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47、买桌子

依然是朱山闲笑呵呵地先问道:“谭老弟,你和丁老师在屋里都商量什么了?”

谭涵川一脸严肃道:“我将看见的都告诉了丁老师,就由丁老师做检验人,计划做个双盲测试。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如果还有谁也能看到那门后的小境湖,也单独告诉丁老师,由丁老师来负责判断分析。在这一方面,相信丁老师是我们中最专业的……”

叶行插话道:“谭师兄,你看见了小境湖,却怀疑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吗?”

谭涵川点点头:“我认为不是幻觉,也知道不是,但这话我自己说了不算。入定时的确有可能幻境,幻境中出现仙家世界也不稀奇。心理学家则有另一种解释,我们等结果就是了。”

这时丁齐坐到了石不全的身边,喝了一口已经冷了的茶,小声问道:“阿全,你今天怎么有点蔫啊?这么沉默寡言,可一点都不像平常的你。”

今天的场面确实有点反常,看似话很少的谭涵川说得最多,而平日的话唠石不全却没怎么开口。只听这位册门弟子低着头嘟囔道:“谭师兄看见了,我却没看见,看来还是功夫不到家呀,我正在琢磨是怎么回事呢?我分明是有感觉的,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但究竟差在哪里呢……”

范仰皱着眉头,眼睛没有看着石不全,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们所得的八门秘传,都用在各自特定的场合,不是用来干这个的。石师弟,你或许可以换一种思路,好好想想,使用入微术的时候,在什么状态下最有感觉?”

石不全突然抬头道:“坐在桌子前面啊!我需要一张桌子,还有一把椅子,桌子一定要合手,还要放得很稳!”

朱山闲挥手道:“那就给你搬一张桌子放到后院门口去。”

石不全:“我方才已经想到了,楼上楼下连餐桌在内一共有五张桌子,都不合适,要么尺寸太大放不进去,要么不符合我工作时的要求。”

谭涵川:“那就去买一张呗,附近有家大商场,我们昨天去五楼吃过饭,四楼就有卖家具的。你需要把桌子放在门里面吧?那道门一点五米宽,扣去两块门板打开的厚度,就选张一点四米长的桌子。什么样的桌子感觉合手,你自己去挑。”

范仰道:“一说吃饭我就饿了,我们大家先吃饭吧,吃完饭去买桌子。”

他们上午进山,差不多是中午回来的,然后就是各种忙,尤其是谭涵川占用的时间最多,大家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现在已经到晚饭点了,确实饿了。

附近有一家大商场,五楼是美食广场,四楼有三分之一的面积是经营家具定制的。几人在五楼匆匆吃了一顿饭,便到四楼来挑桌子。在这里开设的专门定制店,卖的家具都挺贵的。

家具店共有四家,阿全先在外面逛了一圈,然后挑了一家走进去,一眼就看中了一张桌子。这是一张长方桌,一点四米长、零点七米宽、七十三厘米高,很厚实的纯黑胡桃木材质,既可以当书桌也可以当一张餐桌。

阿全用手摸了摸材质,又展开双掌压了压,然后拖过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下试了试,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就是这张桌子了,本来只想临时凑合一下,还真找到合适的了。”

谭涵川:“合适最重要,你可千万别凑合。”

两名售货小姐见到六个大男人结伴来逛家具店,也是吃了一惊,刚开始并没有过来,此刻才凑上前道:“先生,您对这件家具感兴趣吗?这是我们店的尊贵黑胡桃系列……”

阿全没等她说完便道:“我在找一张桌子,看这个正好合适。”

其中一名售货小姐道:“这既可以做餐桌也可以做书桌,放在家里非常有档次。先生真有眼光,您想配什么样的椅子?”

石不全:“椅子就不用了。”

售货小姐:“您还需要看点别的吗?”

石不全:“不用了,我只要这张桌子。”

售货小姐:“我们的订单周期是四十天,您就是要这种尺寸吗?先填一下定货单好吗?”

朱山闲在一旁笑道:“别着急呀,还没谈价呢!”

售货小姐也笑了:“售价是一万零八百,如果您是我们家的会员,可以享受八八折优惠。”

石不全只顾看桌子,讨价还价的事情都交给了朱山闲,叶行也在一旁帮腔,最后将价砍到了八千。石不全站起身道:“就在这儿交款吗?”

另一名售货小姐年纪稍大,看上去应该是卖场经理,微笑道:“先生请先填定单和收货地址,然后我带您去商场的收银台交款。”

石不全摇头道:“收货地址就不用了,还得等四十天,我要的就是这一张。”

两名售货员都是一愣:“先生,这张桌子是卖场中的样品。”

丁齐开口道:“对,我们买的就是这张样品,现场提货,难道不可以吗?”

卖场经理有些为难道:“现场提货?我们的工人师傅不在啊,这都晚上了,怎么送货呢?”

谭涵川:“我们自己扛走,行不?”

最终的结果,是他们将门店中的样品给扛走了。黑胡桃实木的桌子,那是相当地沉啊,并没有一起搬,谭涵川一个人就轻轻松松地扛在了肩上,在两名售货小姐目瞪口呆中离开。

桌子尺寸有点大,几人没有乘自动扶梯,谭涵川走楼梯将之扛下了四楼,径自穿过商场的大堂出去了,见者无不侧目。一行六人在大门口被商场保安拦下了,看了购货单才放行,保安还主动为他们打开了旋转门旁边的双扇玻璃门。

那保安也在心里直犯嘀咕,在商场里干了三年了,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买东西的!

这张桌子有上百斤,谭涵川扛着它穿过两条街进入南沚小区,一直到了朱山闲家的后院,朱山闲抢在前面打开后院门。谭涵川直接就将桌子放在了门内,尺寸正好合适,他连汗都没出,搓了搓双手道:“阿全,这样行不行?”

石不全背手站在桌子前看了一会儿,又上前摸了一番,摇了摇头道:“感觉还是有点不太对,差了那么一点。”

叶行插话道:“这桌子可是你自己挑的,当场就要买人家的样品,难道还不合适?”

石不全:“不是桌子不合适,我没那么挑剔,而是位置还差一点。”

朱山闲:“怎么放?”

石不全:“桌沿与门槛平齐,我坐在门内,桌面在门外。”

谭涵川伸手将桌子提起来向前一挪,就放在了石不全要求的位置。范仰皱眉道:“这样也放不平啊!”

这个位置确实没法放桌子,因为下面有道大约五公分高的门槛,桌子前面的两条腿恰好支在门槛上,桌面是向前倾斜的。

“这是小问题,好办!”谭涵川上前将桌子提起来侧翻放下,弯腰目测了一下门槛上两个支点的高度,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刀。刀光左右闪动,唰唰两下,他就将前面的两条桌腿各切下五公分左右的一截。

丁齐已知谭涵川是位高手,此刻仍是深为震憾。这把刀很短,就跟匕首差不多尺寸,丁齐没有看清楚他究竟是从哪里抽出来的,只觉眼前一花就已经握在了手上。刀身很薄,好像还是把软刀,但谭涵川一入手就抖得笔直。

黑胡桃实木的桌子腿,哪怕给一把小钢锯,换个人也得锯半天,谭涵川挥手间就给削下来了。其实想把桌子放平,还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在门外用东西将另外两张腿垫高,不料谭涵川想也不想就削了桌子腿。

丁齐听见了身旁的叶行从牙缝里倒吸凉气的声音,而石不全却笑道:“诸位不用可惜,老谭削得很整齐。这两截桌子腿我回头还能镶回去,甚至连痕迹都看不出来。”

这话又把大家都给逗笑了,石不全又从屋里取来一把水平尺,整理了一下支撑,将这张桌子调得四平八稳,然后将书房那张椅子搬来,坐下道:“我现在要开始工作了,你们不要打扰我、也别管我,哪怕看见我在这里唱歌跳舞也不要理会。

我一旦开始工作,就很投入,会忘了其他的事情,天塌下来都不理会。如果有什么古怪的举动,那也是为了找状态,有时候我习惯……”

有点找到感觉的石不全又恢复了平日的话唠本色,他啰里啰唆说了半天,往左右却看不见人,再一回头,原来大家都进屋了。这小子长出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肩膀和双臂,就像在做广播体操,然后才凝神坐到了桌前。

石不全坐在那里不知在搞什么,因为桌上空无一物,他的双手恰好越过了门槛上方,在门内与门外之间。其他人继续在客厅里喝茶,如此枯燥的等待显得很无聊,只过了十来分钟,叶行就突然打了声哈欠。受他的传染,丁齐也打了声哈欠。

朱山闲道:“叶总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阿全这小子一进入工作状态,假如不去叫他,他在那儿坐一整夜都有可能。反正现在天气不冷,他刚才还特意加了件厚外套。”

今天大家起得都很早,上午身体很累,下午精神很紧张,一直都没有歇着,现在确实该累了也该困了。叶行却摇了摇头道:“我还可以再等一会儿,也不着急睡觉。”

朱山闲:“其实你和范总可以先回家睡一觉,明天早上再来问结果也是一样的。但丁老师可不能走,你就得在这儿等着,除了老谭之外,你也最好不要和其他人有私下接触,这是双盲测试的要求。我帮你收拾一间客房……”

朱山闲买的这栋小楼,屋子的原样没动,大体是六室三厅六室四卫的格局。楼下有一间带独立卫浴的主卧和一间书房,另有客厅和餐厅,石不全就住在楼下的主卧里。楼上有一个通往露台的小厅,另外还有四间屋。

楼上带独立卫浴的主卧是朱山闲住的,前两天又收拾出来两间客房,谭涵川住了一间,另一间今天留给了丁齐。朱山闲的话虽没有明说,但他分明没有打算把叶行和范仰也留在这里住。

朱山闲带丁齐上楼看了一眼房间,陈设很简单,屋里有一桌、一椅、一床、一柜,床是一米二宽的单人床,桌子是一米二宽的写字台,配一张简易的电脑椅,屋角放着一个帆布钢架的简易衣柜。

朱山闲笑道:“桌椅和床,是我叫人从区招待所库房里搬来的,衣柜是大前天在超市里买来,阿全装上的。你和老谭的房间布置都一样,不要嫌简陋。”

丁齐笑了:“临时在空屋子里布置出来的,条件已经挺好了,看床上用品都是新买的,挺有档次的!朱区长啊,您这是要开家庭旅馆吗?”

朱山闲:“这里一个人住的话,房间有点多,但是开家庭旅馆的话,房间又太少了。况且这是市郊的别墅小区,根本开不了家庭旅馆,连农家乐都没法搞。周围的很多邻居,平日都把这里当个周末休闲度假的地方。”

丁齐:“既然是休闲的地方,不妨重新改一下设计,打开楼上一道墙,将两间屋子连起来,里面放张台球桌或乒乓球桌,屋角还能放上跑步机或椭圆仪啥的。你们这些江湖高人,身怀秘传绝技,平时是不是也会打坐修炼?那么另一间屋子就可以当成练功房……”

朱山闲呵呵一笑:“丁老师真的很爱好生活,很有情趣嘛!既然这样,等过几天你也在旁边搞了一栋小楼,将来就自己这么布置吧……这是房间钥匙,你先拿好了。”

房间是带锁的,朱山闲单独给了丁齐一把钥匙,虽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但也给人一种很尊重的感觉。丁齐由此也得出一个判断,朱山闲显然是为认为,接下来他要在这里住挺长时间的,甚至会把一些私人物品都专门搬过来。

两人没有私下聊别的,丁齐拿了钥匙又回到了一楼的客厅,阿全还不知在后院门那里捣鼓什么,大家又无聊地干坐了好半天。叶行连打好几个哈欠道:“老朱,我就在沙发上眯一会儿,石师弟有什么发现就叫我一声。”

他已经困了,但是还不想走,说完也不管别人反不反对,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范仰也说道:“书房里还有一张沙发,我去那里歇一会儿。”说完自己就进书房了,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朱山闲并没有给叶行和范仰准备留宿的客房,但这两人都赖着不走,还厚着脸皮自己找好了睡觉的地方,当然是要坚持在现场等结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