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
第二十一集 唐三的第三魂骨
第467章 月轩、姑姑(上)

唐昊淡淡的道:“你现在这样气息流于外,如何能够在魂师世界中隐藏自己?当你铅华洗尽的那一刻,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也只有到了那时候,我才能决定我的未来。”

铅华洗尽?唐三有些呆滞,但他却并没有多问,只得跟着父亲悄然离去。

擦干泪水,胡列娜静静的走下所在的山坡,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她的脸色渐渐变得平静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感情用事的权利。

从小父母双亡,是武魂殿抚养她和哥哥长大。是武魂殿培养了他们。让他们拥有了现在的一切。老师在自己身上付出了多少,胡列娜很清楚。

单是这份恩情,就是这自己一生也还不清的。

所以,在她举行成年礼的那一天,就已经发誓,要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武魂殿。

感情这种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是奢侈的。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来自于昊天宗。

她不敢再多想,也只有让自己不去回忆与他走过地狱路那短暂的时间,她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丫头。”有些尖锐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胡列娜抬头看去,两个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她。

看到这两个人,胡列娜的心情不自觉的又激动起来,两年了,终于不用在杀戮中求生。

“鬼长老、菊长老。”

这两个人,正是鬼斗罗鬼魅,菊斗罗月关。教皇比比东派遣两大封号斗罗在这里等待胡列娜。可见对她的重视。

菊斗罗微笑道:“恭喜你了,丫头。你能成功走出来,就是最大的成功。回到教皇殿,我们为你庆贺。”

鬼斗罗看上去依旧是那么虚幻,上前摸摸胡列娜的头,道:“我们走吧。教皇陛下一直在等你。这两年,她曾经来过三次,每次离开时,眼神中都充满了失望和担忧。我想,她见到你回来一定会很高兴。”

胡列娜眼睛一热,想起老师对自己的种种,心中对于唐三的情感终于被压了下去。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跟随两位封号斗罗朝武魂殿而去。

她根本不知道,在她与唐三离去后,整个杀戮之都已经渲染上了一层恐怖的血色。

十天后。天斗城。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但唐三还是没有从杀戮之都的氛围中恢复过来。两年警惕的生活,令他养成了怀疑一切的习惯。

尽管那积蓄庞大的杀气已经内蕴于昊天锤之中化为杀神领域,但他整个人还是经常会处于极度的紧张状态。

唐三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好,但两年来形成的习惯,以及在黑暗世界中的生活又岂是那么容易恢复过来的?

再次来到天斗城,他在杀戮之都变得冰冷的心才略微恢复了几分,不过,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带自己来到这天斗帝国的首都。

幸好,现在自己的外形变化那么大,就算在天斗城遇到熟人恐怕也没人能认得出自己。

唐昊带着唐三向城内走去,父子二人的组合显得有些奇怪,尽管唐三也是身穿布衣,但气质、外貌改变后的他还是很容易被人注意。

英俊的外表,略显苍白的面容,内蕴而高贵的气质还有身上无形中会散发出的冰冷煞气,都会令人注意几分。

而唐昊则依旧是那副落魄的样子,对于自己的外貌,他始终没有修饰一下的样子。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那双昏黄眼眸中的死寂。早在唐三母亲去世的时候,唐昊的心其实就已经死了。

一直走到天斗城中心最繁华的区域,唐昊在一栋高大的建筑前停下脚步。

唐三下意识的跟随父亲目光朝面前的建筑看去,这是一座高达五层的小楼,哪怕是在天斗城中,这里也算得上是很高的建筑了。这座楼的首先给人的感觉就是清雅。

整体建筑风格略显古朴,匾额上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月轩。

来往进入其中的行人并不多,但能够看得出,进出这里的人,都是衣着华贵或是气质极佳之辈。男女皆有。

“爸,这是什么地方?”唐三问道。

唐昊淡然道:“这就是给你洗尽铅华的地方。走吧,进去。”

说着,唐昊率先朝月轩走去。

两人刚走到门前,却被拦了下来。两名身穿青衣的青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两名青年看上去颇为英俊,一身整洁。各自抬起一只手,拦住两人的去路。

左侧青年一脸平静的道:“对不起,二位请留步。月轩不接待衣衫不整之人。”

唐三皱了皱眉,虽然他也衣着朴素,但却十分整洁,显然,对方是在说唐昊了。很自然的上前一步,唐三抬头看向站在台阶上的两名青年,清冷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闪开。”

两股无形杀气瞬间吞吐,那两名青年宛如触电一般跌退。再看唐三时,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相顾骇然。

他们连魂师都不是,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刚从杀戮之都而来,全身杀气盈然的唐三呢?

唐昊看了儿子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大步向里面走去。

唐三跟随在父亲身后,一同走入了这座月轩。

先前跌退的两名青年只是感受着唐三身上散发的冷意,就再没有上前阻拦的勇气。

直到唐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他们才长出口气,却都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襟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其中一人慌忙朝月轩后面跑去。

走入月轩一层,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影壁是用上好的黄杨木雕刻而成,散发着淡淡的木香,影壁前,两株高达三米的异种兰花散发着淡淡幽香。虽然只是一步跨入月轩,但也似乎能够隔绝外界的烦杂。

绕过影壁,是宽阔的厅堂。地面上铺着变长一米的灰色方砖,周围全部是由各种昂贵木材制作而成的摆设,正面一张宽阔的桌案后,几名衣着朴素,却相当秀气的少女正站在那里。在桌案两旁,各有一道考究的木制楼梯。

看到唐昊父子,那些少女明显有些惊讶,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衣着像唐昊这样的人能够进来。

唐昊缓步上前,走到桌案前,向为首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道:“告诉月华,故人来访。”

少女愣了一下,秀眉微皱,“您是……”

唐昊双手背在身后,“你就对月华说,圆月残缺时,依稀故人来,她就知道我是谁了。”

看看唐昊,再看看唐昊身边的唐三,或许是被唐昊那淡漠的情绪影响,少女眼神略动,点了点头,道:“请您稍等。”说完,她快速的顺着旁边楼梯上楼而去。

时间不长,略显嘈杂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听到声音,唐昊不禁眉头微皱。

一共四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其中一个正式之前在门口的两名青年之一,另外三人中,一名是身穿紫色长衫的中年人,另外两名身材瘦长,穿着蓝衣。看上去年纪与那为首的紫衣人相差不多。

紫衣中年人目光落在唐昊身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丝嫌恶之色,再看看唐昊身边的唐三,走下楼来。

之前的高挑少女在四人下楼后也跟了过来,指了指唐昊,低声向紫衣人道:“总管,就是他要找夫人。”

紫衣人点了点头,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傲然,并没有完全下楼,而是站在楼梯上朝着身后的两名蓝衣人道:“月轩只接待雅客,请他们出去。”

两名蓝衣中年人点了下头,快步下楼,他们下楼的速度很快,但却没有给人急促的感觉,反而像是很有节奏。每走出一步,他们身上散发的魂力都会增强几分,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唐三很自然的上前一步,看着上面那甚至不屑于看自己父子一眼的紫衣人,他能够想到的形容只有狗眼看人低。

两名蓝衣人很快来到唐昊父子面前,左侧一人道:“请离开这里。”

唐昊淡然道:“我要是不离开呢?”

蓝衣人目光投向上面那被称为总管的紫衣人,紫衣人挥了挥手,“还用我教你们么?请他们离开。”

两名蓝衣人顿时动了起来,分别抬起手,抓向唐昊父子。唐昊看向儿子,道:“不要杀人,不要毁坏这里。”

唐三动了,他只是踏前一步,那两名蓝衣人就同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他身上传来,两人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将探出的手抓向唐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