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62、不虚此行

打开方外世界之后,人们又能做什么呢?丁齐来此目的是为了解开谜题、探索世界的未知。那么打开小境湖仙境之后呢,人生有何不同,又享受了怎样逍遥自在?所谓的人生是什么,就是一个人所有的经历,他所拥有的世界。

丁齐甚至有一种感觉,就算最终打不开小境湖,有了这样一番经历,其实也不虚此行,至少他已经大有收获。他还认识了很多朋友,江湖八大门的奇人异士,他们不仅精通各种秘术手段,而且还会上山挖笋、下河摸鱼,这才是真正的意趣。

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经过一系列事情之后,丁齐仿佛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而充满期待新生活就似刚刚开始……

“丁老师,感觉怎么样,还满意吧?”身后突然传来说话声,回头一看,是朱山闲、谭涵川、庄梦周、尚妮这四个人也到阳台上来了。

叶行和范仰还没下班过来,石不全与冼皓正在屋里工作呢,剩下的人都聚在了这里。丁齐笑道:“受之有愧呀!但感觉的确非常好,尤其是经过朱区长这么一番改造。”

朱山闲:“什么时候搬过来做个邻居呀?等将来有空,可以重新装修一下,将屋里也改造一番。就按你当初的意思,拆掉一面墙,将楼上的两间客房打通做一间大活动室。”

丁齐苦笑道:“我当初说过的话,朱师兄还记得呢。”

朱山闲呵呵一笑:“你自己不也记得嘛!心想事成,这种感觉很好吧?”

尚妮:“丁老师现在就可以搬过来先住着,而且庄先生、叶总、范总他们也可以暂时搬过来了。屋子都是现成的嘛,又不着急重新装修。”

庄梦周却笑着摇头道:“我就不必搬过来了。住酒店多省心啊,有事就可以叫客房服务,洗衣服、熨衣服都不用自己动手。”

尚妮:“你这个人就是懒,我这不是想帮你省钱嘛!”

庄梦周:“我知道你是好心,谢谢啦!只是这房子嘛,原先是那位宋局长的,换了主人也得换换人气,还是按丁老师的意思重新装修了更好。你是风门中人,应该比我更懂这些。”

尚妮点了点头道:“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丁齐也点头道:“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虽然房子的产权已经算是我的了,可是我走进来,这里却不像我的地方,还是原先宋局长的房子。这怎么解释呢,风水气场?你们都是高人,肯定比我更懂,这里面还有什么一般人不知道的玄机吗?”

谭涵川摇了摇头道:“这种思维习惯可不好,对自己一时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没必要总是倾向于神秘化的归因。”

尚妮:“丁老师就是问一问嘛,他这种感觉再正常不过了,谁都会有的。因为这房子的确不是你的,所有的装修设计,包括留下的各种使用痕迹,都是按照别人的生活习惯、审美情趣布置的,所以你会觉得与自己格格不入。丁老师是心理专家,应该很明白的。”

庄梦周:“所以这栋小楼里,丁老师如今还是客,尚不是主。”

丁齐:“尚妮师妹这么一说,我就全明白了。那么现在很多房子卖的时候就精装修好的,这又怎么说呢?”

尚妮笑道:“道理还是一样的,你之所以会买,就是认可了它。假如有些细节不满意,还可以自己重新改造。就算这房子不是原主人装修的,肯定也是契合原主人的特征,而且很多使用痕迹都在,它就是居住环境的一部分。

丁老师若说风水,环境就是风水,包括你周围的人和他留下的痕迹。”

丁齐笑道:“你比我更像一位心理学家了。”

庄梦周:“尚妮师妹,最后这句话是小华教你说的吧?……丁老师,你先不打算搬过来,还住在朱区长家的楼上?”

丁齐:“是的,暂时还住那里吧。”

庄梦周:“这样就对了!”

丁齐纳闷道:“怎么就对了呢?”

庄梦周哈哈笑道:“风水啊,我们不是正在谈风水嘛,与朱师兄家的风水局有关。那里的风水是小华设计的,因为是南北倒置的户型,后院门其实是正南门,青龙白虎都坐在前院,在肘不在手……”

丁齐:“这有什么讲究?”

庄梦周:“当然有讲究,前有案山、后无靠山,所以要寻靠山。而靠山就是朱区长,他的名字里恰恰就有一个山字。小华当然不会给朱师兄布什么冲煞局,这是利主局,不仅利主,而且利近主……我说得通俗点吧,就是客人离主人越近越好。”

丁齐:“按您的意思,客人的靠山的是朱区长,那么朱区长这个主人自己呢?”

庄梦周:“往北看,朱区长背靠整片雨陵区啊!”

丁齐:“那么尚妮和冼皓的位置是最好了,她们就住在楼上楼下的主卧。”

庄梦周摇头道:“利近主,不是这个意思。主人是谁呀,是朱区长,他在哪里,哪里就是主位,住得离主位越近越好。”

尚妮:“那我离得最近啊,就住在朱师兄隔壁。”

庄梦周:“所以丁老师不搬到这边更好啊,在这里他仍是客不是主,而离朱师兄又太远了,反而不利。”

尚妮:“那你怎么住酒店,离得不是更远吗?”

庄梦周:“风水局都是有范围的,我住的酒店位置早就出了这个局了,利与不利都关系不到我。反正你们把离朱区长近的房间都占满了,我还不如住到外面去呢。”

丁齐:“庄先生不仅是惊门前辈,还是一位风水大师啊!”

朱山闲笑道:“内行见了当然认为是内行,假如外行见了,那更是大师了!”

谭涵川:“我们找丁老师不是谈风水的,是要谈正事的。”

丁齐很敏感,随即便反应过来道:“庄先生和谭老师商量好办法了,怎么能让我也看见小境湖?”

谭涵川点头道:“是的,我们商量了好几种方案,但都需要符合丁老师的特点、你自己能做到才行。最后决定,让庄先生对你施展灵犀术。”

丁齐一愣:“对我施展灵犀术?”

朱山闲:“丁老师也别吃惊,灵犀术的对象本来就应该是人。”

丁齐:“我记得庄先生说过,施展灵犀术,要以有缘之物为引,这个引子又是什么呢?”

谭涵川:“有时是有缘之物,更多的时候却是有缘之人,这个引子就是我。”

丁齐更纳闷了:“以谭老师为引?我还是不太明白。”

谭涵川:“你要是全明白了,不就是惊门高人了?成与不成,先试试再说吧,就去屋里做个试验。”

庄梦周笑眯眯地说道:“也许做完这个试验之后,丁老师就真明白了。”

尚妮兴奋道:“庄先生要对丁老师施展惊门灵犀术,我也想看看。”

朱山闲阻止道:“这可是犯江湖忌讳的,再说做试验也尽量不要有人在场打扰,你还是等着看结果吧,就别到屋里凑热闹了。”

庄梦周:“尚妮师妹也可以在旁边看,只要不动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和情绪反应就行。”

尚妮故意一撇嘴道:“我还不稀罕看了呢!”

刚才正谈着风水,丁齐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却又没想太明白,紧接着注意力就被这个试验吸引过去了。他们回到了朱山闲家的小楼,丁齐、庄梦周、谭涵川三个人进了二楼的屋中。丁齐的心情多少有点忐忑,不知道庄梦周会怎么对自己施展惊门秘术。

谭涵川率先开口道:“丁老师,我们首先要问您一些情况。假如涉及隐私不方便回答,您可以不说,但绝对不要误导我们,能说的就说实话。”

丁齐:“好的,我明白了,你们想知道什么事?”

谭涵川:“只要不下雨,你每天早上都会从后院门出去,到南沚山中那块卧牛石后面定坐,这是修炼什么功夫?我其实都看见了,但是江湖人的规矩,不能前去打扰,所以也没有多问。”

丁齐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真不是修炼什么功夫,只是静坐而已,我又不会你们江湖八大门的传承秘术。”

庄梦周笑道:“所谓秘术,也是普通人修炼的,练出了功夫才叫秘术,没练出来就是装模作样。但我看丁老师不像装模作样,之所以会如此坚持,一定是在修炼什么。或者改个说法吧,是在锻炼或者训练什么。有什么收获和体会,如果方便的话,不妨都说说。”

丁齐:“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是我自己瞎琢磨的,确实还有点感觉,正想找高人请教呢。庄先生,您上次那句‘与天地共情’,真是形容得太贴切了……”

丁齐也没把这些当成什么秘密,或者传说中的什么秘传绝技。心理学的各种教材,大街上就能买到,包括各种有关催眠术的内部资料,业内人士也都能查阅。但是看了这些教材、读了这些资料,难道就成了心理专家或者催眠大家了吗,实情并不是这样。

丁齐把自己的经历和体会对别人说了,别人恐怕也做不到同样的事情,除非能达到与他一样的水平、进入同样的状态。所以在这些“专业”问题上,丁齐并无保留,而且尽量描述得详细清晰,唯恐对方听不明白,反正庄梦周已经知道他的特殊天赋了。

从自己开始学习心理学讲起,成为心理咨询师后又锻炼“心册术”技巧,后来又跟随导师学习催眠术,进而发掘与锻炼自己的特殊天赋,能够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那么世界是否也有意识,能否将天地就视为既是物质的又是一个精神的世界,以同样的状态置身其间……

听完之后,谭涵川皱眉道:“根据你在小赤山公园定坐修炼时的感悟,分明是已能入境。假如是这样的话,你应该已经能看见小境湖了,为什么没有试试?”

丁齐苦笑道:“同样的状态,我在小赤山公园能找到,但是在这里却找不到。不瞒你们说,趁你们都没在后院的时候,我也悄悄去试过,可是越想找那个状态,便越找不到。”

庄梦周点了点头,冲谭涵川道:“他说的情况很正常,有见知障。”

丁齐:“什么是见知障?”

庄梦周:“这解释起来可就复杂了,情况有很多种,不仅是佛家的说法,其实更是心理学家的说法,甚至也是心魔。不具体说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是某本书里写的。

有个神仙路过一个村庄,得到了村民的款待,为了表示感谢,他就用手指点了路边的几块石头,结果石头变成了黄金。等到他走的时候,村民们却把他拦住了,请他传授点石成金的法术。

神仙倒也没生气,就把点石成金的法术教给了这些村民。教完之后,抬头看见村外的山坡上站着一只羊,他便用手一指道,‘你们施展法术的时候,千万不能想山坡上的那只羊。’

然后神仙就走了,村民们欢天喜地,各家都搬来了很多石头,开始施展点石成金的神仙法术……丁老师,你猜结果怎么样?”

丁齐:“当然没有一个能成功的,这是关联性暗示,而且是必然关联性暗示。山坡上的那只羊,包含在神仙教的法术内容中,形成了一个自我否定的悖论。只要他说了这句话,村民们施展这种法术时,就不可能不想。”

谭涵川饶有兴致地追问道:“真的做不到吗?”

丁齐:“当然做不到,这就是我的专业,我可以给你肯定的答案。山坡上的那只羊,本身就是点石成金法术的一部分。”

谭涵川:“ 我听说高明的催眠师,在某种情况下可以删除人的某段记忆,假如有个你这样的人,可不可以把村民们关于那句话的记忆给删除了?”

丁齐想了想道:“不敢说一定成功,但或许可以。可是但想删除那句话的记忆,需要把关于神仙的记忆全部删除,否则做不到。”

庄梦周笑眯眯地说道:“见知障有很多种,这就是其中一种,现在你大概能明白了吧?所以你在这里找不到状态,不仅是环境不对,更是心境不对。你在小赤山公园里体会的就是与天地共情感觉,可是在这里,你始终想的就是怎么看见小境湖。”

谭涵川叹了口气道:“心魔不问,如果问明白了、说破了,便会滋生。说实话,现在再让你到后院门口坐着找感觉,庄先生已经说了这番话,你的见知障就算没有也会有了。说不想就真不想什么,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丁齐:“那怎么才能做到呢?”

谭涵川:“那就是真正的心性修为了。”

丁齐:“原来这就叫修为?”

庄梦周:“那你以为什么是修为?”

谭涵川摆了摆手道:“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丁老师,你有一种特殊的天赋,可以进入他人的精神世界,这对你来说已经很熟练,没有什么障碍。那么今天,你就进入我的精神世界试试,就像你曾经做过的那样。”

丁齐:“你是让我先催眠你吗?”

庄梦周摇了摇头道:“老谭不需要你催眠,他自行入境即可。所谓催眠,是让别人达到某种潜意识状态,而老谭自己就能进入这种状态。所以我说的灵犀术要以他为引,因为在这些人当中,只有老谭最合适。”

丁齐还是第一次这样使用自己的特殊天赋。他的这种天赋,是在学习与施展催眠术的时候被发现并发掘锻炼出来的,一直以为这是催眠技巧的一部分,只是效果比较独特。但是今天,丁齐并没有对谭涵川施展催眠术。

这样也行吗?丁齐心里并没有底,他所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的状态,然后真的进入了谭涵川的精神世界……

和进入田琦、卢芳等人的精神世界的情况类似,丁齐是通过谭涵川的感知在观察这个世界,但也有不同,他并没有在这个世界里走动,只是端坐在原地。地点就是这栋小楼的后院,面前是那道熟悉的门,门外却不是南沚山森林公园的景象。

石不全的画功虽好,但也难描绘出这仙家世界的神韵。这应该是谭涵川在某次观望中留下的印象最深刻、最清晰的一幕,所以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将它展示给丁齐。

在丁齐以前使用这种天赋时,他可能比被催眠的对方观察得更仔细,因为人们的潜意识会忽略很多细节,而丁齐是直接在潜意识里观察。通过谭涵川的感观,用的却是自己的知觉。小境湖很美,甚至美都不足以形容。

丁齐站在高坡上,四周草木青翠树影婆娑,山下是一汪碧水,这应该就是小境湖。这个湖泊比市中心的境湖大了十倍不止,恐怕也不比杭州西湖小多少了。远望对岸仍是山峦,有流水呈之字形绕山而过,从两山之间的谷口处流入湖泊,隐约见到远方山中还有一座较小的湖泊。

至于更远更高处,则看得不是那么清晰了,低头望向近处,由于是白天,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仙家饵药肉灵芝。再抬头,上方祥云飘荡,似乎就压在门梁上……

“怎么样,的确是仙家景象吧?”丁齐已经看得入神了,脑海中忽有一个声音响起,是谭涵川的声音。他随即被“惊醒”,退出了谭涵川的精神世界,而眼前正是谭涵川本人,他还坐在屋中,旁边的庄梦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