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72、如此简单

将电脑中的图片放到最大,湖面上有一个灰白色的朦胧轮廓,前后连续几张照片对照着看,可以发现这是一条大鱼的形状,却生着海豚那样的平行尾鳍。尚妮应该是在湖边发现了它,所以特意拍下来了。

尚妮纳闷道:“这是什么东西?”

丁齐失声惊呼道:“白鱀豚,长江中的白鱀豚,小境湖与外界之间应该还有门户!”

尚妮:“你怎么知道的?”

丁齐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一款APP找出了特意收藏的一条往日新闻,就是网友在境湖市江北区长江岸边拍下的那段视频,标题是“已灭绝的白鱀豚疑似重现长江!”丁齐解释道:“我亲眼在长江里看见过这种生物,白鱀豚早已灭绝,那可能就是从小境湖中跑出去的!”

长江中去年出现了疑似白暨豚的生物,而今天又在小境湖中发现了同样的生物,使人很难不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可能长江中的白暨豚早已灭绝了,但方外仙家世界小境湖像一片保留地或保护区,其中仍有白暨豚栖息。

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有一条白暨豚从小境湖中跑出去了。它肯定不是从朱山闲家的后院跑出去的,因为这里不是水域。由此推断,小境湖可能还有一个出入的门户,应该与外界的水域相联,甚至可能是在水下。

最有可能与之联通的水系就是泾阳河,泾阳河从宛陵市经境湖市流入长江,途中就绕过了南沚群山的东侧。假如水中真有那样一道门户,白暨豚是怎么跑出去的呢?这就谁也说不清了,可能纯属误打误撞,比如田琦、涂至、卢芳那种情况。

众人对方外世界的探索才刚刚开始,还远远谈不上了解。水中是否另有门户且不提,眼下最重要的是确定两件事:一是怎么进去、二是如何才能不失去记忆?

怎么进去看似倒也简单,众人已经分析了情况,钥匙似乎就是每人手中的景文石,但关键却不在于石头,而在于当时的身心状态。丁齐曾提出的那个问题,能否瞬间发现小境湖?指的就是走到门前,抬眼并非南沚山森林公园,门外就是小境湖。

这说明开门前人已入境。尚妮为什么会一个跟头翻进去,因为在庄梦周来之前,她一直拿着石头在看小境湖,心中眼中皆无南沚群山。她被庄梦周晃了一下,看似是个意外,但这个意外的跟头却恰成机缘。

假如换成另一批人,可能早就下楼去尝试以同样的方式进入小境湖了,但是在座的几人显然不同寻常,他们已经很能沉得住气,先把情况分析清楚再说,否则难以保证还会不会出别的意外状况,毕竟那是一个未知的世界。

怎么保证进去之后再出来,这段记忆不会消失,那么首先就要搞清楚,人为什么会失去这段记忆?大家都看向了丁齐,谁叫他是心理学家呢,就是研究这个专业的。

丁齐沉吟道:“我有一个假想,比如折叠的时空,门户就是不同时空的连接处,不知有没有道理?”

谭涵川:“我明白你的意思,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就行,我们现在研究的是意识问题。”

丁齐:“只能先做假设了,假设小境湖是另外一个时空,与我们这边是不同的世界。我们本是不属于那个世界的,而在那个世界中留下的记忆,也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冼皓:“听上去有点玄幻啊,但暂时也只能这么解释。但是这种假设,又怎么解释尚妮拍下的照片呢?照片还在手机里,我们也都看见了。”

丁齐:“这说明内外虽然是不同的世界,但都是真实的存在,是可以被感知的,我们站在门外看见小境湖的风景,这就是一种感知。但感觉和知觉是不一样的,相机可没有自我意识,而人却有,这种有意识的知觉再出来后好像无法保留。”

就在这时,就听石不全在楼下喊道:“你们都在哪儿呢,尚妮师妹没事了吧?”

朱山闲大声招呼道:“没事了,我们都在楼上呢。”

尚妮出了事,众人也通知了石不全,石不全得到消息就赶紧从图书馆跑回来了,难得这小子能放下手中的工作。众人让石不全看了照片,又谈了刚才的讨论分析,话还没说完呢,范仰和叶行先后也到了。

有了最新“突破性”进展,当然也不能只告诉阿全,同伴都得通知到,这两人也马上赶了过来。九个人凑在一起分析了很多种情况,最后范仰站起身来道:“我也去试试,就算失去了记忆,也算是给大家做了印证!可是究竟该怎么进去呢?”

丁齐道:“你先去后院,入境再说,庄先生有办法送你进去。”

庄梦周一挑眉正要说话,丁齐却同时对他和谭涵川都使了个眼色,两人皆露出恍然的神情,悄悄点了点头。大家来到后院,范仰摸出石头在后院门口刚刚站定,又突然转身往旁边一闪,谭涵川刚刚蓄势未发力的一脚没踹出去。

范仰叫道:“原来你们真想暗算我!”

有意无法复制无心,想再现尚妮那种情况几乎不可能,所以丁齐想了另一个办法,欲趁范仰毫无防备时,让谭涵川一脚把他踹到门外去。假如成功了,范仰便是被踹进了小境湖,假如不成功便是被踹进了门外的竹林中,掌握好劲力他也不会受伤。

不料范仰这小子太精,已经识破了丁齐的套路,居然提前闪开了。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范仰上次被“催眠”时就上过丁齐的当,怎么还能再吃同样的亏。

尚妮打了个哈欠道:“被范师兄识破了,换个人也不好使了,这一招不能再用了。”

冼皓站得离尚妮最近,突然道:“妹妹,你怎么发烧了?”

石不全也随即反应过来道:“尚妮师妹,你身上好烫,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的感官绝对敏锐,哪怕并没有伸手触碰,离得近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变化。尚妮的确发烧了,脸蛋都显现不正常的红色,她以手抚额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觉得有些晕,好像身上也没力气。”

石不全:“赶紧回屋躺下吧,假如严重的话就送你去医院。”

众人把尚妮送回了房间,就这么短短的功夫,好像症状就加重了,她迷迷糊糊地躺了下去,过了一会儿竟然在那里喃喃自语:“小白兔……大灰狼来了……快跑,你会飞啊……”

谭涵川看来懂点医术,给尚妮把了脉,又检查了她的耳垂和眼睑,皱眉道:“温度不低,大脑过热,她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好端端一个人,怎么说病倒就病倒呢?石不全急切地问道:“难道是在小境湖中惹了风邪,需不需要送医院?”

谭涵川眉头紧锁:“若真是这个原因,送医院恐怕起不到什么作用,先物理降温,别把人给烧坏了。我开张单子,列几种非处方退烧药,还有一副中药,朱师兄快去买回来。”

石不全:“我去,我的腿脚快。”

石不全出门买药去了,这边赶紧给尚妮做物理降温。没有捂被发汗的说法,而是直接把她放到了浴缸里,泡上水,水温调节到二十八度左右,然后随时注意体温和水温的变化,再用冰袋敷头部,同时给她喂水。这些事男人就不方便了,由冼皓负责看着她。

六个男人回到了客厅里,朱山闲问道:“谭师兄,你既然能开出药方,应该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吧?”

谭涵川答道:“免疫系统应激反应,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她的反应特别强烈。”

范仰:“你说通俗点,这是什么病症,和她进小境湖有关系吗?”

谭涵川:“当然和她进小境湖有关系,这就是病因。我举个例子,水土不服都听说过吧?气候与环境差异导致的身体不适,也跟微生物环境有关。环境中的各种微生物和我们是一种共生关系,已经达到了一种适应性平衡。

小境湖看似与这边的环境差不多,但如果从明代开始就与外界隔绝,环境中的各种微生物也会与外界有所差异,突然进去并不容易适应。阿全说她染上了风邪,也可以解释为这种情况。

人的生理机能是可以自我调节的,免疫系统也能适应各种环境、重新达到平衡,所以水土不服往往不是大问题。但是这种差异很大的话,症状就会非常明显了,有时甚至是致命的。”

丁齐:“那么尚妮会有事吗?”

谭涵川:“像这种病症没有特效药,否则刚才第一时间我们就应该把她送到医院了。通常需要的是一段适应的过程,挺过去应该就没事了,假如……”

庄梦周突然道:“朱师兄,你去前院挖一把土,用火烧干、烧透碾成末,去掉细碴只留澄泥,然后再用水煮一遍,最后混到到药里喂她喝下去。假如症状还得不到缓解,我们就赶紧派人去一趟杭州,在西湖边取一把土回来做药引。

从这里去杭州,高铁只要两个半小时,现在还有班次,能在午夜之前赶回来。就是怕杭州市内堵车,假如那样就不要去西湖,在高铁站旁边就近找个公园或绿地取土。”

叶行纳闷道:“庄先生,您这是什么药方?”

庄梦周:“治水土不服的药引。她的老家就在浙江,而且这两年她在杭州读大学,所以去杭州取药引。境湖市虽然不是杭州,但与杭州的差异毕竟很小,所以也可以先用这里的土试试。”

谭涵川:“水土不服的方子未必有用,因为她已经出来了,而且症状很严重,但好歹先试试。”

朱山闲起身道:“我这就去取土。”

“还要派人去杭州吗?其实开车走高速三个半小时就到了,路线不用绕弯,还不用等高铁的班次。我开朱师兄的车,也能在午夜赶回来。”随着话音石不全走进了客厅,他在门外时已经听见了众人方才的话。

庄梦周想了想道:“其实不必去杭州,这里的药引应该差不多,先看看效果吧,把谭师兄开的药都喂她先吃了。”

众人折腾到天黑,晚饭也没顾得上吃,给尚妮喂了好几波药,有退烧的西药,也有谭涵川开的中药加庄梦周说的药引。尚妮的情况终于变得稍微稳定了些,体温不再像刚才那么吓人了,但还有三十九度多,依旧昏睡不醒。

冼皓把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又放在了床上,依旧用冷毛巾不断给她敷前额以及头部。七位男人坐在二楼露台上,餐桌上还放着那笔记本电脑,石不全忧心忡忡道:“看样子药有点效果,可是尚妮师妹还没有完全好转,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得住?嗯,一定能挺住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头道:“虽然没刚才烧得那么厉害了,但她还在发烧,这样下去可不行!也不知道是哪种药起了效果?朱师兄,车钥匙给我,我连夜去一趟杭州。”

谭涵川突然重重地一拍桌子,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他猛然站起身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最有效的灵丹妙药,其实就在小境湖里面!”

庄梦周好似也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道:“从月灵芝中采取的月凝脂。”

谭涵川:“据古籍上得记载,采取月凝脂,需1以黄金抚磨其顶,那里面就放着一柄金如意。”

庄梦周起身道:“我们需要进去一趟。”

丁齐:“怎么进去?”

庄梦周:“下午研究的时候,丁老师你说过一种可能,但我们还没来得及试,尚妮师妹就病倒了。本来大家说要再谨慎些,可是事态紧急,那就先试试吧。丁老师,你说的办法,你在前面带路。”

冼皓留下照顾尚妮,叶行当然也留下,石不全本想一起进小境湖采药,朱山闲劝道:“石师弟,你也留下来吧,万一尚妮师妹有什么状况,你也可以帮着搭把手。假如我们真进去了,回来后却失去了记忆,你也可以提醒大家。”

石不全觉得也有道理,再者他也确实不放心尚妮,于是便留了下来,却跑回房间拿出一个三寸来高的小玉瓶交给谭涵川道:“谭师兄,就用这个装月凝脂。”

谭涵川惊讶道:“羊脂玉呀,你还有这种好东西?”

石不全:“老头子留给我的,这次随身带到行李里了。”

谭涵川接过小玉瓶,五人来到后院,丁齐当先,庄梦周紧随其后,大家右手各持一块景文石,鱼贯走出后院门,而石不全就站在凉亭外看着。

怎么进入小境湖?尚妮已经进去了,但那是个无意识的意外,怎么能将这种无意识的意外变成有意识的常态,丁齐下午已经做过一番分析。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只知有小境湖、不知有南沚山。

尚妮在与庄梦周试手之前,一直拿着石头在观望小境湖,而且这几天她都是这么做的,每次来到后院门前,抬眼只见小境湖。也就是说在尚妮的潜意识中,门外就是小境湖,已非南沚群山。

丁齐原先有两个问题,第一是问大家能否瞬间就看见小境湖,第二是问大家能否不受干扰的同时看到小境湖?第一个问题解决后,却发现第二个问题已经没必要再问了,今天下午他们已经同时看见了小境湖,互相之间未受干扰,因为心神都寄托于各自的那块景文石中。

所以丁齐推断,拿着景文石保持入境的状态,对每个人而言门外就是小境湖的话,那就这么走进去便可以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地甚至出乎意料!本来下午就该印证的,先是将范仰踹进去的套路被识破了,紧接着尚妮就病倒了,所以才耽误到现在。

丁齐走到后院门前,门外就是小境湖的夜色,他特意叮嘱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以放下石头,这样做的消耗可能比较大,但诸位的养练功夫根基都不错,坚持几个小时应该问题,最重要的是心境勿散失。”

庄梦周淡淡地总结了一句:“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朱山闲:“这样就能保留记忆了吗?”

丁齐:“这只是我的推断,还需要印证。就算失去记忆也不要紧,只要我们带着月凝脂出来了,也会明白发生了什么,阿全更会提醒我们的。”

范仰又问道:“口诀便是——门外就是小境湖,并非南沚山?”

庄梦周插话道:“这是心法,并非口诀,你要是念这个口诀的话,那是肯定进不去了,因为你已经念着南沚山了!注意拿好你的石头,那就是钥匙。”

说完话,丁齐手持景文石迈过门槛,已置身于小境湖中,随即庄梦周、谭涵川、朱山闲也都出现在身边。四人站定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朱山闲纳闷道:“范仰呢?”

回头看是一面石壁,石壁上画着一道门坊。他们先前已看过了尚妮拍的照片,而此刻门坊与门楣之间仿佛是空的,直接望见的就是朱山闲家的后院,只见石不全站在芭蕉旁惊讶道:“范总,你怎么回来了?”

然后范仰的背影就莫名出现在门那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走错地方了,我再走一遍试试。”

石不全没拿石头,他此刻也看不见小境湖,就见丁齐等四人迈过门槛便奇异地消失不见,只有范仰直接走到了门外的竹林中,然后转身又回来了。

朱山闲咳嗽一声道:“这小子该不会是在骗我们吧,他根本就没看见小境湖?”

丁齐道:“再等他一会儿吧,范总这个人说话虚虚实实,但还不至于这么掉链子,应该能进来的。”

谭涵川:“我们赶时间采药救人,最多只等他一分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