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71、南门妖王朱敬一

这天晚上石不全没回来,饭桌上少了点乐子,显得更加古怪。八个人包括庄梦周在内都拿着一块石头,以反手用筷子吃饭。庄梦周每天晚饭都得喝点酒,拿杯子的时候就得放下筷子,拿筷子的时候就得放下杯子,有点忙啊。

吃完之后,大家都回房间继续琢磨石头去了,又是丁齐拉着叶行去洗碗。别人为什么不洗碗?手里拿着石头不方便呗!丁齐是暂时放下了,叶行是拿着也没用,天天都吃现成的,总得做点贡献。

当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丁齐坐在露台上手握景文石看风景,谭涵川、冼皓都在旁边。他们也不能总在屋里待着,换成户外环境“祭炼”景文石可能效果会更好,这也是丁齐的建议。三人好像都找到感觉了,都在用心体会。

但也有耐不住性子的,尚妮就跑到后院凉亭中去看小境湖了。今天庄梦周来得比较早,进门后没有上楼,直接就到了后院。他看见尚妮打开门站在那里,便问道:“小师妹,你今天一来就看见小境湖了吗?”

门是开着的,原先在院中直接就可以看见远处的群山,但如今视线被挡住了,因为墙外也种了一片竹林,抬眼只见竹影婆娑。尚妮答道:“我一推门就看见了,但不清楚算不算瞬间看见,因为我走到门前已经入境。”

庄梦周:“丁老师就是这个目的,看来你们都做到了。”

露台上的丁齐用疑问的眼光看了看谭涵川和冼皓,那两人也轻轻点了点头,意思和尚妮的情况差不多。正因为已经印证了丁齐的方法可行,他们才会继续用心“祭炼”各自的景文石,连吃饭的时候都拿着。

凉亭中的尚妮又说道:“庄先生,我们也别总拿着石头了。来来来,试试我新练的抟云手,让你也见识见识!”

庄梦周刚刚坐到美人靠上,闻言赶紧起身摆手道:“别别别,我又不会功夫,你还是找阿全去试吧……找老谭也行啊。”

尚妮:“您别客气嘛,咱俩搭个手。”

庄梦周:“我这是客气吗?”

尚妮:“您别害怕,我不会伤着您的……要不你先打我一拳,看我如何在空中截住你的拳劲卸力。”

庄梦周直摇头:“不不不,我坚决不干!”

尚妮:“那我就拍你一巴掌,让你感受一下劲力掌控,拍肩膀就行,你别闪啊……唉哟!”

阳台上的三人忽听尚妮发出了一声惊呼,紧接着庄梦周又喊道:“小妮子,你没事吧?咦,你这一个跟头摔哪儿去了!”

丁齐等人赶紧跑下楼冲进了院子里,只见庄梦周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口,而门外哪还有尚妮的身影!刚才尚妮非要跟庄梦周显摆她新练的抟云手,趁庄梦周不备,突然蹿过去拍他的肩膀。庄梦周往旁边闪身一躲,抬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往后一引……

尚妮的确会功夫,显然是练过的,身法很不错,但没有掌握好劲力。为了卸力,她向前翻了一个空心跟头,直接就翻出了门外。照说人应该落进竹林中的,可她却不见了,不过眨眼功夫而已,人能跑到哪里去呢?

众人在门外的竹林中找了一圈,竹林外的山野间也不见尚妮的踪影,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她会飞也飞不出这片范围啊。丁齐突然道:“她是不是进了小境湖?”

众人陡然都反应过来、想到了这种可能,纷纷拿出石头站在凉亭中各施秘术向小境湖里望去,果然看见了尚妮的身影。一个跟头翻进了小境湖,尚妮也有些发懵,等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陡然又是一阵惊喜,还在那里兴奋的大叫:“我进来啦,我终于进来了!”

等众人在凉亭中看见她的时候,她已走到草丛中去找上次发现的月灵芝。现在是白天,她好像没找到,然后又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就对着后院门方向以及门梁上方拍了很多照片,看上去就像给丁齐他们在拍照一样。

接下来尚妮又在周围转了一会儿,身影时而被遮挡、从视线中消失,然后上山了,从凉亭中再也看不见。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首先通知了在区政府上班的朱山闲。等到朱山闲赶回来的时候,尚妮的身影又在众人的视野中出现了。

见她下山走向了远处的湖边,丁齐突然转身走出了凉亭,回来时拎着一副三角架和一个箱子,正是他们第一次进南沚山测绘时用的仪器。

丁齐打开箱子现场安装,一边问道:“朱区长,我不太懂测绘,上次也没细问,这是什么仪器?”

谭涵川答道:“这是老式的光学经纬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产品了,但是质量很好,到现在一点毛病都没有。”

庄梦周:“这么老掉牙的仪器,早就是淘汰的产品了,现在都用全站仪了,带激光测距的。”

朱山闲:“就是因为淘汰了,我才能从区水利局的库房里拿出来啊,放这么长时间忘了还回去都没人管……丁老师,你这是拿它当单筒望远镜吗?”

丁齐:“是的,就是拿它当望远镜,尚妮走得有点远了,这样能看清楚些。”

冼皓:“你用望远镜也能看见小境湖吗?”

丁齐:“是的呀,我看见了,你也可以试试。”

冼皓试了试,有些纳闷道:“我没看见。”

丁齐提醒道:“石头,你忘了石头。假如门外就是小境湖,有没有望远镜都一样,你从望远镜里看见的也应该是小境湖。”

刚才弄仪器的时候,冼皓把石头揣兜里去了,此刻又掏了出来,闭目凝神片刻重新睁开眼睛,凑到仪器前惊呼道:“是的,我看见了!小妮子居然在玩水,她不会忘了回来吧?”

还好尚妮并没有忘了回来,看样子她只是想探探路,走到湖边用手试了试水,又拍了几张照,然后便起身上山直奔后院门方向而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面露困惑之色。这时她离院中的几人已经很近了,只有几步远,就是面对面,但眼神却有点不对。

朱山闲:“坏了,她好像没有看见这边,不知在看什么东西,难怪进去就出不来吗?”

谭涵川:“刚才她是怎么进去的?我们需不需要试着再进去一个,把她给带出来?”

冼皓:“先别着急,看尚妮师妹能想什么办法,假如进去就出不来,再进去人不是一样的结果吗?石头……尚妮师妹,快把石头拿出来!”

丁齐:“她听不见,看不见就是听不见,喊再大声也没用。”

尚妮倒也不笨,皱了一会儿眉头,然后就从兜里把石头摸了出来。方才她和庄梦周试着搭手显露功夫的时候,顺手把石头揣兜里了,翻了个空心跟头居然还没掉,一直就随身带着呢。摸出石头后,尚妮突然眼神一亮,目光中的焦距似有了变化,向众人招手道:“我看见你们啦!”

冼皓喊道:“看见了就赶紧出来,试试能不能出来!”

尚妮向前一跃,嗖的一声就蹦进了凉亭里,亭中四人不约而同赶紧伸手把她扶住。朱山闲赶紧问道:“师妹,刚才是怎么回事?”

却见尚妮的神情变了,一脸懵逼的样子,又好像是被吓着了,看着大家道:“你们会瞬移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朱师兄怎么也在……我怎么了,你们抓着我干嘛?”

丁齐突然反应过来道:“她失忆了!”

尚妮:“谁十一了?我都二十了!”

丁齐:“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尚妮:“刚才我和庄先生试试新练的抟云手,我伸手这么一拍,他往旁边一闪,我的劲用空了,结果就往前一栽,眼前一花……然后就被你们抓住了,你们的动作怎么这么快……咦,这是什么表情,怎么都傻掉了?”

大家确实都傻眼了,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尚妮根本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从一个跟头翻进小境湖,到她穿出门户回到凉亭,中间这一段记忆就这么离奇地消失了。

尚妮随即也发现了不对,一指三角架和经纬仪道:“这台仪器怎么跑这儿来了?刚才分明没有的!”

冼皓小心翼翼地说道:“妹妹呀,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打开相册看看最近的照片。”

尚妮:“要看我的相册?里面有很多私人照片!”

冼皓道:“我们不看,你自己先看,看完或许就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尚妮满怀疑惑地掏出了手机,打开相册后便变了颜色,神色越来越凝重,一张俏脸渐渐变得煞白。不用看手机,丁齐也得出了结论,记忆虽然消失了,但手机拍的照片还在。他很理解尚妮此刻的感受,这种经历不能细想,越想越有莫名的恐惧感。

丁齐也有过丧失记忆的经历,但印象中从小到大只有过那么一次,就是去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他喝断篇了,早上醒来后根本就不记得那一夜发生了什么。这种感觉越琢磨越恐怖,会让人非常不安,消失了一段记忆就仿佛消失了一段自我,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丁齐那次的情况还好,他知道自己是喝多了,而且当时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但如是在别的场合,比如说可能会发生各种事的场合,这会令人越想越不安。

好半天之后尚妮才把手机屏幕翻转了过来,上面是她在小境湖中拍摄的一张照片,颤声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照片哪来的?”

丁齐尽量语气温和道:“尚妮师妹,你先别害怕,进屋坐下慢慢说……”

众人没有进屋,最适合谈天的地方还是二楼露台,有棚子遮阳挡雨,地方也足够宽敞。颇费了一番功夫,尚妮才接受了自己无意间一个跟头翻进了小境湖,却失去了记忆的事实。餐桌上放着一本笔记本电脑,手机上新拍的照片都已经输入到电脑中,众人在一张张放大观看。

谭涵川眯着眼睛道:“像素还不错,拍得挺清晰。”

尚妮盯着屏幕心不在焉道:“新换的爱疯叉。”

冼皓:“在这道门的后方山上,居然还有一座庄园,从我们这边的视角是看不见的……尚妮妹妹,山庄里有人住吗?”

尚妮哭丧着脸道:“我哪知道,完全不记得了!”

朱山闲:“还好你有到哪里就拍照的习惯,否则这些记录都留不下来……对了,你当时有没有发朋友圈啊?”

“朋友圈?”尚妮一愣,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看,然后道,“没有发朋友圈,也没发微博。我当时的样子应该是清醒的吧,没那么傻,把这种东西公开发出去……再说了,里面恐怕也没有网络信号吧?”

庄梦周:“你还记得什么?”

尚妮有些不确定地答道:“我本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就以为自己在和你搭手,被晃了一下。但是经你们这么一说,朦朦胧胧好像又有点印象,我回忆起来一个场景,我隔着门对你们招手,而你们就站在后院凉亭中……

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只是记忆中似乎有一种印象而已,好像曾经做过这样的梦一般。”

谭涵川:“这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丁齐分析道:“如果一整段记忆消失,只在潜意识中某些片段印象,就会引起时间感的错乱,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仿佛是曾经梦见过一般。”

冼皓:“你能把尚妮催眠了,然后唤醒这段记忆吗?”

丁齐:“就我的经验而言,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就算我在她的潜意识中再现场景,那也是意识再加工的结果。而且这么做的意义也不大,尚妮师妹并没有心理异常更没有精神异常,她已经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们也都看见了。”

庄梦周沉吟道:“有道理,我们还是研究一下里面是怎么回事,搞明白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看来需要谨慎。”

谭涵川:“先仔细看照片,这个庄园里好像没有人的样子……”

尚妮一共拍了四十五张照片,其中有二十张是拍那个庄园及其周边的景物。还有二十五张拍的是山中以及湖边的风景。尚妮当时应该是清醒的,她虽然下了山去了湖边,但并没有走远、也没有在小境湖中逗留太长时间,很快就回来了。

虽然尚妮已经不记得,但根据众人的观察以及照片拍摄的角度,可以大致推断出她在小境湖中的行踪以及遭遇。走出后院门后回头看,并不是门,而是半山腰的一面石壁,但石壁上却“画”了一道门。

这道门还画得有模有样,门槛、门柱、门梁、门楣俱全,就是没有门板,所以看上去又有点像一座牌坊。左右门柱上还写着一副对联,上下联接起来又是一首五言诗:“洞天门自开,尘客径往来。仙境花闲落,湖月任抱怀。”

门楣上方有四个大字:方外之门。左侧门柱下方还有一行小字落款:南门妖王朱敬一。书法非常漂亮,极富妖韵,且自成一体、别具一格。

这和朱山闲历代祖师口口相传的秘闻便吻合上了。据说朱山闲的祖师陈眠竹曾与明代在小境湖遇到一位仙人,该仙人名叫朱敬一。众人先前却不知道,这位传说中的仙人朱敬一居然自称南门妖王。

尚妮嘟囔道:“为什么叫南门妖王?我们这边的门才朝南,他那边的门应该朝北啊。”

冼皓分析道:“那里面有座山庄,在这边看不到的位置,与我们是同一方向,相对于庄园的位置,这道门也应该在南边。”

假如从后院门走出去,转过身,是画着门坊的石壁,石壁的右侧有一条石板小路通往往山上,上方有一座庄园。庄园的门前有一块平地,平地上也有一座四角凉亭,造型竟跟朱山闲家后院中的凉亭类似,就连位置都差不多。

假如两个空间能够重叠的话,那座凉亭就悬于这边的凉亭的正上方。凉亭中放着一个架子,架子上放着一柄明晃晃的如意。尚妮特意将这柄如意给拍了下来,放大照片仔细看,竟似是纯金质地。

尚妮:“这会是纯金的吗?”

谭涵川:“拿到实物用手掂一掂份量就知道了,应该是黄金的,这也和传说相吻合。采取月灵芝的汁液,就是要以黄金抚摩其顶,这柄金如意应该就是干这个用的。”

冼皓:“表面颜色好像有深浅过渡,上面怎么还有手爪印?”

谭涵川:“那是浮尘积垢,手指印就是尚妮师妹的,她当时应该伸手抓了一下。”

凉亭是敞开的,置于露天中的东西通常都不会有太多的灰尘覆盖,因为起风时会把积尘吹走,但是经年累月下来,物体的上表面会形成一层似包浆似的积垢。这说明这柄金如意已经放在架子上很久没人动过了。

再看别的照片,庄园形制古色古香,经众人初步鉴别应该是明代的形制,可以等阿全回来再做进一步的准确鉴定,那小子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也不知这庄园有没有人住,或者以多久无人居住了,却丝毫没有朽坏的迹象,黛瓦白墙竟似半新半旧,连门上的朱漆都是完好的,铜钉也没有生绿锈,只是颜色稍显发沉。

尚妮显然推门进去了,还拍了几张庭院中的照片。庭院中有四株高大的桂树,树冠张开非常浓密,其高度已经超过两层楼了。院中应该是石板铺地,但如今已看不见石板,铺满了厚厚一层落叶和落花,底部估计已淤积成泥,简直没地方下脚。

尚妮应该没有去踩这厚厚一层花泥,只在回廊上转了转,还可能喊了几声有没有人,然后可能就出来了,并没有继续向里走,至少没有再拍庄园更深处的照片。接下来的照片变是远处的湖山风景,和大家在后院门处看到的差不多。

但是尚妮下山时拍的很多近处的景物,是众人先前不可能看到的。有很多奇花异草,丁齐现场下载了一款植物辨认软件,扫描照片进行辨识,又不少辨认出来了,还有不少则难以判断,因为软件给出的答案和原图有明显的差异,只是形似而已。

尚妮下山来到湖边后,还拍了好几张湖面上的照片,而且连续拍的都是同一位置。丁齐手指屏幕道:“就是这里,湖里好像有东西,尽量放大……”

(插播一条广告,南门书法创始人朱敬一先生的‘南门字体’已上线,小米魅族手机可选用。)

请假条

网易文学在三亚开年会,昨天飞了五个小时过来,今天上午集合开会、下午结伴游玩、晚上聚众喝酒,肯定是没有时间更新了。特此请假,请大家见谅!(请假条居然还要写满一百字才能发布,那就祝全体书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