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90、飘门律

众人都愣住了,除了丁齐事先心里有点数之外,其他人其实都不知道这回事。众江湖高人只是看出来,冼皓与范仰之间可能有私仇,但这两人互相的套路都很深。范仰以为冼皓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而冼皓也顺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说到这里,冼皓又扭头看着众人道:“诸位,非常抱歉,我其实也等于是利用了你们,事先并没有说出实情。”

朱山闲面色凝重道:“你就是冲着范仰来的?”

冼皓摇了摇头:“我当初并不敢确定,只是查到了点线索,所以有些怀疑。我的确也是为了你们所说的方外世界而来,人生不能仅仅只有仇恨,我是真的很感兴趣……”

没等众人继续追问,冼皓便讲述了一段往事,她描述的过程很简短,显然不愿意再触及更多伤痛的回忆。丁齐已听过大概的内容,但此刻又多了另一些细节。

这听上去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父母被害、孤儿报仇的情节,在很多小说中都出现过,但它真的发生在身边的现实中时,仍令人惊叹与伤憾不已。

冼皓的父母在一座沿海城市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私营企业,父亲是法人代表,母亲是财务主管,在当时出了两件事。其一是为了现金流,他们“修改”了财务报表,以便从银行取得贷款。这种事不仅在当时,在任何时候好像都很常见,不少企业的报表都有好几套,用在不同的场合。

这在通常情况下,只要还款不出问题,就不会有别的问题,就连银行都不会追究。

第二件事是他们公司吃进了一批走私的货物。这比第一个问题要严重,但在当时的时间和地点,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在国家加大打击力度之后,后来很多公司都收手不干、洗白上岸了。假如没有人举报并拿出确凿的证据,其实也不会出什么大娄子。

可是偏偏他们这家公司让人给盯上了,对方抓住了把柄上门敲诈勒索。这种事情本可以私下谈的,可是敲诈者的要价太高,简直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冼皓的父母不得不拒绝。

身为商人,当然会衡量每一种可能性下的机会成本。在通常情况下,就算被举报揭发,假如运作得当,可能只是被巨额罚款而已,差不多用不着坐牢,就算被判了,差不多也是缓刑。既然如此,还不如把钱拿出来去疏通关系呢。

这样莫名其妙的敲诈,只要答应了一次,其实就等于脖子被套上了绳索,简直是后患无穷。所以冼皓的父母不仅拒绝了,而且把话说清楚了。但是他们也没想到,对方的手段竟会那么狠毒,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谋财害命来的,起初的敲诈只是试探与摸底。

更多的具体细节,冼皓没有细说,总之是被人设局了,他的父母被编织罪证、栽赃陷害送进了监狱。家族企业的现金和库存被掏空,最后也落进了竞争对手手中。冼皓那时候才七岁,当然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些都是她二十岁出师之后调查清楚的。

先从当年吞掉父母企业的竞争对手开始查起,冼皓已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将父母送进监狱的罪证就是最直接的线索,她很快便发现父母当年聘请的事务所出了问题,这是早就被人设好的局,背后另有高人操盘,谋财害命的手法非常熟练。

这伙人挑选的肥羊都符合一个特点,身家丰厚却没有什么大的背景,他们在当地很容易找到更有势力的竞争对手合作、整垮并吞吃掉这只肥羊。既然是谋财害命,为什么冼皓却活了下来?因为这是经济案并不是凶杀案,表面上看不出其他的问题来,都是按法律程序办的。

没有谁直接动手杀人,冼皓流落街头,她的父母先后都死在监狱里。假如换成普通人,就算她长大了也查不清真相,况且时过境迁,很多证据早已消失。但冼皓偏偏是被师父拣走了,成了江湖飘门传人。

从当年的事务所和竞争对手的有关人员查起,冼皓下手不留情,一连除掉了十四个。从这些人口中冼皓也审问出了当年事件的细节。有一位高人虽没有直接露面,却在幕后设局指点。这位高人身边还跟着一位小伙子,姓魏,最毒的主意都是这小子出的。

冼皓这次是碰到八门同行了,设局者就是要门中人,而且最喜擅“恶要”手段。三年前,冼皓暗中刺杀了这位要门高手,虽然没有当场取了对方的性命,却让对方在事后毒发而亡。

但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那个姓魏子当时并没有跟随在师父身边,也没有留下任何身份资料可以查找,所以冼皓一直没有找到。但冼皓并没有放弃,一直在暗中留意。其实当初她在偶然的场合认识了范仰,也并不完全是偶然。

冼皓当时并不知道范仰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她只是不想放过任何线索而已。冼皓也清楚自己的样貌中带点父亲的轮廓,假如找对了人,不可能不引起对方的关注,而且冼这个姓氏并不常见。后来范仰邀请她到境湖市来一起探索方外世界,冼皓就感觉自己找对人了。

来到境湖市一看,差不多是江湖八门同道齐聚,而且还真有方外仙家世界的存在!她也渐渐搞清楚了这些人之间复杂的派系关系,范仰和朱山闲等人并不是一伙的。

朱山闲的祖师早就有过遗言,所以朱山闲在多年前就买下了这栋小楼,还在友人的指点下特意修了那道后院门,只是迟迟没有更进一步的发现。在这种情况下,范仰设局利用了丁齐和叶行,当然也包括石不全,找到《方外图志》之后插了进来。

假如范仰真是当年那个姓魏的小子,他肯定不甘心只是与众人合作探索方外世界。按照其人当年的套路与尿性,他恐怕会设局谋算一切,所以冼皓从一开始就有防备。

许是因为早有怀疑、许是因为女人的直觉,总之冼皓越看范仰就越是觉得他就是她要找的人,到最后反而是她自己先着急了。因为无论她怎么怀疑,也抓不住实质性的证据,江湖人做事自然有江湖人的手段,于是冼皓就亮出了那把刀。

她并不在乎范仰是否要对付自己,来的时候就有思想准备,但她要让范仰继续以为她还没有猜到其的身份。她拿出刀的方式很巧妙也很自然,就是取代景文石成为寄托心神之物。假如范仰真是那个姓魏的小子,这把刀就等于直接暴露了她的身份,恰恰证明她并没有戒心。

冼皓很清楚,范仰只要见到了这把刀,定会心惊肉跳、日夜不安,定会找机会对她动手的,如此一来反而就证明了她的判断。这么做,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鱼饵。

事实证明,情况果然如此。只是她事先也不可能清楚,范仰具体会怎么动手?就在那天晚上,尚妮突然联系不上阿全,谭涵川与丁齐出门去找,庄梦周又不在,范仰终于找到了机会。刺客来了,而冼皓其实一直在等着呢。

冼皓以为自己会等来范仰,结果来的却是另一名刺客,而且对方的身手不凡、反应极快,中了一刀居然能及时走脱。范仰还有同伙,目标是她也不仅是她,还包括掌握了方外世界秘密的所有人。

冼皓的刀有毒,尤其在她本人手中更是剧毒。但对方既已知道她的身份以及这把刀的问题,只是划破了一点皮肉,肯定会立即处置的,并不至于中毒丧命。那名刺客当即遁走,就是因为被这把刀划中了,若不立即处置伤口还要继续斗下去就是找死。

实话实说, 冼皓其实也等于是利用了或者说借用了所有人。朱山闲早就看出点端倪来了,曾经问过她,冼皓却没有说出来,只说他们可以互相信任。

庄梦周也可能也看出点什么了,那天凌晨他就找冼皓单独聊过了。别人并不清楚庄梦周具体都说了什么话,但总之是劝冼皓离开是非凶险之地,而冼皓拒绝了这个建议。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幕也耐人寻味。

一个范仰就不太好对付,更何况冼皓并不知道范仰还有哪些同伙,尤其是那名身手不凡的蒙面刺客。假如是冼皓一个人,又孤身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恐怕是不好应付的。但这么多高人都看出了范仰有问题,范仰便死定了,他这也算是自己作死吧。

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冼皓便讲述完了,这是一段既令人同情又令人胆寒的经历,难以想象,它发生在看似文静而柔弱的冼皓身上。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不约而同地看着范仰。

冼皓当初为什么会认识范仰、为什么会接受邀请到这里来、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事,答案已经清楚。可是范仰为什么会请冼皓来呢?他铁青着脸闭口不言,一副毫无兴趣再去解释的样子。但丁齐也可以从他的角度做出一些推测……

范仰害死了冼皓的父母,偶然的机会又认识了冼皓,她也姓冼、五官带着熟悉的痕迹,怎能不起疑心?听说冼皓如今已是江湖飘门中人,又怎能不忌惮!只要掌握了当年的线索,冼皓的身份便不难查出来,但这个人却不太好对付。

冼皓表面的职业是一位编剧,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而且江湖飘门中人最擅潜行、藏匿、刺杀、逃遁,是很难直接找到她动手的。师父遇刺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来范仰平安无事,想必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请冼皓到境湖市来,共同参与探索方外秘境,而方外秘境确实存在,这也是一个取得对方信任的机会。打开方外秘境确实需要找人帮忙,另一方面,这等于将冼皓放在了明处,范仰不论是在暗中调查还是伺机动手都更方便。

范仰既然早有计划谋算所有人,冼皓最终也是要顺手除掉的。而且范仰虽然认出了冼皓,知道冼皓的父母死在自己之手,但还不能确定究竟是谁杀了他师父。师父遇刺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来范仰平安无事,想必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结果却是不用他怎么费劲查,冼皓直接把那把刀拿了出来,他的算计果然没有白费……实情是这样的吗?范仰没说,这一切都是丁齐的推论。

在一片沉默中,刚才一直没说话的尚妮突然开口道:“冼皓,你的遭遇我很遗憾。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你拿出那把刀就等于是逼范仰下决心动手,首先遭殃的却是阿全!”

这番话可能有责怪或质问的意思,也可能没有,总之就是在描述已经发生的事实。在座众人都不是傻子,有人其实也多少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直接说出来。

冼皓低头不语。庄梦周不得不开口道:“其实就算没有冼皓,范仰一样会动手的,他谋算的是小境湖和《方外图志》。只要《方外图志》在阿全手里,阿全就是他的目标,这一次不过是同时设局。我知道你很伤心,但要怪只能怪真正的凶手,不能迁怒他人。”

尚妮也低下头道:“我没有迁怒谁,我只忍不住会想,其实……”

其实什么,尚妮最终也没有说出来。今天的尚妮异忽寻常地寡言少语,能看出来,她的心情非常压抑,又听了冼皓刚才讲的那个故事,感觉就更压抑了,简直就不想再说话了。

她刚才的那半句话,可能是想问冼皓——其实你可早点说的!冼皓为什么不早说这些,身为心理医生的丁齐倒是完全能理解,这是成长经历所造就的性格使然。没出事前不说,因为冼皓没有任何证据,更不清楚众人的态度,贸然说出来反而不妥。

可是出了事之后,朱山闲那天问了她,为何还不说?或许再说什么也没必要了,该出的事已经出了,既然所有人都看出范仰有问题,那就先把范仰解决了吧。

谁都不愿意一遍遍触及伤痛的往事,而且以冼皓的性格,她也很难向别人完全敞开心扉,就连丁齐也仅仅是打开了一小部分而已。

朱山闲看着冼皓道:“冼师妹,我这才真正见识了隐峨术的手段,不得不佩服!事已至此,你又想怎么处置呢?”

隐峨术?丁齐转念一想,也意识到自己今天才算真正见识到了。隐峨术不仅是一种秘术,更是一种套路、一种江湖局。庄梦周前几天就是这么玩的,而冼皓一直都在用。“隐峨”又称“隐我”,既能隐起自己也能隐起一座山,有时候让人注意不到她,有时候又能让人只注意到她。

冼皓知道范仰一定会忌惮与调查自己,还主动与他认识了,而且又主动拿出了那把刀。她的手段根本就不是想隐藏自己,就是先暴露自己再让对方暴露。

这时冼皓淡淡答道:“按飘门律。”

所谓江湖飘门律,丁齐如今已有所了解,毕竟他看完了叶行曾推荐的那本书。这是一种江湖人在外行走的处事原则,并非飘门中独有,而是所有江湖八大门传人共同的讲究。飘门律所谓的“飘”并不是飘门的“飘”,而是指行走江湖。

飘门律首先要求江湖人不要轻易触犯律法,遇到事情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尽量先利用各种律法规则、看似合理合法地去解决问题。哪怕在过去的乱世中也是如此,更何况如今这种太平文明社会。

飘门律的第二个讲究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尽管精通各种江湖手段,甚至是身怀秘术与高超的功夫,但能不用就尽量别用,尤其是不要没事找事,更不要无端去招惹谁。毕竟是出门在外,你不可能完全清楚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总是撸着袖子想打架的人,并不是真的高手而只是流氓小混混。江湖人也一样,总是想搬弄的各种江湖套路的人,不是老江湖而是半吊子。

老江湖中的老江湖又叫什么,过去的切口称为老海。老海不轻易用门槛,只在关键时刻瞅准了再用,否则人人都会防备你,手段也耍不起来。假如养成了这种习惯,恐怕总有一天会倒霉的,因为你总会遇到惹不起的人,或者手段比你更高明的人。

不信就看看朱山闲、谭涵川、冼皓这些人,在外面谁能看出来他们是江湖八大门高手?

而飘门律的最后一个讲究,就是必须要动手的时候,当断则断,切忌心存幻想、犹豫不决。手段一定要干净利索,尽量不给自己留任何隐患,全力避免导致事态无法挽回。总之一句话,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动手就要把握时机并干净利索,不能搞得像《水浒传》里林冲那么惨。

当冼皓说出“飘门律”这三个字的时候,范仰就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了,他坐在沙发上突然笑了,惨淡的冷笑,盯着冼皓道:“冼皓啊,你还有一个最大的秘密没有说出来,如今只有我清楚。你要想隐藏这个秘密,就赶紧杀了我灭口!”

丁齐闻言皱起了眉头。范仰一开口,便不是一般的毒啊,江湖要门兴神术的套路,也不是一般的厉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