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八章、尘埃归处(下)

唐半修在无冲派类似于内堂总管的身份,但朝和集团的核心分子对他的称呼是总教练,姜虎的神枪绝技就是他教的,然后指导姜虎再去训练其他的手下,他本人的枪法如何可想而知。他在朝和集团是专门负责行动的,这个组织能在北美站稳脚跟发展壮大,唐半修当然也是身经百战。

论秘法修为他可能比唐氏兄弟还差了一线,但论临敌实战的经验,他是整个无冲派中最厉害的,真要与人动手,唐朝尚对唐半修是最放心不过的,才会把那么重要的“后事”都托付给他。

唐半修第一眼就认出了九星派的十二杖阵法,知道此阵最大的特点在于进退一体,假如完全展开之后相当于十二人攻守合一,必须同时击败十二个人才能破了阵势。而这十二人都是高手啊,若凭他一人之力单打独斗,破此阵想都别想。

只是想凑齐这样十二名高手,而且能做到全心同进退实在是太难,假如其中有人未达移转灵枢之境,或者各个阵枢位置的人彼此修为相差太远,则不能尽展阵法的玄妙。就算九星派当初十二堂堂主齐聚时,也不可能布成今日这种阵势,而青山湖那一场内讧大战,沈慎一虽然率领他这边的弟子也布了阵,但威力并没有真正发挥出来。

可是今天的游方却办到了!

但此阵并非毫无破绽,最主要的弱点有两个,一是布阵的大部分人并非九星派弟子,传承根基各不相同,十二杖阵法虽然准确无误,但运转神识还是有所不同,配合并不纯熟,大阵运转之初并非浑然无隙。二是处于中枢位置主阵的沈四宝不是所有人当中功力最强的,甚至是相对偏弱的。

如果让功力最强者主阵,应该是鸣翠谷的熊居仕、八宅派的梁广海、消砂派的苍岚这些人,但他们并非九星派弟子,参与布阵没问题,在中枢位置运转十二杖阵法却不合适。

唐半修看出来了,假如换种情况对面十三人一起动手混战,就算安佐杰也在,他们这边也无胜算,无非是他与安佐杰这样的绝顶高手杀伤几名对手自保离去,两败俱伤之局难免,大部分手下恐怕就要葬送了。但等阵法完全展开之后,想逃都难了,因为对方是一体的,他与安佐杰联手也不可能同时击倒那十二人。

现在安佐杰不知去向,他唯一的机会就是趁阵法没有形成浑然之势时打倒沈四宝,引发一场混战,他至少可以伤敌脱身。

唐半修手持软剑飞扑开枪,一连六枪把弹匣打空,每一发子弹都依附着狂爆的神念之力。世上一流的格斗高手总有类似的特点,游方当初在青山湖对付安佐杰展开的幻法大阵,也是差不多的做法,而此刻的唐半修比当时的游方更凶悍。

假如换一种场合,沈四宝独自一人遭遇唐半修这种突然的袭击,估计性命危矣。但此刻他在十二杖阵中,唐半修一拔枪,楚芙手中的牵机箭便从上到下朝山坡一划,地气灵枢似乎被切开了一线缺口,恰恰是十二杖大阵未完全运转的一丝隙处。

六声枪响将沈四宝接连震退六步,嘴角渗出了血丝,其余十一人也被震的连移六步,却是朝着不同的方向,阵式未乱从两侧将沈四宝护在中央。这六发子弹一枪都没打中,或发出烟光滞空缓缓落地,或在四面如山峦盘旋的灵枢移转中不知飞向何处。

唐半修没有打倒沈四宝,而十二杖阵法已经完全展开,但他却争取了一线时间冲到了阵中近身处。楚芙手中的牵机箭一横一划,十二名布阵高手的神识自然有感应,以沈四宝为中枢同时举起法器向着唐半修的方向一划,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将这个最危险的高手与其他六名手下分隔开,不让他们在阵中结阵。

只要解决了唐半修,另外六个根本不足虑。

唐半修争取的也是同样的机会,六名手下已紧随其后冲到了阵中,他见对手有如此企图,将最后一发子弹打完随即便一抖手中软剑,无数道银色丝光发出,就似这柄剑幻化成万千把延伸的剑刺向四面八方,沈四宝等人都觉得耀眼的无数剑尖射向自己。

这是幻法大阵,唐半修身为无冲派总教练当然精通此技,此刻毫无保留的激发神念迸射,他的六名手下也淹没在这漫舞的银色剑光中,齐刷刷向外挥出六根三棱形的尖刺,尖锐的神识之力也如箭而出。唐半修结阵成功了,他以幻法大阵为掩护和干扰,六名手下在幻法中展开反击。

楚芙不禁暗赞一声,这个唐半修生死之间的判断极为准确,反应已经快到了极致,做出的也是最合理的选择,是在争战杀戮磨练出的绝顶高手啊,高明的不仅仅是密法修为!他竟然没有被十二杖阵法与他的手下分开,而且展开的幻法大阵也能融合手下的神识之力,在虚实之间变换。

若论放手搏杀,楚芙自然没法与唐半修相比,但论观阵的临敌反应,也是一点都不慢。牵机箭在手中划圆,十二杖阵枢移转,周围的山峦也似虚虚实实恍然旋转,每一个人的身形都看不清了,好像都退到了很远的地方,灵枢之力层层包围唐半修展开的漫舞银光。

幻法大阵虽然厉害,但天时地利都不占优,十二杖阵法环绕,耗也耗死唐半修了。唐半修在阵中面对十二名高手浑然一体的包围攻击,他能支持多久?一旦露出破绽便是落败之时。

唐半修身边这六名手下,并不是无冲派最精锐的高手,最精锐的高手都被唐朝尚带上峰顶了,但这些人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心腹,对他绝对是忠心耿耿,他的号令甚至比唐氏兄弟更管用,按古语来说就是私人死士,因此在这种局面下还能团结一心没有仓惶四散。

唐半修见自己虽然成功的集合手下展开了幻法大阵,但已经身处死局之中,并没有半点纠缠拖延的意思,发出一声大吼,那漫舞的银光突然朝天收拢,挥剑就向一个方向斩了过去,目标竟是身处阵中却并未列阵的楚芙。

十二杖大阵攻守一体固然神妙,但毕竟是一人融合其余十一人的神识发动,变化运转若想浑然一体,协调反应就没有那么快,因此最大的威胁是在一旁以牵机箭指挥阵法变换的楚芙。此时已无法向沈四宝发动单独的攻击,那么格杀楚芙就是最合理的选择。

这一击堪称惊天动地,幻法大阵所有的威力都攻向一点,唐半修等人的身形露了出来。他面朝楚芙挥剑,而身后六人围成了一个半圆形,背对唐半修各持尖梭向外。那万千道细长的银色剑光在空中合一,竟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银蛟,咆哮着直冲而去。这已是幻法神念之威的极致。

这是唐半修毕生功力所聚发出的最凌厉一击。十二杖阵法守护严密,自然不可能让楚芙遇险,就听嗡鸣之声低沉震耳,身处其中仿佛全身的经脉都会寸断。楚芙面对飞扑而来的银蛟身形未动,转手将牵机箭向下一引,无声无息的插入了面前的檀木茶桌中,十二阵枢之力皆受此指引,在她身前不远处合击。

就像引爆了看不见的炸药,幻化的银蛟瞬间灰飞烟灭,但唐半修却冲了过来,眼看距离楚芙已经不到两丈远,手抖软剑发出咝咝之音,而他身后六人也随之一体保持阵形未变,他要近身格杀。楚芙所在是十二杖阵法中唯一的弱点,假如冲到近前拿下此人,也可让对方投鼠忌器。

那女子就在眼前不远,却突然有红蓝黄三色光芒闪现,化作一团白色的光圈,这白光不耀眼却有一种弥漫的力量,能冲入神魂使人瞬间不能思考,连全身都会失去控制。三元派掌门大弟子罗斌手持一杆阵旗挥身而过,旗杆上镶着辰红、雀蓝、雄黄三色晶石,正是游方所赠,他的秘法最擅冲击人的神魂。

剑芒与白光撞击并未让唐半修眩晕倒地,却让他的身形一缓,紧接着唐半修前扑的姿势突然硬生生的被定住了。一左一右牛金泉和慕容纯明联袂挥动法器,仿佛有一座山从空中压了下来,山势倒转层层叠叠,好似随着唐半修的剑意有无穷无尽的变化。

唐半修又吼一声突然退后,手中剑往面前的草地上一劈,似有黄色环光被击散,原来是慕容纯明和牛金泉一闪既没,熊居仕出现在楚芙的身后,手挥一支六爪黄龙玉,施展的是画地为牢秘法。

这些高手非常有特点,他们虽然布成十二杖阵式,但临敌所发动反击的还是各派的看家秘法,配合的却非常神妙,合力将唐半修击退,破了此人此生最凌厉的一击。唐半修一击不成随即率众后退,他已然明白今日无论如何也破不了这十二杖大阵了,楚芙等人是不想有意外伤亡才用了这种一体围困的方式,让他束手待毙。

但唐半修怎么肯死在此地呢,他还有最重要的任务未完成,或许安佐杰已经被这伙人杀了,但无冲派的传承信物还没有交到阁主手里。身形后退中唐半修做了也许是他此生最壮烈的一个决定,他将手中的剑扔了出去,那被击散的银蛟又重新出现,仍是如虚如实之幻法。

银蛟发出咆哮之声,绕着唐半修等人盘旋而起,六名手下同时一举尖梭,空中发出一声闷雷之音,那幻化的银蛟又炸裂成四散的光芒,漫无目的的激射而开。这一招唐朝尚在峰顶上也用了,但当时无神念之力展不开幻法大阵,只是用内劲震碎了手中的软剑。

如此变化真正的威力在唐半修手中使了出来,软剑同样被震碎,向四周漫射的不仅有神念幻化的银色锋芒,还有数十段软剑的碎片,这是最难防的,唐半修已不求自保只求能伤人,这是最后困兽之斗。

有几枚碎片打在了他的手下身上,透体而过带着血光,但这些人已经用不着谁施加更多的伤害了,因为就在方才举起尖梭之后,他们随即口喷鲜血委顿于地。在唐半修的激引下,他们瞬间激发了所有的潜力,形神受到的冲击巨大。

唐半修是唐家兄弟的死士,而这六人也是他的死士,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舍命奋起一击,这种对手还真是可怕!

四面山川发出龙吟之声,形成逼迫合围之势,那是沈四宝晃动撼龙令,合所有人的神识之力一体挡住银蛟炸裂的威势。沉闷的雷鸣、凄厉的蛟哮、清越的龙吟声混在一起,唐半修等人的立足处仿佛是爆发了一场风暴,尘土飞扬向空中卷起,大部分爆发的力量冲向了半空。

倒地的六人自然活不下来,在如此巨大的压迫下全身筋骨寸断,然而唐半修却不见了!

这时楚芙突然闭上了眼睛,秀眉双梢轻轻一挑,举起了手中的铜雀银镜,镜面朝天发出白色光韵,照破风暴尘土卷起的迷雾,元神心像能见天空中有一人如大鸟已滑翔而过,正是唐半修。

唐半修没长翅膀,秘法修为再高也不会飞,他是拼命了,借助神念爆发之力将自己卷到了半空,紧接着十二杖大阵灵枢反卷与幻法爆发相击,巨大的冲击力向着天空散开,他就是借着这一股爆发之力飞了出去。

这是他唯一能够逃出去的方法,不仅当场牺牲了六名手下的性命,本人也受了重伤。

灵枢冲击四散的场合,神识受扰,阵中的人一时之间谁也不清楚他的位置,只有观阵指挥的楚芙及时查觉到了,然而想把他拦下已经来不及了。楚芙反应也挺快,猛一挥手把铜雀银镜扔向了天空,此物就似一柄精致而小巧的平底锅高高的飞起,正拍在唐半修的胸腹之间。

半空中有一声闷哼传出,伴随一团血雾,铜雀银镜打着旋又落了下来,楚芙站起身恰好抄手接住,而唐半修的身形已经落入后方的密林,他终于冲出了十二杖法阵的包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