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70、我也推荐一本书

丁齐跟着庄梦周出了小区,就在街边的人行道上行走,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走着走着,还穿过了菜市场和一家商场,但庄梦周的脚步始终不紧不慢,并没有在哪个摊位或柜台前停留。如此逛街倒也少见,庄梦周不开口,丁齐就不问什么,反正跟着走就是了。

走出了商场,庄梦周突然开口道:“你怎么总把石头拿在手里,不揣起来吗?看见刚才商场门口那保安的眼神了吗,他总怀疑你想砸玻璃,一直盯着你的动作呢。”

丁齐笑道:“这块石头有点大,揣兜里不太方便,还坠衣服,就拿手里吧。”

庄梦周:“不错不错!”

丁齐:“什么不错?”

庄梦周:“我说拿着石头不错,你弄得大家这几天连吃饭都拿着石头呢,假如自己不拿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丁齐又掏出一块石头道:“这是我送给您的景文石,没我这块这么大,您可以揣起来。”

“谢谢丁老师!”庄梦周接过了石头却没有揣起来,而是握在了掌心,边走边说道:“我刚才带你逛了这么久,你有什么感觉没有?”

丁齐:“好像有点。”

庄梦周:“什么感觉?”

丁齐:“我以前在小赤山公园的江滩上行走,后来在南沚山中行走,都是练功,前天谭师兄又帮我分析了行走中的外练之法。今天我才知道,行走在市井人烟中也是一样的,但是状态更难掌握。”

庄梦周点了点头道:“说明你的功夫已经差不多了,这叫知常,入门之后求知常,知常之后求圆满,各门修炼的每层次第皆是如此。我今天带你出来逛街,是让你体会灵犀术的。知道什么是灵犀术吗?”

丁齐:“我不知道啊,请庄先生指教。”

庄梦周:“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惊门套路,就是观察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痕迹。从这些痕迹中捕捉到轨迹,便是所谓的灵犀。以有缘之物为引,也是这个道理。”

这话说的有点玄虚,但是结合具体的事例有时也挺简单,并不难理解。丁齐又不禁想起了社会学中人际关系传递最多不超过三次的原则,这就是轨迹。庄梦周扮做算命先生能把尚妮唬得一愣一愣的,便是捕捉与利用了这种轨迹。

丁齐不说话,只是倾听,边听边琢磨。庄梦周接着说道:“其实江湖各门秘术,都是再捕捉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痕迹与轨迹,也都可以为惊门所用,所以江湖八大门以惊门为首。提到惊门,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看相算命,那么观身术、隐峨术、入微术、心盘术、炉鼎术、兴神术、望气术,其实都可借用。”

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样,观身术与望气术就很好理解,看相算命,首先不就得观察一个人的身心状态吗,假如看准了,开口就能惊人。丁齐问道:“观身术和望气术很好理解,但心盘术和入微术呢,它们的对象是物件、环境,并不是针对人的。”

庄梦周笑了:“谁说算命仅仅看本人,一命二运三风水就不说了,难道物与人无关吗?丁老师做心理咨询,应该有这方面的经验。”

“您说的对,的确如此。”丁齐不禁想起了刘国男戴的那串项链,还有他刚刚送给所有人的景文石,然后又说道,“其实我对要门兴神术并不了解,庄先生能否做点介绍。”

庄梦周却摇头道:“其实丁老师自己就会,范仰那天不是说了兴神术有什么效果嘛,你甭管他是怎么修炼的,以你自己的方式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就行。兴神术夺人心神,过去还常配合下三滥的手段用迷药,这倒不必学了,但你是个医生,这方面就不用我多解释了。”

丁齐意识到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赶紧又问道:“那么火门的炉鼎术呢,好像和惊门神算没什么关系吧?”

庄梦周扭头瞟了丁齐一眼:“这种问题你也问?”

丁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低头道:“这个问题确实比较傻,若说有关系,那就当然有关系。”

庄梦周背手前行,又谈起火门道:“过去很多火门传人,干得都不是什么好事,买卖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炼金,比如用煤球用铅加点药引烧成黄金白银,几乎全是坑蒙拐骗的把戏。第二种是炼丹,就像史书记载上的那些神仙方士,给帝王炼长生不老药。”

丁齐:“真有长生不老药吗?”

庄梦周:“你希望它有,便认为它有,于是它就有!丁老师是专业人士,难道还不懂吗?”

丁齐讪讪道:“我明白。可是您刚才说到炼金,说几乎全是骗人的把戏,用了‘几乎’这两个字,并不是完全否定的语气,难道还有真的吗?”

庄梦周反问道:“我那天不是给你讲了个点石成金的故事嘛,你说呢?”

丁齐苦笑道:“我知道了,刚才就不该问的。”他感觉自己在庄梦周面前问了一连串仿佛是很白痴的傻问题,于是暂时又住口不言。

庄梦周继续介绍道:“所谓炼丹,不论内丹还是外丹,据说倒是真有。但是火门江湖把戏,大多干得不是这个,有几个江湖人能见到皇上啊,都是给大户富贵人家炼丹药,都说是延年益寿的神仙丹药。

但是延年益寿的东西,哪有吃下去就知道效果的?假如没法印证效果,谁又能花钱上当呢?所以火门秘传当中,有很多药方都是催情、兴奋之物,吃下去之后要么雄风亢奋,要么精神大振。其实这种东西都是透支精力与元气,久服并无益处。

不论是炼金还是炼丹,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玩得起。火门秘传的炉鼎术,倒是真功夫,而且是火门的最后一道门槛。你得让人家相信你有神仙手段,自己总得身轻体健吧?和富贵人家打交道,得手之后得快点撤,因为时间一久露馅了,对方肯定不能轻饶。

想走也要走得了,走了之后假如对方发现上当找上门来,也得有那个本事脱身、防身。所以火门中人多习武,过去还有养一票弟子当打手的。老谭的功夫不错,是他师父从小教的,虽然时代已经不同了,但习惯还是留下来了。”

丁齐:“听了庄先生的话,真是长见识了!”

庄梦周:“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也不算什么见识,如今的讲究不同……哎呀,说着说着,我是不是又跑偏了?”

丁齐:“您尽管跑偏,我都爱听。”

庄梦周:“我们还是说惊门套路吧,比如看相算命,你第一眼看见一个人,就大致知道他是什么人。有这种技术吗,这种情况不是骗人的吧?”

丁齐:“当然不是,您也不想想我是干嘛的,这就是心理医生的工作技能。我们首先就是要通过摄入性会谈对求助者的各种情况进行判断,然后再通过提问来验证分析。时间久了,看见一个人就大致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虽不说绝对准确,但也往往八九不离十。”

庄梦周:“哦,那你对相术是怎么理解的?”

丁齐想了想道:“心理学中有一们心理画像技术,我的导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常用在犯罪侦察领域。通过罪犯留下的各种痕迹,推断一个人的心理特征,进而推断他的生理特征,这与看相的过程恰好是反过来的。

相术是通过一个人的生理特征推断他的心理特征,进而推断他的生活状态与行为特征。既然心理画像技术存在,那么遵循同样轨迹原理的相术也应该存在。”

庄梦周点了点头道:“丁老师,你这番话其实总结出了相术的本质。相书是怎么来的?就是古人通过这样的观察经验总结出来的,但将它教条化之后就未必有道理了。最高明的相术就是最淳朴的相术,它需要你的阅历足够多、观察得足够仔细,并时刻做出总结。”

说着话庄梦周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人行道上的一个烟头道:“丁老师,你现在就看看,这个烟头是什么人丢的?”

这离是一家银行营业部的门外,地上躺着一个被人踩灭的烟头。丁齐低头看了一会儿,又在周围走了几步望了望,沉吟道:“是一个满怀心事的人丢的,女的,她刚进银行办事去了,个子挺高的,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

庄梦周笑眯眯地追问道:“解释解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丁齐:“只是分析而已,首先要看特征。这是中华的烟屁股,没抽两口就丢下了,用脚尖踩灭的,脚尖的方向是冲着银行的大门。”

庄梦周:“为什么说是满怀心事呢?”

丁齐:“有人等车的时候刚点完一根烟车就来了,所以丢下烟头上了车,但这里又不是公交车站,而且脚尖的方向也不对。所以这个人精神状态有点恍惚,刚刚点了烟抽了两口,就发现已经要进门了,于是就把烟丢下给踩灭了。

你看见那边的街道保洁员了吗,这地方他刚扫过去,所以烟头是刚刚丢下的。看它上面以及地上的痕迹,只有那人踩过一脚,还没有来往的行人碰到。”

庄梦周:“为什么是女人?”

丁齐:“烟头上有口红的痕迹,当然了,男人也有可能抹口红,但女人的可能性显然更大,而且我感觉是个女的。”

庄梦周:“身高呢?难道从烟头上的脚印也能看出来?”

丁齐:“那倒不是,您看看那边那辆车,根据车座的高度和它与方向盘之间的距离,假如是车主人调整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可以大致推断出驾驶员的腿长,然后再推断她的身高。她就是开这辆车来的,下车时点了根烟,抽两口就扔了。”

丁齐指的是一辆停得有些歪的银灰色宝马,庄梦周饶有兴致道:“那边有五辆车呢,你怎么就指那一辆?”

丁齐笑道:“也是一种感觉,就是直觉而已。”

庄梦周:“所谓直觉并非毫无缘由,只是并没有清晰地分析总结出来原因,所以才说是直觉。”

丁齐:“是的,给我点时间,我可能会琢磨清楚为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庄梦周走了过去依次摸了摸车前盖道:“你说的是对的,只有这辆车的发动机还是热的,它刚停下。”

丁齐也走了过去摸了摸,果然如此。庄梦周看着他赞道:“丁老师,你刚才说得完全准确,几乎一点不差。路上的一根烟头,有人看见的只有烟头,而有人却能看见这么多。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个女的身材挺好,年纪大概不到三十,穿着一身蓝裙子,深棕色的半高跟皮鞋,光腿没有穿丝袜,留的是短发。”

丁齐惊讶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也太惊人了,无论是丁齐和他的导师刘丰,也没有这等本事啊。丁齐说话时就已经动了念头,就守在银行门口等那个女的出来,看庄梦周说的对不对?假如都说对了,那可真是碰到活神仙了!

不料庄梦周却呵呵笑道:“刚才我看见她了。就在路口拐弯的时候,我看见那人丢下烟头刚刚走进银行。而你还在往前看,视线也被我挡住了,所以并没有看见。”

真相原来如此简单,这门槛拆得,丁齐简直都无语了!庄梦周又摸出一盒烟道:“我们也抽一支吧,丁老师抽烟不?”

丁齐接过一支烟答道:“只是偶尔抽,陪庄先生当然得抽一支。”

庄梦周:“偶尔抽?在过年点鞭炮的时候吗?”

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瞬间把丁齐给惊到了,因为他刚才心里下意识想到的,就是过年时抽烟点鞭炮的场景,一时呆立当场。见他这个反应,庄梦周又解释道:“我是不是说中了什么事情?丁老师可别误会,这不是神仙话。很少抽烟的人,往往也会在过年放鞭炮时点根烟。”

丁齐岔开话题道:“庄先生怎么换烟了,我记得你前几次都是抽软中华的,今天怎么改红塔山了?”

庄梦周又笑了:“出门啊、开会啊,都抽软中华,平时自己抽红塔山,已经习惯了。丁老师是自己人,所以也不见外了!”

两人在边走边抽完了一根烟,将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里,庄梦周感叹道:“丁老师,就冲刚才看那根烟头的功力,很多惊门中人也不如你啊,你完全可以摆摊了。”

丁齐:“我已经摆摊了呀,只是把摊子摆在了诊室里,收纳还很贵呢!”

庄梦周被逗得哈哈大笑,笑着问道:“惊门灵犀术,有体会了吗?”

丁齐当然有体会、非常深的体会!但要他具体说出灵犀术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还真的说不清楚,有太多东西只可意会。他只得答道:“正在体会中。”

庄梦周:“那我们就回去吧。”

来的时候丁齐一直跟着庄梦周在走,庄梦周进什么地方他就进什么地方,往哪边拐弯他就往哪边拐弯。回去的时候当然不用了,丁齐下直接就走了另一条路,是刚才并没有走过的,却是回南沚小区最近的方向。

庄梦周突然道:“丁老师居然认得路。”

丁齐:“对呀,我这一带很熟,当初为了寻找古籍中记载的小境湖,来回转了好几遍。”

庄梦周直摇头道:“可不仅仅是很熟啊,你有心盘。”

丁齐也突然意识到庄梦周是什么意思了,刚才两人逛街可是相当随意,穿过市场和商场,还有各条大街小巷,拐来拐去并没有明确的方向,一般人恐怕早就给绕晕了。但丁齐心中有一张清晰的图,就如导航示意一般,假如原路回去也不会有丝毫差错。

修炼心盘术有一个基本功,就是平日在地形很复杂的地方走过,心中要有清晰的路径和方位图景。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尚妮也都对他介绍了,而丁齐不用练就会。这和他掌握的心册术有异曲同工之处,难怪庄梦周说他有心盘,走路散个步就试出来了。

既然如此,丁齐也就在前面带路了,他们先前逛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以同样的步速,差不多二十分钟就走回了南沚小区门口。

庄梦周忽然又停下脚步道:“叶行是不是给你推荐了一本书?”

丁齐:“是的,我上次已经告诉您了,那本书中介绍了江湖八大门,还有个人物名叫周梦庄。”

庄梦周:“那我也给你推荐一本书吧,也是网络小说。”

丁齐:“什么书?”

庄梦周:“ 书名叫《神游》,丁老师有空可以找来看看。书中提到了各种修炼,但小说就是小说,看似煞有其事,其实都是诌出来的,丁老师可千万别照着练啊!”

丁齐:“我有那么弱智吗?”

庄梦周点了点头道:“嗯,我的目的就是让你有个开脑洞的参照,你修炼自己的观身境,修为大概到了什么地步也好有个对比。

书中有个人物叫风君子,据说他生而为仙,整本书讲的就是他在人间如何为人的故事。

风君子收了个徒弟叫石野,他教石野丹道、教各种神通法术。

但风君子有一样本事,石野始终没学会。而风君子生来就会,却没法教给别人,别说石野这样的凡人了,就神仙也教不了。

风君子的这个本事就是能穿行各种洞天结界,推门就进去了,没有任何阻隔,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今天发现了小境湖,又认识了丁老师,我就不禁想起了这本书里的故事。方外世界小境湖,和书里写的仙家洞天很像啊。假如丁老师能自创一门秘传,教人如何发现这种地方、还能进出这种地方,那就是开辟一脉道途的大成就!”

丁齐哭笑不得道:“您这说得也太夸张了!我感觉你们这些江湖高人,简直就跟书里走出来的一样。”

庄梦周笑眯眯道:“丁老师也可以走进书中啊。”

(哈哈哈哈,风君子终于以这种方式出场了!围观群众:“说仙家洞天,还以为要推荐《太上章》呢,搞了半天是《神游》,这广告刷得也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