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53、鹤发童颜

尚妮气哼哼地解释道:“哪有六个小时?我刚才一生气忘了看表,其实还不到五个半小时。走走停停的,坐车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三个小时……

我是江湖风门弟子嘛,来到这里当然要考察山川地势,所以就近叫了辆车,在南沚山周边转了一圈。说好的一百,加油钱我另付,结果下车时变成了一小时一百,还算我六个小时。”

石不全:“就算是五个小时,一百块也不够啊。”

尚妮:“我知道一百块有点少,加钱可以啊,但也不能要那么多!这就是敲诈勒索,以为我是傻子吗?”

石不全:“这些都是套路,上车先不说清楚价,让你以为很便宜,下了车才算账。听你口音就是外地人,还是个单身姑娘,不宰你宰谁?六百块,在境湖市可以包辆商务车了。身为江湖八门传人,还会被这点小门槛绊着?”

尚妮仍嘴硬道:“江湖上的套路,我当然都懂了,但谁会和一个开三轮的琢磨?”

就连冼皓也无可奈何道:“妹妹呀,遇上宰客的倒是小事,你一个单身姑娘,遇到坏人怎么办?”

尚妮揉着指节道:“坏人?本姑娘也有一身功夫,正好可以为民除害!”

朱山闲以手抚额道:“江湖中人,不是成天都和谁琢磨什么门槛,而是自己要处处有心,何必自找麻烦呢?”他现在已经明白鲜华的意思了,为何要托他好好照顾尚妮,并特意说有事请多担待。

丁齐在一旁也是哭笑不得,这姑娘一副不经世事却又憧憬着闯荡江湖的样子,估计是学过两手功夫也听说过各种江湖套路,也就是俗话说的半瓶子醋。

这时尚妮才好似突然反应过来,起身向朱山闲鞠了躬道:“刚才只顾着生气了,忘了正经事。我是江湖风门弟子尚妮,您就是朱区长吧?朱伯伯好!”

朱山闲赶紧摆手道:“可别叫伯伯,叫朱师兄就行。”

尚妮的脾气倒也爽快:“那好吧,就叫朱师兄,您看着也挺年轻的。”

几人这才正式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大家也算都认识了。至于除了江湖八门同道之外,这里怎么还混进来叶行和丁齐这样的人,前因后果也做了一番解释,主要谈的是小境湖的发现过程。

刚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谭涵川开口问道:“尚妮师妹,风门秘传的心盘术,你学会了吗?”

尚妮:“当然学会了,已经入门了,否则鲜华先生怎么会推荐我来?方外秘境小境湖,就在朱师兄家的后院门外?你们都看见了?那我现在就去看看!”

朱山闲摆手道:“不着急,先不着急,大家还没吃午饭呢,吃完饭再试不迟。”

石不全起身道:“今天我来当大厨,让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谭涵川有些意外道:“你做?”

石不全点头道:“当然我做了,从小的手艺!你们谁来帮我打个下手?”

丁齐刚要起身,却被谭涵川一只手给摁住了。谭涵川的这只手很隐蔽,稍微搭了一下,丁齐就没站起来。其他人都坐着没动,尚妮大大咧咧道:“来之前,长辈有过叮嘱,在江湖同道面前要懂礼数,我来帮忙吧。”

石不全进厨房做饭去了,尚妮帮着打下手,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一声脆响。丁齐跑到门口一看,地上有个盘子打碎了。尚妮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不小心手滑了一下,盘子上面有油。”

石不全已经拿过簸箕和扫帚道:“没关系,沾了油的盘子的确很滑,常有的事,谁都难免。”

丁齐心中暗道,什么常有的事?据他所知,石不全和谭涵川可都是练过抟云手的,手心里站只鸟都飞不起来,怎么可能还把盘子给摔了?看来他先前把江湖八门传人看得太高深了,江湖人也是现代人、是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有人洗碗同样会摔盘子。

这个道理其实他早该明白,谭涵川也特意说过。就和很多外行人把心理医生看得很神秘一样,其实心理医生和大家一样也是平常人,只是所学的专业不同,而且在这个行业里,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快到下午三点的时候,众人才吃上午饭,饭菜仍然是摆在二楼露台上。朱山闲特意讲了这张桌子的故事,然后问尚妮:“师妹,你能不能看出来,这桌子腿是阿全重新接回去的?”尚妮蹲下去看了半天,大惊小怪地感叹了一番。石不全很是开心。

范仰和叶行不在,饭桌旁还是六个人。其他人的位置不变,尚妮坐到了石不全的身旁,也就是丁齐的左手边,冼皓坐在了谭涵川的身旁,也就是丁齐的右手边。朱山闲先动了筷子,然后尚妮便把每盘菜都尝了一遍,直呼真好吃。

丁齐也尝了一遍,确实相当不错,这手艺完全不亚于谭涵川,看来石不全今天主动要求当主厨,是找到状态了,或者说超越了平时的水准。

吃完饭丁齐收拾桌子,冼皓主动进厨房洗碗,尚妮也要帮着洗碗,然后石不全也跟进去了,丁齐和冼皓就出来了,因为洗碗池实在挤不下那么多人。下午的时候,尚妮终于去了后院门口,石不全给她拿了张垫子。尚妮也是盘坐在门前,姿势挺标准。

众人都坐在二楼阳台上看着,石不全这个话唠没说话,冼皓很沉默,只有谭涵川与朱山闲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声聊着天,他们在等结果。

丁齐在看风景,好像看得有些入了神,突然说道:“我刚才有点恍惚,觉得南沚山的风景似乎有点变化,但又说不出哪里的感觉不一样。”

冼皓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江湖风门秘传的心盘术,据说心盘运转之时,所见是山川地势岁月变迁,首先便是融合四时风景变化。你居然能感觉到?”

丁齐点头道:“我刚才形容不出来,经你这么一提醒,还真是这样!恍惚间分不清究竟是春夏秋冬哪一季的景色?”

冼皓:“可那是运转心盘所见,也就是尚妮师妹所见,你怎么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呢?”

丁齐微微一怔,若有所思道:“可能就是所谓的通感吧。”

谭涵川插话道:“心理学上讲的通感,指的不是各种感官之间互相替代吗?倒不是联通别人的感官。你说的应该是催眠术吧?”

丁齐也没法解释这种感觉,只得又点头道:“可能是这样吧,做为一个心理医生,职业素质的要求以及平常的锻炼,就是要设法与他人感同身受。”

谭涵川的问题总是那么专业:“可是你感受到的是心盘运转,相当于天地山川的时光变化……在催眠术中,也有退行技巧吧?”

丁齐:“是的,谭老师很了解,催眠的操作技术,就包含意识退行法和时间退行法。”

石不全也被吸引了,扭头道:“什么是时间退行法?”

丁齐很耐心地答道:“你们在影视作品中应该看见过。比如让一个人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年龄一岁岁往回倒退,比如从二十岁回到十岁。他的智商和所学过的知识是不受影响的,但心理状态确实是回到了那个时候。这种技术通常用在寻找早年所受过的、却已经遗忘的心理创伤,从而解决某些心理问题。”

石不全:“丁老师应该很精通这门技术吧?”

丁齐:“我并不常用。”

石不全:“我是问你精不精通。”

丁齐也没法太谦虚,只得答道:“掌握得还算不错。”

其实他岂止掌握得不错,简直是太出色了,对心理治疗中的退行技术应用,连他的导师刘丰都比不上,更是远超过一般的心理医生与催眠师。在给涂至和卢芳做催眠的时候,他为何能进入对方特定的精神世界?前提就是让对方的意识退行到特定的场景,心理时间也退行到特定时刻。

石不全又看着尚妮的背影,似是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听老头子提过一次,如果天地山川都是活的、也有记忆,心盘术就是看到天地山川的回忆。这就是意识退行和时间退行啊,只不过对象不一样,心盘术针对的是天地山川,丁老师针对的是人。”

“也可以针对天地山川。”丁齐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这是他近期恍惚间的感悟,却没有说出口。

石不全犹在自言自语:“既然丁老师有这种感觉,那就不会错了。尚妮师妹果然是得了心盘术的真传,这一次没找错人……”

众人人在阳台上等的时间可不短,从下午四点一直到六点。尚妮也不可小看啊,就冲她能安安静静地端坐这么长时间,功底也非一般人可比。大家都是好耐心,都没有催促更没有开口打扰尚妮。六点多钟的时候,石不全突然下楼去了,紧接着丁齐也听见了动静。

范仰和叶行来了,他俩一起来的,五点半下班,到的可够早的,估计在单位还早退了,反正都是领导。范仰一进门就问道:“听说飘门冼师妹和风门的尚师妹已经到了,人在哪儿呢?”

叶行也探着脑袋到处看,石不全赶紧提醒道:“我们说话小声点,尚妮师妹正在后院施展心盘术呢。”

这时朱山闲等四人也都下来了,压低声音打招呼,叶行上前一步握住冼皓的手道:“冼小姐,真是幸会,我们又见面了!”

冼皓退后一步,神情很不自然地抽出了手,淡淡点头道:“原来是叶总啊,的确是好久不见。”

丁齐就站在冼皓的身后,悄悄瞪了叶行一眼。叶行这个动作有点唐突了,今天中午冼皓来的时候,跟谁都没握手,因为大家都能看出来她并不愿意。而叶行倒好,见面也不看脸色,主动就去握人家姑娘的手。

大家又都坐在客厅里等待,朱山闲又介绍道:“鲜华先生有事不能亲自来,所以推荐了风门传人尚妮师妹,并托我好好照顾,有事请大家多担待。这姑娘学了点东西,总想着闯荡江湖一显身手呢。我还托鲜华先生寻找惊门高手,他还真的给我请来了一位前辈,名叫庄梦周。”

范仰:“原来是他呀!”

叶行:“谁呀?”

范仰:“庄大神棍呗。我没有见过这个人,倒是听说过外号,装先生,装神弄鬼的装。”

朱山闲正色道:“是惊门前辈!他也是来帮忙的,我们要懂礼数。”

范仰倒是从善如流,赶紧点头改口道:“是是是,是惊门庄前辈!……庄前辈怎么还没来?”

朱山闲也有些纳闷地看了看时间道:“庄前辈先去酒店了,可能一会儿就会过来吧。”

丁齐却有些莫名其妙地插了一嘴道:“惊门高人嘛,或许要等大家都凑齐了,他才会出场。”

叶行皱眉道:“庄梦周,这个名字感觉好熟。”

丁齐提醒道:“叶总忘了吗?你给我推荐的那本《地师》,里面有个人物叫周梦庄,名字恰好是倒过来念。”

叶行一拍大腿道:“对呀,我想起来了!怎会这么巧?”

丁齐:“不太可能是巧合,估计也看过那本书,所以故意起了这么个化名。”

朱山闲咳嗽一声道:“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一起打开方外世界小境湖,至于个人的隐私问题,就不要刨根问底了。总之鲜华先生推荐的人,我是绝对信任的。”

正在这时,石不全突然站了起来问道:“尚妮师妹,有结果了吗?”

只见尚妮已经从后院走了回来,低着头双手在身前绞在一起,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答道:“我没有看见你们说的小境湖,但是有感觉,感觉那道门后有另一个世界,可是感觉总差那么一点点……”

石不全安慰道:“不要紧,也不用着急,再好好找找状态就行,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

尚妮:“我听说了,朱区长吃饭时讲的买桌子的故事,可是冼皓姐姐却一来就看见了。”

冼皓解释道:“我也许只是运气好,或者飘门秘传的隐峨术更对路。我们所学的秘传,都不是用在这种场合的,你可能需要找找状态,或者好好想想该怎么用心盘术?”

“屋里有人吗?”恰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这声音不大不小,听上去倒是中气十足,很有穿透力,屋里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有人,一屋子人呢!”朱山闲已经跑过去打开门道,“是庄前辈吧?大家都到齐了,就等您了!”

庄梦周施施然走了进来,丁齐莫名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此人穿着一身白衣白裤,配着一双黑皮鞋。衣料并不是纯白的,而是偏米白色,样式也很奇特,有点像中山装,上身却不是四个兜而是三个兜,只有左胸处有一个上兜,而且是盘扣的,应是改良后的现代中装。

说实话,这种颜色的衣服很怕脏,但穿在身上显得人很精神、很干净,但姿态必须得挺拔,不能东倒西歪,也不能挺着大肚子或者驼着背,否则就会很不好看。假如出现在一个晚会上,这样的装束倒也正常,可是在平常的场合,恐怕就会很显眼了。

这位庄先生的卖像非常不错,身姿挺拔、五官端正,个头和丁齐差不多高,很帅,很有范,却又不像个当官的,反倒像个搞艺术的。最特别的是,此人有一头银发,很像时下最流行的奶奶灰,但应该是自然的发色,不像是染的,很有一股儒雅气质。

虽然是满头银发,但若仔细观察,此人年纪又不像看上去那么大,面色红润、肌肤细嫩。总之他一走进来,就把屋里所有人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了,大家纷纷起身道:“庄前辈好!”

庄梦周笑眯眯地一挥手:“不用叫前辈,都是年轻人,叫庄师兄就行!”

庄师兄?好像有点叫不出口啊,丁齐在心中暗道,这位前辈的脸皮还真够“嫩”的,但是转念一想,朱山闲好像也有四十出头了,不也在尚妮面前自称师兄吗?但是这位庄梦周,给人的感觉还真不太一样。

朱山闲打了个哈哈道:“您是前辈,大家就叫庄先生吧。”

众人又重新打了声招呼:“庄先生好!”这恰恰就是他在江湖上的绰号,也不知众人叫的是庄先生还是装先生。

丁齐突然注意到尚妮的神色有点不对,刚才大家都叫庄先生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张大了嘴,半抬起一只手似是想指向庄梦周,却又没把手抬起来,正在那里发懵呢。一旁的石不全问道:“尚妮师妹,你怎么了?”

而庄梦周已经看着尚妮笑眯眯地说道:“小妹妹,我昨天算得很准吧,果然又见面了!”

尚妮:“你,你,你个大忽悠,原来你认识鲜华!”

庄梦周:“我当然认识啊,就是小华请我来的。”

尚妮:“那你昨天还装什么蒜?我上当了!”

庄梦周笑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啊?江湖套路,无非如此,你不就是出来行走江湖的吗?那就边走边学,以后再遇上了便心中有数。出门之前小华可是特意打过招呼,让我关照你,昨天就是一堂江湖课。”

尚妮:“我昨天还付了三百块卦金!”

庄梦周抽出三张钞票道:“我可没有问你要,昨天说了,算不准分文不取,假如算得准你就看着给,但要符合三、六、九这几个数,是你自己掏了三百。我昨天还给你起了一卦,说是下次见面还你,还说你我有缘,很快就会再见面的。怎么样,应验如神吧?”

尚妮:“你明知道我们都要来这里,当然会见面的,这算什么应验如神?”

庄梦周却反问道:“那你以为呢,难道我算错了?所谓的惊门神算,你以为套路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我已经知道,才能料事如神,有哪一点不对了吗?”

尚妮憋了半天,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众人很感兴趣地追问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庄梦周笑着摆了摆手道:“且坐下慢慢说,你们先问问尚妮师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