索又有了最新的进展,因为他们终于来到了这处方外世界的边缘。

方外世界有边际吗?小境湖的范围在记载中差不多有雨陵区那么大,当然不是无限的,可是站在高处向周围望去,却如一个世界般无边无际的感觉,这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空间结构。

他们对小境湖的探索是从那座庄园周边开始的,起初是向着大湖方向推进,迄今为止也不过探明了占整个小境湖不到五分之一的区域。

石不全“失踪”了、范仰“出局”了,庄梦周、尚妮又先后离开了,剩下的四个人就改变了探索方向,将重点搜索区域放在了另一面,翻过庄园所在的那座山峰,向着小境湖的边缘进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