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六章、山舞银蛇

听见师父的话,游方很诧异,没想到地师传承仪式还有如此用意,但随即答道:“弟子心念无一丝游移,师父,请您开始吧!”游方确实没有任何犹豫,他为这一刻不知不觉中已等待与准备了很久,早将一代地气宗师传承之责融入此生自然的信念,甚至都不必刻意去想。

唐朝尚也惊诧异常,他虽然比世上其他任何人都了解地师传承仪式,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只在历代记载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一些细节。刘黎这最后一句话,让唐朝尚吃了一惊,旋即想到自己计划要改变,弟子吴玉翀将不可能谋夺地师心盘与传承。

看来今日刘黎与梅兰德这两代地师都不能留了!唐朝尚瞬间就做了决定,与此同时刘黎的话让他感到很不安,总觉得笼罩峰顶正在运转的无名大阵有什么出人意料的秘密,然而再做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地师传承仪式就在此时突然开始。

“这百岁的情怀,淹留多少山河之叹?”刘黎发出了似长叹般的一句轻吟反问。那隐然运转了三天三夜的天人合一无名大阵,终于悄然发动了。

这座大阵引聚周围山川的天地灵机,当它真正发动时,刘黎神念运转的范围自然不可能那么广大,仅仅只是笼罩璇玑峰峰顶而已,但这已经足够骇人了。游方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不希望他来的太早,因为刘黎发动这座大阵以神念笼罩峰顶相当吃力,时辰不到不想受太多的打扰。游方刚才所有的感悟,在这个仪式中一样可以感受到。

刘黎也在运转奇异的心盘,神念中展开一种“见知灵引”,是他老人家这一生行游天下山河、领略地气灵枢的感叹,如心印般呈现元神之中。只要能将心神融入其间,峰顶上的所有人都可以感应到,这是一代地气宗师百岁情怀所携妙诣啊,是多么宝贵的财富与机会?只要是修习秘法之人,这一瞬间无不恍然入神。

“这千年的兴衰,幽然多少人间细语?”刘黎又发出第二句轻吟叹问。心盘运转的意境更加深邃,从他本人一生所企及的境界巅峰“山川有情”妙诣引申,仿佛包含了历代地师的人间感叹。

游方曾在观兰台与李永隽谈幽,以一字之境话青城山川之情,然而这种意境并非游方一人一世所能独悟,慢说山川亘古,仅一“幽”字便有数千年人文情怀积淀,游方并非仓颉。且不言山川之情,身边随手的一器一物,每人所学的一字一句,又包含多少年、多少代的神髓之影?凝神其中若闻人间细语。

所感获越多,则敬畏越深,越觉己之渺小,心念深沉息去嚣浮。

唐朝尚却突然警醒,刘黎的神念所运转的不是普通的心盘,它的确是一种仪式,所展现的意境也是唐朝尚这一生修习密法所欲解悟的玄妙,元神融入其间本是此世难得的闻道机缘。但唐朝尚毕竟也是一代高手,念念不忘复仇大愿,他意识到不妙了,收摄元神挣脱而出,企图运转神念打断这个仪式。

唐朝尚一开始就看得很明白,刘黎若发动这样一座大阵斗法,那么身处阵中的人都会受到同样的攻击,包括刘黎自己与梅兰德。没想到刘黎真的这么做了,更没想到刘黎展开的不是攻击,反而像是对在场所有人传承地师心盘。

唐朝尚改变了主意,他不能再等待刘黎完成传承仪式之后出手,现在就要杀了这一对师徒。但他刚刚运转神念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形神已被定住,其实形神被定住的人不仅仅是他,而是峰顶上的所有人,包括刘黎与游方。刘黎盘坐的身形就是不动之山,他首先定住的就是自己,唐朝尚欲挣扎而起,恰在此时大阵力量突然爆发!

“这亘古的山川,见证多少沧桑轮回!”刘黎发出了第三句轻声断喝。游方有感觉,这座天人合一大阵已经失去控制了,或者说无所谓控制也非人力所能控制,它已在自然的运转发动中。

刘黎的神念之功只是一个火种,点燃的是这天地之间所运转的灵枢,当冲天的光芒燃起,已经不受火种的控制,刘黎相当于一截燃烧着自身的灯芯,终于让这座大阵的力量爆发。无名大阵天人合一,是人运转了阵法,也是法阵在运转人的元神。

就如漫天火光中,所有火源都会被点燃直至烧尽,这亘古山川的沧桑,谁的神念能够对抗?刘黎、游方、唐朝尚皆不能!他们也是这天地之间被运转的灵枢之一,无论神识、神念,都融入大阵的力量中不分彼此,直至最后耗尽!然而他们此刻谁都动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一来,待到法阵停止运转,峰顶上的所有人都将不能动用一丝秘法!

唐朝尚欲挣扎而不得脱,游方则是全身心融入法阵的运转中,这座大阵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不是刘黎所能控制却又由他决定,因为他手中的量天尺就是激引阵法的中枢,神魂之力被抽空耗尽,整座大阵引聚的天地灵机就会渐渐散去。

游方已经意识到了,师父这么做并非是地师传承仪式所必须,主要就是对付此刻在峰顶上的所有人。而最终的结果,刘黎这一身秘法神功将会废去,命能不能留下来都很悬啊,一百一十七岁的老者,六十六年带伤之身,怎可承受?

游方想阻止是不可能了,连刘黎自己也阻止不了,但是老头还可以发动最后的心印秘法,随着神念的运转,游方的元神中又“听”见了师父的话——

“风门之祖杨公立地师五戒以正传承的本意,留地气宗师一脉监察天下风门,受此心盘,且听我以传戒为授法,若心念犹疑,此身秘法修为将会废尽……”

这一招可太狠了!刘黎这一生最狠毒的心机估计就用在此时了。风门地师五戒,各派弟子无人不知,入门之时也都承诺遵守,但就算不违反,也未必能做到真意敬服、心念无一丝犹疑,哪怕指天发誓也没用。更何况唐氏兄弟不求滋养形神之本源,只为贪夺天地灵枢攻击之厉训练出来的“高手”呢?

但身为监察天下风门的地气宗师必须做到啊!假如游方做不到,在秘传心盘仪式中就不仅仅是一时耗尽神念之力,而是一身秘法神功也将废去。此刻不仅是游方,峰顶上的所有人都一样!老头以最后的神念之力,发动的竟是这样一种“攻击”,难怪除了传人游方之外,他不让赶来相助的其他人登上峰顶。

……

吴玉翀站在云端上,脚下地势很特别,身处一片茂盛高大的树林中,山脊向前有一个平缓的坳口,接着再往上左右有巨大的山石壁立,中间只有一线可行。这里是高手设伏截击的绝佳地势,过了此地就离峰顶不远了,正是游方来时所走的那条路。吴玉翀不敢确定前面是否有高手埋伏,见此地势没有走出树林显露身形,暂时站住了。

就在这时,峰顶上的大阵突然发动,天地灵枢的力量爆发笼罩峰顶。吴玉翀虽未身处大阵之中,但在此处也能感应到有人终于发动了法阵,不清楚是何种攻击,可那法阵爆发出的威力显然已经超出了人力所能控制,峰顶上的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游方与唐朝尚此刻全在峰顶啊!如果他们同归于尽,是吴玉翀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究竟是谁引爆了如此沛然的天地之力?师父不是说要将梅兰德留给自己吗?而地师刘黎又怎会连自己的徒弟一起葬送呢?

吴玉翀终于决定先冲上峰顶,不论是游方还是师父,救了人再说,不论前方是否有埋伏,也只有暴露行迹尽展手段了。她取出箜篌信手一拨,二十弦弦弦急颤,却未发出半点声息,这云端山脊上发生了难以形容的变化——

山仿佛在动,吴玉翀脚下的山势在渐渐抬高,而对面壁立的巨石似乎缓缓的拉近,险要的山坳在收拢,好像只要吴玉翀走出密林,腾空一步就可以踏过去,这个最适合高手截击的地势竟完全改变。

山是不会动的,这是一种错觉,但又不完全是错觉,因为地气灵枢的移转是真真切切,一切都在虚实之间。假如有人向着吴玉翀发起攻击,不破了她的法术,则找不到准确的位置。与此同时,那无声之弦动化做凝成实质的冲击波,向着石壁后方的密林中荡漾而开。

如果有高人埋伏在前方,此时也会显露身形,吴玉翀已经准备冲过去了,就在此时,对面传来一声冷冷的低喝:“此路不通!”

这喝声不大,却带着极强的穿透与冲击力,无声之弦动化成的冲击波瞬间被击散,这不仅是秘法神念之功,还带着极强的气劲。千杯道人不仅是叠嶂派第一高手,而且练气术也是炉火纯青,随着喝声他已经出现在一线山路左侧的巨石上。

此地果然有高手!吴玉翀左手中箜篌一招,右手一指前方,未拨弦却发出了激越琴声,周围的云层聚拢乱飞,四面的树木被雾气缭绕竟也起了变化,刹那间凝结了一层白霜,形成了雾凇树挂,山脊随乐声仿佛化作了一条舞动的银蛇。

她展开了幻法大阵,并以神念运转地脉灵枢之力,尤其在周围群山灵枢被峰顶大阵引聚的环境下,威力更加深不可测。在她的攻击范围内,不仅元神恍惚如见银蛇乱舞,连站都站不稳,一不小心就会被卷落万丈深渊,而且林间飞雾也不断凝结成晶莹的冰毫,在空中激射如漫天飞针。

这既是幻象又非幻象,真的站不稳啊,而飞雾冰毫也真的能刺穿形神。

千杯道人暗吸一口冷气,来的竟然是这等高手!但他面不改色,双脚如在磐石上生根,一抖右手飞出一支黑黝黝的长索,却没有首先攻敌,而是抽在立足的山石上。大地似乎微微一颤,脚下的巨岩本是舞动银蛇的一部分,此刻却从幻法中“清醒”过来,又成了坚定不动的磐石。

黑索抽在山石上旋即弹起,在空中一卷,七尺之索仿佛化作了数十丈长,漫天都是索影,仿佛有一条黑龙在盘旋,隐约还带着龙吟之声。千杯道人以神念运转气劲,挡住了吴玉翀的攻势,并且掩住了自己的身形,双方都是看不见对手的隔山相斗。

吴玉翀见对方如此能耐,居然没有被自己在第一时间击退,而遥望峰顶的阵法运转已经到了极致,不知上面的人怎样了?再不冲过去恐怕就来不及了!她却不清楚,假如真在这个时间身处峰顶的话,也是神念耗尽的下场。

如果片刻之后法阵威力散去,她再冲上峰顶,届时上面的人不论是死是活,皆无力动用秘法,所以拦路者是绝对不会让她过去的。

吴玉翀心中一急则箜篌弦声更急,山间隐约发出万马奔腾与金铁交鸣之音,冰雾漫卷银蛇狂舞斗黑龙。

千杯道人的神色很凝重,他感觉脚下的山石仿佛又在蠢蠢蠕动,与战阵中央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近,四面都是舞动的银光,宛如身处一个充满美丽杀机的梦幻世界。他的练气术冠绝江湖,近身格击几乎不弱于游方,但在幻法弥漫中与神秘的对手斗法不占便宜,久斗之下恐怕拦不住啊!

他却没有慌乱,右手舞动成名法器卷风索,左手解下腰间的葫芦深饮了一大口酒,闷哼一声突然喷出一口酒箭。酒箭在空中被黑索击碎,化作无数乱琼碎玉,似是银蛇上被击散的鳞片乱飞,飞到空中却不落下,发出点点光芒飘浮,灿若星河。

千杯饮酒便是信号,李永隽也出手助阵了,她站在一线道路右侧的山石上,左手将一支拂尘抱在怀中,右手持一支翠玉长簪向着虚空挑划。幻法之中有点点星河浮现,刺破环绕银光,黑索宛如星河中的游龙,而四面银蛇曼舞,如梦如幻间却充满生死凶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