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八章、尘埃归处(上)

江湖上早有传闻兰德先生擅使双枪、枪法如神,最早是源于他杀了孙风波的误会,但那时游方根本不会玩枪,更别提什么枪法了。后来在芙蓉谷怜心桥见到姜虎的神枪绝技,游方颇受启发,在各种大场面时常携枪在身,私下里也操练过各种枪械。到今天虽无神识之力,全凭枪法,小游子已是弹不虚发,真的可称枪法如神,而且他左右手都可以开枪。

游方追到石林外的草甸边缘,看见了逃遁的对手,逃的不止唐朝尚一个,一共跑出去四个人,唐朝尚跑的最快,还有另外三名手下跟在他后面,看来都是功夫很好反应也挺快的心腹精锐,没有和游方硬拼而是护着唐朝尚企图冲下山。

游方收剑入鞘,站定脚步双手托枪便射,把弹匣里剩下的三发子弹全部打空了,却只打倒了一人。这不是枪法的原因,那几人中跑的最慢的已经在三十米开外,理论上还在手枪的射程极限内,但用手枪打这么远的目标,就算是神枪手也得靠运气,此刻无法运用神念依附于子弹的秘技。

仓促间对方也有一人拔枪还击,游方连闪都没闪,单手持枪边跑边往身后打,还没法运用神识,这种距离连大象都打不着。子弹一打空,游方随即纵身向前便冲,猛一挥手将枪扔了出去。这柄黑黝黝的手枪带着凌厉的风声就像出膛的炮弹,正砸在几十米外持枪那人的额头上,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脑壳陷进去半边。

在这种距离,游方灌注内劲的暗器手法,实则比手枪子弹的威力更大、射程更远。游方也着急了,他可不能让唐朝尚等人穿过草甸冲到另一片石林中,过了那片石林就是下山的道路,他拔脚急追又扔出两样东西。

一枚呼啸的铁狮子砸在中枪倒地挣扎那人的后脑,秦渔也化作一道寒光飞去,穿过另一人的后心从胸前飞出,堪堪在唐朝尚身后不远处落地。游方从没想过会把秦渔当作飞刀来使,但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有一人挡在唐朝尚的身后,游方想的是一剑穿两人,可是飞剑斩杀一人劲力已衰。

唐朝尚跑的可一点都不比游方慢,口鼻带血乱发蓬张,危急时刻已经激发了所有的潜力,眼看就要钻入另一片石林中,游方追至不及。

恰在此时,传来悦耳的手链鸣响声,从峰顶的草甸边缘发出,迎面却有一股力量挡住了唐朝尚的去路,无形漫卷似有实质。向影华刚刚赶到峰顶边缘,就看见游方与唐朝尚一追一逃的态势,虽然离得很远,立即运转神念尽量挡住唐朝尚。

唐朝尚大喝一声目眦欲裂,双肩一耸立掌前劈,向影华毕竟离得太远,若在平日就算不用神念,唐朝尚运劲直冲也能闯过去。在此刻若无追兵,唐朝尚虽然身形受阻费些功夫,但在向影华赶到之前也能逃入石林,可惜后面还有游方。

听见手链之音,游方就知道是向影华来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毫无保留,用尽全力也不能让唐朝尚逃出视线之外,顺手就从怀里掏出一件紫红色沉甸甸的东西,运足劲力抛了出去。量天尺划过一道弧线,带着呼啸的劲风,正砸在五十多米外唐朝尚的后背上。

游方在树下接过量天尺随即拔剑起身,将此物揣进了怀里,此刻身上什么家伙都没了,子弹打空了枪也扔了,铁狮子和秦渔都出手了,最后把量天尺掏出来当板砖轮了出去。

量天尺砸中后心,发出一声闷响,如巨锤击中败革,唐朝尚喷出一口血雾向前飞了出去,身形仿佛又受到无形之力的阻挡,不可思议的凌空停滞挣扎,然后摔落在一片尖锐的低矮乱石中。量天尺砸中的余劲犹在,他胸腹被石梭刺穿,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说。

量天尺是自古地气宗师历代传承信物,也是风门之祖杨公亲手打造的法器,上面有风门各派秘传法诀的图谱和见识灵引心印,未达神念合形之境是不可能自如动用的,仅仅只能激发其部分的妙用。若无此物为灵引中枢,刘黎也无法运转那天人合一的无名大阵。

历代地师除了传承仪式之外有没有人动用过量天尺?无人知晓。若是动手有的是各种法器利刃可用,一般不可能取出如此珍贵的传承信物,它的出现往往只是一种象征而已。

不过历代祖师爷恐怕也想不到,当代地师游方刚刚接过量天尺,立刻就动用此物。唐朝尚死在了量天尺下,却不是因地气宗师的秘法,而就是被这一方镇尺硬生生的砸死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游方却没有再多看唐朝尚一眼,飞身上前拣起量天尺,又转身从地上收回了秦渔,然后迎向了草甸边缘,向影华已经飘身形赶了过来。

“影华,你怎么来了?”

“刘黎前辈上次造访松鹤谷时已有秘托,告知我将有大事,届时请我来帮这个忙,并且嘱咐我事先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包括我二叔也包括你。……兰德,恭喜你,终于成就一代地气宗师,刘前辈怎样了?”向影华抬起头看着游方说话,明媚的眼波中似有千言万语欲诉未诉。

刘黎挺贼啊,早在送鹤翅风笛到松鹤谷的时候,就已经告诉向影华他将举行地师传承仪式的安排。若在天下找一个最值得信任,最不必担心秘密会被外传的人,除了他的弟子游方之外,只能是这位月影仙子了。

连游方都以为向影华仍在松鹤谷闭关,而且刘黎要他找高手来结阵要求都有移转灵枢之境但修为不能相差太远,向影华显然不太合适,所以游方也没通知她,却不料人家早来了。

其实游方穿过山路登上峰顶时有感应,总觉得有人在脉脉的看着他,不是神念所查也不是有触必应之感,总之比较奇妙,当时山林里有三个人,而向影华在隐蔽处并未现身。

对于经历此地之事的所有人来说,感应那天人合一大阵的沛然运转之功,就算没有身处峰顶被阵法的威力笼罩,也一样是难得的参悟机缘,尤其对于向影华这等高手来说机会更为珍贵,她的修为境界比之刘黎也只有一步之遥,而她也是所有高手中离峰顶最近的人。

此时此地,这两人也来不及说什么儿女私语,眼神一对视便已了然,向影华是总掠阵之人,如果楚芙那边搞不定,她还要冲下峰顶去协助,但此刻她急转身,与游方一起再入石林先到冷杉树下看看刘黎的情况。

……

穿过另一片石林,便是唐朝尚等人登山的来路,这条盘旋的山脊比游方走的路要平缓许多,适合大队人马通行。两侧密林绵延山势起伏,可以潜伏很多人,只有几处地方是险要关口,唐半修率六名心腹手下隐藏在密林间的乱石后,敛神潜息静静的等待。

他们的位置很隐蔽,与峰顶的距离也比千杯道人所处的位置要远的多,能感应到那天人合一无名大阵的沛然发动,然后威力运转到极致,又突然一顿缓缓消散。山顶上的人应该是动手了,唐朝尚应该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逼迫刘黎发动阵法想斗个两败俱伤,连徒弟都顾不上保护了,而大阵却失去了控制,看来刘黎不行了。

但唐半修等人所处的位置却听不见枪声,峰顶上的法阵运转沉寂之后,便再无任何动静,没有人走下来,四面只有微风拂过山野如深沉的叹息,唐朝尚与他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峰顶上十五名无冲派最精锐的高手包括掌门唐朝尚本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按照唐朝尚事先的命令,过了约定的时辰,不论他回没回来,唐半修都要立刻离开此地赶到无冲派的秘密内堂所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

唐半修从灌木丛中站起了身,遥望峰顶眼中有泪光带着深深的无奈哀伤,神色显得踌躇无比,他内心深处无论如何也不想丢下唐朝尚不闻不问就这么走了,但命令又不能不执行。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唐半修随即做了在他看来最合理的决定——

半山路上还有安佐杰与十一名无冲派的弟子设防,唐半修决定将自己这六名心腹分成两拨,他带着三名心腹传唐朝尚的命令,亲自将安佐杰带走赶往无冲派秘密内堂,择机杀了此人。剩下的三名心腹率领其余十一名弟子返回峰顶,唐朝尚无恙便罢,若是刘黎未死就趁势一举围杀。

此决定不可谓不周到,可惜唐半修却没有想到安佐杰早已率人悄悄的溜了,这个原本应是无冲派中最倒霉的家伙,此时却成了最走运的。

唐半修无声的一招手,集合潜伏的六名手下,各持法器走回到山脊中央,转身正准备走下高坡去找安佐杰,却突然愣住了。他们潜伏选择的是相对平缓的密林地势,唐半修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不太高的半坡,朝着下山的方向延伸有一片开阔的草地,两面都是半人高的乱石丛,再过去之后还是密林,这山中本来就没有现成的道路。

这里不可能有别人啊,因为安佐杰就在前方不远处设伏拦路,可是唐半修偏偏看见了一个人,惊讶之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简直以为看见聊斋中的传说故事。

这里是自古无人迹的高山荒野,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来的地方,可此时草地上却有一张茶桌!没错,就是一张非常精雅的檀木漆面小茶桌,有一名女子席地坐在茶桌前,身穿一套颜色发白的水磨蓝牛仔休闲服,披发半散于左肩,正伸手摘下一幅宽边太阳镜放到茶桌上,然后拿起一样东西——她居然在照镜子!

这女子眉目如画,安坐山野中,周围的景色险峻森然也罢,秀丽奇雄也好,似乎都染化了窈窕雅然之韵,却是在无形无声之中,以至于唐半修转身走出密林才注意到此人的存在。她手中拿的是一柄唐代铜雀银镜,掌心大小的亮银镜面光洁如洗仍可照人。细长的鎏金铜柄,镜托处是双雀衔环的造形,而围绕镜面还有一圈莲花纹镶边。

此时此地突然看见这样一幅情景,也未免太诡异了,唐半修的几名手下不由自主都愣住了。这时就听唐半修大喝一声:“不好,结阵对敌!”

楚芙在照镜子,似乎根本没看见山坡上的唐半修等人,神情恬静不带丝毫烟火杀气。唐半修看见她的一瞬间也有点傻眼,但随即就反应过来,立刻命手下发动攻击。因为楚芙照镜子的同时,右手从茶桌上拿起了一样东西。

此物大约七寸长短,外形像带着棱尖的戈首,质地却似透明的冰雕,入手微寒泛着青碧的光泽,仔细看内部还有血丝一样的光韵在游动。唐半修虽未见过牵弓派的牵机箭,但也听说过,此刻一眼就认出来了,紧接着也认出那女子就是九星派的现任掌门楚芙,他见过她的资料,随即感应到四面山野有一股浓烈的杀机突然弥漫而来。

唐半修等人各持法器正要动手,楚芙手中牵机箭一指,唐半修突然发现自己和其余六人已经被“包围”了。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所有的对手都在山坡下,只见楚芙身后有十二人各持法器走出密林,踏步间早已结成阵式。此阵式发动如棋盘运转,山川灵枢随之移转,唐半修正在棋盘中央,周围仿佛无数森然山峦出现。

也只有高手运转秘法才能制造如此奇异的局面,楚芙等人都在山坡下方,移转灵枢之力却能将对手从四面八方包围,此刻唐半修不仅下山的路被阻挡,就连退回峰顶的道路也一并被挡住,除非他能冲出这十二杖阵法的阻拦。

唐半修的瞳孔收缩,第一眼就盯住了沈四宝。沈四宝手持撼龙令正是主阵之人,这座大阵由他激发,而其余十一人神识相融一体,合力布成一座可运转变换的浑然风水局。

唐半修真是凶悍,一声大喝之后,竟从山坡上居高临下飞身直扑而来,左手抽出一柄银色的软剑,与唐朝尚所用的软剑几乎一样,右手抽出一柄左轮手枪,运转神念朝着沈四宝连开六枪。枪声爆响,元神中的回音竟如雷鸣,大阵移转的灵枢地气一阵乱颤,他已经冲到了近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