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60、月凝脂

朱山闲也开口道:“丁老师说的对,人们对宠物的喜爱,大多都是源于情感投射。”

石不全:“投射成自家小孩子吗?”

丁齐摇了摇头道:“不仅是这么简单,其实大多数人,是通过宠物投射了一个虚拟的自己,满足了自己想要的地位和感觉。宠物和人不一样,你对它们负的责任是有限的,但拥有的权利却是近乎无限的,它们必须依赖你。

它们有时就像完全听命于你的下属,甚至是奴隶,衣食住行包括生死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这能满足有的人在其他人那里根本得不到的感觉。另一方面,它还能满足每个人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实现。所以有些人很喜欢宠物,却并不太关心其他的人……”

石不全插话道:“宠物和宠物也不一样,比如猫和狗就不一样,鸟更不一样。”

朱山闲笑道:“所以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宠物,对待宠物的态度也不同。”

范仰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道:“我们跑偏了吧!说什么宠物,讨论的不是仙饵肉灵芝吗?”

庄梦周:“闲聊而已嘛。”

谭涵川一脸认真道:“说起仙饵肉灵芝,阿全考证过,其实我也考证了。我师父那里还留了一些古代典籍,里面很多东西说得神神叨叨的。有些一看便知是胡诌杜撰,但有些却难以确定真伪。

有人说肉灵芝就是太岁,但也有记载中的肉灵芝却是另外一种东西。此物的服用方法,也不必非把它给吃掉,取其汁液即可,可外用也可内服,据说有易经洗髓之效。有本古书上记载,取汁液的方法就是待其长成后,以黄金抚摩其顶,它自然就会分泌出白色的乳液。”

尚妮终于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那我一定要试试!”

范仰:“那也等你进去了再说!”又冲着谭涵川道,“老谭,你怎么早没说这些?”

谭涵川:“我查到的那本古籍中,提到的仙饵之名不叫肉灵芝,而是月灵芝,又称月凝脂或月灵汁,总之说法不一。就算古代写下这本书的人也没有见过实物,只是记载了各种传说而已。

今天听阿全提到肉灵芝,我才想起来的。我在古籍中查到的月灵芝,究竟是不是小境湖中的这种东西、古籍中的说法究竟是不是真的,待到进去之后一试便知。”

庄梦周摆了摆手道:“那就先谈眼下的事情。丁老师,据你分析,为什么是尚妮先听见了声音,而她告诉了我们大家,然后我们就都听见了?从你的专业角度随便说说,对错都不要紧。”

丁齐想了想道:“那我说几句看法吧。庄先生刚才说她心无杂念,我看最重要的是心无成见。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探寻方外秘境,尚妮来这里是为了闯荡江湖,鲜华先生给她一个机会她就来了,甚至都没有仔细问过这里的事情。

你们每个人都与我单独聊过,其他人关心的问题都是我遇到了什么、我的经历。可是尚妮师妹不同,她关心的问题是她遇到了什么,她为什么没有看见小境湖?至于我发现方外秘境线索的经历,她其实一句都没问。

所以尚妮师妹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知道门外有一个常人察觉不到的方外世界,借助风门传承秘术或许可以发现。我有一个假设,其实小境湖中的声音你们都是能听见的,但是你们都把它忽略了甚至是在意识中屏蔽掉了,为了寻找各自的状态。”

话说到这里,石不全皱眉道:“有道理啊,我的状态就是对周围的动静听而不闻,哪怕听见了声音,还以为周围谁家的小孩在哭,根本就没有在意,一心一意只在观望小境湖。”

丁齐接着说道:“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肉灵芝的声音你们根本没听见。古籍上说的是‘月照有声’,在尚妮师妹看见的那个位置,这一周可有月光?”

冼皓点头道:“丁老师说的对,至少我在的这一周,小境湖中虽然好几次都有月光,但云层就好像压在门梁上,月光照不到十步之外的草丛中,只有今天是例外。”

丁齐:“所以你们可能早就听见声音了,但是没有意识到。因为每个人在后院中,听觉都是正常的,可以听见环境中的各种声音,包括南沚山中的草木声、隐约流水声,这没什么区别,于是便听而不闻,没把它当成小境湖中的声音。直到今天,尚妮师妹有了新发现,大家才反应过来……”

谭涵川连连点头道:“丁老师说得很有道理,否则无法解释为何尚妮师妹一言提醒,我们便都听见了。”

朱山闲亦点头道:“幸亏有丁齐老师在这里,对我们的帮助太大了!”

叶行:“就算看得见也听得见,那也得进得去才行,我们并没有新进展啊。”

庄梦周:“不要着急嘛,有了新发现就是有进展。接下来有两件事需要解决,第一件就是丁老师提出的那个问题,你们能不能瞬间就看见小境湖?第二件,按照阿全的设想,集齐江湖八门高人,就可以召唤神龙,但我们毕竟不是在玩七龙珠。

如今我们还有没找到精通疲门秘传观身术的人,假如始终没有找到,该怎么办?我倒有一个想法需要印证一下,那就是看看丁老师和叶总,他们两个人当中是否有人也能看见小境湖?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未必是我们这七门的秘传。”

范仰附和道:“这个想法很好,丁老师和叶总现在都在医疗系统中工作,也算是疲门中人嘛!”

谭涵川:“怎么做呢?”

庄梦周:“八门秘术不同,却都可以发现小境湖,必有相通之处,未必要用到某一门的秘术。我们在丁老师和叶总中选一个人,将运用秘术发现小境湖的体会尽量描述出来,然后让他也去体会。”

一听这话,除了范仰低头看盘子,其他人都看向了丁齐,很显然若真按庄梦周说的做,选择已经很明显了。谭涵川仍很认真地追问道:“庄先生,您的说法还不是很清楚,要知道有些体会是很难描述的,入不了境便是体会不到,怎么说都没用。”

庄梦周:“所谓描述未必是一定是口述。我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回头我俩单独再聊、完善完善方案,商量好了再试试。”

这位惊门前辈说话就是这样,向来神神秘秘的,居然在这里就打住了,大家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搞得丁齐心情很有些忐忑,难道是要拿他做什么试验吗?忐忑之余丁齐又有些期待,他就是为了探寻方外秘境来的,怎么可能不想亲眼看见它!

酒桌上的气氛一时有点冷场,过了一会儿,还是叶行忍不住问道:“庄先生,您打算用什么办法?”

庄梦周笑眯眯地反问道:“叶总也有心理咨询师证书吧?以前还办过培训学校,后来又开设了心理专科门诊。你和丁老师都是干什么的?是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又是干什么的?就是和别人的意识进行沟通的。

人有意识,那么世界有没有意识?我想的办法从原理上来讲,就是假定小境湖这个方外世界本身也是有意识的,然后让丁老师或者你与这个世界的意识沟通。意识都勾搭上了,眼睛难道还看不见吗?说不定好好交流一番,关系搞定了,它就让我们进去了。”

朱山闲忍不住笑道:“这听上去可不像八门秘术,就是江湖套路啊,庄先生打算跟小境湖搞套路?”

庄梦周一指敞开的后院门道:“江湖套路又叫门槛术,朱师兄好好看看,那里不是也有道门槛?”

范仰:“此门槛非彼门槛,庄先生,您的话题又跑偏了!和方外秘境玩爵门套路可没用,假如有用的话,您就像朱区长那样,让丁老师直接给小境湖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庄梦周:“我还真有这想法,就是不知道号码……酒桌上随便聊聊嘛,头脑风暴,年轻人应该都懂吧?”

朱山闲:“庄先生说得太玄了,我是受党的教育长大的,信奉唯物主义。”

叶行:“争论哲学问题就没意思了。”

谭涵川摆手道:“不是没意思,而是很有意思。唯心、唯物先不争论,我们可以在各种假设的前提下,去思考逻辑关系,这就是庄先生说的头脑风暴。以唯心为前提就不说了,没什么好讨论的,小境湖这个方外世界就可能是有意识的。再以唯物为前提,唯物主义的观点是什么?”

有了谭涵川这个科研工作者加入,话题立刻就变了方向。尚妮嘟囔道:“中学课本上就学过,简单的总结,世界是物质的,物质决定意识,而意识对物质有反作用……”

谭涵川一敲桌面道:“要点已经出来了!就算在唯物主义的前提下,意识也是存在的,对吗?”

冼皓接话道:“意识当然存在,否则我们在干嘛?但唯物主义的要点,在于意识诞生于物质。”

谭涵川:“好,意识诞生于物质,这个观点的本身,便认可了物质可以诞生出意识,对吗?”

朱山闲点头道:“这倒是对的。”

谭涵川:“以世界是物质的为前提,物质可以诞生出意识,那么世界也可能有意识。结论已经出来了,从逻辑关系来讲,完全没有问题!”

众人都沉默了片刻,还是叶行率先开口道:“那么物质也不一定会诞生意识啊,比如一块石头就没有意识。”

石不全反驳道:“谁说石头没意识?说不定也有呢,只是你发现不了!”

谭涵川则以很严谨地态度总结道:“先假定世界是物质的,既然物质有可能诞生出意识,我们就不能断定世界是没有意识的,这个结论总没错吧?”

当然没错,谁也反对不了。中国古代的思想家,以他们的睿智对此给出了一种态度,那便是“六合之外,存而不论!”所谓六合之外,指的也是天地四方之外,恰恰便是汉语中“方外”的原意。

庄梦周敲了敲桌子道:“你们真无聊,还是喝酒吧!”

大家又一起端杯喝酒,今天每个人喝的都不少,刘国男上次送来的两箱啤酒,到这顿饭就全喝光了。吃饱喝足开始准备收拾桌子的时候,丁齐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

朱山闲:“哦,什么小目标?”

尚妮也说道:“刚才庄先生不是已经说了嘛,先解决两件事。”

丁齐:“隔壁的小楼今天已经到手了,眼下还有另一件事,是可以立刻解决也应该解决的。就是把后院改造一下,为将来做好准备。”

后院的确应该尽早改造,虽然旁边两栋小楼已经没有别人,但周围还有其他的邻居呢。后院门外的南沚山森林公园中,时不时也有驴友或散步的游人经过。朱山闲家的后院里天天这么多人进进出出,确实可能引人注意,而且有些事情不适合让别人看见。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将来真的打开了小境湖,看见一群人从后院里走出去了,然后就消失不见、并没有在门外出现,这不是见鬼了嘛!

朱山闲笑道:“我已经通过园林办和苗木公司打好招呼了,他们随时可以来做庭院景观。但是景观设计这一块,就不需要别人了吧?”

尚妮兴奋道:“对,我们自己设计!听说您家的前院是鲜华先生设计的,我们也设计后院。”

已经打好招呼了?丁齐可是今天下午才把那栋小楼“搞定”的,朱山闲就像未卜先知,早就料到丁齐会拿到那栋小楼,做事是一环扣一环。

说干就干,将桌上的饭菜都撤掉之后,换了一个更亮的灯泡挂在四角凉棚中,大家一起商量怎么改造后院,就像一群特务在筹建什么秘密基地。

众人各出主意,尚妮汇总主持,很快就有了一个大体的方案。首先是在后院种竹子,鸡蛋粗细的一种篁竹,可以长到三层楼高,而且枝叶很茂密,完全可以遮挡周围的视线。

受到今天阿全拆了晴雨棚装到后院门处的启发,就在那个位置,再修一座四角凉亭。凉亭三米见方、飞檐翘角,两侧美人靠、当中月亮门,三面皆被竹林环绕,另一面就是后院墙。假如不走进去,谁也难以发现朱山闲擅自开的那道后院门。

后院是长方形的,从小楼到院墙大约八米,宽度是十二米左右,面积不算小了。因为这是小区的最后一排房子,院墙就是小区的围墙,反正有地方,所以最后这一排小楼的后院是最大的。除了占地九平米的小凉亭,其他地方足以种下一片竹林。

尚妮又问庄梦周道:“庄先生还有什么意见,比如想种什么东西?”

庄梦周:“其实可以种一棵枇杷树,我喜欢吃枇杷。而且枇杷结果之时,满树黄金,也非常好看。”

叶行:“等种下去到结果,恐怕要等好几年呢。”

朱山闲笑道:“那倒不必,我叫人直接移一棵过来,一定是每年都结果的。”

庄梦周:“那可不能把树给移死了。”

朱山闲:“放心吧,专业的事自能找到专业的人去做。”

石不全:“如果说满树黄金,其实也可以种棵桔子树啊,而且还有吉祥的象征。”

朱山闲:“那也移一株过来。”

尚妮:“除了吉祥还有平安呢,是不是也移一棵苹果树?”

朱山闲:“移!”

冼皓淡淡道:“苹果只在春天开花,其实可以种一株桂树,最好是四季桂,那样院中便有桂花飘香。”

丁齐点头赞道:“好主意。”

范仰:“如果都是移栽已经开花结果的大树,后院恐种不下啊。”

庄梦周的手往东边一指:“可以都种在丁齐家的后院里!”

尚妮一拍桌子道:“对呀,隔壁还有一个院子呢!”

趁热打铁,尚妮又开始琢磨丁齐那栋小楼的后院,结果仍然是种竹林,但没有这边院子里那么密、那么多,中间夹杂着枇杷、柑桔、苹果、桂树。朱山闲这边的后院里没有再种别的花果,只是在亭角处设计了两株芭蕉。

凉亭的位置、形制,竹子的品种、分布,每一棵树高低的错落都是有讲究的,这些都交给尚妮去完成。等差不多都搞定了,时间也不算太晚,尚妮意犹未尽道:“西边还有个院子呢。那户人家不是移民去澳洲了嘛,小楼让朱师兄长租下来,干脆也改造一下吧。”

朱山闲:“毕竟暂时还是人家的地方,不太好擅自改动吧。”

石不全笑道:“朱区长,不用你花钱,这样行了吧?我们也不动建筑,就是在空地上种些竹木而已,料想人家也不会反对的。”

朱山闲赶紧道:“倒不是钱的事,费用当然我出。如果不动院墙和屋子,只是种些花草树木,倒也没什么关系。”

商量的最终结果,西边的后院倒没有移栽什么花果,也是种上了竹林。范仰最后建议道:“既然以竹林做掩护,那么墙外也种上一片,这样从南沚山那边就看不到后院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