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42、秘籍

当天晚上,丁齐在家上网查资料,《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又读了一遍,《季咸见壶子》的典故也查到了。

《扁鹊见蔡桓公》典出《韩非子》,故事很简单。神医扁鹊某日见到蔡桓公,开口道:“君有疾在腠理(注:体表),不治将恐深。”蔡桓公曰:“寡人无疾。”等扁鹊走了,蔡桓公还对别人说:“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

十天后,扁鹊见到蔡桓公又说:“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再过十天,扁鹊见到蔡桓公再次说:“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但蔡桓公都没当回事,还很不高兴。又过了十天,扁鹊见到蔡桓公时什么话都没说,居然转身就走了。

蔡桓公也很好奇,就派人去问扁鹊,今天是怎么回事?扁鹊告诉来者,国君病已入髓,他没法治了。五天后,蔡桓公突发急病,赶紧派人去找扁鹊诊治,而扁鹊已经收拾东西跑路了。结果蔡桓公暴病身亡

另一个《季咸见壶子》的故事,典出《庄子》,就比较复杂了。庄子的文章本就不好懂,而且网上的很多翻译大多是望文生义,就更不好理解了。

壶子是列子的师父,而列子是战国人,也是后世道家尊奉的冲虚真人。季咸是郑国的一位神巫,开口能断人死生存亡、祸福寿夭,说谁哪天死就哪天死,应验如神,简直快赶上阎王爷了,谁见了都怕。

列子见到了季咸,回去便对壶子说:“师父,我以为您已经老厉害了,可是现在有位季咸比您还厉害!”

壶子说:“我的本事,你只学到了皮毛,远未得道。其人只认表象、未知实质,不信的话,你明天叫他来,为师让你见识见识!”

第二天列子请季咸来了。季咸见到壶子后,出门便对列子说:“你师父不行了,也就能再活十来天。我看他的气色,所透露出的生机就像被水浇灭的灰烬。”

列子回来哭着告诉了师父。壶子却说:“我刚才显示的,是大地寂然不动、无始无终的心境,他当然看不见我的生机。你明天再找他来一趟。”

第三天,列子又把季咸找来了。季咸出门后说道:“你师父遇到我真是走运,他有救了!我看到他的生机不再完全闭塞,已有重新吐露的迹象。”

列子回去告诉了师父,壶子说:“我今天展现的,是天地交感,万物将分未分、已现萌芽的心境,他则看到了其中孕育的一线生机。你明天再叫他来。”

第四天,壶子又来了,出门摇着头对列子说:“今天不合适,因为你师父的状态很不稳定。等他不再这么恍惚难测了,我再来看。”

列子回去告诉了师父,壶子说:“我刚才给他展示的,是阴阳交互、万物并作的心境,以他的本事当然看不明白。大鱼潜藏的深水曰渊,静止不动的深水曰渊,流动汇聚的深水曰渊。渊之相有九,皆深不可测,这里我只说了三,反正他都看不透。你明天再叫他来吧。”

第五天,季咸好像已经上瘾了,列子一去叫,他就又来了。结果只看了壶子一眼,季咸转身便跑。壶子道:“一句话不说就想跑?快把他追回来!”

列子出门转了一圈,回来对师父说:“看您把人给吓得,他早就跑没影了,我没追上。”

壶子笑道:“我刚才给他展现的,宛如一个世界之本源、万物变化之始终,似有迹又似无迹。他看不到究竟,心神被牵夺、无所适从,所以就跑了。”

列子这才清楚,自己根本还没得到师父的大道真传,收拾心思好好修炼吧……

反复看了这两个故事,丁齐坐在那里琢磨了半天,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越琢磨越糊涂了。扁鹊的故事好理解,其人应精通望诊,甚至能一眼断人生死、知病可不可治,这也许就是江湖疲门秘传“观身术”的本事。

可是季咸和壶子的故事又是怎么回事呢?季咸也是一眼能断人生死的神医,最后也是被壶子给吓跑了,但故事中的“正派”和“反派”好像调换了过来。壶子可不是蔡桓公,他想让季咸看见什么,季咸就会看见什么,结果是完全看不准。

假如只谈扁鹊的本事,那么“观身术”应该叫“观生术”才对,可是既然叫了这个名字,就必有其道理。壶子向季咸展示的,应该就是他的精神世界,其境界是层层递进的,而且是身心一体,他是怎么做到的?

观身,观身,难道是先观己身,而后观身外众身,甚至清楚别人都看见了什么?丁齐是个心理医生,他也清楚,每个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故事中壶子第一次见到季咸时所展示的心境,丁齐似曾相识,仿佛有点像他今天静坐时的感受。

难道《庄子》中的这个故事,是某种修炼秘籍?这也太玄了吧!不用跳崖、不用钻洞、不用漂流到海上孤岛,秘籍就在自古传读的书里写着?

不对,不对!季咸可不是神医,他是看相算命的,按江湖八门的说法,他应该算是惊门中人而非疲门中人。但根据丁齐看过的那本《地师》中介绍,江湖八大门手段相通,有时候惊、疲难分,门槛术都是通用的,看相算命的有时也懂望诊。

假如吴老不提《季咸见壶子》的故事,丁齐还能明白,但他老人家这么一说,反而把丁齐给绕进去了。或许这也是江湖套路吧,让人越绕越不明白,越不明白便越觉得高深莫测。

丁齐本想去请教石不全,可是吴老临去前提醒,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那么最好相关的所有信息都不要向人透露,所以丁齐也就暂时打住了念头。吴老称他是个高手,丁齐当然也是有想法的,他感觉自己好像无意间触碰到了一扇通往神秘境界的大门。

不是神秘的世界,就是神秘的境界。丁齐在学习催眠术的时候,发现与发掘了自己特殊的天赋,否则他当初也不能“弄死”田琦。他如今每天的静坐以及所感受到的那种奇异状态,究竟是心理学技巧的锻炼呢,还是小说中所谓的修炼呢?

无论怎么说,丁齐每天清晨还是会去小赤山公园中那座山包中静坐,如今不仅是习惯,而且成了一种自觉。有朝一日若能再见到那位吴老先生,丁齐一定会找机会向他请教的。

施良德只在境湖市停留了两天,而在博慈医疗只待了一个下午,他离开之后一切如故。官场上的规矩,上级领导视察,哪怕只是路过,下级部门一定要认真准备、尽全力接待好。有时就算接待得再好,可能也没什么好处,但如果接待得不好,恐怕就有后果了。

一个企业哪怕是私营企业,只要规模大到一定程度、自成体系,很多规矩就和官场上差不多了。叶行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微微失望,老祖宗并不是听到什么风声冲他来的;而另一方面,老祖宗好像对他以及博慈医疗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事后他也没什么更受重视的迹象。

又过了几天,叶行的精力完全被另一件事吸引过去了,因为石不全终于发现了方外世界的线索。据石不全的说法,那卷图册损毁得太严重,很难彻底修复,但他也修复了其中部分内容,结合丁齐先前的“考证”,终于能确定那处方外世界的地点。

石不全先给丁齐打了电话,紧接着又给叶行打了电话,并同时给他们的微信上发了一张图。这张图就是石不全修复的内容,丁齐一眼就看出来了,是境湖市古代的地形示意图,地形和地貌和他查过的明代古地图差不多,但据石不全说那图册是宋代的。

古代的地图,远没有那么精确,这张图不过是个地形示意,在其中标注了一个点,旁边写着三个字——小境湖。

假如就按这张图中的点去找,那是很不靠谱的事情。可是古人有古人的智慧,图中还另有标注,又画出了另外四个点,并配有相关的注释,竟然应用了三角定位法。甲点和乙点相连成一条直线,丙点和丁点相连成一条直线,这两条直线的交叉处就是小境湖的位置。

甲、乙、丙、丁这四个点位置,注释中都有详细的说明,描绘了特殊的地形地貌,只要找到这四个地方就可以完成定位。丁齐看见这张图之后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一番,就大概想起了其中三个点的位置。

按照图示,那四个点如今应该都在的南沚山森林公园内,丁齐曾详细考察过那一带,图册注释中描述的地形地貌又很特殊,所以丁齐有印象。

丁齐当时正好在医院,拿着手机就去找叶行。敲门进去,却发现叶行办公室中还有一位客人,于是便说:“叶总,石不全刚才给我来了电话,他那边的工作有进展。你如果有空的话,忙完了我再找你聊聊。”

有客人在场,丁齐说话很有分寸,具体是什么意思,叶行应该能听得懂。不料叶行却微微一皱眉,随即便招呼道:“原来石师弟也告诉你了,我还正想找你呢。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范师兄、江湖八大门的要门传人,他也是来和我们一起寻找方外秘境的。”

丁齐很擅长解读微表情反应,叶行方才开口时微微一皱眉,虽然很快就掩饰过去了,但丁齐也注意到了。好像这位叶总对石不全绕过他直接将最新发现也告诉了丁齐,感觉有些不满意。有这种反应,就说明叶行在潜意识中并不愿意丁齐继续参与这件事,至少不是平等地参与。

或许在叶行看来,他才是这次“探索行动”的策划者、组织者与主导者,丁齐的任务就是考证线索以及拿到《方外图志》,而接下来的事情已经用不着丁齐了。叶行虽不能说就将他一脚踢开,但他至少已经不是整个团队的重点成员。

这种话当然没法直接说出口,也许只是叶行潜意识中的想法。看来石不全的想法和叶行不一样,他是同时给丁齐和叶行发来消息,而不是先通知叶行之后,再由叶行去通知丁齐。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心理活动而已,坐在沙发上的那位客人已经站起身,迎上前来伸手道:“丁老师,久仰大名啊!我叫范仰,不说什么江湖要门传人,就是个开营销公司的。今后假如有机会,还想请丁老师去给我们公司的员工们好好讲讲营销心理学呢!”

丁齐看见范仰就是一愣,握手时露出思索的神色。范仰的反应也很敏锐,当即就问道:“丁老师认识我吗?”

丁齐答道:“几年前我在从宛陵市到境湖市的火车上,好像见过你一面!”

范仰微微吃了一惊:“丁老师真是好记性,几年前火车上见过什么人,竟然还能记得住。”

丁齐笑道:“就是有些眼熟而已,果然是见过的,我这人的记性一向不错。”

他只是笑着掩饰过去,并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想起了一段往事。丁齐的记性再好,也不可能几年前坐过一趟火车,就把同车厢的人都记住了。他之所以能认出范仰,当然有特殊的原因。那次见面是在三年前,当时丁齐还在读硕士,但已经是一位心理咨询师。

丁齐的老家泾阳县,两年半之前终于通高铁了。高铁站选址在离县城十几公里之外,对于大城市这点距离不算什么,对于小县城来说就显得相当远了。这么做是为了线路规划方便,同时也省去了动迁居民、占用农田等麻烦。

更早的时候,泾阳县根本就不通火车,丁齐节假日回老家,都要先做火车从境湖市到宛陵市,然后从宛陵市搭长途汽车到泾阳县,回程也是如此。丁齐上次见到范仰,就是在宛陵市开往境湖市的一辆普快列车上。

那是三年前的暑假期间,并非出行高峰,火车上没有人站着,但车厢中的座位差不多也坐满了。外面天气很热,但车里有空调,丁齐在身上罩了件外套,靠在那里闭目养神,感觉就像是睡着了。

他在回味导师不久前刚刚教授的催眠术,按照导师的指导调整身心状态,仿佛是进入了自我催眠中。枯燥的火车行驶声仿佛渐渐远去,他处于半梦半醒之间,这时听见了几个人在说话。

一个声音道:“范总,我们是搞市场营销的,不是要饭的!这种事情可做不来。”

另一个应该是范总的声音道:“做市场营销,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向客户推广自己,这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要饭?怎么能说要饭呢!今天就是一次培训,也是一次对你们的一次考核。假如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将来面对客户、当对方提出各种问题时,你们又怎能做到镇定自如?

做任何事情、推广每一个项目,都需要我们全心全意地投入。就拿今天这场考核来说,我不是让你们去要饭,而是你们要全身心的进入这个角色,把自己当成要做的人,这既不是骗人也不是演戏,而就是要更好地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催眠,你们听说过吗?这就是自我催眠!不说了,小袁,你第一个去!”

有人莫名其妙提到了随眠与自我催眠,正是这番话引起了丁齐的注意,但他当时迷迷糊糊地感觉就像做梦一般。事后回想,他还真的在做梦,只是梦见听见了引起注意的声音,梦境和现实有一段交错,仿佛看见了这一切的发生。

小袁起身走进了前面的一节车厢,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低声向旁边的几人开口道:“老乡,我是出门探亲的,买完票上了火车,才发现钱包和电话都丢了,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存在手机里的电话号码也丢了,联系不上亲戚朋友。

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实在是饿的受不了,能不能借我点钱买点东西吃,回头到了站,也好有钱坐车去亲戚家。”

有人闻言扭过了头,有人面露古怪的神色看着他,也有人掏出钱包给了他五块钱,还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火车站的小偷可多了,你一定是在上车前被人摸了兜!”

小袁点头道:“是的,是我大意了,今后一定要多加小心。谢谢您了!这钱我将来一定还,您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

那人很大方地摆手道:“不用了!”

小袁再次表现了感谢,继续向前走、寻找别的乘客,然后还是这套说辞。有个别人给了钱,但有很多人以警惕的眼光在看着他,那神情仿佛就写在脸上——你是个骗子。

还有人并没有给钱,而是给小袁支招道:“有困难找警察,钱包丢了找乘警报案啊。也可以让警察帮你联系民政部门,下车后接受社会救助。”

小袁信口胡诌道:“我刚才已经找过乘警了,可是乘警说钱包是在火车站丢的,他管不着。”

就这样他走过了整节车厢,也挨了不少白眼,但硬着头皮挺过来了,没有继续往前到另一节车厢,带着刚才要到的钱返回。范总问道:“小袁,你要了多少钱?”

小袁答道:“一共八十五块,要上交公司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