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87、钓人的鱼

天眼系统分为两个部分,主干是公安部门监控网络,主要安装在各大公共场所,这也被称为内网。在必要的时候,这个系统还可以联上外网,比如某些企事业单位、学校、酒店、商场、小区内的监控,。这当然不是自动的,需要对方加入这个系统。

卢澈只是私下给丁齐帮忙,所以动用的只是内网,他并不清楚石不全去境湖大学干了什么,但是发现后来石不全又去了小赤山公园,居然混在一群老头老太当中跳广场舞。一百多号人在空地上排队转圈边走边跳,转着转着,石不全就不见了。

公园里虽然也有监控,但毕竟数量有限,不可能照到所有的地方,而且镜头的角度范围也有限制。卢澈能提供给丁齐的情况,目前只有这么多了。

丁齐当然向卢澈表示了感谢,卢澈则回了一句道:“丁老师不用客气。我有个姐姐叫卢芳,前段时间还在我面前夸过你呢!”

丁齐不禁感叹世界真小,卢芳和卢澈竟然是姐弟俩!他立刻把消息通知了其他人。朱山闲中午的时候从办公室赶回来了,没顾得上吃午饭,和谭涵川、丁齐、冼皓四个人分析情况。

丁齐起初是一头雾水,他万没想到石不全在失踪前居然是跑去跳广场舞了,这演的是哪一出啊?经几位江湖高人一分析,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又为石不全深深地担忧。

假如遇到了危险,比如被人盯上了,应该往哪里躲藏再试图脱身?千万不能先往僻静的地方躲,反而要找人多喧闹的地方。阿全为什么要去小赤山公园?长江南岸的城市,六月末的天气,晚上八点钟左右,正是公园里最喧闹的时候。跳广场舞的队伍有好几拨,音乐声此起彼伏。

就算是高手,在那种环境下也很容易被干扰视听。阿全应该是察觉到了危险或者正在被人跟踪,所以就跑到小赤山公园去了,他混进了跳广场舞的队伍,然后趁机脱身……可是最终的结果,好像还是没有走脱。

有了范围就好办,谭涵川、丁齐、冼皓等三人立刻动身赶往小赤山公园。朱山闲却没办法,他还得回去开会。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是一周后市里某个大型活动的筹备会,朱山闲就是筹委会负责人,必须得主持,他这还是趁午餐时间赶回来的。

身在官场,有时候就是这一点不自由。

谭涵川等三人搜遍了整个小赤山公园,还是丁齐最先有所发现。他们最后找到的地方很僻静、很隐蔽,逛公园的人很少会走到这边来,靠着江边,岸上是一片树林。这里正是谭涵川昨夜收拾那鸡头的地方,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丁齐走到这里,仿佛冥冥中有所感应一般,弯腰在江岸边拣起了一块石头。江滩上有很多石头,但这块不一样,丁齐认识,就是他送给石不全的那块景文石。这块石头是出入小境湖的“钥匙”,若是没有遇到意外的紧急状况,绝不可能被丢弃在这里。

发现石头之后,他们又仔细搜查了这片江滩,在泥泞的沙石间又找到了三枚菩提珠,应该就是顶云大师送的那串天台菩提中掉下来的。

冼皓和谭涵川又仔细验看了一番,分辨出了一些脚印痕迹,然后做出了推断。石不全应该是被人追到了这里,还发生了短暂地打斗。石不全当时没有带武器,紧急之下将景文石当暗器打了出去。他的手法应该是相当准的,非常有可能击中了目标。

石不全戴在手腕上的菩提念珠应该断了,大部分被江水冲走。据谭涵川和冼皓分析,石不全被逼到这里已无退路,打出景文石后便跳进江中逃走了。

这当然是一个乐观的分析,因为事情完全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他遇害后被抛尸江中。可是谭涵川和冼皓都说江滩上留下的痕迹不像,应该是阿全主动跳进了江里,总算是保留了一丝希望。

现在是夏汛期间,长江中正涨水,波涛滚滚浪流很急。丁齐看着滔滔江水黯然神伤,良久之后才问道:“老谭,据你所知,阿全的水性怎么样?”

谭涵川似是自我安慰般地说道:“江湖二字,都是三点水旁,阿全身为江湖册门传人,水性应该很好吧!”

这话说得很没有底气,好像也没什么道理,因为谭涵川自己也是江湖火门中人,他的水性就很一般,仅仅是会游泳、体力比普通人好而已。再说了,就算水性很好,夏汛期间的长江,谁又敢说能平安无恙呢?

丁齐在江边坐了很久,甚至都没意识到裤子已经被泥土浸湿了,心中隐隐做痛,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令他感觉喘不过气来。许是因为自身的经历,丁齐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身边亲近的人出事。

虽然从认识石不全到现在不过短短三个多月,但是他们在一起经历的事情,恐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的。石不全这位有些嘴碎、见谁都自来熟的宅男,已成为丁齐的知交。他很少有这样的朋友,绝不愿意阿全出意外。

阿全如果能逃得性命,为何到现在还没出现,也没有和大家联系呢?丁齐也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比如阿全是被江水冲到了下游,但是被人救了起来,却受了伤仍然昏迷未醒。或者阿全意识到了危险,不知道谁可以相信,所以就躲起来养伤,仍在暗中关注众人的动静。或者阿全迷了路,比如被莫名冲到了一个类似小境湖那样的方外世界中……

别忘了,石不全身上有《方外图志》原件,那上面应该记载了很多方外世界的位置。丁齐忍不住会胡思乱想,但这些想法都寄托了祈求平安的愿望。当他终于站起身时,谭涵川突然道:“我们先去一趟阅江寺,为阿全烧柱香吧!”

冼皓冷脸道:“他就是为阅江寺仿制经卷,才落单出了事!”

丁齐:“那么佛祖就更有责任了,我们还是去吧。”

人性就是这么复杂而矛盾,谭涵川应该是不信佛的,他昨天晚上还刚刚劫持了阅江寺的顶云大师,而今天到阅江寺为阿全烧柱香,居然也是他的提议。也许这与信仰无关,因为他们此刻不知道还能为阿全做什么,这样至少能有一种寄托心愿的仪式。

他们不仅烧了香,谭涵川还带头把兜里的钱都放进了功德箱,丁齐和冼皓也跟着这么做了。结果从阅江寺开车回来的时候,差点没钱加油了,幸亏还可以刷卡。

接下来的几天,丁齐的心情一直非常压抑,他在搜索长江下游一带的各种新闻消息,比如有没有什么人落水遇救,或者某地捞出了无名浮尸。他既在搜索着消息,又很害怕自己会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结果什么线索都没查到,想必朱山闲他们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吧。

这几天的晚饭,范仰和叶行都过来一起吃了,反倒是朱山闲有好几次不在,因为这位区长最近的工作确实很忙。

丁齐等人也没有隐瞒最新的发现,将追查的结果都告诉了范仰和叶行。叶行很害怕,惊慌不已,他和范仰也都感到非常遗憾与惋惜,并希望阿全最终能平安无事。

随着石不全的失踪,那卷可能记载着更多方外世界线索的《方外图志》也随之下落不明,还有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

叶行决定暂时就搬到这里住,虽然在这里他也担心,但毕竟比别的地方强,毕竟有高人在身边保护。前两天他甚至没敢住在自己的单身宿舍,而是跑到丁齐的宿舍里住着了,还有“五朵金花”陪着,总比一个人更安全。可是那五朵金花,哪能比得上江湖高人呢?

尚妮走后,楼上的主卧一直空着,她的很多东西都没拿走,因为说过七月初就会再回来,所以屋子也给她留着。叶行只得搬进了阿全原先住的书房里,却很担心开向后院的窗户,每天夜里都把窗户关得死死的,也不嫌闷得慌。

又过了一个周末,周一早上,范仰还没过来,叶行和朱山闲上班去了。但是中午的时候朱山闲又抽空回来了,反正办公室离得比较近。丁齐、冼皓、朱山闲、谭涵川四个人又聚在了谭涵川的房间里。

进屋后朱山闲先用手画了一个圈示意,谭涵川点头道:“已经检查过了,我每天都会检查。”检查什么?当然是看看有没有被人安装窃听或偷拍设备,小心一点总不为过。

坐好之后,丁齐先说道:“我们总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朱山闲点了点头道:“对方估计快等不及了,假如那刺客中了毒却保住了命,现在也该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总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谭涵川:“他们早有防备,会上当吗?”

冼皓:“只要看准了机会,他们是一定会动手的!”

她这话说得非常肯定。朱山闲微微皱起眉头,语气凝重道:“冼师妹,你如此肯定,是不是还有什么情况没有说出来?”

冼皓抬头道:“我的确有些私事并没有说,但朱师兄放心,你绝对可以信任我,我同样是绝对信任你的。”

朱山闲没有再说什么,几人又在房间里悄悄商量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朱山闲又匆匆出门上班去了。周二晚上吃饭的时候,谭涵川突然接到了同事的微信,同事告诉他研究所有事,他必须要赶回去处理。

谭涵川当即打了个电话询问详细情况,说了很多生物专业的术语,放下电话后很抱歉的说道:“非常不好意思,研究所的工作出了点状况,就是我参与的项目,而且是我负责的那一部分,明天需要赶紧回去一趟。最多两天时间,我会尽快赶回来的。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谭涵川当场就定了第二天去上海的高铁票,周三早上丁齐开车送他去高铁站。假如有人跟着谭涵川也进了候车大厅,会看见他到点就检票就去了站台、登上了开往上海的高铁。也就是这一天,市里有一个重要活动开幕,该活动日程为期三天。

朱山闲是必须要参加的,因为市领导都在,还有省领导来了,前段时间就是由他负责筹备的,因为论坛地址就选在雨陵区。像这样的会议,通常晚上也回不了家,相关领导都会住在酒店里。所以朱山闲今晚没有回来,他还出现在了当天的镜湖市晚间新闻中。

众人的晚饭一直是谭涵川做的,以前阿全在的时候偶尔也做过几次,尚妮帮忙打下手。而其他人除了洗碗,几乎就没进过厨房。今天的晚饭却是冼皓下厨,丁齐、冼皓、范仰、叶行等四人一起吃的。大家好像都没什么胃口,几乎没动几筷子。

饭后大家又都坐在二楼的露台上,却没有谁说话。

因为阿全的事,也因为那一闪即逝的刺客,最近这一周的气氛常常如此。丁齐突然站起身道:“那个刺客或许还在,或许已经中毒死了,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总这样下去!你们在这里待着吧,我要进小境湖去散散心。”

他这种反应其实很正常,压抑的气氛已经延续一个星期了,假如神经总是这么绷着,人迟早会崩溃的。大约过了一刻钟,也就是众人约定好的进出小境湖间隔时间,冼皓也起身道说道:“丁老师一个人在里面恐怕不安全,我也进去看看。范总,你注意保护好叶总。”

冼皓也进小境湖了,那么范仰就必须留下来,不仅是因为不能让叶行落了单,而且冼皓也没说她会在什么时间出来。假如范仰也进小境湖,却恰好撞见冼皓出来,那样就尴尬了,所以这点规矩是不用说的。

叶行嘟囔道:“他们两个倒好,先躲到安全的地方搞对象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风吹过,竹叶沙沙做响,听的令人心惊肉跳。范仰突然道:“屋子里好像有动静,我去搜查一下。”

叶行慌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他们把楼上楼下都检查了一遍,每个房间的门都没有锁,也都没有藏着人。回到客厅里,范仰又说:“也许动静是外面传进来的,我再把后院检查一遍。不要担心,我就在外面,检查完了就进来。”

叶行不敢跟着出去,赶紧进了书房,窗户关死、门锁上,连灯都没敢开,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范仰将相邻的后院都检查了一遍,又回到了屋子里。叶行推开门面道:“范总,没情况吧?”

范仰:“后面安全,我再看一眼前院。我们其实有点神经过敏了,总是疑神疑鬼的。”

叶行终于松了口气,又说道:“老朱和老谭今天都不在,范师兄晚上就别走了,也住这里吧,反正有空房间。我上去住老朱的房间,你住老谭的房间。”

正如冼皓先前对丁齐所说,在这种情况下,人总要选择可以相信谁,而叶行相信的人有两个半。第一个人是范仰,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自始至终,他和范仰都是“一伙的”,在这个团队里属于同一派系,这几乎是没得选择。

叶行和范仰认识得最早、打过的交道也最多,寻找方外世界的事情,最早就是他们两个商量的,其他人都是后加入进来的,动机与目的可疑。而且潜意识中还有一个说不清的原因,和范仰在一起,他就更有安全感。

第二个人是朱山闲,因为叶行自己曾说的那句知根知底。他相信朱山闲,也有潜意识中的原因,朱山闲毕竟是雨陵区的区长,这里也是朱山闲家。假如出了任何问题,朱山闲是第一个躲不掉的,而且朱山闲也没有必要做那种事。

最后那半个人,就是丁齐。他对丁齐也是知根知底,其人来历清白,叶行早就调查过。而且丁齐当初就是他请来的,曾经的“事迹”闹得满城皆知。

但丁齐为什么只算半个呢?因为丁齐虽然值得相信,但有事未必靠得住,他可没有范仰、朱山闲那么大的本身。对于叶行来说,假如换个场合,丁齐不过是他的一名下属员工。

范仰顺嘴答道:“行啊,我今晚就在这儿了!”说着话绕过屏风出门去了前院。

在叶行的感觉中,既然屋中和后面安全,前面就更没有问题。因为前面是人来车往的小区道路,不仅有路灯,两头还有监控。

可是范仰去了前院有一分多钟都没有进来,也没听见任何声音。叶行莫名觉得后背发凉,猛一回头,差点没有吓晕过去,张大了嘴,这一瞬间却发不出声音。

很多人不知道有没有经验,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人突然遭遇非常惊恐的场面,第一时间往往叫不出来。有人可能直接就懵了,有人会立刻尖叫,但先有很短暂的瞬间停顿。这不仅是神经反应决定的,也是生理结构决定的。

声带通常在呼气才能发出声音,呼吸停顿与下意识地吸气时,无法发出太大的声音,而这是恰恰常是猝然惊恐的瞬时反应,然后才能叫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