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67、你是第二个

就丁齐的个人经历而言,他那种特殊天赋对领悟观身境的帮助是最大的,但丁齐首先却把这个步骤给排除了,因为他的目的是要教会另一个人,而这几乎是不可能教会的。跟随导师刘丰学习催眠术的弟子很多,但只有他才具备这么特殊的天赋,连导师刘丰都不会。

这种天赋不是丁齐能教出来的,而且想发现小境湖,关键并不在于此,因为石不全等人也同样没有这种天赋,不也能发现小境湖吗?所以丁齐说不清自己是走了一条弯路还是一条捷径,总之这不是一个必要条件,否则几乎没人能学得会。

那么最关键的第一步修炼应该从哪里开始呢?丁齐的脑海中忽有灵光一闪,他突然想明白了,就是心册术!

心册术只是导师刘丰给的称呼,并没有得到学术界的一致公认,理论上它是优秀的心理医生都要熟练掌握的技能,但实际上掌握得程度差别就很大了。丁齐又想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仿佛能在定境中思考,又能清晰地展现出自己的精神世界,这不就是心册术的延伸吗?

那么第一步就从心册术的训练开始,以什么方式训练、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这可以借鉴心理学技术,但没有必要一定是心理学技术。入微术中的很多方法都可以参照,还可以参照江湖八大门其他七门的秘传,假如丁齐能够了解更多的话。

丁齐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但还没有总结完善,此事也急不来,就算他自以为总结出来了,也得找一个人先印证,然后才能证明其成功。从小赤山公园里出来,丁齐带着景文石回到了朱山闲那里。

这些石头都是去年暑假拣的,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碰到田琦的事,也根本料不到会有今日的境遇。当初他一共拣了十块,先前送给了涂至和一块还剩九块,居然就是这么巧,他们九个人正好一人一块!

丁齐提着一兜子石头进屋时,谭涵川迎上来笑道:“这么珍贵的魔法石,丁老师就用个尼龙兜子拎着?怎么也得做一批金丝楠匣子,里面垫上绸缎,那样才有卖相嘛!”他显然已经听石不全说过了景文石的事情。

丁齐也笑道:“我不会做金丝楠匣子,假如不是怕不够结实,我本来是想用塑料袋拎的。谭师兄想要换个包装,回头可以找阿全做一个……其他人呢?”客厅里此刻只有谭涵川,和平日的周末相比,好像显得不够热闹。

谭涵川:“叶总、范总和朱区长白天都上班呀。庄先生要逛逛南沚山森林公园,尚妮师妹也跟着去了,说是要给庄先生做向导。阿全在屋里研究你点拨的魔法呢,连午饭都没吃,丁老师吃午饭了吗?”

丁齐:“我吃过了……这不是魔法石,我跟阿全开玩笑呢,它就是我家乡特产的景文石,通常用大块的做成屏风和摆件,这些小块的都是我在河滩上拣的。我不太清楚你们每个人是如何施展秘法的,所以……”

谭涵川接话道:“所以你要和每个人都单独聊聊,根据情况施展不同的魔法?”

丁齐笑了:“的确是这个意思。”

这时冼皓推开门道:“丁老师,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有点事找你。”

丁齐拎着兜子就进去了,连石头都没来得及放下,也没有递给谭涵川一块。倒不是他着急,像这种东西、这种事情都是有讲究的,他要像心理医生那样每个人都单独谈过,然后再把石头送给对方,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否则那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并没有太大用处。

丁齐进了一楼主卧,冼皓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丁齐却莫名有些紧张,他本已经预设好了心态,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心理医生,然后一个一个找这些人谈话,根据不同的情况、以不同的方式送出石头,莫名其妙的紧张可不是心理医生在会谈室中应有的专业素质。

冼皓素来不爱与人接近,前一阵子哪怕在那张很挤的餐桌边吃饭,她也没和身边的人有任何肢体上的触碰,连不经意间的无意触碰都没有。记得初次见面时的单独谈话,两人是在半开放式的餐厅里聊的。

而今天她却单独把他叫进屋了,还关上了门,看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无形中的心理距离已拉近了不少。

屋里只有一张椅子,椅子旁边是丁齐上次特意叮嘱石不全买回来的书桌。冼皓在床上坐下,指着椅子道:“丁老师请坐。”

丁齐坐下了,顺手把兜子放在桌上,发出些许沉重的声音,做了个深呼吸,尽量露出极富亲和力的微笑道:“冼师妹,找我有什么事?”

冼皓:“前天晚上石师兄去找你了,你们聊了很长时间,他传了你入微术,是吗?”

丁齐点头道:“阿全确实向我介绍了入微术该怎么修炼、每一步有何讲究、他师父当年是怎么教他的,算是以秘传相告,我非常感激。”

冼皓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其实你不是第一个,是第二个。”

丁齐:“什么第二个?”这话有些没头没尾,丁齐没听明白,难道是指第二个单独进她卧室的异性?

冼皓可不知道丁齐竟然在琢磨这些,神色如常地答道:“你是石师兄第二个传授入微术的人,在你之前,他已经将入微术传授给尚妮师妹了。不仅是你,昨天回来之后,他又传授给了朱师兄和谭师兄。他挑的是叶总和范总不在的时间,但并没有传授给我。”

丁齐纳闷道:“为什么没有传授给冼师妹呢?”同时心中暗道,许是冼皓看上去就令人感觉不好接近,或者因为她是范仰请来的,并不算朱山闲那一派系的人。

冼皓:“他主动告诉我的,说是已经传授给了你,并托你再转授给我。”

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阿全是想给自己和冼皓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丁齐苦笑道:“其实我也不会入微术,就算阿全将法诀都告诉我了,也不等于我就会了。”

冼皓:“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石师兄说了,他讲得已经非常详细,如果仅仅是介绍的话,他师父可能都没他说得明白。但由你来总结转述,可能效果比他本人讲更好。”

丁齐:“既然阿全已经这么说了,那我就向你转述吧……”

转述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重新再总结体系的过程。石不全昨天讲了两个多小时,他讲的时候丁齐已经在不断地总结了,这就是无意识中运用心册术的习惯。所以他当时就有一种感觉,主要内容用半个小时介绍就差不多了。

但是丁齐再向冼皓介绍的时候,又用了一个多小时,不仅体系显得比较清晰,也去掉了多余的赘语部分,力求还原阿全所介绍的诀窍以及修炼过程。

冼皓听完之后沉思良久,似是在感悟与消化什么,然后才缓缓点头道:“原来如此!丁老师,我没有阿全那么大方,而且隐峨术与入微术也不同。我将秘传教给你,如果你自己没有练成,就不要转授给别人。”

丁齐吃了一惊,欲言又止道:“冼师妹,你的意思难道是……”

冼皓:“是的,我要将飘门秘传的隐峨术教给你,告诉你我是怎么修炼的,每一步的关窍在哪里、符合什么样的标准才算达到了要求。但隐峨术和入微术有区别,很多境界都是感受和体验,如果你自己没有体会到,仅仅说是没有用的。”

丁齐有些手足无措道:“可这是你们的飘门秘传,就这么传授给了我,我需不需要拜你为师呀?”

冼皓忍不住掩口笑了,她这一笑真是风情万种,令丁齐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失神,只听她笑道:“丁老师不是也没有拜石师弟为师嘛!这只是讲授,告诉你法诀而已,和师父带徒弟可是两码事。而且我也是有私心的,希望丁老师能答应一件事。”

准确地说,这只是法诀传授或经义传授,与师徒传承的确是两码事。丁齐追问道:“冼师妹有什么事?”

冼皓:“阿全昨天告诉我们了,他做了什么,又为何要那样做。后来我和朱师兄、谭师兄商量,把我们所得的秘术法诀都告诉你。假如丁老师总结出了观身境的秘传,希望也能教给我们。”

丁齐:“这样啊,当然没有问题!难怪我见老谭看见我的时候就像有事的样子。我得先谢谢你们了,这真是意想不到。”

的确是想不到,石不全、冼皓、朱山闲、谭涵川竟然要将各自的秘术都传授给他,假如换一个年代,就算结交了一群江湖八门中人,这也是断不可能发生的事。可如今的时代真的不同了,这些高人并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他们以前没有传授别人,并不是不想传,而是因为不合适或者没必要,说了别人也学不会,反倒容易引起误会。当然了,他们并没有将丁齐视为传人、收其为徒的意思,这更像是一种同道交流。

有很多东西,只有自己学会了、有了切身的体验,才能向他人讲授。这有点像老师登上讲台,按照标准教案讲,如果自己也不明白,假如学生哪个地方没听懂提个问题,老师恐怕就抓瞎了。而更抓瞎的情况是,老师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展开各种细节阐述。

丁齐与冼皓单独聊了近四个小时,整整一个下午,说得口渴了,冼皓还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中途丁齐上了一趟洗手间,没有出门,就是借用主卧里的洗手间。从这个细节来看,多少有点洁癖的冼皓至少不反感他,在心里上有一定程度的接纳。

丁齐可能是无意的,也可能是有意的,总之他特意观察了冼皓的反应,发现对方并没有抵触的情绪,否则他就用外面的洗手间了。

当丁齐推门出来的时候,朱山闲已经下班回来了,笑呵呵地从沙发上起身道:“你们聊得挺热乎呀,有什么事等吃完晚饭再接着说。还有些事,吃饭的时候就不必说了。”

丁齐是个聪明人,已经明白朱山闲指的是什么事。这时谭涵川在厨房中叫道:“都做好了,大家一起端上楼吧。”

九个人都已经到齐了,其他几个正坐在楼上呢,饭菜也端上去一半了。假如丁齐和冼皓再不出来,估计就会有人去敲门喊了。丁齐和冼皓并肩坐下的时候,他左侧的叶行投来着些许疑问的目光中带,同时还有失落、嫉妒等复杂的颜色,但都小心地掩饰住了。

丁齐当然能看出来,他知道叶行对冼皓有仰慕之心,但是没机会套近乎啊。所以叶行见他和冼皓在屋里单独待了一个下午,难免会有些不痛快,但也不好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众人好像有默契,并没有提到私下商量好的事情,就是冼皓、朱山闲、谭涵川分别都将门中的秘术要诀向丁齐讲授,因为这是私事。众人先听庄梦周聊了一番南沚山中的风景见闻,然后阿全又讲起了“魔法石”的事情。

石不全看似毫无心机,很坦然地讲了前天和昨天的经历,他向丁齐讲授了入微术的秘传,然后又向丁齐请教了一个问题。丁齐则送了他一块石头、给了他一个建议,他正在按照丁齐建议的方案修炼呢,并建议大家也试试。

最后这句话算是提醒,在座的需要提醒的人应该还有范仰。范仰接过话头道:“原来丁老师也打算送我一块魔法石?谢谢啦!”说着话已经把手伸了过来。

丁齐的兜子没有拿上来,本来是打算一块块单独送的,所以随身还揣了一块,便把它掏出来递给范仰道:“范总,阿全那是开玩笑呢,这是景文石……我不清楚范总的兴神术是怎么施展的,我给阿全的建议,如果有什么参考价值的话,范总不妨也用自己的办法试试。”

范仰接过石头道:“这是催眠道具吧,是不是拿块石头就能把我们都催眠了?”

丁齐玩笑道:“它的确是我最经常用的催眠道具,可现在并不是做催眠用的,是施展秘术的辅助用具,也是庄先生说的有缘之引。但范总认为它是催眠道具的话,那它就是催眠道具,你认为拿着它便会被我催眠的话,弄不好还真被催眠了。”

众人都笑了,范仰收起石头并没有再说别的。叶行小声道:“丁老师,我的呢?”

丁齐:“都放在楼下了,一会儿送给你。”

叶行:“谢谢了!”

吃完饭下楼,丁齐取出一块景文石送给了叶行。叶行好奇地握在手心研究道:“丁老师,这东西怎么用?”

丁齐解释道:“其实它是用来找状态的,不论使用什么办法看见小境湖,都是找到了某种状态,所以要设法将那种状态和这块石头之间建立直接的、瞬间的感应联系。

具体怎么做,要看每个人都是用了什么方法看见了小境湖。我只是给了阿全一个建议,到底有没有效果,还要看阿全能否印证成功。”

庄梦周走过来道:“那我们就等着看结果。”

丁齐问道:“庄先生,我现在就把石头送给您吗?”

庄梦周摆手道:“不着急,哪天有空,你带着石头跟我上街逛逛。我和你再讲讲什么是灵犀术。可惜灵犀术向来只是心传,我没法告诉你一套现成的法诀,只能你自己去体会了,能体会多少算多少。”

丁齐:“好的,我一般上午都有空。”

庄梦周:“我上午没空,不睡觉啦?”

丁齐:“那就看您的时间,在您方便的时候。”

这时朱山闲站在楼梯上招呼道:“丁老师现在有空吗?”

丁齐起身道:“有空,有空,正想找朱师兄单独聊聊呢。” 以前是他们一个个单独找丁齐聊,现在情况倒过来了,丁齐要一个个单独找他们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