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46、双盲测试

丁齐点头道:“是的,我个人认为是第二种情况。但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也不好排除其他的可能。”

谭涵川又问道:“既然那三个人都曾进去过,我们能否从他们身上查到线索,看看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丁齐皱起眉头道:“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哪怕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都没有发现线索。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大家,田琦已经死了,情况我不好说,但是涂至和卢芳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保留进入方外秘境的记忆。

他们只是自以为做过那样的梦,或者在事后梦到过那样的场景,这只是潜意识中留下的痕迹。他们可能是在无意间误打误撞进入了方外秘境,但这样的经历,会对人的意识造成影响,甚至会莫名其妙被抹去相关记忆,造成心理或精神方面的问题。

所以就算我们能找到地方,可能还会遇到一些危险或意外状况,希望大家心中有数。叶总请我到心理专科门诊工作,当初就是范总推荐的。范总应该很了解我的情况,也包括我在博慈医疗的工作情况。涂至和卢芳怎么会都找到我那里,我现在认为不太可能是巧合。

范总,您这位消息灵通人士,一定也调查过涂至和卢芳的背景吧?有什么发现,不妨和大家说说!”

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没有必要说得太透。丁齐已然可以确定,范仰在幕后的小动作肯定不少,张锦麟的事迹都打听得那么清楚,怎么可能不关注田琦、涂至、卢芳呢?

范仰倒也不尴尬,咳嗽一声道:“丁老师说的没错,我从叶总那里听说消息后,倒是调查了一番这几人的背景和经历。但这三个人毫无关联,性格也大相径庭,田琦是个神经病,就不说了,涂至是个游戏制作人,在外地工作,而卢芳是境湖本地的国企领导。

我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共通的线索,除非是把他们本人找来再好好问问,但是那样的话……”

丁齐赶紧摆手道:“那就不必了,他们当初找我是来做心理治疗的,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只会导致他们的心理问题更严重。而且他们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哪怕是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也没有任何结果,就算再找来又能怎样?”

这时谭涵川也摆手道:“既然这样,空谈无益。门就在那里,我们都去试试!”

石不全站起身道:“我先来!”

众人又一次来到后院,将院中插的那根竹钎子拔起来放到一旁。石不全上前将门关上了,闭上眼睛凝神静立良久,然后伸手缓缓将两扇门板推开。门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仿佛打开了一个神秘未知的世界。但放眼望去,门外还是南沚山森林公园。

石不全却保持双手推门的动作静立不动,就像化为了一尊雕塑。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大气都没有喘,唯恐惊扰到他的状态。大约过了两分钟,石不全终于睁开眼睛转身道:“朱师兄,门后面有东西,我能感觉到。可是把门推开之后,却又感觉东西不在门后!”

叶行疑惑道:“会不会是心理作用?”

丁齐答道:“不排除心理暗示作用,因为只是感觉,但也有可能这感觉是真的。”

石不全却很认真地解释道:“丁老师,你说的话我也懂。但我刚才用了江湖册门秘传的入微术,如果不这么做,我是感觉不到的。”

范仰道:“换我试试,你们都退后一点,不要打扰到我。”

众人都往后退到了墙角的位置,只留范仰独自站在门前。也没见范仰有其他的动作,就是背后静立良久,仿佛在眺望门外的山色。又过了一会儿,他伸手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声音打得还挺脆,就像要把自己拍醒一般。

范仰又上前将门关上,还是刚才的姿势,仿佛在眺望远处的山林风景,但实际上他的视线是被门板挡住了,而那两扇门板又仿佛是透明的或者并不存在……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范仰也回头道:“石师弟说的对,我动用了江湖要门秘传的兴神术,关上门后,感觉另有风景。”

叶行有点傻眼了,又嘟囔道:“有这么神吗?”

丁齐却不置可否道:“或许真有!”

谭涵川皱眉道道:“丁老师,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丁齐一愣:“和我?现在?”

谭涵川很认真地点头道:“是的,我们去书房。”

等进了书房,谭涵川并没有别的事,就是听丁齐亲自讲述他的“发现”经过,为何确信有不为人知的方外世界的存在?其实丁齐已经和石不全、范仰、朱山闲都分别聊过了,可是谭涵川还是要听他亲口再说一遍,听完后若有所思。

他们大概聊了半个小时,谭涵川推门出来便对大家道:“我来试试吧,你们都在屋里等着。朱师兄,能不能给我个垫子?”

朱山闲找了个坐垫给谭涵川,众人也都留在客厅里。通过厅门可以看见,谭涵川将院门重新打开,将垫子就放在门槛前,双腿交盘很端正地坐了下来,仿佛已凝神入定。他这一坐时间可不短,半个小时过去了也没见什么动静。

众人在厅中正等得有些无聊,但也不好过去打扰,叶行小声问道:“江湖火门的秘传,究竟是什么?”

范仰笑着小声解释道:“如果按过去江湖说法,那就夸张了,有各种炼丹修仙的秘诀。但八大门仅仅只是八大门,行走江湖时的手段而已,那么说只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其实他们最擅长的是房中术……”

朱山闲插话道:“那些江湖说法也不能说不对,只是有些夸张。神仙当然不归火门管,但火门秘传确实和丹法有些关联,名字就叫炉鼎术。”

恰在这时,端坐的谭涵川忽然动了,双手举起又往回一引,仿佛带起了一阵风,那两扇木门嘭的一声就自己关上了,将屋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这下可将丁齐给惊着了!刚才大家在小声闲聊,别人都没有注意到谭涵川的动作,毕竟他已经一动不动坐了很长时间了,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丁齐一直在留意观察。谭涵川坐在地上身体没动,只是伸出双手,而他的位置只能以指尖将将触到门板。

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这个姿势是不可能将两扇门板向里合上的,因为没有任何可抓握的地方。难道这是武侠小说中的劈空掌、擒龙功,亦或是仙侠小说中的隔空御物?丁齐上午就看出来了,谭涵川会功夫,此刻才知道这位的功夫恐怕厉害得很,甚至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然后谭涵川又保持了端坐入定的姿势,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才听见一声浑厚悠长的吐气声。他站了起来走回了厅,神情就像喝醉了一般,闭上眼睛在沙发上坐下便一言不发,样子好像是在醒神。

众人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一时面面相觑,谁也没好开口打扰,因为朱山闲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过了一会儿,谭涵川似是已回过神来,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我看见了!”

大家纷纷追问道:“老谭,你看见什么了,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谭涵川的视线并不在众人身上,似是穿过墙壁正在眺望远方,犹如仍在回味什么,有些木讷地答道:“我看见了方外仙家世界,传说中的小境湖。”

这样的话,从一位中科院研究员口中说出来,而且是这种神情语气,莫名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范仰探着脑袋道:“你是看见了,还是感觉到了?”

谭涵川:“我是真真切切地看见了!”

范仰的语气更急了:“是真的看见了?不是幻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我们都只是有感觉,而你却直接看见了?是通过那道门,看见了另一个世界吗?”

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而谭涵川的语气仍是不紧不慢,似是边想边答道:“你们可能是心境修为不够、养气功夫不足,又或者秘术应用方法不对,毕竟八门所传的秘术不是为了干这个的。收摄心神再好好试试,或者再好好练练,可能也会看见。”

这话说得很直接,言下之意论“修为”的话,他是在坐众人中最高的。但这也是基于事实得出的结论,是科学工作者应有的态度。

说完这番话,谭涵川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太多、不能再说了,又对丁齐道:“丁老师,请你跟我进书房一趟,有些话,我先只能对你一个人说。其他人不要来打扰。”

谭涵川的行事风格很直接,根本就没有回答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他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反而把丁齐单独叫进了书房。丁齐一头雾水地跟着他进去了,谭涵川还顺手把门给锁上了。

谭涵川率先开口道:“丁老师,在某些问题上,你才是专业的,最有发言权。刚才我们已经有过讨论,范总、阿全、老朱都说自己感觉到了,门外有东西或者某种气息、环境,但你说也不能完全排除心理因素的影响。”

丁齐只得点头道:“是这样的,谭老师究竟看到了什么?”

谭涵川仍然自顾自地说道:“无论我看到了什么,也不能排除心理暗示的因素,所以我们要用双盲测试法来检验。这最早就是一个心理学测试,现在倒是常用在科研实验中。”

丁齐立刻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难怪谭涵川没有告诉别人他看见了什么,就是不想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一个双盲试验,而身为心理专家的丁齐则是检验人。

这间书房就是石不全前段时间的工作室,除了整面墙书柜之外,还放了一张长沙发和茶几,另一侧靠墙的位置有一张很大的书案。书案上的纸和笔都是现成的,毛笔、铅笔、硬笔、软笔、签字笔、书画纸、打印纸都有。

谭涵川坐到书案前,取过一张书画纸开始画画,丁齐背手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很显然谭涵川不是位画家,他与其说是在作画还不如说是在描图,所有的景物画得都很刻板。但谭涵川的工科制图功底显然非常好,图中景物的透视比例很严谨。

谭涵川落笔很快,还时不时停下来向前方望一会儿,似是在回忆中看什么东西,也时不时换一种笔,为了将描绘的景物特征表达得更准确。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谭涵川的图描好了,将之递给丁齐道:“丁老师,我的画画得不好,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结构特征,我已经尽量将它描绘出来了,这就是我刚才看见的景物。

上方有浮云飘荡,遮挡了部分视线,云层好像就压在门梁上。而我所处的位置比较高,好像是在山中。往前看,下面的山谷里有一座大湖,湖对岸也是山,有一条河流绕山流入大湖,略呈之字形。

之字形的第一个拐弯处,在半山腰还有一座湖,再往后便看不太清楚,有云有山,视线被挡住了……我把这张图交给你保存。你先不要给任何人看,接下来就看老朱和阿全他们了。假如他们也能看见什么,同样不要告诉别人,都单独画出来交给你。”

丁齐接话道:“你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看见了什么,假看到的景物,细节上都是一致的,那么就能排除心理暗示的作用,说明你们是真的看见了。”

谭涵川点头道:“不仅要单独画下来,而且还要分别向你描述。而你不能给任何提示或暗示,对照各人的描述是否一致?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老朱和阿全他们分别都看见了,但描述的景物却不一致。假如出现这种情况,丁老师又怎么看呢?”

丁齐分析道:“那不是一种可能,而是两种可能。第一是他们受到了心理暗示的影响,在恍惚的状态下看见了东西,但其实是潜意识中想象出来的景物。第二是他们真的发现了小境湖,但小境湖中的景物是会变化的,或者每个人的视角不同。

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可以通过摄入性会谈来观察……”说到这里丁齐欲言又止,他虽然保持着平静,仿佛在探讨一个科研课题,但内心是震惊的。因为谭涵川画的这张图,和他在田琦、涂至、卢芳的精神世界中看到的影像并不一样,可以说完全就是两个地方。

谭涵川虽然不会画画,但通过他的描述再对照这张描图,图中应该是一幅高山流水、碧波荡漾、祥云漂浮的仙家景象。不像丁齐所“见到”的“大赤山”,那里丘陵起伏露出赤色的石壁,山并不高,四处都是参天古木,气氛显得有些肃杀压抑。

但丁齐也不能立刻就得出不一样的结论,有可能他看见的只是深山中的某处,只是视角不同而已,谭涵川所画出的景物范围可是相当广阔的。丁齐想了想决定暂时还是不要说这些,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双盲测试的检验人,身为检验人是不参与描述的。

谭涵川又说道:“我看见的是一幅传说中的仙家景象,现在想想,如果是心理暗示的结果,可能是受了老朱讲的那个故事的影响。别人也有可能因为心理暗示看见类似的场景,但既然是潜意识中想像出来的,景物的细节就不可能完全一致。

这张图并不能表达出我看到的所有细节,但它是一份研究数据或者说检验证据,丁老师先收好,我再给你详细介绍我看到了什么……”

客厅中另外四人坐在那里等了半天,也不见书房里有什么动静。叶行小声道:“谭老师在搞什么鬼?只说自己看见了,却不说看见了什么,就把丁老师单独拉到屋里去了,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吗?这两个人,好像今天才认识的呀!”

石不全突然说了一句:“双盲测试。”

朱山闲也点头道:“不错,应该就是双盲测试。”

范仰有些不满道:“这个老谭,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把丁老师拉进屋了,先把话说清楚了也不迟啊。”

朱山闲笑道:“他就是这个脾气,科研工作者嘛!”

叶行也不傻,此刻已然反应过来了,又皱眉道:“看来谭老师真的是看见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啊!”

范仰叹了口气道:“既然要做双盲测试,好奇也没用,我们中得有另一个人也能看到才行,而且不能是已经知情的丁老师。想知道谭老师看见了什么,还得继续等啊。”

朱山闲又说道:“范总,这次我将老谭叫来,是找对人了吧?江湖门道讲究尖与里,他可是我们之中最出尖的。科研工作者嘛,态度和方法都是这么严谨!”

叶行弱弱的小声道:“我们是来搞科研的吗?”

石不全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叶行不说话了,他感觉有些跟不上这些人的节奏,无形中有点被甩开了,就像今天上午走山路一样,他是跟在后面最吃力的那一个。叶行又有些不甘心,他自以为也是江湖八大门的传人,各种套路和门槛都懂,怎么也能算得上是半个疲门弟子吧?

而丁齐完全是个门外人,到了这种场合,怎么反倒显得更受重视?又转念一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论是做双盲测试,还是对各人的自我描述做出判断分析,丁齐无疑都是在场众人中最合适的。恰在这时,书房的门开了,谭涵川和丁齐走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