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75、有迹可循

尚妮调皮,非要和庄梦周试抟云手,学艺不精却栽了个跟头,这当然挺丢人的,却碰巧一个跟头翻进了小境湖,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因祸得福。可是进了小境湖一趟出来,她随即染上了风邪之症,差点送了命啊。

假如不是有一众高人在侧,就算送到医院急救都不好使,这是大凶险。但最终的结果,她被众人又带进了小境湖,内服、外敷仙家饵药月凝脂,养练功夫更进一层,极大地改善了体质,这又是大收获。

尚妮如此,至于丁齐,那就更不用说了。见丁齐和尚妮都没事了,范仰皱眉道:“我们同样也进了小境湖,会不会也有症状潜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病倒了!”

谭涵川思忖道:“丁老师和尚师妹的病症,差不多都是在进入小境湖后三个多小时急性发作,若是因环境差异染上的风邪症,症状潜伏的周期应该就是这么长。而我们到现在都没事,说明已经适应了,就不会再有事的。”

范仰:“我们又采了一瓶月凝脂,这东西又带不出去。保险起见,是不是也当场服用呢?反正我心里有点没底。”

谭涵川答道:“古籍上记载,月凝脂即应采即用,日出之后就会失效、化为净露。现在天都亮了,太阳也快出来了,既然如此,这瓶月凝脂我们大家就分了吧。”

范仰:“内服还是外敷?”

谭涵川:“就这么一小瓶,六个人分,还怎么外敷?你我养练功夫皆有根基,此刻内服即可,注意入境行功体会,将药力化入周身……庄先生,您先尝尝吧。”

谭涵川将一个小玻璃瓶首先递给了庄梦周,庄梦周接过瓶子打开塞子又递给冼皓道:“冼师妹,还是你先来吧。自己掌握点,喝差不多六分之一。”

这个瓶子是朱山闲带进来的,质地是非常纯净的水晶玻璃,也不知原先是装什么的。冼皓本欲拒绝,但是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仰起脸朱唇轻启,向口中倒入些许,嘴唇并没有碰到瓶口。难怪庄梦周会先让她喝,冼皓有点洁癖,六个人都用这个瓶子喝,她难免觉得别扭。

冼皓喝完后便凝神不言,似是在体会月凝脂的效力。庄梦周拿回瓶子也喝了一口,就像饮酒一般,还咂了咂嘴道:“味道不错,老朱,你尝尝!”

朱山闲、石不全、谭涵川、范仰依次饮下月凝脂,玻璃瓶便空了,里面没有留下半点痕迹。谭涵川道:“月凝脂和水不一样,居然不玻璃,也不浸润黄金和白玉。”所谓不浸润就是不沾杯,比如水会将玻璃沾湿、会有一种挂壁现象,但水银却不会。

庄梦周又说道:“折腾了一整夜,还没有仔细查探这个地方呢,还是先参观一番这座庄园吧。”

丁齐忽然有些脸色发红道:“你们先进去吧,我找个地方办点事。”

说着话他冲下了山坡,跑进了灌木丛中。还算他机灵,穿过小树林时不忘观察环境,居然发现了一种低矮的灌木,树叶宽阔如掌、质地柔软如棉,且不带任何毛刺……

从昨天早饭后到现在,就没吃任何东西,但是水也喝了不少,而且不仅是水。刚才说话的时候,丁齐突然觉得肚子里咕咕响,却不是饿的,而是有点憋不住了。在树丛里找了个地方蹲下,放开束缚解决问题,又是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舒爽,但是那个味……太熏人了!

等丁齐跑回来的时候,尚妮皱眉弱弱地欲言又止道:“我也有点……”

丁齐:“灌木丛中有一种叶子,可以当纸用。”

石不全听明白了,赶紧道:“快去吧,我等你。”

等尚妮回来后,八人终于结伴又走进了庄园。石不全已确定这是明代的建筑,带着早期徽派风格。三进三重的院落,大体可以分几个部分?按传统的建造格局,并非九宫格,而是有五个部分,暗中对应五行。

这五个部分分别是前院、中庭、后园和东、西跨院。有时候因为地形、地势限制,宅院的形状会有各种的变化,但大体的格局轮廓还是能找出来的。比较讲究的传统宅院,主要房屋之间还有回廊相接,各个院落的回廊之间有耳门联通。

所谓“主要房屋”,就是宅院主人日常生活中会走到的地方,哪怕雨雪天气也不必打伞。众人刚刚到过的是前院,进门后以及左右两侧都有回廊,两边对称有四间厢房。头两间厢房昨天已经打开了,而后面两间的陈设却有些奇怪。

每间屋中都放了四个一人多高衣柜,四脚以及格柱的材质似是黄花梨,板材似是樟木,顶部比底部稍窄,柜子四面都有一个肉眼不易察觉的坡度。打开柜门后松手,柜门就会自行缓缓合上。黄铜合页与把手如今并无朽坏迹象,还能正常使用。

柜子里放的是衣服,明代的样式,有绸质、纱质、棉质、软麻质,还有厚一点的毡呢质,样式也是大小不一。左边厢房里是整整四柜子男装,右边厢房里是整整四柜子女装,给人的感觉,这一大宅子男女老少的衣服都放在这里了。

屋中还各有一面镶在檀木架上的大铜镜,椭圆形,约有六十公分高,三十公分宽,虽然无法和现代的穿衣镜比尺寸,但在那个年代也是相当大型的贵重器物了。

铜镜的材质并非纯铜亦非青铜,据石不全辨认,是一种铜、银、汞合金,还有特殊的表面工艺,使镜面可以打磨得非常光滑,并且耐氧化,可长时间保持光可鉴人的状态。此刻的穿衣镜表面并未生锈,但有些发暗仿佛是蒙上了一层雾,人站在镜前只能照出一个轮廓。

石不全道:“用绒布沾上细磨料好好擦一擦,这个镜子就可以照人了。”

朱山闲却纳闷道:“按照古典庭院的格局,前院两侧通常是门房和账房,前面的两间屋子倒像是门房,后面这两间屋子怎么放的全是衣服?”

石不全:“不仅有衣服呢,柜子最下面那一层放得的是整匹的料子,还可以拿来做衣服。”

庄梦周笑道:“许是给客人准备的,我们要不要一人来一套?”

冼皓赶紧摆手道:“我们还是先不要动这些东西,再看看别处吧。”

范仰似是自言自语道:“这里当然不是一般的庄园,所以布置也非同一般,一般人家谁会在大门外的亭子里放一柄金如意?”

绕过回廊进入正厅,这里是整座庄园中最开阔的一间屋子,正面有四方桌和两张太师椅,侧面对称放着两列高几与座椅,就是古典式的客厅,以大块方砖铺地。四方桌背后是中堂屏风,挂的是一幅画,画得就是站在庄园门前远眺小境湖的月色景象。

此画有落款还有篆章,仔细看篆章上刻的是“南门妖王”这四个字,落款题名是“朱敬一”,年月是永乐七年,也就是1409年。

绕过中堂屏风,后面门外还有个四方院子,就是整栋建筑的中庭。主厅非常高,其侧后方左右都有楼梯,可以登上围绕中庭的房屋二楼。中庭的两侧以及后方正面,房屋都是二层结构,这里也是主人居住的地方,一般女眷都住在楼上。

中庭院落中没有种树,摆着两口长条形的荷花池。这并不是在地上挖的池子,而是用整块的条石凿出来的四面雕花池槽,放在石板铺地的庭院中。这两口荷花池有一丈多长,差不多一米宽、高度也有一米左右。

池中已无荷花,池底积了一层湿泥,还能看出很久之前枯萎的荷花痕迹。谭涵川道:“这些淤泥里应该还能挖出来莲子,说不定还能种出古代的莲花。”

丁齐:“将来可以好好收拾收拾,假如你们有兴致住进来的话。”

范仰:“淤泥里能挖出来莲子?那莲子会不会也是什么仙家灵丹妙药啊?”

朱山闲:“有可能吧……你现在可别挖!”

丁齐:“冼皓师妹,你怎么不说话?”

冼皓:“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是个做编剧的,以前写的是故事,今天感觉自己跑到故事里面来了。”

尚妮:“对呀,对呀,我也是这个感觉,都有些看傻眼了,可惜前面的经历都不记得了,真羡慕你们。”

石不全:“你也不用羡慕我们,除了庄先生,出去之后我们都会忘记。”

尚妮:“那我们还看个什么劲啊?”

石不全恍然道:“对呀,反正都记不住,我们在这儿参观什么呢?”

庄梦周:“先看看再说,谁带手机了,手机还有电吗?”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道:“对对对,赶紧拍照!”

尚妮撅嘴道:“我的手机没带进来。”

石不全:“用我的,国产品牌,超长待机,还有电呢!”

说着话他们已经走进中庭左侧的回廊中,庄梦周推开一扇门道:“这里应该是庄园主人的居所,楼上应该就是书房了。”

这间屋显然就是现代人所谓的“主卧”,因为面积很大,几乎占满了中庭左边这一侧,里面还隔成了三间。中间应该是个小型的起居室,右边的隔间像是个读书喝茶的地方,靠窗放着短案,里面有一张绣墩软榻,左边的隔间里放着一张大床。

这床很大,被后世戏称为“一室一厅床”。床还有一室一厅的?因为它就像一套小屋子,四柱框架可以挂蚊帐与帘幕,正面进去之后两侧还可以坐下,用来换衣服脱鞋,然后再上床。如今只有这么一张床,不见围帐被褥等床上用品,因此一览无余。

只看了一眼,冼皓就红着脸扭过头去,只见床围内测的描漆木雕竟是各色春宫。尚妮哼了一声道:“那个朱敬一就算是仙人,我看也不是什么正经神仙,难怪自称妖王。”

石不全小声道:“你可能是误会了,这在明代并不少见,无非是为了镇宅辟邪,还有求子之意……”

范仰:“阿全你不用解释,我们都懂。”

尚妮岔开话题道:“这里是主人的卧房没错,可是庄先生怎么知道楼上是书房呢?我看那右边的隔间就像书房。”

庄梦周摇头道:“右边的隔间是休憩玩赏的地方,也可以看书写字,软榻晚上也可以睡随时听使唤的婢女。但古人对读书十分重视,正式的书房不可能那么随意,书房也是处理公务和商谈要事的地方。像这种院落格局,主人卧房的楼上不可能再住别人,所以当书房最合适。”

木质的楼房有一个缺点,就是有人在楼上走动时楼下的动静会很大。主人卧房上面肯定不会再让别人随意走动,所以最好布置成主人自己的书房。几人上了二楼,打开“主卧”上面的房间,果然是书房。

书房中有一张宽阔的长案,还放着一排排格架式的书柜,但格架都是空的。书案上放着三块大小不等、形制不一的砚台,经石不全鉴定,有两块是宋代的,有一块应该就是明代初年的,皆是精品!在屋角一面带门的橱柜中,又发现了几刀宣纸。

石不全的眼神直发亮啊,这可是明代的古宣啊,而且生宣、熟宣都有,分开放得很整齐,保存得非常完好,这要是拿去做……算了,反正带不出去。书房中并没有书籍,有纸有砚却不见笔墨,多少也有些奇怪。

与书房相对的二楼西侧,应该是女子的闺房,里面也有床榻桌椅。围绕中庭的二层小楼呈三面凹字形格局,不同的房屋有不同的用处,有的屋子是空的、并无陈设之物。假如众人都搬进来的话,这座庄园也完全能住得下。

传统的古代庭院,只要上档次有规模,按形制中庭一共有几个楼梯?答案是四个,两个是在前厅后侧左右的角落,另外两个是在后面回廊的拐角处。下了楼穿出中庭,便来到了后园,这里有一道游廊直入园中,通往后园中央的一座小湖。

据尚妮判断,这座小湖竟不是人工开挖的,而是依照天然地势修建。有一座船坊探入水中,所谓船坊又称不系舟,修成船形的底座,上面并非开放式的凉亭,而是四面带花窗的屋子。可在坊中饮酒或推窗赏景,屋中放了一张八仙桌、两张靠背椅、六个象鼻脚坐墩。

前几年收藏市场上的明清古家具炒得很热,假如这里的东西都能搬出去,得值多少钱啊?可惜搬不出去,就算能搬出去好像也不该动这个心思,丁齐的感觉,这些陈设仿佛就应该与这座庄园、这片方外世界一体,真搬出去卖古董简直就是焚琴煮鹤。

后园中花草杂乱、有几株大树的树冠张开掩住了湖岸。小湖居然没有淤塞,水质看上去也非常清澈,居然是活水。后园的西北角是假山,竟与院外的天然山体穿连,假山中修有暗渠,引山中的泉水进入庄园。小湖旁另有水道将泉水引出,通往西跨院。

从后园西侧的耳门前绕到西跨院,石不全惊叹道:“古人就有冲水的厕所了,建造得真是巧妙!”

茅房在西跨院,就建造在引来的水流上方。西跨院中还有几间偏房,按照传统形制,应该是仆役所居,通常还有通往外面的侧门以及停车马的地方和牲口棚。但这里并没有马棚,可能小境湖中也不需要什么车马。

厨房在东跨院,有一大两小三个灶头,居然还有自来水。这当然不是自来水公司提供的,另有一道暗渠从后院引来,长流不断。厨房的隔壁还有一间屋子,屋中有池,同样可以引水蓄水。尚妮好奇地问道:“这个池子是干嘛用的,修得这么漂亮?”

石不全笑道:“当然是洗澡用的,修在厨房隔壁,好烧热水啊,还可以放个大木桶。”

东跨院中另有几间偏房,按传统形制应该是厨娘等婢从所居,照说还应该有柴房,与西跨院的马棚相对应,但这里同样也没有柴房。石不全又纳闷道:“修了厨房却没有柴房,到底做不做饭啊?”

朱山闲笑道:“也许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就算做饭也不烧柴吧。”

范仰:“神仙还用上茅房吗?我看西跨院也修了呀!”

丁齐:“主人是不是神仙,还搞不清楚呢。但这里也有可能来别人啊,这些设施说不定是为客人准备的,比如我们。”

石不全思忖道:“可以确定,修建这座庄园的人,是和我们一样从外面来的。”

这个结论并不难得出,因为这座宅院就是按照传统形制所建,所有东西都带着常人熟悉的痕迹。就算现代人不熟悉,当时的古人肯定也很熟悉,在石不全这样的考古专家眼中当然能看出很多东西来。

范仰道:“我总觉得屋子里少了很多东西,很多日用品并不齐全,如果带不出去的话,那又是去了哪里?有可能是被那位南门妖王带出去了,假如是那样,还是有办法把东西带出去的!”

朱山闲:“小境湖很大,我们已经探查的地方只有一小片。而且这里的东西,说不定就是主人带进来的。”

庄梦周:“庄园既然都看了,我们就赶紧回去吧。叶总恐怕都要急疯了,而且也该吃早饭了,有人吃完早饭还得上班!”

一看时间都快早上七点了,众人也意识到,他们的生活中并不仅有方外世界,穿过那道门户,外面的现实世界中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呢。他们一夜没有消息,把叶行一个人晾在外面,估计叶行是快急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