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七章、薪尽火传

李永隽并无神念之境,功力也稍弱,她展开神识攻击不到远在山坳另一端密林中的吴玉翀,也很难直接卷入千杯道人与吴玉翀的斗法,但她可以为千杯道人掠阵,守护立足处的地气灵枢安稳。千杯与她一攻一守,依仗地势之利与吴玉翀斗了个旗鼓相当,局面竟成相持不下。

峰顶上法阵的力量似乎突然间减弱了,应是阵枢停止了激引,而法阵还在自然的运转中,所引聚的天地灵机之力在渐渐消散。这是什么情况?是双方分出了胜负结果,还是已经没有人能够再运转这座法阵,无论如何,峰顶上的争斗已经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

吴玉翀一咬牙,箜篌弦声一转,不再是金铁交鸣之音,竟变得哀婉凄清,带着一丝彷徨无奈之意。山如银蛇却不再狂舞,银光飞雾也变得婉转飘忽,看似攻势放缓,神念铺张功力已运转到极致,她又从身上取出几件东西,右手一挥扔向空中。

飞出去的是七彩晶莹的光,一共是五枚被神念激引的幻彩晶,飞向空中却不落下,那漫射的光芒让人看不清究竟是几枚晶石、在什么位置。整个山坳完全被这光华笼罩,紧接着漫天幻彩轻轻一颤,无声无息的爆射开来,四面飘舞全是细碎光毫,仿佛将这天地间的一切淹没。

银蛇黑龙皆不见踪影,千杯道人闷哼一声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身形,手中的卷风索收了回来。另一块山石上的李永隽发出一声惊呼:“长老小心!”

她提醒千杯小心,然而自己的身形却被淹没在七彩毫光中,脚下的山石也仿佛化作了光芒,立足不稳就要向外飘飞,身边就是万丈悬崖。吴玉翀以神念引爆了幻彩晶,自己受到的冲击也是极大,在这一瞬间,千杯道人被击退,而李永隽的身形完全暴露在幻法大阵中,吴玉翀认出她来了,微微一怔。

峰顶上隐约传来了枪声,而那天人合一大阵的运转已缓缓沉寂。是什么人开枪呢?山上的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在中国内地旅行,不可能背着长枪短炮一类的东西,只可能暗藏手枪。他们那种秘法高手在峰顶上的地形相斗,怎么会用手枪呢?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眼看李永隽遇险,吴玉翀只要运转幻法一击,就可让她飘落绝壁深崖。然而就在此时,吴玉翀正欲前冲的身形却突然顿住,折转向后又退入密林中。因为她听见了清脆悦耳之声,如应和箜篌的乐鸣,却将她爆发的幻法威力击散在山坳前方,同时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扶了李永隽一下。

来者只闻其音未见其人,但吴玉翀已经察觉这是随身运转的天机大阵,只能发自向影华的天机手链。此时峰顶上已是一片寂静,那天地灵枢的波动与枪声皆已沉寂,无论结果如何,都已经发生不可改变了!

吴玉翀转身拨弦,箜篌之音竟如泣语,身后银光乍现,树影云飞皆呈雾潵,如梦如烟却爆发着四散的寒意。向影华已经出现在李永隽的身边,见此情景素手一招,那脆鸣声似不是从手腕上传来,而是在天地之间引发漫空回音,银光飞雾渐渐散去,山脊上的景色又恢复了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吴玉翀走了,走的很果断干脆,引爆了幻法大阵掩护自己的行藏,在这种地形下对方一时也无法追击。若只有千杯道人与李永隽守山路,吴玉翀拼着受伤也可能会硬冲过去,但向影华出现了,吴玉翀已明白她无论如何是冲不过去了,这世上谁也别想冲过去。

换个时间地点,一对一她倒是可以与向影华放手相斗一番,看看究竟谁的手段更高一筹?但此时此地的形势,对方只需守住山路而已,她半点闯过去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还有千杯这样就算挡不住她也足以伤她的高手。

没人清楚吴玉翀离去时的心情究竟如何,她没有忘记唐朝尚最后的师命,让她不要来这个地方更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无论这一战结果如何,她要赶回无冲派秘密内堂接受传承信物,还有师父给她留下的最终任务。

此时的吴玉翀已经意识到唐朝尚一定是回不来了,因为向影华出现了,她不在峰顶协助刘黎师徒对敌,反而赶来协助千杯道人拦路,那一定是峰顶上大局已定,已经不需要她这位高手助阵了。

其实吴玉翀多少想错了,向影华也不知峰顶上的局面如何,刘黎有交待,除了梅兰德之外,其他人都不能上去。仪式进行之时,阻止任何人再上山,仪式结束之后,除了梅兰德之外,也阻止任何人下山!

向影华是掠阵的,她身处离峰顶最近的位置却没有登上峰顶,另外一条路上有楚芙率领的十三位高手结阵,这条路上有她和千杯道人,李永隽本不在刘黎的安排中。刘黎有吩咐,不到万不得已向影华不要出手,等峰顶上的法阵结束运转之后她再上去,到那时没人会是向影华的对手,不论唐朝尚带了多少高手来!

可是这条奇险山路上居然来了一位神秘高手,运转幻法大阵眼看就要击退千杯道人,而李永隽的处境危急,向影华不得不出手了。她赶到时峰顶上传来枪声,随即恢复了沉寂,此时是万万不能再让这位神秘高手冲过去的,她出手破法,而对方竟然立刻退走!

从头到尾,没人看见吴玉翀。

千杯道人饮了一口酒,掩饰不住的流露出骇然之色,问了一句:“这条路上竟然来了这等高手,幸亏月影仙子在此!难道是唐朝尚甩开手下独自从此路登山?”

向影华摇了摇头:“不是唐朝尚,听这弦声应出自一位女子之手,从未听说无冲派还有这等高手啊!……可惜未见此人,她倒是很能见机进退,知事不可为立刻便去。刚才她爆发幻法,拼着受伤也要冲过来,见我出手,秘法只运转了一半随即转攻为守,截断了后路逃遁。她是带伤走的,虽伤的不重,但也需调养几日才能完全恢复。”

说完这番话向影华也转身飘然而去,她心里着急惦记着峰顶的情况,虽然刘黎告诉她一切自有安排不必担忧,但是在近处感应那座大阵沉寂又听见枪声响起,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而李永隽站在另一块山石上不仅神色骇然,而且心中充满了疑惑,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刚才那神秘对手在最后一刻突然转攻为守,其实对她手下留情了。

尽管有向影华在后方掠阵,李永隽不会真的有性命危险,但有没有人救是一回事,对方出不出手又是另一回事,当时她的情况非常危险,对方只需顺势一击便能让她从山石上滑落,而下方绝壁伸出的乱石嶙峋如刀。

吴玉翀认出李永隽之后确实留情了,当初在南昌受了伤,照顾她的人一直都是李永隽,既然此地已事不可为,她也不想再向李永隽出手。

……

峰顶上的枪声是怎么回事?当时有好几个人都开枪了,但打中目标的只有游方。

……

刘黎神功散尽的那一刻,所做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双手向前平举量天尺,元神中传来的最后一句话是:“游成方,接过量天尺,你已是当代地气宗师!”

游方已经能动了,伸出双手接过量天尺,然后捧于尘土落叶之上,叩头拜谢。此时大阵在自然的运转散去,刘黎的双手软软的垂了下去,老人家此刻已是奄奄一息,游方的眼中全是泪光,却顾不上说别的,突然拔剑跳了起来。

以游方的功夫,从地上跳起来这个动作再简单不过了,和平常人咳嗽一声差不多,但此时却似顶着巨大的压力,全身骨节都发出一连串的爆响,感觉酸楚异常。

神念耗尽可不仅仅是不能运转秘法这么简单,形神一体,人会感到非常的困倦,就和几天几夜没睡觉差不多,几乎一丝精神头都提不起来。在此刻拔剑相斗,非心志坚韧有大毅力者不可为,武功并没有失去,但要克服这袭扰元神的极度困顿与无力感,才能保持绝对的清醒振作,游方把舌尖都咬破了。

说来也很玄妙,无神念之力,并非无神念之境,此刻的游方已经悄然迈过一道门槛,拥有“山川有情”的境界。大阵还没有完全停止运转,他可以感应的很清楚,居然有另一个人与他一样也能够起身拔剑,并且从石林中冲了出来,飞身直扑此地。

元神仍清晰有感,只是无法再动用神念攻击,游方强运内劲挥剑,秦渔仍发出一声轻吟。此剑灵性仍在,可以凝聚游方外化的内劲,他旋身绕过大树急冲,举剑迎上了一道银蛇似的光芒。

来者是唐朝尚,这是游方第一次看清他的相貌。唐朝尚与唐朝和是孪生兄弟,游方当初夜遇唐朝和根本没打照面,摩星岭下再遇时,唐朝和已经被刘黎从背后一刀杀了,俯面扑地沾满尘土与血污。

此刻见到的唐朝尚,五官与唐朝和几乎一模一样,但明显要苍老许多,脸颊与额头全是皱纹,就像风干了的核桃皮。他面目狰狞紧咬牙关,双眼迸射出疯狂的狠色,手持一柄软剑。

这柄剑细细的只有不到一寸宽,剑身有两尺多长,通体闪烁着银光,散发着惊人的森寒之意,一看就是一柄犀利无比的煞刃,原本是藏在腰带中盘于腰间,此刻被抽了出来在空中如吐信的毒蛇。唐朝尚既然以它随身,必然也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但无法运用神念之力,有很多手段此刻不能施展,只能挥剑格杀。

所有人都已经不能运转秘法,唐朝尚带来的手下还被废去修为,他们不仅惊怖难言而且一时之间也动不了。一个人平时最依仗的能力突然被彻底的废去,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惧,猝然遭遇几近崩溃啊!

只有唐朝尚挣扎着起身拔剑,他的功夫相当好,将软剑在手中抖直,空中刺出点点剑芒,无论如何他要先杀了刘黎。既然大家都不能动用秘法,唐朝尚自信还是有这个本事的,未冲到树下却迎上了游方。

这一老一少在冷杉树前斗剑,他们这种高手使用这等神兵利器,在平日几乎不可能直接以刃相击,但此刻已经是豁出去了。秦渔与软剑相格,空中激散出一串串火星,银白色带着炽烈的痕迹,游方的元神中甚至听见剑灵发出既似痛楚又似畅快淋漓的啸音。

两人的身形步法皆快如鬼魅,都想在最短时间内一剑刺杀对方。用软剑这种兵器要求内劲相当强,抖开了也最为诡异难防,此刻不仅仅是金属之间的格击,也是两人四散的内劲较量,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扭曲。

游方持剑的右手袖子碎了,被软剑弹绕的剑尖挑破,袖中的画卷替他挡了两剑,散开落地。

以游方的剑术,换个场合与唐朝尚相斗绝对不弱,更何况自古拳怕少壮,他的劲力外化之功也占了绝对的上风。但唐朝尚是拼命啊,毕生功力毫无保留如发疯一般。游方可不想与他两败俱伤,师父还在树后坐着,石林中还有无冲派的人,因此与对方旋身游击。

手臂中剑的同时,秦渔发出一声清啸,毫芒微吐也扫过了唐朝尚的肩头,血光乍现,游方却突然闪向侧后急退,倒地打了个滚。唐朝尚中剑时大喝一声,口喷鲜血满头乱发都竖了起来,手中的软剑突然寸断炸射。幸亏游方反应过人,稍显狼狈的避了过去。

虽然斗剑的时间并不长,这最疯狂的一击之后,唐朝尚却再无余力与游方纠缠了。待到游方滚地起身,唐朝尚已经转身又跑回了石林中,大喝道:“奋起余力一起杀了此人,我等尚有一线生机。”

唐朝尚倒也不傻,斗剑不成便带伤后退,他还有机会,峰顶上所有人都动用不了秘法,而他在峰顶下还留了后手,有安佐杰与唐半修两拨人马呢!只要冲下山,率众反扑峰顶,刘黎与梅兰德必死无疑。但他需要一个缓手的机会,所以才鼓动手下奋起保命。

石林中还有唐朝尚的十四名“精锐”手下,此刻是形神皆倦浑身无力,连动都不想动,心中充满惊惧。听见唐朝尚的声音他们才回过神来,不动便是等死,还不如强打精神一搏,纷纷颤巍巍的咬牙起身各掏家伙。

而游方已经追进了石林,视线被密密麻麻的乱石阻挡,他左手持秦渔,右手从腰后掏出了一支枪,刚才与唐朝尚斗剑太过激烈,现在才有机会拔枪。既然皆不能动用神识,在石林里的遭遇战就看谁的反应快了,游方却有另外的依仗——秦渔。

秦渔已经出现在游方的身边,他的神念之力耗尽,这无形的剑灵也失去了化虚为实的犀利剑气,但游方一身的内劲功夫未失,有触必应之感仍然清晰。秦渔虽不能伤人,却自成灵性能感知周围,她能离开游方的范围不是很远,也不过是两三丈距离、四、五丛乱石而已,但这已经足够了。

游方拥有一双别人看不见的眼睛,究其根源,此刻还是内家功夫有触必应之随感,却凝炼成剑灵,其中之玄妙似可解说又难以形容。天下最了解游方底细的人当然是他的师父刘黎,养成剑灵便是老头的师命,选择这个地点动手,拥有秦渔的游方占尽了优势。

游方在乱石中穿行,只听短促的惨呼声不断,接连有人葬身他的剑下。有的人刚刚取出法器,游方突然闪身出现挥起剑光,那是他们在世上见到的最后的光芒。还有人跪地手扶乱石挣扎未起,忽见游方从石林中穿出,一脸惊惧欲开口求饶。但在此时此地,游方并无半点怜悯之意,手起剑落一片冰寒,那是他们在世上最后的感觉。

游方挥剑斩人如割草芥,却没有在石林中碰见唐朝尚,显然他已经逃了。游方却没有立刻追出去,他不能在石林中留下任何一人,师父刘黎此刻是毫无自保之力的。在石林中杀了一个来回,游方突然又冲了回去,来到刘黎所在的绝壁一侧。

有两个人刚才慌乱间蹿到这边来了,手中拔枪却未射,因为出了石林根本看不见人,那株参天的冷杉将刘黎的身形挡的严严实实。他们刚要往前走就听见动静,一回头看见了游方,立刻举枪射击。

游方闪到一丛乱石之后,对方仓惶间子弹也没准头,打的碎石乱飞。刚响了几枪,游方突然在几丈外跃上了一丛乱石,居高临下也开枪了,一枪一个,这两人应声而倒。游方也不管死活,又朝脑袋各补了一枪,这才跳下石丛而去。

此时石林中再无一个活着的对手,游方穿过石林奔向峰顶中央的高原草甸,追击逃走的唐朝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