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五章、最后一句话

游方这一拜五体投地、形神合一,全身心的融入这天人合一法阵所运转中,他本人也成为汇聚的天地灵枢之一,元神清明无碍。刘黎没有动也没有抬眼,游方的元神中却自然听见了师父的声音:“你来了?很好!”

是刘黎在说话吗?是的,仿佛也是这天地山川发出的语言,游方闻声恍然而定,不是刘黎定住了他,而是自然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境地。是刘黎展开的神念将他引入,如同游方以往展开画卷引入他人的元神。

但刘黎展开的不是任何一幅画卷,而就是这天地山川的情怀,它包容一切,无需一纸画卷承载,也不是一纸画卷所能承载。百岁情怀所携的灵枢意境,三天三夜运转神念之功,借助此地之势,运转天人合一大阵,此刻在元神中对徒弟诉说。

游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不仅是天地之间沉睡的生机被唤醒,还有万物含情之生动,风水有了灵魂。这灵魂是刘黎的情怀所赋予,同时也是山川千年以来所固有,一念之间他想到了四个字——神念合形。

刘黎的秘法境界已至神念的极致——山川有情,距“神念合形”的门槛只有一步之遥。六十多年前受伤功力大打折扣,始终没有恢复鼎盛,但今日借助此地的阵法运转,又重现了这一生曾企及的巅峰。

刘黎并没有迈入神念合形的门槛,但他此刻却能展现这种境界,告诉徒弟什么是神念合形。它不仅是移转灵枢能为滋养形神所用,也不仅是凝虚为实能见万物含情生动,而是融入到山川灵枢之中,人的神魂就是山川的神魂,这是一种难以体会的浩瀚。

游方仅仅是一种感受——原来如此,世间还有这种境界?

而刘黎却是一种体会——的确如此,世间真有这种境界!

清明元神中的传承交流,游方自然就明白师父所欲诉说。刘黎当年继承地师衣钵时,也曾处在游方的位置有如此感受,而如今再传于弟子。正式的仪式还没有开始,既然游方来得早,那就静静的跪着吧。

刘黎发出了一声叹息,宛如山川同叹,他似乎并不希望游方来的太早,这本是难得的悟法机缘,老头为何会这么想呢?游方也不明白,定境中容不得杂念。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游方又听见了师父与这璇玑峰一体发出的叹息。这时又有人陆续登上了峰顶。来的可不少啊,足足有三十四位,其中有三名神念高手——唐朝尚、唐半修、安佐杰。

他们的阵形成前后三个层次,安佐杰等十二人在最前方似是探路,唐朝尚等十五人随行,唐半修等七人在队伍的最后面警戒,前后距离约有三百米。

他们是从另一条路上山的,无论是从清晰的卫星地图上仔细研究,还是巡山势脉络感应地气,登上峰顶只有那么一条路。至于刘黎给游方画的秘径,那根本不是路,假如他们也得到同样的路线图试探着硬闯,这三十四人中恐怕只有唐朝尚与唐半修两个人能上来,连安佐杰都不行。

安佐杰虽有神念之功,身手也还算不错,但论内家功夫劲力之内运外化、体魄之轻健敏捷,尚无法与游方等人相提并论。

从“正路”登上峰顶,迎面便是一片石林,这时唐朝尚从后面赶上来与安佐杰同行,小心翼翼的穿过这片石林,前面就是游方走过的高原草甸。他们也看不见刘黎所在,但神念中能感应到天地灵机被引聚的中枢,就在草甸尽头的另一片石林之后。

那边会不会有埋伏呢?唐朝尚命安佐杰率人穿过草甸进入对面的石林探路,待唐半修的断后队伍也登上峰顶之后,这才率大队人马来到那如圈墙林立环绕的另一片石林中。

游方的元神中似乎听见师父说道:“好,来的越多越好!”但这只是一闪念而已,此刻他仍沉浸在那天人合一的定境当中,心念沉静的很,来就来了吧。

包围峰顶南侧的环绕石林如障,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有一个出口能够过来,其余的地方都被密密麻麻难以攀援的乱石丛遮挡。但来的显然都是高手,秘法境界不低,而且还带着各式各样的家伙,受过特殊的训练,在石林后各个位置完成了半弧形的包围。

他们看不见游方和刘黎,那株生长近千年的冷杉树并没有经过人工的修剪,树冠如层层重楼,底处也展开几乎垂到了地面,而树干有两米多粗,完全挡住了师徒二人。但从天地之间隐然运转的大阵感应,刘黎就应该在树后,那么游方定然也在那里。

唐朝尚在石林最宽的出口处也闭上眼睛盘膝而坐,对于他来说,在此处感受刘黎运转的天人合一无名大阵,也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他明明知道刘黎在哪里,但刘黎却似不存在一般,神念的感应就像周围广袤的群山,倒是对跪在刘黎身前的游方感应的真真切切。

唐朝尚未曾像游方一样在楚阳乡古墓中经历那古老的建木仪式,当时那株建木在游方神识中是感应不到的,或者说以神识感应建木便是整片山谷。刘黎此刻运转的大阵,倒与那古老的建木仪式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唐朝尚率众已经完成了包围,北面是石林环绕,南面是千丈绝壁,中间只有游方师徒两人。

唐半修又奉命率六名心腹下山了,停留的地方离峰顶有一段距离,正处于山势开阔处,大片葱葱郁郁的原始丛林间遍布嶙峋的怪石,区区几个人很好隐藏,就算高手刻意去搜,短时间内也很难搜出来,再往下不远便是山脊相对陡峭狭窄的来路。

唐朝尚事先已经给唐半修下达了命令,就在这里潜伏等待,如果过了约定的时辰还没有人从峰顶下来,他就立即离开此地,赶往无冲派的秘密内堂所在。唐半修还有三个任务呢:一是若安佐杰活下来,便杀了他。二是将传承信物交给阁主,并暗中助她完成无冲派的传承回归。三是待吴玉翀谋夺地师传承之后,杀了梅兰德。

唐朝尚是带着必死之心来到此处,集合了组织最精锐力量,他事先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完全成功,但至少有与刘黎同归于尽的自信与决心,否则这大半辈子岂不是白活了。

唐半修走入了丛林的山崖之间,却突然一转身又来到了下山的道路上,因为他发现安佐杰率领十来位手下也下山了,他拦在路上问了一句:“安佐杰,你们怎么回来了?”

安佐杰对唐半修的态度显得异常恭谦,站定脚步端端正正的鞠躬行礼道:“总教练,二老板命我在山路上布控警戒,防止刘黎有后援来袭,指定好了布防地点。”

唐半修点了点头:“那好,你去吧,一切小心。”

安佐杰:“多谢总教练提醒,我一定会小心的。”

安佐杰率领心腹手下走向来时的山路,唐半修看着他的背影,瞳孔忍不住在收缩,此人在中国待了这段时间,变化似乎很大啊,安佐杰的态度还从来没有这么恭谦过,他越这样,唐半修越觉得他有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看来二老板在峰顶上动手已经有绝对的把握,所以把安佐杰派到外围,防范山下可能赶来的援兵包抄。二老板真是把安佐杰当一把刀用啊,上山的时候让他在前面探路,等到了目的地,又让他回到半路上去设防。

……

唐朝尚来到峰顶发现此处只有刘黎师徒二人,而这片地方也没有别的埋伏,他尽启组织的精锐力量已是稳操胜券。但他却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在石林中潜伏等待刘黎完成传承仪式,届时刘黎不能斗法,梅兰德再大的本事也别想翻盘。

难道刘黎没有一点防范吗!倒也不是,唐朝尚能感受到正在隐然运转的大阵所蕴含的威势,这就是为秘传地师心盘的仪式做的准备吗?若是发动这样的阵法伤人,刘黎会连自己带徒弟一起受到同样的攻击,法阵之中谁都难以幸免,唐朝尚不怕付出这种代价,赢的仍然是他。

换一个角度看,刘黎举行这个传承仪式其实已经极其隐蔽了,崇山峻岭深处无路可至。唐朝尚秘密获悉了地点,能够及时率这样一支力量赶来,也是因为他这几十年来一直在做周密的准备,能随时发动,这在外人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不计代价的豪赌,他终于成功了。

上了峰顶,唐朝尚所要防范的又变成另外两件事:第一是防止刘黎有后援赶来,从背后发动偷袭里应外合来个包饺子,这里可是绝地啊。于是他把这一路都没有用上的安佐杰又派回山路上去设防。

第二他也要防范安佐杰有异心,刘黎百年威名不虚,那梅兰德也不好对付,万一在他全力出手的关键时刻,安佐杰背后下刀子来个渔翁得利,回头宣布刘黎和梅兰德与二老板同归于尽,安佐杰借势执掌整个组织,这种结果也不是唐朝尚愿意看见的。

……

安佐杰等十二人原路下山,穿过飘渺的云层,前方又见一片半山开阔的坡地,两侧山坡是苍茫的密林,居高临下处正是扼守道路的咽喉,他们刚才就是从这里上来的,安佐杰当时在最前方开路。

回过头看,此处也是设防的绝佳地点,可以在高坡上隐藏摆开阵形,截住所有赶来的援兵,假如真有人增援刘黎师徒的话,这里是最有可能爆发血战的场所。唐朝尚命他驻守的地点就是这处高坡,面临前方的一片开阔草地。

然而安佐杰只是稍微停了停脚步,看了前方一眼,随即便下令道:“走,我们下山!”

他竟然没有执行唐朝尚的命令,要带领自己的心腹提前离开璇玑峰,而山上的地师传承仪式还没开始呢。身后有一人小心提醒道:“安德森,现在与二老板公然翻脸,时机合适吗?”

安佐杰面无表情的反问道:“二老板能知道我们已经走了吗?就算他知道,此刻能放下刘黎下山来追我们吗?”

回答他的人叫鲍威尔,是在美国一直跟随安佐杰的骨干手下:“二老板此刻是绝对不会追下山的,他做这一切的所有目的都是为了报仇,今天终于等到了,什么情况都不会让他放弃,怕的只是事后……”

没等鲍威尔说完,安佐杰便打断道:“事后?你回头看看那山顶上运转的法阵,所蕴含的威力惊人,刘黎一旦发动阵法攻击,绝对能斗个两败俱伤。二老板将组织中的精锐骨干全部集合在此不惜陪葬,你认为他还想回去吗?他来了就没打算下山!”

鲍威尔点了点头道:“也对,我们上山的时候探路,到了山顶又被派下来拦路,完全就是炮灰呀!现在不走,等到真动了手恐怕就不容易走脱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这一路也太平静了,除了道路艰险,竟然没有遇上任何埋伏。”

他们已经走过了草地进入密林,安佐杰眯着眼睛道:“这个地方隐蔽偏远,能找来是意外,运转大阵已经是最好的防护,刘黎不作别的准备也正常。但还有另一种可能,他早就在等二老板来呢,说不定真有别的埋伏,我们还是小心点,枪都拔出来子弹都上膛,快些下山!”

鲍威尔叹了一口气道:“从现在起,我们与二老板算是公然决裂了。”

安佐杰冷冷一笑:“我早就在等这个机会了,二老板想用我为刀对付江湖风门,我难道就不能借刘黎为刀对付他?他让我们到山下设防,中间还隔了一个唐半修防范,今天的场面已经很清楚,无论二老板是胜是败,都已经不能再容我了。”

无论是唐朝尚还是刘黎,谁也没想到在决战爆发之前,安佐杰居然带着心腹手下溜了。唐朝尚带来的人当中,使用枪械的主要就是安佐杰这批人,山顶的石林地形不适合枪战,在那种地貌中对秘法高手而言枪几乎无用,让这批人到山路上布防能发挥的作用也更大,但他却径自下山而去。

……

在密林掩映中一处高崖上,楚芙坐在那里,看着安佐杰一行人走下高坡穿过草地下山去了,也是眉头紧锁一脸疑惑。张流花在她身边问道:“楚掌门,这是什么状况,我们该怎么办,拦不拦?”

楚芙摇了摇头道:“我也搞不懂是什么状况,但是刘黎前辈有吩咐,时辰不到我们不要动手,放人从此路通过。”

张流花抬头望了远方的峰顶一眼:“此时确实不适合惊动,地师传承仪式正午开始,我也很好奇啊。”

楚芙淡淡一笑:“既然好奇,何不凝神仔细感应这天地间的玄机变化呢?对我等秘法修行人来说,这是难得之机缘。”说完话她微闭上眼帘凝神入定不再言语,也没有率众去追击安佐杰。

……

安佐杰判断的很准确,唐朝尚就算知道他临阵脱逃,此刻也不可能去分心理会,因为地师传承仪式就要开始了。神念感应不到刘黎,此刻却听见了他说话的声音,而跪在刘黎身前的游方也睁眼抬起了头。

刘黎抬起眼帘,伸手捧起了量天尺,看着游方道:“徒儿呀,为师在此运转无名大阵,尽三天三夜之功,终于能够让你感受到那神念合形之境的玄妙,你可印在心中?”

游方答道:“已如山川沟壑,胸襟中不忘也无所忘。”

刘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这百年亦未突破神念合形之境,只是此时此地向你展示它的玄妙,得以窥见一丝门径,就如我师父当年在传承衣钵之前所做的一样。徒儿啊,你比为师强多了,一定有希望的。”

游方赶紧道:“师父刚才所展示,分明已触及门径,您老人家的破关机缘就在眼前,而弟子还差的很远。”

刘黎又叹了一口气,山风拂过似有形容不出的无奈与苍凉,同时还饱含着感慨欣慰以及往昔意气风发的回味,语气一转又说道:“你可知道为师为何要把你叫到如此悠远偏僻之处来继承衣钵?所谓地师秘传心盘,其实并无口诀传授,它是一种仪式,为师运转心盘,你切不可以神念抗拒,融入神魂随之运转,便是这仪式的过程。”

游方点头道:“弟子明白,方才就明白了。”

刘黎不紧不慢的又说道:“仪式一旦开始,就会自然运转到最后,直至耗尽你我师徒的神念之力,多则一年半载、少则百日之后方可恢复,要勤勉行功滋养形神,尽量恢复的更快一些。”

这句话不仅游方听见了,埋伏在石林中的唐朝尚也听见了,不禁心中暗暗一喜。他对地师传承仪式虽然做了几十年的研究,除了刘黎之外恐怕没有别人比他了解的更清楚,但毕竟不知所有的细节。原来不仅是刘黎,连梅兰德都会神念之力耗尽,这可是个好消息!

游方面不改色的点头道:“无妨,感万物含情之生动怡养情怀,有神念之境,却未必用神念之力,我早已明白这个道理。”

刘黎端着量天尺语气微微一沉:“游成方,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还可以反悔,假如不愿意接过这量天尺的话。”

师父居然叫出了他的原名,游方微微一愣:“师父何出此言,这话您老不必问的。”

刘黎的神色端庄肃穆无比:“历代地师传承,有最后一句话。假如你在心盘运转时不能体会当年杨公留下这一线传承的本意,心中对监察天下风门有一丝游疑,只为求地师之法却不能安守地师之责,有此念未去,将被废去一身秘法修为,连为师都控制不了。历代地气宗师衣钵传承,不可能留祸患于江湖,此仪式的用意便是如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