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43、要饭的境界

范总笑了:“这次只要不超过一千,就不用上交公司,你自己凭本事要来的八十五块,就自己留着吧。 我只是想问问,事先并没有人教你怎么做,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

小袁擦了擦汗道:“其实吧,以前出门在外,我在火车站经常碰到这样要钱的。方才急中生智,就学习了一回。”

范总点了点头道:“能够观察生活、有所收获,这点是值得表扬的。但你要注意,不能仅仅只是模仿,首先就要让自己相信,你真的有那样的遭遇,才能做到声情并茂。那样别人才能相信你,这是需要继续改进的地方。”

我们面对的是客户,也就是广大消费者。你们清不清楚,刚才那些消费者掏了钱,购买的是什么产品?”

小袁小声说了一句:“消费的是同情心。”

范仰:“错,你消费的才是他人的同情心!任何消费者付了钱,得到的应该是某种需求的满足,让他们觉得自己的道德高尚、值得尊敬。所以你对每一个给钱的人都表示了感谢,这是应该的,但态度应该更诚恳一些。

还有一点你做得不足,那就是不能只感谢给钱的人,那些没有给你钱的人、甚至对你翻白眼的人,你也要很恭敬地表示感谢。这样会让他们在潜意识中,因为没能成为你的消费者而感到不安,也会对你留下更好的印象,下次有机会才好合作。

一位出色的营销人员,就应该有这种素质和涵养。这么做还有更深的学问,我就不细说了,你自己去悟吧……小朱,这次轮到你了,换另一节车厢。”

刚才小袁是向前走,这次小朱是向后走。走进另一节车厢后,小朱弯腰将一只裤角掖在了袜筒中,另一只仍露在外面,起身做了个深呼吸,露出忧愁的神色。他走上前去说道:“各位老板,各位美女,我是出门打工的,老婆孩子都在家等着我呢。

可是工头跑路了,干了半年一分钱工钱都没拿到,就连买火车票的钱都是跟工友借的。我的孩子才一岁多,老婆正等着我回家送奶粉钱呢,诸位好心的帅哥美女能不能帮帮忙,给我的女儿买袋奶粉,我的一家人都谢谢你们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让周围几排乘客都听清楚,有人露出动容之色,拿出钱包给了钱。许是因为刚才得到了范总的指点,小朱向每一个人都诚恳地道谢。有些本来没掏钱的人,见小朱也向自己道谢,感觉颇不好意思地也掏了钱。

一节车厢走到头,小朱停下来诉说的次数要比方才小袁少得多,收到的钱五块、十块都有,还有几个是给五十的,甚至还有人给了一百。

等他回来之后,在范总面前点了点刚才收的钱数,一共是四百三十块。范总看着几名下属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小朱来的钱要比小袁多得多吗?这就叫引导消费升级,因为消费者购买的产品、所满足的需求是不一样的!

小袁只是丢了钱包,想借点钱吃饭坐车,帮助他只是临时帮一个人;而帮助小朱,则是在救助一个家族,甚至是在挽救一个孩子!还有一点值得表扬,小朱讲了一个故事,是真正投入进去了。

真正的市场营销大师,推荐的不仅是产品,更重要的是项目。能讲出这样一个故事,小朱就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项目在做。讲故事要注意,细节描述得越清晰,就越能取得别人的信任,这一点是要继续加强的。

小朱啊,你刚才说出门打工,大半年都没收到工钱,这很好。让好心人帮忙给一岁的女儿买奶粉,这也不错。但你如果再加一点细节,说是孩子在家里得了重病,没有钱去医院,恐怕收到的就不止这四百多了。”

小朱一怔,微微皱了皱眉,又陪笑道:“范总啊,我是怕真遇到那样的好心人,要留我的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打听我家的详细情况,给我组织社会募捐啥的,那样不就是穿帮了?毕竟我们今天只是一次培训和考核。”

刚刚还挺高兴的范总又露出不满之色道:“小朱啊,我表扬你是真正的投入进去了,但你还没有全身心的融入,虽然表现很好,但对工作本身还怀有疑虑。今日看似只是一次培训与考核,但当你站到那里的时候,目标就成了让每一个项目进行到最完美……”

很多人坐火车时都有一个经验,列车开动后,那单调的铁轨声令人昏昏欲睡,只要找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很容易就睡着了。但这种睡眠相对较浅,仿佛半梦半醒之间,一旦停车或到站,那种噪音消失了,人往往就会莫名醒过来。

列车开始减速,缓缓停靠在宛陵市与境湖市之间的花沚站。车厢连接处发出金属响声,丁齐突然就醒了。他感觉自己刚才朦朦胧胧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假如不是做梦的话,怎么连前后相邻两节车厢里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

恰在这时,他又听见“梦”中的那位范总压低声道:“到站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小马,你待会儿去观察一下乘警和各节车厢乘务员的位置,等时间合适了我们再继续。”

丁齐吃了一惊,方才还有些迷糊,此刻完全清醒了。声音是从与他背靠背的座位那边传来的,原来梦见的事情是真的,可能就是因为睡梦中听见了声音,所以梦境与现实交错。至于其他的很多细节,比如相邻的另外两节车厢中发生的事,可能有梦中的脑补成份吧。

等列车重新开动之后,丁齐也竖着耳朵注意倾听后面的动静,就听范总又说道:“小沙,轮到你了,换一节刚才没去过的车厢。小马,哪节车厢现在没有乘警和乘务员?”

小马:“往前走,过了刚才那节车厢的第二节,乘务员锁上门就走了,乘警还在后面呢。”

听见这句话,丁齐抓起桌子上的水杯起身就先走了,抢在那位小沙之前。他不想让人误会他是偷听到了刚才的事情,但也想见识一番、看个热闹,所以提前去占好位置。丁齐连续穿过两节车厢,站在了那节车厢的另一端,望见小沙来了,而那位范总和小袁、小朱、小马等人则停在了对面的车厢连接处。

小沙摸了摸前两天刚剃的小平头,微微一笑,随即便敛起了笑容,昂首挺胸前走几步朗声开口道:“各位老板美女、各位叔叔婶婶、各位兄弟姐妹,不好意思,今天打扰大家了!我是刚从宛陵监狱刑满释放的犯人。

三年前我做错了事情,被送进了监狱,这是我该受的惩罚。这三年我在监狱表现很好,终于减刑一年提前出狱了。可是我的父母不愿意再见我,老婆也跟别人跑了,我现在无家可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不想再做错事情了,更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了,但我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我打算租一个小房子先安顿下来,然后再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哪怕只是力气活。可是我现在不仅无家可归,而且身无分文,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给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与其说这位小沙是来要饭的,还不如说他在搞一场演说,声情并茂,神情语气非常诚恳、极具感染力。假如丁齐事先不明内情,恐怕也会被他打动,而此刻也几乎忍不住想为他鼓掌,这番演说确实精彩,表现得太投入、太到位了!

然后小沙从每一排座位前走过,弯腰鞠躬向每一位乘客行礼,很诚恳地说道:“谢谢您,好心人!”不论对方有没有给钱,他都会如此说,假如对方给钱了,他还会加一句:“太感谢您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不再做一个危害社会的人!”

小沙是一位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身材健壮挺拔,穿着一件短袖衫、长短裤,全身肌肉轮廓分明,五官也很英俊,棱角分明中稍显粗犷,论颜值是相当不错的。他鞠躬说话时,抬眼与每一个人对视,目光很坚定坦然,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反倒看得很多人都不好意思了。

从车厢里一路走过来,丁齐发现他根本就没有落空,在每个位置都有收获。空调普快列车和后来的高铁不一样,是两排座位面对面排列的格局,中间有个小茶桌,过道的一侧是六个座位,另一侧是四个座位,这十个座位构成一个小单元。

整节车厢有十二个小单元,但是在靠近车厢连接处各缺了一个座,所以整节车厢是一百一十八个座。说小沙根本没有落空,是指他在每一个小单元的过道左右两侧,一边的六个座位和另一边的四个座位中,都会有人给钱,最少也收到了五十,大多都是一百或往上。

还有一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妆化得很妖娆的女子眼圈都红了,从钱包里直接抽出一叠钞票,看样子至少有五、六百,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男人就应该好好干,老婆跟人跑了也没关系,只要努力把日子过好,还可以再找更好的!加个微信吧,还有什么困难可以再和我联系。”

小沙过来的时候,已经把手机交给范总了,此刻摇头道:“我从监狱里刚出来,还没买手机,不知道怎么加微信。”

那女子道:“没关系,我先给你留个电话,通过号码就能加我的微信。”她真写了张纸条交给了小沙,而小沙称谢收起。”

不知何时,方才离开的乘务员又回来了,就站在丁齐的身边,见到这一幕并没有阻止。当小沙快将一节车厢走到头、朝这边过来时,乘务员居然扭头又走了。

一节车厢走到头,最后一个人就是站在那里的丁齐。小沙的目光看了过来,两人之间有一个对视,丁齐感觉对方的目光带着一种压迫感,既是在祈求更是在询问。还没等小沙鞠躬说话呢,丁齐很自觉地主动摸出钱包,掏出一张钞票就递了过去。

小沙当即就是一愣,他倒不是惊讶于丁齐的动作,刚才不少人都是没等他开口就主动掏钱了,而是丁齐这张钞票与众不同,紫色的,只有五块。

丁齐也不富裕,碰见要饭的给五块钱已经不少了。但他今天可不是打发要饭的,心里也很清楚,对方其实是在编故事,但还是心甘情愿地掏钱了。丁齐今天掏的是买票钱,也可以说是听课费,火车上的这一出,对他而言也是一节生动的心理专业社会实践课。

尤其是最后这位小沙,表现得很精彩,值得花五块钱一听!小沙拿到的钱比刚才两名同伙多得多,他的形象与颜值确实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更重要的是讲的故事与表现的手法更高明,或者说套路更精。

小沙惊讶的神情一闪即逝,假如换一个人并不容易注意到,却逃不过当时已是心理咨询师的丁齐的眼睛。小沙接过钞票鞠躬道:“太感谢您了,我会努力的,不能再……”

丁齐摆手道:“不客气!”随即一侧身与他擦肩而过,快步穿过两节车厢,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了。他还要等着偷听下一出,也就是那位范总的总结发言呢。

范总等人很快就回来了,点了一下刚才小沙的收获,居然不多不少是三千零五块。那五块钱的零头有点煞风景,就是丁齐给的。

一节车厢里坐了上百名乘客,也不可能每个人都给了小沙钱,尤其是几人结伴同行的,其中有一个给了钱,其他人往往也就不掏了,还有人是怕给少了不好意思,所以干脆就没给。尽管是这样,收获已经相当惊人了,只有短短不到二十分钟的工夫啊!

按照范总刚才的“指示”,小沙将一千块钱连同那张写着号码的纸条自己揣了起来,剩下的两千零五块则交给了范总。

范总掂着钞票道:“你们看看,这就是差距!知道小沙为什么成绩这么出色吗,因为他将事业做出了境界。给小袁的钱,是在帮助一个人;给小朱的钱,是在救助一个家庭;而给小沙的钱,是在挽救整个社会啊!

这次社会实践活动,既是培训也是考核,实践出真知,也是实践最有说服力。我就在这里现场宣布,小沙升任新部门的经理,也是你们这个项目组的负责人……大家就不用在这里鼓掌了,等回到公司后要好好干,多向小沙同志学习!”

小沙谦虚道:“多谢范总,这都要感谢范总的栽培。”

小袁嘟囔道:“小沙都跟了范总好几年了,当然学到的很多。我是新入职的,很多东西还来不及掌握呢。刚才那一出,是范总早就教过小沙吧?”

小沙拍着小袁的肩膀道:“跟着范总的时间越长,收获就越大,只要努力,就会进步。”

范总则很认真地说道:“我的确培训过小沙好几年,但俗话说得好,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刚才都是小沙自己的临场发挥,这就能看出专业水平了,素质就是境界啊!收拾收拾,我们下一站就到了,先找个地方庆祝一下新的部门领导上任,今天小沙请客。”

这是三年前,丁齐在火车上的经历。做梦也想不到,天底下竟有这么奇葩的公司,以培训和考核市场营销人员的名义,老板带着下属员工跑到火车上去“要饭”,而且还说得那么振振有辞。当时那三名员工的要饭套路也是花样百出,令丁齐大开眼界。

这得多厚的脸皮啊!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老板,培养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丁齐当时和那位范总打过一个照面,印象非常深刻,因此今天一见面就能认出来,正是出现在叶行办公室中的这位范仰先生。听说他是江湖要门传人,丁齐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呢!丁齐道了一声久仰,又寒暄了几句,接着谈起了正事。

谈话中提到了一件事,令丁齐颇有些意外。原来叶行要寻找方外秘境,并非完全是他本人的突发奇想,最初的起因竟与这位范仰先生有关。

叶行很羡慕博天集团老祖宗施良德的传奇经历,对他早年的发家史颇有研究,因此了解到江湖八大门的存在,也通过各种渠道去结交江湖人士,并以疲门传人自居。

范仰就是叶行在“江湖”上认识的朋友,当初算得上是叶行刻意结交,他们在市场营销业务方面还有过几次合作。通过范仰,叶行了解到更多江湖八门的内情。

大约是一年前,叶行请范仰喝酒,席间提到了他的爷爷,讲起了他爷爷早年在赤山寺的见闻,并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认为赤山寺另有藏宝之地。叶行原本只是当个故事讲讲,显得自己很有见识,但是又过了几个月,范仰却特地约叶行吃饭,告诉了他一件事。

范仰告诉了叶行,解放前的赤山寺住持张锦麟的事迹,重点是张锦麟捐赠了一批珍本古卷给境湖大学图书馆,其中有一卷《方外图志》,上面很可能记录了赤山寺藏宝之地的线索。范仰还明确告诉叶行,自古传说,境湖市有普通人不知道也看不见的神秘之地,并推荐叶行去找一个人“帮忙”。

范仰可是正经的江湖要门传人,他说的话对叶行是个莫大的诱惑,而范仰推荐叶行去找的人,居然就是丁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