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九章、永远的宗师(下)

刘黎交待的,就是向影华对楚芙等人说的话,其中还有游方的补充,这一老一小扯谎的功夫不比秘法修为差多少啊。刘黎托向影华转告的是他的“后事”,同时也是对赶来相助众人的谢意。

首先就事论事,别忘了五派共悬花红,唐朝尚今天伏诛,按江湖规矩,应该是亲手杀了唐朝尚的刘黎拿一半,所有参与协助的人分另外一半。这笔花红对于一个人来说当然是一笔巨资,但赶来相助的有十六名各派弟子,分其中的一半,每个人所得虽不少但也不算很多。

这里的大部分人并不在乎这样一笔花红,要不要无所谓,有些还是他们自己出的。但江湖中人没那么矫情,该拿就拿,这也是一种功业的象征,不辜负共悬花红本来的意义。刘黎既不缺钱也不贪财,但他仍欣然而受自己所得的一半,留与下代地师。

连刘黎本人都接受花红了,其他人也不必拒绝,不论多少都是传扬江湖的美谈。

刘黎还托传人向此番相助的江湖各派表达谢意。他有很多私人收藏,包括各种秘法器物,在各地搜集的物性特异的物件、古玩,自已行游天下修习密法的印证心得,还有历代地气宗师的山水笔记以及传承的遗物,这些当然传给了当代地师。

当代地师整理其中与各派传承有关、秘法修炼中或可借鉴之物转赠风门各派,场合嘛,将在答谢各派的酒宴上,那也是他正式以地气宗师的身份第一次亮相的时候。这手笔可是很大啊,远远超出那五派共赏的花红,各派弟子就算不贪求也是充满期待。

……

在峰顶上刘黎交待这一出的时候,游方忍不住问道:“我知道您老人家有海外存款,是当年散尽家财时忘了,后来设立了信托基金。这些东西又是怎么回事?可不是一般的埋伏啊!”

刘黎微微一笑:“我散尽的是身边乱世中所得浮财,还有我刘家的田产,但历代地师传承之物与秘法器物怎可轻易与人?这些东西其实我早就交给你了,在我的重庆老宅中,有一条地下密道通往附近山腹,山中有密室,密室另有出口。上次你没去,我本想考考你能否找到?若是不得法,把房子拆了掘地三尺也是发现不了的,就算发现密道痕迹也到不了密室。”

上次在重庆,因为种种意外游方没去刘黎的老宅,但在他动身去重庆之前,刘黎在广州托华有闲送来一个盒子,里面有一串钥匙和几件稀奇古怪说不清用途的小玩意。钥匙自然是开门的,而那几个稀奇古怪的物件也是“钥匙”,开启密道机关所用。

密室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刘黎并没有一一细说,只是让游方恢复神念之后自己去整理,估计零零碎碎的不少,比如那把曾斩杀唐朝和的大陌刀应该就在其中。至于拿哪些东西送人,由游方自己决定,历代地师的传承器物以及重要典籍当然自己留下,挑选其中与各派传承有关、或有可借鉴帮助之物转赠,游方当然不是小气人。

游方将选择合适的时机,在一个由他召集的聚会中,手持量天尺正式亮相,再来上这么一出,那将是隆重的不能再隆重,江湖上恩威声望无双。如今很多人虽然已知道他是刘黎的弟子,但江湖上并没有公开宣布他就是这一代地气宗师,需要这样一个“仪式”,老头给徒弟铺的后路实在太好了。

刘黎本给游方写了一封信,假如他死了,游方自能看见这封信读懂师父的秘嘱,但现在还是当面交代更清楚。

……

向影华还告诉各派同道,刘黎坐化后的遗蜕就安葬在璇玑峰,不立茔丘归于天地山川,这是他早就选择好的归宿地。唐朝尚等人就算在此地陪葬了,生煞相化、阴阳消长,归散于地气之中。

至于兰德先生受伤的消息要严格保密,回去后只说刘黎神威无比格杀唐朝尚,其余的事情不必多言,待到兰德先生完全无恙再召集各派同道聚会答谢,届时当代地师将正式亮相于江湖。各派同道回去之后,暗中搜查无冲派余孽,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检查山中遗体时,并没有发现安佐杰,要么是他没来,要么就在临阵脱逃的那一拨人当中,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更值得警惕的是,山那边今天还来了一位神念高手,展开幻法大阵险些逼退拦路的千杯前辈,此人应是一名女子,却没有暴露行藏,见势不妙已经逃去,这也是重大的隐患。

兰德先生在峰顶治伤不可受任何惊扰,大家不必登上峰顶,激斗之后守在山路上休息一夜,明日结阵下山在前方开路,掩护随后下山带伤的兰德先生悄然离去。向影华与千杯道人则留在峰顶断后,如此方能万无一失。

前面的话是刘黎的交待,至于下山的安排是游方的主意,不是为了掩护他带伤离去,主要是为了悄悄送刘黎下山。刘黎未死却神功散尽的消息一定要保密,倒不是不相信楚芙等人,但知道的人多了难免有泄露的可能,那么老头的处境就危险了。

向影华恐怕是天下最不会撒谎的人,她只是按照刘黎与游方交代好的原话转述,并无一字修饰与添枝加叶的解释,说话时语气沉静面有深憾之色,于此情此景中却显得毫无伪饰之意,众人连质疑的念头都没有。

……

刘黎是在第二天中午被游方背下山的,老头捡回了一条命,但身体不可能恢复那么快,歇了一天吃了点东西,向影华在冷杉树下彻夜运转聚灵法阵助这一对师徒滋养形神,刘黎已经可以站起来了,但身体远没有恢复,当然不可能自己走下那险要的山路。

游方神念未复,但是身体没问题,仍是一位功夫高手,背着师父走路很轻松。只是来时那条山路他也不可能再走回去,下山还是选择了相对平缓好走的另一条路。向影华拿着他的背包,跟在身边一起下山。

楚芙等人已出发在前方顺原路返回,并没有再打照面,而千杯道人与李永隽最后下山,走的也是同一条路。这样的安排,必不可能有人截击也不可能有人追踪,没有人会发现刘黎未死且已经下山,等到离开此地之后,老头即可隐姓埋名,在江湖中颐养天年了。

在下山的路上,李永隽与千杯道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满面惭愧之色,只听她小声道:“原来郎继升长老是刘黎前辈的线人,用的是反间之计,这一枚棋子已经安排很久了吧?”

千杯道人:“其实是从五年前开始的,那时刘黎前辈在洛阳遭人设伏暗算,追查之下渐渐发现在美国隐秘传承的无冲派以及唐氏兄弟的图谋,当时朝和集团势大而且暗中牵连太广,前辈没有轻举妄动,便与郎继升秘商,让他行止有失,让无冲派有机可乘。”

事情还要从五年前说起,郎继升利用从收钱到正式入账的时间差,暗中挪用叠嶂派的资金。他拿钱出去搞短期投资,这一切都是刘黎秘密的交待。其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郎继升的本意是亏钱,然后再四处私下借钱弥补亏空,这样才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他首选炒股。

别人炒股都是买自认为能赚钱的“好”股票,郎继升反其道而行之,不看好什么品种的走势他就买什么,一心一意就是为了亏损。结果却很搞笑,三番五次下来,他不仅没赔钱反而赚了不少。

连刘黎都乐了,顺势指点郎继升渐渐“染上”赌博的“恶习”。俗话说的好,久赌神仙输啊,郎继升赌的越来越大,终于把赚来的钱全赔了进去,继续挪用叠嶂派资金填赌债,然后又在外面向人借钱补亏空,周转的窟窿越来越大。

他这么做需要相当仔细,一方面叠嶂派的账面不能出任何问题,挪用的资金要按期到账,不能让人抓住把柄,另一方面还要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幕后的刘黎当然很重要,老头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他这么玩,通过种种间接的安排总能让郎继升“借”到钱周转。

这是一个很老套但又很常见的故事,郎继升利用掌握财权的机会挪用资金搞投资,赚了一大笔钱之后又学会了赌博,最终负债累累。再后来大约是三年前,终于有人与郎继升在赌桌上搭上线了,开始输给他不少钱,最后赢了他一大笔,成了债主之后还愿意借钱给他补亏空,这套下的越来越深。

接下来的事不用千杯再解释李永隽也明白了,一定是无冲派的人有意为之,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刘前辈让郎长老这么做,就料定无冲派一定会找上门吗?”

千杯道人冷哼一声道:“这就叫功夫不负有心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唐氏兄弟既然要报旧仇,对付地师与风门七大派,怎可能不盯着叠嶂派的动静?第一个发现问题的肯定是他们,若无歹心也就罢了,若有图谋怎会错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