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023、奇怪的要求

对方居然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丁齐诧异道:“这又是为什么?”

叶行:“就算我个人的一点独特趣味吧,我没有上过重点大学,在我的心目中,大学图书馆一直是个很高尚、很神圣的地方。而图书管理员更是了不起啊,古代的道祖太上,当代的本朝太祖,可都是图书管理员出身。”

丁齐笑道:“古往今来那么多图书管理员,难道人人都是道祖太上和本朝太祖?”

叶行:“反正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会给专科门诊打招呼,您的挂牌预约时间,要和您在校图书馆的兼职时间错开,两边都不耽误。为了丁老师上下班方便,我们再给您配一辆专车。”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果真如此吗?其实有的人喝多了更喜欢胡吹大气,往往言过其实。而像叶行这样没喝多却偏偏装着已经喝得很多的样子,又往往言不尽实。但丁齐并不在意这些,人和人打交道经常如此,尤其是在生意场上,抓住核心问题就行了。

至于叶行刻意搞得那么神秘的话题,丁齐却没有没有跟着对方的套路走,只是一笑而已,由于职业的关系,他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

对丁齐而言,今天谈的是职业与专业问题;而对叶行而言,谈的就是生意。既然是生意,丁齐必然有被对方看中的利用价值,否则也没得谈。丁齐愿意接受境湖博慈的聘请,因为这份工作正是他所需要的。

不论叶行说得多么天花乱坠,甚至还搞得那么神秘,连传说中的江湖八大门都扯出来了,丁齐真正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这家民营医院的资质是否正规、开设专科门诊的手续是否齐全,聘用他的程序是否符合规范?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有这些就够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看待问题的方式,有自己的需求和目标,能达成协议,就是各取所需。在连连碰杯中,丁齐点了头表态愿意接受聘请,并向叶行表示了感谢。

叶行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让丁齐继续保留境湖大学图书馆的兼职,所给出的理由却不怎么有说服力。但叶行既然坚持如此,丁齐也没什么不能答应的,只要时间安排得合理,这并没什么坏处,更何况叶行为此还承诺给他配一辆专车呢。

接下来就是谈聘用合同的细节问题,谈着谈着,丁齐也感觉真有必要暂时保留那么一份兼职了。对方的话虽然说得很好听,但这份工作的具体情况究竟会怎样,目前还真不好打保票。

境湖博慈眼下与丁齐签的并不是劳动合同,与当初的校心理健康中心一样,仍然是一份劳务聘用合同。这种情况在民营医院很普遍,他们有很多医生包括招牌专家教授其实都是外聘的,有不少还是退休后返聘的,人事关系都不在医院。

博慈承诺包吃包住还配专车,但是丁齐并没有底薪,这有点像工厂里的计件工资,他每个月的收入主要就是拿提成。叶行说每小时收费三千,丁齐却坚决不同意。境湖市乃至本省内的心理咨询收费,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

丁齐最高只想收一千,可是叶行觉得一千太低,两人说来说去,最后达成的一致数字是一千五。叶行表示绝不能再低了,因为丁齐是头牌专家,收费太低影响专科门诊的形象,而且其他医生也不会答应,因为他们的收费都不好超过丁齐。

这一千五当然不全归丁齐,丁齐的提成是五百,另外一千归医院。这也没什么不公平的,因为医院提供了场所和设施以及各种从业手续,并有其他的运营费用。

一小时就净挣五百,听上去收入已经相当不低了,但也得有生意上门才行。将自己的牌子挂出去,还挂得这么贵,究竟有多少人愿意花钱挂号预约、找他做心理咨询活心理治疗,丁齐心里也没底。

而且丁齐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假如以小时为单位,每天面对患者进行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的时间,达到三小时就相当于满负荷了。如果认真尽职,这其实也是相当消耗体力与精力的工作。

看来校图书馆的兼职还得暂时保留,每月的收入虽不多,但好歹勉强还够吃饭。叶行提出这一要求,可能是他心里也没底吧,虽然话说得那么大,但也不敢保证究竟会有多少人来找丁齐做心理治疗。

假如丁齐的“生意不好”,境湖博慈是不是吃亏了?那倒未必,因为境湖博慈并没有什么实质损失,心理诊室也不是丁齐专用的,其他医生照样可以用。对于境湖博慈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丁齐个人能给他们挣多少钱,而是一种“名人”广告效应。

丁齐没有要求底薪,本来也许还可以再谈谈的,但他干脆没谈。因为对方也不要求他坐班,根据他在图书馆的兼职时间安排挂号预约时间,有挂号预约他便过去,平时并不需要考勤。丁齐只要求这每小时五百元是税后收入,叶行也很痛快地答应了。

酒桌上基本都谈妥了,但丁齐还要到医院去实地考察,看到各种正规的资质手续他才会签字。叶行主动离席绕过桌子跑来握手道:“丁老师,您年后就可以来上班,祝我们合作愉快!”

叶行看似随意点单,但是结账开发票的时候,连酒带菜打了个八八折,去了零头正好是一千六,不多不少就是这间包房的最低消费。

这个年,丁齐原以为自己会过得很孤单凄清,却不料三天大年一天都没闲着,甚至年后的工作和生活问题都有了着落。回去后他又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喃喃自语道:“你是好人,好人毕竟有好运。”

大年初四这一天,丁齐收拾行李回到了老家宛陵市泾阳县的县城。他没有去乡下大伯家,也没有去见任何亲戚同学,就是在父母留给他的房子里住了几天。

每年他都会抽空回来两次,将屋子打扫收拾干净,交齐水、电、卫生等费用。过年时他为什么留在宿舍而不回这里,他不想让父母看见自己当时的样子,虽然父母已经不在了,这仍是一种潜意识。

过年时,丁齐只主动给三个人发了拜年的微信。第一个当然是导师刘丰,通过刘丰祝导师的全家春节快乐。第二个是大伯,通过大伯向亲戚拜年。第三个人是他的师兄,境湖市安康医院的辛主任。

丁齐违反纪律挨了学校的处分,辛主任也跟着背锅,虽然没有被撤职或开除那么严重,也没有受行政记过,但也象征性地受到了警告处分。丁齐心中很有些愧疚,反倒是辛主任回信息安慰与鼓励了丁齐一番。

令丁齐意想不到的是市公安局的卢澈处长,这位领导居然主动加他微信拜年,并告诉丁齐,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他帮忙。

丁齐一个人回家乡“度假”,从大年初四到大年初七,他只待了四天,恰恰就是在这段时间,境湖大学的教工宿舍却出了事。学校的假期和其他单位不一样,不仅是春节七天假,还有寒假,除了值班人员,其他人的假期都很长。

丁齐走了之后,教工单身宿舍楼就空了,没人会那么早回来。可凡事偏偏有例外,有一位女助教回家过年被逼婚,连轴转被安排着相亲,实在是身心疲惫,干脆一跺脚就提前回校了。她的宿舍与丁齐同一楼层,位置在斜对面。

丁齐是初四上午八点钟走的,这位女助教是九点钟回来的。过了不久她听见了动静,原以为宿舍楼里根本没人,所以觉得害怕,既没敢开门也没敢吱声,通过猫眼悄悄往外看,发现了三个陌生人弄开了丁齐宿舍的房门。

这位女助教吓得够呛,随即就打电话报警了。校园内的治安由学校保卫处负责,保卫处是有正式警务编制的,过年也有人值班。保卫处的人及时赶到了,将那三个家伙堵在了宿舍中当场抓获。

那三个人承认自己是小偷,声称就是想趁着过年宿舍没人来偷点东西。可是早就有人特意跟校保卫处打过招呼,要他们提防某种情况,于是一搜身,结果发现了绳索、锤子、头罩等作案工具。

校保卫处将疑犯移交到辖区分局,经过分别地突击审讯,三个人先后都撂了,供认他们是受洪桂荣的雇用,就是来收拾丁齐的。

好险呐,丁齐算是逃过了一劫!看来有人摸过他的情况,知道他留在学校宿舍里过年,却不清楚他大年初四早上突然走了。歹徒也知道宿舍楼里没有别人,却不清楚斜对面有一位女助教突然又回来了。

假如丁齐没有回老家,而宿舍楼里也没有别人,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警方立刻找到了洪桂荣,洪桂荣却撒泼抵赖,最后低赖不过只得承认,她雇了人只是想教训教训丁齐,并没有杀人、绑架之类的其他企图。至于被抓住的那三个歹徒,当然也不承认自己有恶性犯罪企图。

这个案子其实不太好处理,三名歹徒暂时被治安拘留了。田相龙也很震惊,他事先并不知道老婆做了这件事,获悉之后便告诉警方洪桂荣的精神不正常,自从田琦死后她的精神一直就不正常,并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治疗。

可是境湖市两大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境湖大学心理健康中心和市安康医院,在春节值班期间没有一家肯收治洪桂荣的,她暂时也被送到了看守所里。

目前还不知道这件事最终会怎样,远在泾阳县的丁齐是怎么知道消息的?大年初六早上,他接到了卢澈警官特意打来的电话。卢警官告诉了他刚刚发生的事情,并提醒他注意安全。

初六下午,丁齐又接到了学校保卫处的电话。保卫处提醒,有人已经盯上他了,住在学校宿舍里不再安全,要尽快搬出去。面色铁青的丁齐并没有多说什么。

大年初八,各单位节后第一天上班,丁齐来到了境湖市博慈健康医疗中心。他提前给叶行打了个电话,是叶行开车到高铁站来接的他。董事长亲自来接,令人受宠若惊,但丁齐却有几分疑惑。

他当然很感谢对方的热情,但叶行也太过热情或热心了,难道仅仅是想借他的“名头”打开心理专科门诊的局面吗?坐在车上闲聊了几句,结合自己的推测判断,丁齐倒也了解了叶行的大致处境。

所谓的董事长,其实就是投资方派来的代表而已,但在医院这样特殊的机构里,很难说有多少实权。博慈医疗有正副两位院长,正院长姓周,退休后反聘的内科专家,全面负责并直接分管体检中心;副院长姓龙,也是集团领导通过关系聘来的外科专家,分管整形美容专科。

而体检中心和整形美容专科,就是博慈医疗眼下最赚钱的两个部门。叶行虽然名义上是法人代表,是领导,但平时的业务插不上手,也就意味着没有太多油水可捞。可他也有自己的办法,境湖博慈做的买卖可不仅仅是医疗,以前也搞培训,还有一个培训学校。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种职业资格认证,也催生了所谓的考证一族。花上几个月甚至短短几个星期时间,背几本教材,考下一个职业资格证,难道就可以进入某个行业、从此得到了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吗?实际上真正能赚钱的买卖,反而是搞考证培训。

叶行原先就在境湖博慈办了一个培训机构,搞心理咨询师资格认证考试。他聘请的教师,就是负责讲解教材、教学生怎么通过考试,叶行本人有时候也会上台讲课,。

教学生考证,老师自己当然也得有证,叶行就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可是去年九月,国家取消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认证考试,这个培训机构当然就办不下去了。

叶行又想了个主意,成立心理专科门诊,让原来的培训老师都换一个岗位,也就是说,这个心理专科门诊是叶行控制的,也是他插手医院内部业务的一种方式。

丁齐闻言暗暗摇头,医院可不像公司,无论是中医、西医还是内科、外科,业务能力都是需要长期的工作经验堆出来的,仅仅只看过几套教材,哪怕一字不落全背下来也不行。非专业出身的叶行确实很难插手,所以才想着另辟蹊径。

但是心理治疗专业同样不简单,所以叶行才会来聘请自己。至于叶行还有什么其他目的,既然他没说,丁齐也就没追问。

境湖博慈位置离境湖大学有些远。丁齐记得自己曾经来过这一带,印象中这栋六层楼原先是一家三星级经济型酒店,如今却改造成了医院。很多病房干脆就相当于宾馆里的标准间,这可比公立大医院舒服多了。

叶行带着丁齐参观了各科室,这是一家特色专科医院而不是全科医院,所以挂的牌子是“健康医疗中心”。

丁齐见到了周院长和龙副院长,他们的态度很热情、很礼貌,但丁齐也能看出礼貌中有些刻意的疏远。叶行介绍丁齐的时候,两位院长都连称久仰,只是这“久仰”听着总令人感觉有些令人别扭。在真正的专业领域内,丁齐出的可不是什么好名。

然后叶行又带着丁齐参观了心理专科门诊,除了丁齐这里还有另外九名“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认证考试国家已经取消了,所以在这里干脆都叫心理医生吧。

有七名同事是原先考证培训机构的老师,他们都是有心理咨询师证书的。虽然国家的职业资格认证已取消,但已颁发的证书依然有效。另外两人,也是叶行特意从外地聘请的有执业经验的心理治疗师。

这些人对丁齐都很好奇,尤其是那几位培训教师,感觉明显很佩服他,而那两名心理治疗师的感觉却好像如释重负。丁齐只做心理医生,并不想成为专科门诊的管理者,主任、副主任啥的就不兼任了,该怎么安排是叶行自己的事。

参观完毕之后,医院的资质没有问题,手续上也很正规,丁齐便到办公室签定了聘用合同,暂定一年,到期后若无其他异议便可继续顺延。

条款很明确,没有写包吃包住这样的字眼,但提供宿舍和专车写进去了,甚至还有油费自理、交通事故责任自负这样的细节条款。丁齐当然希望合同里能写清楚具体待遇,而且写得越细致越好,检查之后没什么问题便签了字。

签完合同后,叶行对丁齐道:“走,去看看我们给你提供的宿舍。”

宿舍离医院不远,七层的单元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丁齐的宿舍在四楼,打开门就吓了一跳,有五个姑娘竟然在客厅里列队躹躬道:“丁老师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