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69、石头的故事

丁齐又拿了块石头来到谭涵川屋中坐下。谭涵川说话可比朱山闲直接多了,开口便道:“朱师兄方才已经对你讲授了望气术的秘传,丁老师都听明白了吗?”

丁齐:“说的话基本都听明白了,但并不代表我就会了。”

谭涵川:“那是当然,这对你而言只是一种借鉴,您的修炼还应该是自己的观身境,我要讲的炉鼎术也一样。其实江湖火门炉鼎术,在八门秘术中最不像一门秘传,反倒像是显传,因为它和丹道很接近,而介绍丹道的典籍公开流传的有很多。

当然火门也有其他的秘传,甚至包括各种下三滥的手段,那些我就不向丁老师介绍了,只说炉鼎术。所谓炉鼎,指的就是人的身体,神魂所住之所。按照传统的说法,讲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丁老师已有根基,所以可以把它视作一种境界的参照。你自创的秘法,是直修心性,由世道而观人心、由人心而观大千,其实非常了不得,近乎于道啊!假以时日,如果你能将它总结开创为一门传承,将不在任何现有的秘法之下。

但是现在,丁老师的根基还不算稳固。正因为你的观身境是直修心性,所以还缺少养炼功夫。朱师兄修炼望气术,起步就是从养炼功夫开始的,而其他各门秘术的修炼多少都有配套的养炼功夫,以改善人的体质,否则无法承受施展秘术所需。

丁老师,你前天看见了小境湖,后来又到院门口看了很长时间,有没有感到身体乏累或精神疲倦?”

丁齐:“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有这种感觉。当天晚上睡得特别沉,脑袋一沾枕头就着了。第二天好像觉得特别饿,吃得特别多。”

谭涵川笑了:“你这算是体质很好了,并没有因过度施展秘法损耗形神,就是体力和精力的消耗有点大。”

丁齐的体质当然很好,从小到大几乎就没生过病。去年经历了那么一连串的打击,年三十晚上喝断篇就那么倒在地上过了一夜,换个人恐怕早就病倒了,但丁齐却挺了过来。他苦笑道:“我的身体确实不错,但是不能和你们比。那次上山搞测绘,我就差点跟不上。”

谭涵川:“但你毕竟还是跟上了,这已经很不简单了。其实你自己琢磨的观身境中,也包含了养炼之法,所以你的感觉才不太明显,经我提醒才意识到。

但你还没有清晰的总结,所以我今天结合炉鼎术秘传,根据你的情况,教你一套能用于观身境中的养炼之法。你修炼起来最容易上手,因为你其实已经入门了。”

谭涵川本人也没有得到疲门观身术的秘传,谈的就是丁齐自悟的观身境。据他分析,这是一门直修心性的观法。收摄心神以内观,而身中自成天地,便是内养;放心神于天地间,而天地犹如我之形神,便是外炼。

这套凝炼神气之法,也可以与朱山闲所传的养气、养神之法相参照,对现如今的丁齐最为适合。若将来丁齐的“修为”更高,那他就需要在自己开创的秘传基础上,再总结相应的养炼之法了。

听完之后丁齐感激道:“多谢谭师兄,您是我的老师!”

谭涵川摆了摆手:“不用客气,彼此彼此,您还是我们大家的老师呢!”

丁齐:“我刚开始还以为谭师兄要教我练武呢,您的功夫真是太棒了!”

谭涵川苦笑道:“我习武,是因为我师父练武,所以从小就顺手教我了。小时候不懂事稀里糊涂地就练了,否则还真吃不了那个苦、受不了那个罪。总是有人说习武可强身健体,但这话未必对呀。

力量和反应确实是练出来了,但未必对健康有好处。以前有很多武术家,其实身体并不好,寿命也不长。有很多门武功虽然威力不错,但容易留下各种暗伤,总是和人动手的话更是如此,比如最容易伤到肺腑,所以要以养炼功夫为辅助。

如今早就不是冷兵器年代了,所谓习武防身,也就是对付几个小流氓还行。其实真要和人动手,秘术修炼得到家,用处可能更大。而八大门的江湖套路,想对付谁往往是不必直接动手的。”

丁齐:“八大门的江湖套路,这阵子我已经领教了,叹为观止啊!这块景文石送给谭师兄,我不知道该给你什么样的建议,但我可以把给阿全、老朱、冼皓他们的建议都告诉你……”

谭涵川接过石头道:“谢谢了,我知道该怎么用。寄托心神祭炼,就以我看见小境湖时的心境。”

丁齐从谭涵川屋里出来,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抬眼只见尚妮站在主卧门口招手道:“丁老师,我都等您半天啦!”

原本只听冼皓说,她和谭涵川与朱山闲商量过,要分别将隐峨术、望气术、炉鼎术的秘传讲给丁齐听,但没听说尚妮也要教授心盘术啊?但这小妮子显然也知道了情况,竟主动来招呼丁齐。

丁齐来到尚妮屋中坐下,尚妮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道:“丁老师,我的心盘术刚刚修炼入门,尚未掌握纯熟。我这个水平,就算想教你也是教不了的。”

丁齐:“没关系,你又不是收我为弟子,老谭他们也都不是收我为弟子。”

尚妮:“一是我自己还没有掌握熟练,二是没有得到我师父的允许,我现在没法把风门心盘术的秘传教给丁老师。但是我可以将施展心盘术的体会、发现小境湖的体会都告诉你。其实我还是先得到了丁老师的点拨,然后才发现小境湖的……”

尚妮说的并不是如何修炼心盘术,而是直接讲如何运转心盘、以及运转心盘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人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丁齐确实是听懂了,尚妮在这一方面并没有藏私。但她没有介绍修炼心盘的秘诀,既无心盘,又如何去运转,只是给丁齐做个参照借鉴。

听完之后,丁齐递过一块石头道:“这个送你,你可以对它运转心盘吗?”

尚妮:“我已经和阿全交流过了,这么做倒不像是心盘术,更像入微术。”

丁齐:“谭师兄刚刚和我讲了内养和外炼,天地可以似形神、形神可以似天地,以大见小、以小见大,一块石头可以是一片山河、一片山河也可以是一块石头。你要找的,是看见小境湖的状态,重点并非运转心盘,而是怎么借助心盘术看见了小境湖?我给了阿全同样的建议,这才是最重要的,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尚妮:“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几天就试试。那个,那个……丁老师,假如你总结出了观身境的秘传,妙用就是能见世上未知,将来能不能也教给我呀?”

丁齐笑了:“那是当然!”

午夜十二点刚过,住在这栋小楼里的人,都已经和丁齐单独谈过了、也得到了他赠送的景文石。第二天一大早,丁齐就走出后院、穿过竹林进山“练功”去了。谭涵川昨天教他的内养和外练之法,其实就是丁齐一直在做的,只是如今总结得更加清晰、点破了某些关窍。

这条山中小路他已经很熟了,几乎闭着眼睛都可以行走自如,行走中外练,待来到那块卧牛石下,静坐中内养。丁齐手中也握着一块景文石,是那九块石头中最大的一枚。倒不是越大越好,反而是越小越方便,因为这东西是要随身携带的,他把方便都尽量给了别人。

巧合的是,这块石头的形状和那块卧牛石依稀有些相似,丁齐拿在手中更有感觉。

从山上回来,六个人一起吃了早饭,庄梦周、范仰、叶行这个时候还没到,有些话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大家又交流了一番彼此修炼秘术的心得。饭后每个人都去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跟一块石头较劲呢——这都是丁齐干的好事。

石不全答应了帮顶云和尚仿制经卷,丁齐也答应了帮顶云联系图书馆。他心里记着这件事,吃完早饭刚准备打电话,不料顶云和尚已经主动联系他了。在很多场合,顶云的面子还是挺好用的,比如这种事情,他已经联系好图书馆了。

丁齐下楼去找石不全,而石不全恰好也上楼来找他打招呼,顶云和尚刚刚也联系了石不全。石不全随后出门了,还说晚饭不用特意等他,他有可能回来也有可能不回来,如果完工时间早就尽量赶回来住。

庄梦周是快到午饭点来的,而丁齐正准备出门。庄梦周一进门就纳闷道:“今天怎么回事?这么安静,这里就像没人住。”

丁齐:“大家都在屋里琢磨石头呢。”

庄梦周:“哦,我差点把这事忘了……丁老师这是准备上班吗?”

丁齐:“是的,还得工作呀,今天下午有预约。”

庄梦周:“丁老师哪天有空呀?”

丁齐:“就明天下午怎么样,我先把医院那边的时间空出来。”

庄梦周:“那好,就明天下午。”

石不全今天没有在公寓那边住,吃晚饭前就赶回来了,只是去图书馆做一下接洽,还没有正式开工。叶行和范仰下班后当然也过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范仰和叶行感觉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异,好像一桌子人都变得有些不正经或者说不正常了。朱山闲、谭涵川、石不全、尚妮、冼皓、丁齐这六个人,都用一只手拿筷子吃饭,另一只手也不扶碗,而是拿着一块石头。

范仰见状也把石头掏出来了,单手吃饭。叶行犹豫了一会儿,干脆也这么办吧,以示对集体活动的参与精神。

九人中只有冼皓是左撇子,所以她是左手吃饭、右手盘石头。丁齐观察得很仔细,九人中最特别的是石不全,他用右手吃了一会儿饭,然后就换左手了,那块石头在双手中倒来倒去。

石不全的左右手一样灵活,平常人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也分辨不出他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看着石不全吃饭时在那儿换着手用筷子,丁齐不禁想起这小子和大家闲聊时问过的一个问题:“假如用两根手指从油锅里往外夹铜钱,有多少种夹法?”

这谁知道!当时见大家皆不解何意,这小子得意洋洋地自己答道:“一共有二十种夹法,分别是拇指和食指、拇指和中指、拇指和无名指,拇指和小指、食指和中指、食指和无名指、食指和小指、中指和无名指、中指和小指、无名指和小指。”

尚妮:“那也就是十种啊!”

石不全:“左右手都得会,不就是二十种吗?”

尚妮:“你还真从油锅里往外夹过铜钱啊,手不成油炸猪蹄了?”

石不全:“老头子有时候挺变态的,净教我这些反人类的东西。不过刚开始油锅里兑了醋,烧滚了并不太热,只是有点烫而已。后来醋越兑越少,到最后便纯是油了,那就是真正的滚油锅呀!从里面夹铜钱,得讲究手疾眼快、气定心平。”

尚妮:“那也不对呀,就算你的手再快,能不被油烫着,铜钱也是烫的呀!”

石不全解释道:“不仅进油锅要快,出了油锅也得快。旁边放一碗清水,铜钱夹出来就要瞬间放到碗里,只见油花一漂……练完这个之后,老头子就让我练抟云手了。”

石不全竟将双手的每一根手指都练到了这个程度,他那位师父确实堪称变态。他要是去当小偷摸钱包,那简直无敌呀!幸亏他没这个爱好,也没必要有这个爱好……

丁齐正在心中回想,忽听冼皓在他耳边小声道:“丁齐,你怎么了,干嘛看着石师兄傻笑?”

叶行凑趣道:“丁老师啊,你怎么用这种表情看着阿全?我严重怀疑你是直的还弯的!”

尚妮也说道:“你不要这么色迷迷地看着阿全,是不是搞错人了?要看也应该看冼姐姐嘛!”

冼皓脸色微微一红,瞪了她一眼,不知该怎么接话。丁齐赶紧解释道:“我刚才走神了,看见阿全双手换来换去,左右手都能用筷子,就想起了他说的那个油锅里捞铜钱的事情。”

众人都笑了,笑声化解了方才的尴尬。谭涵川笑道:“阿全就是话多,什么事都说!”

石不全却来了兴致,放下筷子道:“说起油锅里捞铜钱啊,我想起了中学学的一篇课文,里面有个故事。两个村子为了争夺水源,聚众架起一口油锅,锅里放了十枚铜钱,两边各派代表轮流捞,谁捞出来多少就按比例分配水源。

我当时就想啊,假如我在场,走过去嗖、嗖、嗖就全捞出来了,那对面村子……”

朱山闲截住话头道:“非打起来不可,你就等着引发一场村民大械斗吧!”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继续吃饭,丁齐还在无意间观察着大家的手,其实他早就有发现,现在像是做个总结。谭涵川不是左撇子,他也惯用右手,但其左手远比一般人的常用手都要灵活,毕竟也是练过抟云手的,只是没有石不全那么变态而已。

吃着吃着,丁齐又发现,庄梦周也换成左手拿筷子了。今天情况有些特殊,另外八个人都没喝酒,只有庄梦周在自斟自饮,而且他是唯一没有拿着石头吃饭的。

庄梦周显然不是左撇子,换了左手吃饭显得不是很熟练,但是喝着喝着,左手中的筷子竟越来越灵活。按照丁齐对喝酒状态的总结,差不多刚刚进入精神兴奋阶段后,庄梦周左手中的筷子已能使用自如,就连滑溜溜的炒毛豆都夹得稳稳当当。

丁齐忍不住问道:“庄先生,您怎么换手了?”

庄梦周放下筷子道:“我正想说呢,你们吃饭的时候大可不必玩石头,影响食欲!就是要拿着石头,除了阿全之外,你们也都用错手了!行走坐卧,常德不忒,应该用哪只手握着石头啊?当然是惯用手!”

这话有道理呀,朱山闲率先就把石头换到了右手,其他人都纷纷换了过来。一桌子人除了石不全,都成了以反手拿着筷子吃饭。石不全、谭涵川、庄梦周这三个人还好,其他人感觉或多或少都有些别扭,但是另一方面,拿着石头的感觉却自如多了。

尚妮突然道:“阿全,我也想练抟云手。”

石不全:“诀窍我都教你了,你可以自己多练练,这几天我有事不在,你也可以向谭师兄多请教……但你可别架油锅捞硬币呀,那太危险!空手练抟云劲的小架就行,和打太极差不多。这方面谭师兄比我更擅长,他毕竟是从小习武的。”

总之这顿饭从头到尾都有些古怪,至少在座众人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等场面。晚饭后,大家都纷纷拿着石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小楼里很快就安静下来。范仰见状,也拿着他那块石头去了后院凉亭中,客厅里只剩下了丁齐和叶行。

叶行有些抱怨地说道:“丁老师,都是你干的好事,用一块石头把大家弄得都跟神经病似的。”

丁齐笑道:“没关系,别忘了我还是一位精神科医师。我弄的,我负责治。叶总要是没事的话,就和我一起把碗洗了吧,总得找点活干呀,能干什么就干什么!”

次日一大早,阿全就出门去图书馆了。庄梦周是午饭前来的,吃完午饭便招呼丁齐道:“丁老师,你准备好了吗?”

丁齐:“昨天就准备好了。”

庄梦周:“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