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师》 徐公子胜治 著
下部 地气宗师
第三百三十四章、上青天

这伙人很会玩嘛,出来搞野外探险游,野餐的器具也准备的很齐全。再看那边的熊居仕背着一个很大的包,是折叠式野外帐篷,师妹陆月居依着他行走。后面三元派弟子罗斌的背包很长,里面似是装着相机三脚架一类的东西。

消砂派的苍岚走在队伍的后方,正在与八宅派弟子梁广海、龙楼派弟子石双等人小声的聊着什么。

这一行人恰好是十三位,他们进了山,穿过密林,走过开满野花的灌木丛,又从一片高原湿地旁绕过,进入了两山之间深切处看不到尽头的一条大峡谷,随着一条山涧逆流而上不知行往何处。

……

与此同时,与四川通江交界的陕西汉中境内,有一人正在苍茫深山中默默独行。

在这崇山峻岭中向着远方的目标行进,不知有多少险要阻隔,尽管明知目的地在何处,她却不知绕过了多少弯路。她基本上是沿着山脊线的高处行走,这样视野更开阔看的更远,也不时的走下山巅进入深谷,又复攀登而上。

神念中隐约已有所感应,她知道远方正在发生与即将发生什么,却不清楚自己何时才能到达、到达之后又该怎么办?她一直在害怕这一刻的到来,但世事就是这么无奈,这一刻终于将到来。

她当然不希望师父唐朝尚失败,因为这意味着失去生命以及他几十年来的人生大愿未成。唐朝和与唐朝尚是将她从少年梦魇中挽救、赋予她新生的人,她永远感激。但她也很清楚,唐朝尚若成功,对游方而言意味着什么?

唐朝尚秘令她不要参与此地之事,可她平生第一次违反师命还是来了,却又不清楚自己赶到之后究竟要做什么,因此走的不慢也不快,似是犹豫未决。

山脊上遍布乱石如刀丛一般,可是吴玉翀根本没有看路,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肌肤是那么嫩白细腻,纤巧的皓腕与指节似是不能增减一分的完美,喃喃自语道:“游方哥哥,世事不能尽如人意,并非一切都是你我能选择,希望师父如他所说要把你留给我。我也只能先完成师命再放你于江湖。远离风门恩怨吧,你一样可以很好的生活,何必背负的那么沉重呢?”

一阵山风吹来,拂乱了她的发丝,吴玉翀抬起头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继续前行,似全然无视脚下的崎岖之险。阳光明媚,山中的空气极为清新,带着淡淡的草木花香,远望群峰视野开阔清晰,但近处却看不清茂盛的山林中掩藏着什么。

行走在阳光下的树影间,这里可能是自古无人到达之处,雄奇瑰丽的险峰与妖娆柔美的少女,构成了一幅奇异的画面。从山脊往下又走入一片密林间的空地,她伸手拂起刚才被山风吹乱的秀发,突然眉头微微一蹙,另一只手一抖,似魔法般的拿出一件东西。

此物乍看像一把半月形的梳子,却比普通的梳子要大得多,弧形的一端还雕饰着凤首,再仔细看竟是失传已久的乐器箜篌,却又比古代绘画上的箜篌要小得多,只有七寸长短,竖瑟二十弦,异常精致小巧。

今天她没有背着琵琶来,而是带着最擅长的师传法器。箜篌刚刚入手,就听前面上方灌木丛中有娑然之声,一只身长近一米的云豹从两米多高的山石上蹿了出来,落地轻巧几无声息,正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利齿微张,口中发出威吓的低呜之声。

深山遇野兽并不意外,吴玉翀恰好经过了这只云豹的领地,她并无一丝惊慌之色,仍然信步走向前去,小声的说了一句:“好漂亮啊!”

云豹的体形矫健,雪白的皮毛底色,布满黄褐色的云朵形花纹。吴玉翀走向它时,轻轻拨动了箜篌的琴弦,山野中也不知是什么随之被悄然拨动。

云豹的眼神原本很犀利带着凶光,此刻耳朵动了动,瞳孔也在变化,不知听见了什么又看见了什么,神色竟然变得温和起来,伏地的前爪渐渐放松,双肩抬起,后弓的双腿一曲竟然坐了下来。

吴玉翀也走过去在一块山石上坐下,就在那只云豹的身边,继续拨动箜篌,有弦乐声传出,似深涧泉流几细不可闻,又似风拂万木的旋律婉转,在这山野间听闻竟是如此妙曼。云豹也抬起头看着远方的青山白云,竟是一副朦胧出神之态。

一曲奏罢,吴玉翀伸手摸了摸云豹毛茸茸的脑门,这只猛兽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还很舒服的扭了扭脖子。她看着云豹似是自言自语道:“真可爱,游方哥哥要是有你这么乖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神色却微微一变,又若有所思道:“你很乖吗?不,你是山中的猛兽,只是遇见了我而已。”说完之后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继续向上行走离开此地。

那只傻乎乎的云豹在原地坐了很久,这才甩了甩脑袋,站起身晃了晃尾巴,懒洋洋的钻进了旁边的树林。

……

楚芙等人到达刘黎所在的璇玑峰下,时间很早,因为刘黎事先指了另一条路,能在最短的时间赶到。而游方则比他们晚到,他走的路虽是最省力的,但行进的路线却长得多,在丛山中相对平缓的谷地深处绕行,行踪也最为隐蔽。

吴玉翀选择沿山脊高处走,因为在不知路径的情况下视野最好,也最容易找到通往璇玑峰的道路。而游方则不必如此,只需按照地图上的指示行走,山势间深切的峡谷底部蜿蜿蜒蜒,走进去根本不知通往哪里,却曲曲折折总有巧妙的路径相连。

他也不是一味只在深壑峡谷中前进,时常也穿出峡谷走入山间缓坡或翻越高峰,如今的游方已经很有经验,他自会计算路程保持最佳行进的速度与节奏,使自己处于一种既舒适又不松懈的状态,一路上自然也不会忘了借地气灵枢滋养形神。

风光自然极好,山水洞天绮丽壮美、野树杂花相映成趣。夕照云崖如金凝玉砌、溪底碎石呈五彩斑斓、峡谷时见飞泉泻壁、周围皆是丰茂的原始森林。

越接近目的地,他的神念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应,似乎天地灵机被一股无形力量牵引,向着远方的某处汇聚。虽然很微弱几不可查觉,但在这么大的范围内都这么隐约而动,绝不是仅人力所能为,世上恐怕没有高手能办到。

除非是借助特殊的阵法和地势,缓缓蓄势运转!难道是师父刘黎吗,老人家此刻究竟在做什么?

越往前行,这种感应越是明显,也许是因为离目的地更近了,假如真的是刘黎的手笔,也可能是因为阵法运转蓄势更加浩大。尤其到了当天夜里,游方在一处高坡上休憩时,已经不需刻意去感应,舒张神念若不收敛,自然就会感到一种无形的指引与牵动。

路途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遥远,次日太阳升起在远山的坳口中时,游方已经走出最后一道峡谷,穿过一片相对平缓的原始丛林,沿着一条隆起的山脊开始向上攀登。周围渐有云雾缭绕,渐渐越登越高,不经意间回首向下看,那飘荡的云层如雾海般已铺在身后。

游方在心中发出一声无言的惊叹——师父真会挑地方!

此山恰是天地之间亘古以来形成的一座巨大法阵,假如在高空向下俯瞰,可以看见山脉逶迤婉转,谷底有深潭缠绕山麓,萦回曲流与山势相依相映,形成一幅巨大不可思议的山水太极图。

游方虽然不能从天俯瞰,但从地气灵枢的旋转汇聚之势中也能感应出大概。此峰是周围群山的最高点,山势如太极环绕,以神念牵引地气灵枢,借天然形成的盘旋汇聚之相,刘黎悄然运转了天人合一的巨大法阵,他用了三天时间缓缓发动,蓄积天地间的灵枢之力,才能完成如此惊人之举。

若是换个时间换个地点,转瞬之间只凭神念,谁也办不到!

游方在惊叹间也感到深深的不安与忧虑,秘传地师心盘而已,有必要搞出如此浩大的声势吗?刘黎秘法境界高超当世无人能及,百年神念之功自然深厚无比,但他老人家不要命了吗?六十多年带伤之身,借助所引聚的天地灵枢,似已恢复当年的巅峰状态,但运转这样的天人合一大阵,等于日夜不停的燃烧着自己的神念功力,已经三天了。

此山叫璇玑峰,主峰顶恰在最中央,向南北伸出两道山脊,以不大不小的弧度盘旋环绕。这两道山脊的边缘都是千丈绝壁,或平滑如镜、或苔藓丛生、或乱石如刀。下方深谷如切、如幽暗深渊,隐约倒映天光的是深潭水面。

除了从这两道环旋的山脊上登临,别处根本无路,什么样的登山高手也别想上来,就连游方也不行。由于峭壁与深谷间的地势形成复杂险恶的回旋气流,就算驾驶直升机也无法靠近降落。

璇玑峰势如太极,延伸的山脊脉络也有阴阳之属,游方走的这条路起点在南面,随山势回旋绕过半个螺旋从北坡登上峰顶。

游方一踏上山脊就看出来了,这绝不是一般人或普通高手能走的路,在云雾环绕的险要处、峭立岩石的尖端,行走简直如同在刀锋上起舞。有些山势起伏的穿岩狭径,只能容一人通过。若非身手不凡且有神念凝虚为实之功的高手,根本走不了。

这里当然也不可能是大队人马能选择的道路,那么楚芙等人前往的地点一定是另一条山脊,与游方走的路线完全不同。

念及师父心怀忧虑,游方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若算高度的话,他已经到了海拔两千米以上。忽然听见空中有长啸之声,游方一抬头,原来是一只金雕从不远处展翅滑翔而过,甚至能看清那锋锐如钩、缩于身下的利爪。

脚下一直未停的游方却站住了,前方的地势很特别,他在一片茂盛高大的树林中,山脊向前有起伏,有一个向下的平缓坳口,接着再往上却很险。左右两侧巨大的山石壁立,中间只有一线可行。这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啊,是高手设伏截击的最佳所在。

然而他也只停了片刻,随即面不改色的继续举步前行,没有别人看见,似有一片朦胧的光毫如影始终盘旋在他身前。秦渔的身形也出现了,望着前方,眼眸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敬畏之色。

游方穿过了这个天然的险要门户,进入一片高原丛林中,他似有感应,此处应有高人把守,对方也看见他经过了。这不是神念查探的结果,这里离峰顶不远了,刘黎运转天人合一大阵的中枢越来越近,游方也收摄神念不敢扰动,这种感觉来自他历尽凶险炼成的比豹子还要敏锐的直觉。

……

千杯道人坐在斜上方密林中的一株古树下,视线穿过茂盛的树影,依稀可见游方走过了这个地方。他提着葫芦喝了一口酒,有些感慨的说道:“兰德师弟到了,比刘黎前辈预计的早了一个多时辰。”

站在他身边的李永隽不无担忧的说道:“刘黎前辈一再叮嘱他不必着急,要一路养精蓄锐,兰德还是沉不住气吗?”

千杯道人摇了摇头:“若觉道路险阻,他怕耽误时间自然会发力赶路,但我方才一瞥之间,只觉他神念劲力皆在巅峰,成随时待发之势,看样子他走的比刘黎前辈预计的更轻松,因此早到了。”

李永隽的神色缓和下来,眼眸中闪现的光泽形容不出是仰慕还是钦佩:“通往峰顶的这条路,连我都上不来,兰德竟能走的如此轻松,不愧是一代地气宗师啊。”

她的确不是从这条路走上来的,是千杯道人从另一条路把她接上山绕至此处的。如果连李永隽都上不来的话,那么唐朝尚和安佐杰等人带着大批手下肯定不会走这条路了,这一点也许早在刘黎的算计之中吧。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游方已经登上了璇玑峰的顶端,与沿途的险峻不同,峰顶却很开阔,像一处小小的深山高原。游方没有看见另一条上山的路,因为左右稍远的地方,视线都被林立如麻的怪石遮掩,这山顶小高原上居然有两片石林。

陡峭突兀的山石丛出,绵垣拥簇如神秘莫测的迷城。左右这两片石林三五成簇、参差交错,十数米高低不等,在这绝顶之上隐约回应四面风动之声,宛如极远处的龙吟虎啸、万马奔腾。

往前看视野无遮,直望峰顶另一端绝壁外的青天白云。看不见刘黎在哪里,但游方也根本不用看,那隐然运转的天人合一大阵就是无形的指引,其引聚天地灵机的中枢必然便是刘黎所在。

游方向着右侧的石林走去,在两片异相丛生的石林间是高山草甸,草叶刚刚没过脚面,带着湿漉漉的感觉。

穿过乱石,游方有点纳闷,因为这片石林的地貌可阻挡和遮蔽神念,运转神念延伸感应不了太远,强如游方者,也不过将将能绕过几丛石簇感应到数丈之外而已。假如在此处发生斗法冲突,退入石林很难运转神念远距离相斗,因为谁都找不着谁。

至于枪械则更无法发挥作用,被石林阻挡根本打不中目标,而近距离内彼此还是会被神念或神识发现,只能是一场遭遇式的格击战。

难道师父不怕有人潜伏到这里企图偷袭吗?或者是想在发生冲突的时候,力拼近战格击之功?那么倒是最适合游方发挥秦渔的杀伤力。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他已经穿了出来,才发现这片石林并不大,仅是一道如圈墙环绕的屏障,恰好将峰顶南侧围成了一个半弧形的地带。

前方绝壁崖边连接青天白云处,生长着两株崖柏,高达二十多米,枝干盘旋如两条苍龙护卫左右。平地中间有一株冷杉树,足有四十多米高,主干直径有两米多,树龄恐怕已有近千年,重楼状的树冠层层高起,形状就似一座巍峨的山峰。

游方神色恭谨的走了过去,绕过冷杉在两株崖柏间转身,终于看见了师父。刘黎就在冷杉下盘膝而坐,从刚才石林的方向看过来,他完全被树干挡住了。

刘黎给游方的印像一直是个神气活现的小老头,带点孩子似的顽皮,喜欢恶作剧和开玩笑,还经常吹胡子瞪眼敲徒弟的脑袋,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但此时此地再见,感觉全然不同,刘黎并不魁梧的身形盘坐于地,却真真切切汇聚群山雄浑气息于一身,天地之间的灵枢气机引聚环绕。

他盘坐的身形就是一座山、就是这群山的神髓所在,似高不可攀、似横亘千古、似雄壮巍峨,似含情万物,同时也隐约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沧桑。

刘黎眼帘微垂,身前放着量天尺,他运转天人合一大阵便是以此物为灵引。游方解下背包,整理仪容,毕恭毕敬的向着师父刘黎、也向着这天地间的山川灵枢跪拜了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