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五十九章、一砂一世界

游方在清晨太阳初升时于魔鬼城的中央遭遇了安佐杰,一番激战中戈壁上起了沙尘暴,游方手刃安佐杰却被狂风卷走,落在魔鬼城的边缘。当他穿越风沙来到这间石窟中定坐时是正午,也恰好是韩知子等人在敦煌郊外被沙尘暴所阻的时间。

游方在石窟中定坐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在一个时辰左右,一片寂静中神念精微感应天地的咆哮,直至沙尘散去。这场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当最后一缕风尾打着旋消失在魔鬼城中,尘埃落定,炙烈的阳光又洒向苍茫大漠。

游方站起身来走到石窟门口,再度向着那位高僧行礼下拜,就如拜这安宁不动的天地山川、神念合形的娑婆世界。然后他转身走了出去,远望阳光下的大漠戈壁,寂静中熠熠有辉,那肆虐的沙尘已毫无痕迹可寻,入眼是多美的景色!

他是从天上飞过来又穿越了沙尘暴,但背包一直牢牢的背在身上,这个背包伴随他走过千山万水,双肩背带仍然完好,横带也牢牢的扣在胸前。游方解下背包打开,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最后一瓶水,先润了润唇喉,然后细细的抿饮。

他默默运转心盘测算了一下方位和距离,决定直接走出魔鬼城,往南偏东方向穿越沙漠到达戈壁边缘,就是来时停车的位置,希望那辆经历沙尘暴之后的越野车还能开,不能开的话步行走到公路上也可以。

游方走向归途,沙丘上留下一行浅浅的足迹,起起伏伏间不紧不慢,每一步的步幅几乎都是一样的。就这么默默的走了一个多小时,他突然扭头看向正南方,耳中隐约听见了马达轰鸣的声音。

时间不大,一辆摩托车出现在远处的沙丘上,骑车的人满面风尘,远远的看见游方就惊喜的喊道:“游大哥,谢天谢地,找到你了!……这要是让你跑丢了,我回去之后怎么交待呀!”

游方也喊道:“小闲,你怎么会在这儿?”

说话间华有闲已经来到近前,跳下摩托车答道:“那些风门前辈去接应你,遇到沙尘暴没法过来,我听说了之后也很担心,问曹锦大哥弄了一辆摩托,等风沙小些就直接穿过来了,真走运,还没到魔鬼城就遇到游大哥了,你没事吧?”

游方现在的样子好似经历了一场洗劫,外衣的一条袖子没了,两只裤管也碎成了喇叭花,鞋帮子上破了几个洞,都能看见脚指头。他左耳垂结着血痂,脸上以及露出破裤子的腿部皮肤上有细细的红丝,仔细看是被风沙擦伤的痕迹。

他的模样虽然有点“惨”,但神情却一点都不狼狈,气度雍容精神饱满,华有闲上上下下瞅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游方有什么不妥,终于松了一口气。

游方也在打量华有闲,他满身的风尘,连衣褶内都是细沙,显然是在沙尘暴没有完全停歇时就闯进了大漠。再看他骑的摩托,与游方当初骑到松鹤谷的那辆派出所的破摩托很有一比,痕迹斑驳连漆都掉得差不多了,就这么随手扔倒在沙丘上,轮胎还在打着旋。

也不知曹锦从哪儿找的这辆摩托借给华有闲,看上去虽然又旧又破,但保养得很好性能也是极佳,能穿越沙漠骑到这里来,看刚才飞驰的速度还挺快。摩托后座挂着两个包着黑布的大塑料桶,一边是水一边是燃油,准备的挺周到。

游方本想说:“我不是早告诉你不要来吗,你我两人不要一起涉险,你怎么不听呢?”但看了看华有闲的样子又把这话咽了回去,只是点头道:“辛苦你了,来的正好,我们回去吧,半路上还能迎到韩知子他们。”

华有闲骑着破摩托载着游方,向来路绝尘而去,这里已在魔鬼城的范围之外,地点是东偏北,属于沙漠地带,往南走就是戈壁滩的边缘。虽然已经不是魔鬼城那种怪石丛生的地带,但一望无际的沙丘间偶尔还能看见高大的如城堡状的石山。

走了没多远,游方突然开口道:“停下,前面有人!”说着话他已经跳下了摩托,转身向左前方走去。

华有闲停下摩托放倒,也顺着游方前行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远处有一座孤零零的石山露出沙丘的表面,山脚下有两个青灰色的身影正在缓缓的向这边过来。华有闲正在诧异间,游方已经迎上前去行礼道:“人生若有缘,江湖何处不相逢,欣清大师,没想到我们在这大漠中也能见面?……半半,这半年来跟随大师行游,一切可好?”

原来那两人竟是来自辽西大慈行寺的欣清和尚与牵弓派掌门王勋捷之子王由佛,当初王由佛在千朵莲花山修炼穿弓引煞术,无意中破坏了欣清和尚辛辛苦苦修复地脉灵枢之举。游方与王勋捷一搭一唱,先把他吓唬了一顿,然后“罚”他在欣清大师身边随行供奉一年,其实用意是让他跟随这位高人好好历练一番,这种机会实在难得。

欣清真的把王由佛带在身边云游苦行,前不久到了成都,还见到了楚芙、张流花等人,此刻居然来到了这戈壁滩上。方才他们应该也遭遇了沙尘暴,看情形是在那座山中躲避,等风沙止住之后这才重新动身,方向竟然是往魔鬼城去的。

欣清还是老样子,一身洗的发白还打着补丁的僧衣,单手托钵立掌还礼。

王由佛看上去有点狼狈,满头的沙子,外衣也碎了好几片,裤子上有一道口子,屁股蛋差点都露出来了,看样子穿行风沙不是那么轻松。但他此刻背着一个大包,神情还是挺兴奋的,向着游方行礼道:“兰德先生好,我跟随师父苦行来到此处,您也带着门人来此磨砺心志吗?”

游方看见王由佛就想笑同时也很感慨,悟道求索不易啊,就他自己在这场沙尘暴中的经验看,确实是难得的磨砺机缘,安安稳稳在家里坐着是不可能感悟天地之间如此玄机的,但这样的经历确实也充满了险恶与苦难。王由佛在牵弓派时,众位长辈平常都宠着,恐也不忍心让他吃这种苦头,还是他父亲能想得开,让他追随欣清大师外出苦行。

听王由佛称呼欣清为“师父”,看来已经正式拜这位高僧为师了,游方随即拱手道:“半半啊,恭喜你,拜入欣清大师门下!……这位小兄弟叫华有闲,叫他小闲就行。”

华有闲也上前行礼,这阳光下的沙漠中不是说话的地方,简单聊了几句就在此分手告辞。欣清带着王由佛刚刚走下沙丘,游方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了一句:“大师请留步!”

欣清回头道:“施主何事?”

游方走下沙丘,从背包中取出一卷东西,双手递过去道:“此物跟随我行游万里,最终回到敦煌,得遇大师是天意啊!这轴千年经卷遗书,恳请欣清大师收下,它在你手中比在我手中更合适。”

欣清在阳光下展开这一轴经卷,那苍凉而庄严的气息在大漠中无声的弥漫,这位高僧的身形神采无形中也染上了难以言述的庄严气息。展卷完毕又缓缓卷起,他没有推辞和拒绝,收起经卷看着游方道:“平凡或珍稀,于佛法本无分别,但兰德先生如此厚赠贫僧,毕竟是世间法之福缘,不知有何事指教?”

游方一笑,指着华有闲道:“指教不敢当,只是我这位小兄弟有一句疑问,想向大师请教,希望大师以此经卷中妙诣,演化缘法。”

华有闲闻言怔了怔,游方说他有疑问要向欣清大师请教,他本人可从来没提过这茬,就连遇到欣清都是个意外。但他看见欣清手中的敦煌经卷遗书,随即就反应过来,上前躬身行礼道:“大师,我曾在敦煌月牙泉边有疑问,传说中有月牙泉三宝,铁背鱼、七星草、五色砂。铁背鱼与七星草都有所指,可那五色砂又是何物呢?月牙泉就在沙漠中,但是周围并非是五色砂啊?”

他这一开口,一旁的王由佛也很感兴趣,好奇的插话道:“敦煌还有这个传说呀?师父,那五色砂究竟何指,弟子也很想请教。”

欣清的神色似笑非笑,他是在风沙中托钵而来,风沙沉寂之后,还存着大半钵浅黄带着月白色泽的细沙。他伸出左手,将这半钵沙在阳光下放到了华有闲的眼前,淡淡道:“施主请凝神细观,心相何见?”

这一幕的奇异难以形容,欣清之言如妙语声闻,景物有不变之变,元神心相所见与眼前所见奇异的融合,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这半钵砂粒,那微观处看的越来越清晰,每一颗砂粒都变成珍珠般大小,晶莹剔透,在阳光下反射出璀璨的五色光芒。

如果勉强形容其玄妙,就似在高倍电子显微镜下将砂粒放大细观,但情形又非完全如此,不是言语所能尽述。原来那些砂粒是如此纯净、如此美丽,简直是如梦如幻,每颗砂粒中,仿佛都包含一个五色纷呈的世界。

欣清的声音在耳边平静的传来:“五色砂,就在月牙泉边、就在你走过的大漠中,看见了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